艺术档案 > 新闻档案 > 国际新闻 > 乌克兰、俄罗斯国家馆双双退出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

乌克兰、俄罗斯国家馆双双退出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

2022-03-02 20:28:21.027 来源: 凤凰艺术 作者:凤凰艺术

随着俄乌危机加剧,目前,意大利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原定于4月23日开幕的2022年威尼斯双年展乌克兰馆的筹备工作因俄乌战事而中断。同时,俄罗斯国家馆策展人和艺术家也宣布不再参与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

640.jpg 

2月25日,威尼斯双年展官网发布声明:“威尼斯双年展是各国人民在艺术和文化上的聚会,它站在所有因俄乌战事而遭受苦难的人们身边,我们呼吁和平,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战争和暴力,双年展仍然是各个国家、语言、种族和宗教的机构、艺术家和公民之间对话的场所。我们希望国际外交能够找到力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寻求共同的和平解决办法。”


乌克兰退出威尼斯双年展

据悉,此次乌克兰国家馆由三位独立策展人展开合作:莉扎维塔·吉尔曼(Lizaveta German),马丽亚·兰科( Maria Lanko), 鲍里斯·弗罗年科(Borys Filonenko),展览原本预计展出艺术家帕夫洛·马可夫(Pavlo Makov)的作品。

1.jpg

▲  左起:策展人莉扎维塔·吉尔曼(Lizaveta German);策展人 鲍里斯·弗罗年科(Borys Filonenko);艺术家帕夫洛·马可夫(Pavlo Makov);策展人马丽亚·兰科(Maria Lanko)


目前,进出乌克兰的所有国际航班已被取消。艺术家帕夫洛·马可夫在过去五个月里一直在为威尼斯双年展作准备,他在1995年的装置作品《疲惫之泉》此前宣布要在今年威尼斯双年展呈现更新版本,目前艺术家与他的家人正在陷入困境的哈尔科夫市。

640 (1).jpg

▲ 2022年2月24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一条道路旁的当地武装力量。图源: SERGEI SUPINSKY/AFP via Getty Images


帕夫洛·马可夫1958年出生于圣彼得堡,曾就读于圣彼得堡艺术学院和克里米亚萨莫基什艺术学校,并毕业于哈尔科夫艺术和工业学院的图形学院。尽管出生在圣彼得堡,帕夫洛·马可夫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乌克兰度过,他宣称自己是“乌克兰公民,公民身份比我的民族身份重要得多”,在2014年俄罗斯对乌克兰采取军事行动后,帕夫洛·马可夫便切断了与俄罗斯的所有联系,也停止了与当地画廊的所有合作。

2.jpg

▲ 帕夫洛·马科夫

帕夫洛·马可夫的作品曾被国家美术馆(基辅)、当代艺术中心(大阪)、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伦敦)等机构收藏,在第59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乌克兰国家馆的公告中,帕夫洛·马可夫被评价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乌克兰艺术家之一。

此次要在威尼斯双年展呈现的装置作品《疲惫之泉》,是将大型雕塑对象与档案材料结合的关于艺术家20年创作历史的项目,作品是一件边长均为3米的装置,水从78个青铜雕刻的漏斗中流下,仿佛一个功能喷泉的原始设计形式,作品不仅指向乌克兰“在苏联解体后缺乏活力的社会现实”,也暗喻着随着时代变化,这种疲惫和缺乏活力的现实,与被疫情、生态问题、社交媒体、军事冲突和边缘政治等弄得疲惫不堪的世界保持一致,我们仍然面对着很多生存问题。

3.jpg

▲ 《疲惫之泉》的3D渲染图;图源Courtesy the artist


2月25日,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乌克兰国家馆的官方推特账号上发布了一份声明,该声明代表整个展览团队的集体立场。声明指出:目前三名策展人都留在首都基辅,策展团队的其他成员在乌克兰西部的利沃夫,一名在国外。“我们没有直接危险,但局势危急,每时每刻都在变化。目前,由于对我们的生命构成威胁,我们无法继续致力于展馆的项目。”“如果情况转为安全,我们将去威尼斯,尽一切可能保存由艺术家帕夫洛·马可夫和我们的团队在过去5个月中为即将到来的威尼斯双年展制作的独特艺术品,在国际艺术的舞台上,作品理应得到这样的表现。”

4.jpg

声明中还提到:“我们呼吁国际艺术界竭尽全力阻止战事的进一步扩散,枪可能会改变我们的身体,但文化会改变我们的思想。这场战争是一场文明的冲突——一个自由文明的世界遭到了攻击,如果我们继续做被动的旁观者,我们将失去我们为之奋斗的一切和我们前辈们的所有遗产——艺术、爱、言论自由和创造能力。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刻,与乌克兰站在一起。”


