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中印文化连线”——互为镜像的中印当代艺术

“中印文化连线”——互为镜像的中印当代艺术

2014-12-24 13:23 来源: artspy艺术眼 作者:黄姗


苏伯德·古普塔,Line of Control

文︱黄姗

一、印度当代艺术历史进程及现状

速览印度艺术在过去一个世纪留下的足迹时,不难发现其对现实的回应呈现了多种形态的分支。早年印度艺术家似乎更主要将自身和社会价值联系起来,后续的现代主义者,当代艺术家,独立后的一小群艺术群体,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间极大改变了印度艺术的面貌。艺术家的观点在不同时间变成民族主义,现代主义,激烈的土著主义,或者隐秘的国际主义,又或者自我意识强烈的传统主义,还有时尚的后现代主义。这些时段互有连接,但是它们反映了印度艺术在20世纪和21世纪初叶多样的艺术冲动的发展。

· 独立及其影响(1947-1985)

印度于1947年脱离了殖民统治,这一特殊的历史事件诱导了艺术的表达。然而,历史的推动也并非总与艺术的改变一致。当时也出现了一些艺术家似乎更多的去追求日常的、微小的事物,完全与周遭巨变的大环境割裂。

成立于1947年的孟买的“前进艺术组”(Progressive Artists Group)的反应同样看似非政治,事实上他们的成立和印度独立同年发生纯属巧合。尽管在尼赫鲁国际主义的影响下,现代主义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巴黎抽象表现主义和后印象派的风格。这些艺术家的实践更多强调了印度艺术到了不得不变的关头。他们的宣言与独立前的艺术产生了完全的决裂,不论是文化上还是艺术上。

在50年代后期以及随后的两个十年中,艺术实践的中心来到了巴罗达,巴罗达的萨亚基劳王公大学建立了艺术系,“巴罗达组”就诞生在这里。他们实验了大量的抽象主义、流行艺术,新达达主义,极大地深化了印度艺术中的现代主义。这一时期的艺术家的努力,让世人看到,蓬勃的现代主义并不完全是西方产物,并非西方输送给饥饿和等待中的世界的礼物。

印度艺术在70年代后发生了剧烈的转向,开始关注社会和政治。1971年和巴基斯坦的战争,饥荒,孟加拉的纳萨尔派运动,还有印度首相英迪拉所征收的紧急税都构成了这一阶段的历史大背景。在孟买,加尔各答,德里,艺术家们感受到了直接指向国家现状和记录人民痛苦的责任。发展中国家里艺术家的责任,社会反应的需求,在这一时期的艺术家的作品中都有所表现。

· 印度当代艺术 (1985至今)

毫无疑问,之前的一系列现代主义运动为印度艺术在80年代晚期和90年代的发展定下了基调。然而在这一时期,过往的一个世纪艺术家们所关注的议题在许多年轻艺术家看来变得不再那么重要。全球化和地理边界的模糊使得后现代主义成为广受欢迎的形式。与时俱进的,摄影、超现实主义、装置艺术,新媒体,数码艺术,大量进入印度的艺术和公众之中。

然而尽管之前的许多分野开始模糊,外来和本地也不再那么势不两立,二者之间仍存在着粗糙的边缘。在90年代,一种难以言说的碎片化的情绪主宰着当代艺术,并且“全球化印度”的概念逐渐抬头。

随着这股当代艺术浪潮为印度打开了市场之门,以及大量艺术画廊的兴起,印度艺术家别无选择,而必须面对更加多元的观众,在探索本地主题的同时接纳全球化议题。今天,泛印度地区的艺术家的作品模糊了设计和艺术,摄影、装置、多媒体对于年轻一代也不再陌生,他们为不断变化的印度艺术带来了新鲜的成长。

通过一个世纪以来艺术家的尝试和努力,印度当代艺术已经成为了活跃而重要的场域之一。它多样而复杂的特性最终为更多坚定的印度艺术家开创更大的空间。

二、假想的西方和传统的共融

中印两国近代的文化界交流要数泰戈尔在1924年的访华最为有名,1962年的边界战争之后,连1950年在中国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后,基于第三世界联盟的交往也中断了。文化艺术界在70年代后的来往,多数源自西方的平台,中印双方的艺术家和学者会面于海外。这个在想象中的统一的西方,因为创建了一种模式,使得他理所当然的成为一种中介,去介绍来自于全世界各地的非西方的艺术。

