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哲学 > 书评︱解读福柯的治理术

书评︱解读福柯的治理术

2023-11-30 16:30:36.037 来源: 法理读书 作者:法理读书writers


书名:《安全领土与人口

作者:[]米歇尔·福柯

译者钱翰陈晓径

出版信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


论福柯的治理术

——安全领土与人口 

   

197012月至19846福柯一直在法兰西学院授课其教席名为思想体系史”。法兰西学院要求教师们每年必须教授26个小时的课程且必须展示一个新的研究。《安全领土与人口是福柯1977年至1978年于法兰西学院所讲课程整理而成的文稿只看本书的标题难免疑问领土与人口一般是国家之间竞争的问题难道福柯将关注点转移到国际争端了吗实则不然福柯在课程中说到:“实际上假如我能再给今年的这门课定一个名称的话肯定不是我原来选择的安全领土人口’。我现在想研究的是我所说的治理术的历史。”可见本书谈论的是国内政治权力的问题在本书中福柯以问题化的方式开展研究立足于人们的现实体验梳理了治理艺术在实践场域的历史演进和现实图景要想理解这本书必须把握两个关键概念治理和人口

16世纪处于两个潮流的交叉口一是国家从封建制转向领土意义上管理意义上殖民意义上的大国家二是宗教改革和反宗教改革引导人们从精神上思考如何获得拯救在这个背景之下治理成为一个普遍性问题被人们大量提及和讨论关于治理概念的最初建构是以一种反对马基雅维里君主论的君权理论的方式提出的在反马基雅维里者眼中,《君主论是一篇教导君主如何保持君权的文章而反马基雅维里的文献更关注治理的艺术”。为了追溯这项技艺的诞生过程我们以治理为主线探究在现实场域下具体社会为了保证对人的治理而采取的不同的方式和手段


、“引导灵魂的牧领制度

福柯认为这种对人的治理的观念可以追溯至中世纪基督教会中的牧领制度牧领制度将神与人民国王与人民之间的关系比作牧羊人和羊群之间的关系牧羊人的权力是关切的个人化的权力牧领权力代表着诚意奉献和勤勉它的目标是拯救羊群负有保护的责任和义务个人化的牧领权力意味着它不仅关照羊群的整体还关照每一只羊爱一切人如同爱一个人当羊群的整体和某一只羊的安危发生冲突时牧羊人要如何抉择福柯将此称为牧羊人悖论是为了整体牺牲一个还是为了一个牺牲整体

柏拉图在政治家篇中对是否能以牧羊人与羊群之间的关系作为城邦中运作的政治权力本质的基本模式提出了疑问柏拉图认为政治家的本质是联系将社会中不同的要素如纺织工人编织经线和纬线那般编织成一个国家牧羊人需要为羊群准备食物进行照顾和治疗安排交配等这不是执政者的责任承担的这些的是面包师医生体操教练和私人教师之类的角色因此福柯认为不应当在政治思想或者城邦这样大规模的组织中寻找牧领制度的权力分析而应当在小规模的团体中寻找例如哲学团体宗教团体教育团体

福柯为牧领制度的技术和方法给出了一个名字引导灵魂在基督教中牧领制度编制了一个密不透风的网络在这个网络中牧师以指引人们获得拯救为名享有审判权检查权创造了纯粹的服从机制全面的依赖关系牧领权力对每一只羊都进行观察监视持续对他们进行精神检查确保他们都服从上帝的意愿牧师在日常的观察中构建起关于人的行为举止的知识持续的精神检查让人们从自我出发抽取生产真理同时强调和固定了人们对牧师的依赖牧师的行为机制是个体化的他就像医生一样耐心关切负责为不同的灵魂治疗疾病引导灵魂全面依赖服从无论多么荒谬的行为只要是牧师的指引遵从反而会获得赞扬如果某一只羊违背牧师的指引它的身上将贴上堕落危险的标签为了防止它影响整体牧师必须将其驱逐福柯将这种引导指引控制和操纵灵魂的艺术作为治理术的历史开端治理术由此从16世纪开始生长


国家理性的建构

15世纪末、16世纪初针对牧领权力这种引导灵魂的反叛集中大爆发反引导的攻击并没有导致一切引导的消失反而刺激了人们的思考应该被如何引导应该被引导到哪里去当上帝的指引不再支撑君权行使君主权力的人被迫承担起一项特别的任务治理当人们明白自然已建构自身合理性创造自然原则排斥其他理性时寻找可靠的治理理性成为了新的难题