俄罗斯退出威尼斯双年展

与此同时,在俄乌战争后,2月27日,本次威尼斯双年展俄罗斯国家馆的参展艺术家亚历山德拉·苏哈雷娃(Alexandra Sukhareva)和基里尔·萨夫琴科夫(Kirill Savchenkov)在以及策展人雷蒙达斯·马拉少斯卡斯(Raimundas Malašauskas)表示,他们将不再参加本次威尼斯双年展。

5.jpg

▲ 俄罗斯国家馆  图源:COURTESY RUSSIAN PAVILION


▲ 俄罗斯国家馆ins截图


艺术家亚历山德拉·苏哈雷娃和基里尔·萨夫琴科夫联合在社交平台表明:“当平民在导弹的火力下死亡,当乌克兰公民躲在避难所,当俄罗斯抗议者变得沉默,艺术就没有了空间。”之后,展馆的组织者阿纳斯塔西娅·卡尼耶娃(Anastasia Karneeva)在社交平台上发声:“鉴于俄乌战事,我无法推进这个项目的工作。这场战争在政治和情感上都无法忍受,俄罗斯馆将继续关闭。”

▲ 策展人雷蒙达斯·马拉少斯卡斯(Raimundas Malašauskas)ins截图


此外,俄罗斯的一些艺术机构通过关闭艺术展览或暂停未来展览的工作来抗议战争。作为俄罗斯最重要的当代艺术博物馆之一,莫斯科的车库当代艺术博物馆(Garage Museum)在2月26日表示,将暂停为安妮·伊姆霍夫(Anne Imhof)、海伦·马尔腾(Helen Marten)等其他国际知名艺术家的展览做准备。此外,莫斯科GES-2文化之家也关闭了进行中的拉格纳·贾尔坦松的展览。


重复上演的冲突和战争

自2014年俄罗斯接管克里米亚地区以来,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紧张局势持续升级,这次俄乌战争,不仅影响了双方国家馆顺利推进威尼斯双年展的相关工作,也让其他艺术展览和活动陷入停滞状态。政治笼罩下的艺术坎坷前行,冲突和战争仿佛重复上演。

2014年2月28日,20多辆俄罗斯虎式装甲车和重型卡车运载着士兵在晚上进入克里米亚半岛,拉开了克里米亚危机的大幕。此前,2013年11月30日,乌克兰政府宣布延缓与欧洲联盟签订联系国协定,引发亲欧民众不满,当晚民众开始在独立广场集会游行,示威活动愈演愈烈,大规模的抗议和警民冲突持续数月,最终在2014年1月,冲突爆发为暴力,基辅市中心变成了战场。在战火与纷乱的情况下,原定于同年2月举行的第二届基辅双年展被推迟到2015年,一年之后2015年3月,因为持续冲突,第二届基辅双年展被彻底取消。

基辅国际当代艺术双年展(Kiev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 Biennale)创立于2012年,其首届展览主题“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当代艺术的复活与启示”,引用了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长篇历史小说《双城记》开始的经典表述。作为旨在挑战西方艺术领导权的双年展,首届基辅双年展的举行便得到了全球艺术圈的广泛关注,英国作家、东京森美术馆首任馆长大卫·埃利奥特(David Elliott)被任命为策展人,展览聚集了大量乌克兰本土艺术家,100位参展艺术家中有22位是乌克兰艺术家,12位中国艺术家,及其他来自保加利亚、阿尔巴尼亚、土耳其和哈萨克斯坦等国的艺术家。

大卫·埃利奥特(David Elliott)表示:“国际艺术界一度认为,乌克兰是后苏联时代的腹地,这种观念已经发生了改变。因此对我来说,策划第一届乌克兰双年展还是非常有挑战性的。这届双年展不仅将向世界开启乌克兰基辅军械库这一独特的空间,而且也将让人们以新的眼光看待这个国家、它的艺术,以及它在世界上的地位。”

640 (3).jpg

▲ 首届基辅双年展影像作品回顾展


首届基辅双年展的举办,不仅让全世界看到了乌克兰本土当代艺术的活力,更带动了乌克兰当地画廊积极举办当地艺术家和国外艺术家的展览,基辅的平丘克艺术中心曾在双年展同期推出了安尼施·卡普尔在东欧的首次大型个展。