印度的因为他的“后殖民”经验抵抗着西方若隐若现的文化强权统战,而中国在当代艺术方面对于西学东渐的做法似乎有点全盘接受的意思,连欲望和想象都在模仿。客观的说,印度艺术家在全球范围的影响力是中国艺术家远远不如的,其中一点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印度艺术家仍然扎根于传统,原创性和对世界的贡献也来自于此,所以认识印度的当代艺术是为了重新认识中国自身。

我们先来看看目前活跃在全球范围内的代表性的六名印度当代艺术家:

苏伯德·古普塔,无题

苏伯德·古普塔(Subodh Gupta)

苏伯德·古普塔的实践在绘画、装置、摄影、影像与行为的不同媒介间转换。在他的作品中使用的物件均是印度生活中代表性的符号—家用厨房用具,如叠放的不锈钢餐盒。通过将他们原本的语境中抽离并重新放置在美术馆与画廊中,将这些作品的状态从普通物件提升为有价值的艺术品。古普塔出生于印度最贫困的地区之一,北部比哈尔邦的一个小镇,他自己所经历的强烈的城乡差异是贯穿古普塔艺术实践的主题,那些闪亮的黄铜,铝或钢的厨房用具,虽然现如今在印度已经很常见,但在作品中仍具有强烈的象征中产阶级的声望与高端的意味。

齐格拉·格涅莎,Cosmic Butterflies

齐格拉·格涅莎,More Monkeygirl Histories

齐格拉·格涅莎(Chitra Ganesh)

以她的数字拼贴画著称。印度连环漫画《亚马·齐塔拉·卡萨》是印度最畅销的漫画书之一,是她的灵感来源之一,这些连环画提供了一种基本的学习途径,让那些印度孩子,尤其那些散居异乡的孩子学习他们的宗教以及民间神话故事。齐格拉重新命名和组合了这些标志性的形象,用他们来梳理有关性与性别的政治信仰,将他们融入令人印象深刻的连环画中。在她的雕塑装置中也运用了同样的语言技巧。

阿玛尔·坎瓦尔,THE TORN FIRST PAGES

阿玛尔·坎瓦尔,Love Story

阿玛尔·坎瓦尔(Amar Kanwar)

作为一个电影人,他饱含情感和思考的创作探究了印度次大陆的政治、社会、经济和生存现状。他的作品大多是对两个事件所留遗产的考察:一个是印度脱离英国独立时的“去殖民化”,另一个是1947年独立之后,穆斯林的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关系。他的作品里反复出现家庭分裂、宗教暴力事件、边境冲突的主题,另外还有反映印度农村中全球化与部落意识之间的对抗。

巴尔提·卡尔,《皮肤说的不是自己的语言》

巴尔提·卡尔,An Absence of Assignable Cause

巴哈提·卡尔(Bharti Kher)

在雕塑、摄影、绘画创作中,巴哈提·卡尔探索着个人身份、社会角色与印度传统的问题,卡尔用吉祥痣眉心贴作为作品的主要母题,并将雕塑与绘画的表面转化并于全然不同的理念链接。吉祥痣眉心贴代表着“第三只眼”是印度男女佩戴的前额装饰。在卡尔的作品中,眉心贴不再是大规模生产的小物件,而成为有力的象征,包括当代印度女性定义革新中内在的矛盾。动物是卡尔创作中另一个时常出现的主题,《皮肤说的不是自己的语言》,是一只悲伤的大象,在佛教和印度教的传说中白象均是神圣的象征,而在西方确实无聊无用事物的隐喻。在这只贴满了白色吉祥痣的大象身上,灰色的皮肤清晰可见,强调了第二层皮肤,其身份与价值也随之迷惑,卡尔也在追问自己复杂的身份。她本人是在英国出生的印度流民的后代,在成年后又返回了印度生活。