国家是治理横生的枝节

17世纪国家理性作为一种新鲜事物进入了人们实践和思考的领域福柯将国家置于权力实践的场域内部作为一种治理方式一种政治性类型作为权力关系潜移默化相互作用的产物国家不是霍布斯口中的冷酷巨兽”,不是凌驾于公民社会上的有机体国家与国家理性相伴而生国家是治理横生的枝节

治理的艺术揭示了一种新的历史时间性模式,“这种时间是不确定的是一种永久性的保守的治理的时间”。它不论来源切切实实地已经存在不提终点不关心个人的救赎在这不加束缚的历史性中治理艺术完成了自身的建构首先国家以拯救为名具有高于法律的必要性国家理性并非匍匐在法律的脚边相反法律是国家理性的工具在拯救的紧迫状态下,“不是具备合法性的治理而是具备必要性的国家理性。”其次人民不是君权被动的工具人民是天真又危险的对象人民的暴乱来自饥饿和脑袋”,国家理性立足于国家内部的日常生活关注经济和舆论这两大现实元素这是治理的现实场域第三国家理性的真理来源于国家本身国家理性不是简单地强加信仰而是干预人们的意识改变人们的舆论以及人们作为经济和政治客体的态度

在福柯眼中国家理性一直存在就像星星一样需要望远镜的发明才能被发现福柯立足于现实让所有国家机器进入到国家这个实践场域完成了对国家理性的建构国家理性指的是:“国家国家的性质及它自身的合理性”。国家理性是国家与自身的关系是自我表现国家理性的目的是国家的幸福”,这是一种主体缺位的幸福是国家本身


作为治理方式的国家

16世纪和17世纪被称为异端学说的政治激发了人们另一种思考权力王国统治和事实的方式福柯称政治与治理艺术的关系如同数学与自然科学的关系在这种寻求治理理性的政治思想中国家作为可理解性原则和战略性目标重新定义了国家理性。“国家相对于现实的可理解作用让治理成为理性的和必须的。”

如前文所述国家理性内涵着开放的时间和多样的空间这意味着在这漫长的时间和广袤的空间中必然出现国家的多样性这是历史的必然性人们开始察觉国家之间的关系不再是对峙而是竞争国家理性提出一个理论原则:众多国家在一个竞争的空间中相互为邻伴随着竞争关系浮出水面国家理性不再只指向自身,“力量这个新的政治理性元素也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新的治理理性转变成了如何在某种力量关系中保护国家是保护维持或发展一种力量的动力学”。为此国家理性设置了两种技术对外是外交军事部署对内是公共管理

外交军事技术的设立参照着一项原则维持欧洲平衡此时人们追求的和平不是来自统一的统治而是单位的多样性欧洲的平衡即世界的平衡这种平衡由政治维系在非常时候由战争重新构建在这种情况下外交成为了国家理性至关重要的工具外交官们持续地关注本国和他国领土上发生的事件遵循平衡的框架交换意见这种外交学的原则不是法律而是国家间的物理学常备军是和平体系内部不可或缺的工具它的设置并不是允许战争打破和平而是让外交有底气地现身在政治和经济中常备军是政治的延续通过战争或战争可能性的威胁来维系平衡如果说外交军事的设立维系了国家与国家之间外在关系的平衡那么公共管理则是调节国家内部力量维系国家荣耀的另一项治理技术

17世纪公共管理被赋予了崭新的意义是一套可以增强国家力量同时维持国家良好秩序的方法公共管理相当于行政与司法军队和财政功能一同管理国家公共管理的核心在于人的职业职业关联了人们的秩序等级社会结构联系了人们的生活。“人就有一个职业而且这个职业是他本人达到完善的途径因而也可以让国家臻于完善。”公共管理把人作为主体连接了国家力量和个人幸福通过控制负责人们的职业创造国家的效用福柯认为“17、18世纪的公共管理从本质上被思考为被称作领土城市化的东西”。这意味着把领土按照城市的模板来设置这种设置使国家理性在重商主义的统摄下通过商业增强国家力量让人们进入了商品价值交换的世界城市市场模式成为了国家干预生活的模式规章规训成为了公共管理实践中最具特色的干预手段

国家理性在国家作为一种治理方式的实践中持续性地开展对自身的建构国家的治理化是西方历史上的基本现象福柯通过对外平衡和对内干预两种权力机制的分析阐述了国家的治理化得以产生的基石