除了激发乌克兰本地民众的艺术参与热情,首届基辅双年展更在策展人埃利奥特与其他艺术机构的合作策划下,走出乌克兰,在2014年初开启“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暨首届基辅双年展影像作品回顾展,展览被在柏林、伊斯坦堡等地展出。除了首届基辅双年展的部分影像作品,此次回顾展还呈现了乌克兰本土艺术家、土耳其艺术家罕见的新近创作,这些展览的努力为乌克兰当代艺术赢得了全球二级艺术市场前所未有的关注。

7.jpg

▲  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乌克兰国家馆主题“HOPE!”;图源:http://pinchukartcentre.org


在2015年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上,乌克兰国家馆在乌克兰文化部的支持下,呈现了主题名为“希望!”的展览,艺术家包括叶夫根尼亚·贝洛鲁塞茨(Yevgenia Belorusets)、尼基塔·卡丹(Nikita Kadan)、詹娜·卡德罗娃(Zhanna Kadyrova)、米科拉·里德尼&谢尔希·扎丹(Mykola Ridnyi & Serhiy Zhadan)、阿尔乔姆·沃洛基丁(Artem Volokitin)、安娜·兹维亚金采娃(Anna Zvyagintseva)和开放小组(Open Group)。该项目由基辅平丘克艺术中心(PinchukArtCentre)组织,并得到平丘克基金会(Victor Pinchuk)的支持。策展人由平丘克艺术中心的副总监比约恩·格尔德霍夫(Björn Geldhof)担任。


99.jpg

▲ 策展人及参展艺术家


在2005-2015年威尼斯双年展上,平丘克艺术中心和平丘克基金会一直支持国家展馆和附属展馆的工作。通过2015年“HOPE!”展览,年轻一代艺术家在面对当前冲突和国家近代历史的同时,表达了对乌克兰未来的希望。展馆之内,艺术家安娜·兹维亚金采娃的《笼子》(2010)体现了自由和监禁、法治和放纵、力量和脆弱性之间的矛盾。展馆之外,艺术家尼基塔·卡丹的公共雕塑提到了过去,直面乌克兰的战争局势和复杂动荡的社会历史。

2014年3月16日,克里米亚在非法公投中投票决定脱离乌克兰加入俄罗斯。一年之后,艺术家詹娜·卡德罗娃(Zhanna Kadyrova)在2015年3月16日收集了世界各地的报纸,剪掉了报道中所有人的面孔,并将不同社会地位、政治地位或宗教的人并列在报纸页面的原始框架中,制作了一幅6米长的全景拼贴画。除了追溯国际社会对乌克兰冲突的关注,詹娜·卡德罗娃更探索了媒体的力量和责任,专注于“人”在不同国家的表现。他用作品展示乌克兰是世界的一部分,从最近的过去瞥见未来。


呼援与发声

在近日的一份支持声明中,威尼斯双年展将自己描述为“一个所有民族在艺术和文化中相遇的地方”,并表示“支持所有因俄乌战事而遭受苦难的人”。双年展继续说:“我们呼吁和平,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战争和暴力,双年展仍然是每个国家、语言、种族和宗教的机构、艺术家和公民之间对话的场所。我们希望国际外交能够找到力量,在最短的时间内寻求共同的和平解决方案。”

Babylon’13是乌克兰的纪录片小组,成立于2014年尊严革命期间。Babylon’13以在战区电影的制作而闻名。该小组日前发起了一场筹款活动来支持乌克兰纪录片工作者参与战争记录。这笔钱将用于为电影制作提供设备,并支付与他们在前线工作直接相关的费用,这将有助于将俄乌战争的真实故事带给广大国际公众。

91.jpg

在俄乌战事之后,世界各地的城市都爆发了反战抗议活动。莫斯科的示威活动遭到俄罗斯军队和警察的迅速、残酷的镇压,无数抗议者被捕。尽管发生了暴力事件,但几位著名的俄罗斯艺术界人士还是谴责了这次战争。

640 (2).jpg

▲ 圣彼得堡,举着“不要战争”标语的抗议者


导演帕维尔·龙金( Павел Лунгин)指出:“我们在一个已经改变的世界中醒来 —— 无法想象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会发生战争。这是不应该发生的,必须用尽全力制止它。没有什么比人的生命更有价值的了。在我看来,应该刻不容缓地进行谈判,将冲突转移到外交层面。没有什么比兄弟之间的战争和冲突更糟糕的了,它是血腥的。它是绝望的。”