吉蒂什·卡拉特,行李提取

吉蒂什·卡拉特,行李提取

吉蒂什·卡拉特,骨头卡车

吉蒂什·卡拉特(Jitish Kallat)

他的作品结合各种媒材、包括绘画、摄影、拼贴、大型雕塑和多媒体装置,作为大气早成和雄心勃勃的年轻艺术家之一,他推动了印度当代艺术的全球化。他的老家孟买是他的创作灵感源泉,他确实捕捉到了密集度和活力,这也是现代孟买城的标志。反乌托邦式的城市生活被他描述成浪漫和英雄主义,以此获得全球当代艺术的认可。

Raqs小组,逃离

Raqs小组,An Afternoon Unregistered on the Richter Scale

Raqs小组(Raqs Media Collective)

可能是当今印度多媒体艺术的先驱,成立于1992年,被认为是艺术家、媒体实践者、策展人、研究者、编辑人员和文化推手的集合体。他们经常发掘全球化和城市化的主题。他们的家乡,印度的德里也经常成为他们作品的背景,探讨都市景观与其中的私人、公共领域的关系,以及媒介与科技的意义与使用、个人在社会中的创造潜力等。

在整个20世纪的历史进程中,当代艺术的基本参考系是以西方经验为主的,但印度本土艺术的现代性改造是成功的,印度艺术家比当下中国众多艺术界人士更能认清自己发言的位置,更加分得清楚地域,什么是真正属于自己民族性的东西。印度的艺术家、学术界要比我们在社会上扎根扎得深,因为印度学界有非常强大的社会思想脉络,而在中国,更多的则是学术史和思想史。

印度的知识分子、艺术家和社会运动之间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这也是中国的艺术家所缺乏的。之前提到的raqs小组,他们在成为艺术家之前都是知识分子,扎根在自己的文化中、自己的现实中,对社会文化都有切身的感触与体验。他们的工作室设在社会研究所的旁边,他们与印度最优秀的社会学家为邻,时常在一起探讨问题。所以他们做的艺术也有思想质量。

目前中国的当代艺术陷入了一个怪圈,艺术家可以通过拍卖行一夜成名,市场是检验艺术家的重要标准。印度没有这么嚣张,他们的艺术层面更丰富,自己的文化序列编织得比较紧,社会形态也更多元与包容,艺术家创作时能跟传统文化有机结合,跟社会机制制衡,也不会在形式主义陷入很深。他们能长期、持续扎根于真实的社会,去感知和创作,这在学术创作层面对中国艺术家是一种警醒。

三、民间的活力

艺术家驻留、展览、出版计划

怎么能够在学术生产的层面上推动中国和印度的互动与整合,那么,活力是来自于民间的。对驻扎在印度德里的KOHJ国际艺术家联盟创建于1997年,该联盟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具有国际声誉的优秀艺术孵化平台,他们通过国际驻留等项目与200多位的印度艺术家和全球各地的400多位艺术家合作过,其中也有来自中国的艺术家。

中国也有很多性质类似的机构。通过达成中印两国艺术家驻留计划,可以连接展览及出版,也可以让中国的艺术界开始对印度有相对应的深度认识,这其实也是成为我们自我转化和认识的契机。

支持已有项目的常态化

“从西天到中土”项目是一个始于2010年的综合的文化交流方案,从学术思想和当代艺术两个角度去亲近印度。西天中土的意义之一是重新启动了两地文化界较大规模的直接互动关系。邀请到了中印思想界举足轻重的专家和学者。并且产出丰富,有展览、论坛、采访、出版等。如果这样的优秀项目能够放在大的框架下,保持中印文化连线的频次,那么未来在中印文化思想交流方面我们将会收获一笔巨大的财富。

奈保尔“印度之外的世界要以他们自己的标准来评判,而印度是不能被评判的。印度只能以印度的方式被体验。”印度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国度,是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动物,动物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国家。同样,他的文化多样性也非常令人着迷。作为亚洲近邻,中印两国还有很长的路要并肩走下去。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2014年十大国际艺..    下一篇:[图书]《上海展览..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