人口的诞生

治理的艺术在18世纪受到了阻碍在制度结构和心态结构上统治权的核心地位造成权力的运用始终在统治权的范围内进行反思重商主义虽然将治理的艺术融入实践但仍以法律为手段将统治者的实力作为根本目的治理的艺术陷入了主权制度过于庞大的沼泽之中无法自主发展虽然家政学被引入政治实践但家庭和国家两者相差甚大治理艺术无法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人口的诞生为治理艺术的困境找到了出口治理的艺术在跨过重商主义这第一个理性的门槛之后迎来了第二次理性之光

从重商主义到重农主义

传统意义上人口与领土财富共同作为统治者的力量组成部分在君主眼里没有人口的概念只有权力的对象法律的主体在重商主义和重农主义时代人们已经明白单纯的人口数量与国家力量之间不能简单地画上等号如何与资源有效地结合成为了值得反思的主题在这种情况下经济成为了国家权力机制优先考虑的问题对人的治理也从具体的个人转向人口

在近代社会以前由于农业生产的不稳定欧洲频繁发生粮食短缺食物短缺若没有机制来制止就会持续和加重在重商主义下人们建立了法律和规训体系对食物短缺进行彻底的预防限制价格禁止囤积禁止出口限制耕作面积甚至限制播种的数量类型在这种情况下价格的疯涨和百姓的暴动不再发生但是粮食的价格低廉农民获得最低的利润即使丰收之年也只能维持一个很低的种植水平若不幸地遇上一点点天灾人祸农民就会破产食物短缺无可避免可见严格的规制却使人们随时可能受到食物短缺的威胁

18世纪中叶兴起的重农主义以另一种方式思考这一问题在重农主义中人们把粮食的贸易和流通自由作为经济治理的基本原则允许粮食涨价囤积进出口在此情况下假设粮食连年丰收虽然需求不会增加但多余的粮食可用于出口粮食的价格也会稳定下来假设粮食某年歉收商人提前囤积粮食导致粮价上涨但由于允许粮食进口粮价也会恢复合理的水平可见允许粮食自由流通是对抗食物短缺真正的解决之道

食物短缺既是个人的又是集体的现象”。重商主义针对个人的具体行为发布规章和命令禁止囤积谋取暴利的行为让一切在规则和框架内运行这是规训的力量在重农主义中治理的对象不是杂多的个人而是作为整体的人口重农主义采取放任的方式给予现实自由自然现象反而会自我刹车。“食物短缺成为了幻觉”。这种调节并不是等待稀缺的状态出现后才开始是伴随着现实的发生进行可能仍有人会饿死但是食物短缺的灾难却消失了后者与前者最大的区别在于新的理性不再以规训作为手段干预人们的行为而是将人们的行为方式视为客观规律通过观察和认识获取和总结相关的知识对此加以利用从而发展国家的力量这可以说是治理术从传统到现在的根本断裂

人口的出现带来了不同领域知识的变革经济实践因为人口这个主体客体的加入拓宽了分析的范围开启了政治经济学的领域同时人们意识到强制管理并不能解决问题公共管理国家因为人口概念的出现面临着消散和解体这为自由主义市场制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标志着一种新的理性融入到治理的艺术当中以自然给定的条件为基础发现和利用规律减少治理以保证稳定在福柯眼中自由主义得以发展的原因正是其符合了人口安全配置这一新的治理模式


人口的自然性

18世纪起始重农主义者把人口置于自然性中作为整体的过程看待人口不是简单的居住在领土之上的个体的总和而是处于一系列变量的相互影响之下伴随物质条件的变化而变化在这个意义上人口作为一种自然现象出现了人口与统治者之间的关系不是简单的强制与服从但也不意味着人口是政府无法干预的对象政府可控制一系列变量通过计算分析和思考对人口进行调整人口成为了可渗透的自然性其次人口的行为受到一系列可变因素的影响但至少有一个不变项——欲望欲望的重要性在于以人口的欲望的自然性为出发点对其进行治理的观念和通过欲望而生产出集体利益的观念”。可见治理的艺术不是对贪欲的限制而是鼓励和刺激这种自然性使得生产出它所具有的有利的结果第三虽然人口的自然性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但这种自然性会保持一种稳定状态产生稳定的现象例如稳定的出生率死亡率