画家德米特里·沙金 (Дмитрий Шагин)说道,“这绝对是一个悲剧。在俄罗斯,每一个人的血管里都流淌着乌克兰的血液。因此,杀死乌克兰人就是在自杀。对这场噩梦说“不”很重要,因为如果人们不想要战争,就不应该有战争。我们不想要,乌克兰人也不想要。我敢肯定,即使是很多士兵也不想要,他们只是听从命令。每个人都有父母,孩子,祖父母。没有人希望他们死掉。怎么可以进行一场没人想要的战争呢?我不明白,这有点荒谬,而且是非常血腥的荒谬。”

345.jpg

▲ 导演帕维尔·龙金和画家德米特里·沙金 


娜佳·托洛康尼科夫(Nadya Tolokonnikov) 是 Pussy Riot 的创始成员,也是普京政权的直言不讳的批评者,他发起了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这是一个众包决策的加密社区,为帮助流离失所和处于危险之中的乌克兰人和乌克兰组织筹集资金。

AES+F 由俄罗斯艺术家塔蒂亚娜·阿尔扎马索娃( Tatiana Arzamasova)、列夫·叶夫佐维奇(Lev Evzovich)、叶夫根尼·斯维亚茨基(Evgeny Svyatsky )和弗拉基米尔·弗里德克斯( Vladimir Fridkes) 组成,在2007年威尼斯双年展俄罗斯国家馆展览中,AES+F凭借他们的第一件多频道视频作品《最后的暴动》( Last Riot,2007)获得了世界的认可和好评。近日,AES+F 在 Ins上分享了一个黑色方块。该手势在 2020 年的“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中流行起来,象征着团结和抗议。俄罗斯政府警告说,任何参加反战示威的人都会受到“法律影响”。

123.jpg

▲ AES+F ;《最后的暴乱》(Last Riot),2007,视频展出于第52届威尼斯双年展;图源:aesf.art官网


塞尔维亚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在 Instagram 上表达了她对乌克兰的支持:“去年我在乌克兰工作,我认识了那里的人们。他们为自己的坚强和尊严而自豪。在这不可能的日子里,我完全声援他们。对乌克兰的攻击是对我们所有人的攻击,是对人类的攻击。它必须停止。”

640 (5).jpg

▲ 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就乌克兰局势发声


德国新闻媒体Deutsche Welle在战争爆发前一天采访了几位乌克兰名人,其中许多人呼吁西方艺术界对俄罗斯采取相应立场。“不幸的是,作为作家和艺术家,我们对局势的影响比我们的同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影响要小,”作者安德烈·库尔科夫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应该保持沉默。我怀念的是来自世界其他国家的领先艺术家的清晰定位。法国、德国、美国艺术家的声音在哪里?(需要)由艺术家来改变他们的政府。”

在《艺术报》的一系列采访中,几位俄罗斯文化人物与艺术从事者纷纷感叹,乌克兰的战事不可避免地加剧了俄罗斯当代艺术界与欧洲同行的隔绝。“我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有一段时间感到非常孤立了,”莫斯科的一位画廊主叶卡捷琳娜·伊拉吉(Ekaterina Iragui)说,情况已经越来越黯淡,“这一切都非常令人沮丧,特别是对乌克兰人民来说。”但是,她说,“将整个俄罗斯艺术界与政府的所作所为联系起来是非常短视的。”

640 (4).jpg

▲ 相关媒体报道


俄罗斯艺术团体 Chto Delat 的成员德米特里·维伦斯基 (Dmitry Vilensky) 表示,政府已经成功压制了大多数抗议战争的手段。Chto Delat于2003年初在俄罗斯彼得堡创立,由艺术家、批评家、 哲学家和写作者组成,目标是将政治历史、艺术和行动主义结合起来。他们近日表示,“现在几乎不可能抗议正在发生的事情,俄罗斯当代艺术界的大多数人不支持俄罗斯文化政治的转向,当然也不支持任何军事行动和殖民主义在乌克兰的展开,但由于对公共领域的严格控制,除了在社交媒体上发帖外,很难公开表达你的意见。”  

640 (6).jpg

▲ Chto Delat,《 排除》 ,2014, 图片来源:艺术家© Chto Delat


2月25日,在意大利罗马市长罗伯托·瓜尔蒂里(Roberto Gualtieri)的号召下,数千罗马市民参与了烛光游行活动,以反对战争和支持乌克兰。据报道称,游行队伍中包括罗马市长罗伯托·瓜尔蒂里以及拉齐奥大区主席尼古拉·辛加雷蒂(Nicola Zingaretti),游行队伍从罗马市政厅出发,前往罗马斗兽场,示威者们点着蜡烛声援乌克兰人,进行反战的宣传。不仅在罗马,在意大利北部城市博洛尼亚,大约有1万名市民(含3000乌克兰移民)在博洛尼亚市长的号召下,在博洛尼亚Piazza Maggiore广场上举行烛光游行活动,意大利前总理普罗迪也发表了讲话,以反对战争。