当人口的自然性出现在治理的实践场域意味着这种自然性同时进入了权力技术的领域人口概念的形成一方面通过人种”,人口被置入生物圈产生了自然性另一方面通过公众公众的舆论行为方式习惯恐惧偏见和要求需要通过教育和法律予以控制从物种到公众人口生长出了可触摸的外形权力技术在现实场域中描绘人口现象,“人口作为权力技术的关联物建构起来”,一系列相关的知识领域逐渐形成这些知识又拓展新的领域使人口自我建构自我完善自我延续

 

从规训技艺到治理艺术

在本书中福柯重构了西方权力的巨大形式及布局从产生于封建型领土政体的司法国家运用义务诉讼的相互作用构成的法律社会到产生于十五十六世纪国家边界的领土性的行政国家运用规训构建的管制社会再到十八世纪作用于人口运用经济知识安全配置控制的治理国家治理的艺术立足于国家的实践场域伴随着内生的自我反抗在国家理性逐步调整的过程中完成了社会的转向我们难免疑问规训技艺与治理艺术的区别在何处这种社会的转向是否意味着治理艺术淘汰了规训技艺

全面控制的规训技艺

福柯认为规训技艺将社会渗透实现了普遍化他甚至称社会为训诫的社会”、“监查的社会”。我们几乎早已接受某些称之为标准的数据标准的身高体重、“标准的睡眠时间、“标准的运动量……这意味着我们在潜移默化中已被规训人人都寻求达成标准”。并且在社会中对于非标准的行为我们每个人都是那站在观察塔上的看守监察着我们自己的和他人的躯体和行为

规训理论的核心在于权力和躯体福柯所谓权力并非通常认为的一方基于优势地位而对另一方享有的掌控力量而是如毛细血管般影响躯体作用于躯体内部通过躯体行为而实现福柯称之为权力的微观物理学”,其对躯体的作用是伴随着日常生活而潜移默化权力并非完全是压倒式的控制式的力量更是一种细微的持续的对社会有促进作用的动力此外福柯认为,“权力与知识是密不可分的只有相应的权力需求才鼓励构建相应的知识领域只有构建出相应的知识领域才有可能在此领域中产生权力关系在此相互作用的过程中权力知识体系都逐渐发展并完善

规训理论的另一核心是躯体躯体是权力的作用对象驯顺的肉体一章中福柯为了阐述人之躯体在权力关系中的构成引用了拉美特利人是机器的中心观念表明人已在规训理论中成为自动运转的装置实现其自动运转的核心机制就是作为政治玩偶本质的自我驯服即人的躯体经过权力规训产生自在力量使被规训之后的状态成为习惯达到规训的目的

时空是规训技艺的核心首先规训需要一个独立且禁闭的空间将空间进行合理化分割使每处空间都有利用价值其次按照情况为每个人员分配空间使其在空间中有相应的坐标如此规训利用空间实现了人员的有序化”。时间和空间二者不可分离相互依赖若抛弃其中一个看待问题则会产生片面的结果在福柯的眼中时间是可组合的可积累的将时间尽可能分离为精确且细微的片段安排每个片段所要达成的任务并且安排的任务必须要在相应的片段中完成由此在确定的空间和确定的时间内便能实现对躯体的成功控制最终将不同的时间片段按照先后顺序进行整合就能达到对躯体的可持续规训综上利用空间规划和时间安排将权力贯穿于规训对象的日常生活使长时间对躯体的规训成为可能

规训技艺向治理艺术的跨越

重商主义和重农主义这两种不同的治理模式对应了两种行使权力的方式即规训的技艺和治理的艺术借用福柯的手术刀在此梳理二者运行背后的逻辑差别首先在权力运作的方向上规训技艺是向心的治理艺术是离心的独立禁闭的空间有助于权力的控制规训系统为划定的空间编织了一张大网规定大网下的行为模式通过制止禁止的方式消除意外规训确定了范围力量集中于一点是封闭的向心的治理的艺术与此相反它擅长延展不断加入新的要素例如在治理粮食短缺的问题时重农主义者从生产市场和市场参与人的角度扩大分析范围,“经济人的行为要素都被考虑在内治理的艺术是发散的是离心的其次在权力运作的控制上规训仿佛完美主义者不放过任何东西对一切都进行调整治理艺术是放任的这并不代表为所欲为而是尊重规律面对细节规训技艺遵循着越细微越谨慎的原则治理艺术也关注细节但把细节视为不可避免的过程再次在权力运作的方法上规训运用否定性的思维在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