艺术界开始行动

乌克兰的一些艺术家以创作新的艺术作品作为抗议的一种形式。在基辅,概念艺术家 艾尤沙(Aljoscha)在祖国纪念碑前举行抗议,该纪念碑是该市二战期间乌克兰历史国家博物馆的财产。该雕塑是乌克兰苏维埃共产主义为数不多的经久不衰的象征之一。(该国于 2015 年禁止在公共场所展示大多数类似雕像。)这座巨大的雕像一只手拿着一把剑,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刻有锤子和镰刀的盾牌。

在作品中,艾尤沙赤身裸体地站着,手里拿着两件由塑料、丙烯酸和玻璃纤维制成的粉红色雕塑。这两种形式代表了他实践的核心原则“biosim”,艺术家将其定义为“将生命延伸到非生物”,从而“构建新的生命形式”。“没有正当的冲突,所有冲突都是犯罪行为,给各种生物造成暴力和痛苦,”艾尤沙在一份声明中说。“任何一种人类意识形态都是暴力的。”

除两国外的艺术家们也纷纷以行动表达对战争的控诉,一些艺术家选择从俄罗斯博物馆撤出艺术品和展览。艺术家康斯坦特·杜兰特(Constant Dullaart)让莫斯科的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State Tretyakov Gallery)拿走了他的一幅以乌克兰国旗为特色的作品。根据俄罗斯博物馆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声明,艺术家拉格纳·贾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 也提前取消了在莫斯科 GES-2 上的一场展览。

2月24日,国际博物馆理事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Museums , ICOM) 表示将特别关注俄乌战事后博物馆专业人员所面临的风险,以及文化遗产因这场武装冲突而受到的威胁。ICOM十分关注民间社会成员与当地的博物馆联系,在可能的情况下,该组织将协助他们采取各种方法来保护乌克兰的建筑和藏品免遭战争侵毁。此外,ICOM也在呼吁相关产业对来自该地区的文化艺术走私保持警惕。国际博物馆理事会将继续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以减轻乌克兰的遗产在未来不确定的日子里可能面临的任何潜在威胁。

此前,随着与俄罗斯的紧张局势继续升级,乌克兰的一些靠近潜在前线的艺术机构一直生活在混乱之中。敖德萨美术博物馆(Odessa Fine Arts Museum)的代理馆长科瓦丘克(Oleksandra Kovalchuk)在上个月的Facebook帖子中阐述了该机构是如何应对当前的威胁的。虽然敖德萨是一个以俄语为主的城市,但科瓦丘克说,“外部威胁正在使敖德萨艺术博物馆陷入困境”,该博物馆工作人员迅速转用乌克兰语通信。博物馆也评估了安全系统,并弥补了他们注意到的所有漏洞。乌克兰国旗也已被添加到博物馆的所有出版物中,并放置在博物馆的入口处,博物馆的标志现在也是国家的颜色。“也许有些人认为,博物馆现在应该远离政治”,科瓦丘克写道,“以我所有的专业知识,我想向你保证情况并非如此。纵观历史,艺术一直是,而且仍然是政治的一部分,与公共生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20年当选为敖德萨市议会议员的科瓦丘克也强调了艺术在安抚人们神经方面的作用。她规定博物馆在2月20日免费开放,以帮助“消除压力”。

与此同时,博物馆观察委员会代表国际现代艺术博物馆和收藏委员会发表了自己的声援声明,表示“绝对谴责俄乌战事,我们与乌克兰全体人民,以及我们在这个可怕的时刻对我们在乌克兰的 CIMAM 同事的福祉深表关切。”

随着乌克兰战事的加剧,一场人道主义危机也在加剧,超过 100,000 名乌克兰人流离失所并处于危险之中。非营利组织正在提供在线资源来帮助那些受战争影响的人,而一些艺术机构也已经提出了援助乌克兰的方式。在 Instagram 帖子中,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分享了一份接受捐赠的组织名单,这些组织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关注这场仍在持续的战争:

—Stichting Vluchteling, Giro 999 for Emergency Aid Ukraine

—Rode Kruis, Giro 5125 Ukraine

—UNHCR Emergency Aid for Ukraine

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

凤凰艺术 综合报道︱责编/祝明惠、蒿亚楠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