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密集恐惧来袭?那些让人又爱又惧的艺术品

密集恐惧来袭?那些让人又爱又惧的艺术品

2014-09-17 13:51:36 来源: 99艺术网成都站 作者:李璞整理


 

【christian faur 的蜡笔画】
美国艺术家christian faur以蜡笔堆砌创作的人像系列。他是一位来自美国的艺术家,但是他厌倦于用笔作画。他选择用蜡笔去呈献他的作品,因为那时他小时后的最爱。这么作的灵感,除了来自于看见女儿使用蜡笔外,cristianFaur在接受访问时说过一段很感性的话:“我仍然记得小时候拆开蜡笔的那一刻,蜡的气味、和整齐排在眼前的颜色。从蜡笔盒中拿起第一支蜡笔总让我感到些微的心痛。”ChristianFaur创作时,会先扫描照片后将照片分割开,然后一盒一盒地把蜡笔拼成一张图。艺术家从美国大学毕业后,到奥地利继续深造艺术。他的创作既创新又多元,尤其他的网站提出了一个非常具实验性质的概念:字母颜色化(coloralphabet),把26个字母转成26种颜色。

 

 

【“波点太后”草间弥生
以圆点艺术著名的日本艺术家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在澳大利亚的昆士兰美术馆构建了一个名为“The Obliteration Room”简单而有趣的装置作品。她购买了纯白色的桌椅、钢琴、灯具等许多家具和装饰,并将它们布置在一个纯白色的房间中,以此创建一个立体而巨大的白色画布。然后她给美术馆成百上千的小游客们发放彩色圆点贴纸,邀请他们尽情的在纯白空间中随意的粘贴贴纸。在经过小小破坏家们的努力改造后,房间逐渐被圆点所淹没,并最终变成了一个独具一格、充满活力、色彩斑斓的房子。

【Pei-San Ng的火柴天堂集锦】
生活处处有创意乐趣,洛杉矶艺术 家Pei-San Ng在他的生活中发掘了很多有意思的创意,近日他把火 柴玩到了极致,用几千根火柴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漂亮的图案,最经 典的在于在那么多火柴在点燃的瞬间的那种美感,简直让人惊叹。 这才是玩火柴的最高艺术。Pei-San Ng利用大约2500支火柴在一天 时间内完成了这件作品并命名为“燃烧的爱”,爱火代表浪漫、激 情、销毁、妒忌,也代表坚韧不拔和重生。

 

【与花卉共度十七年光景的艺术家】
Rebecca Louise Law,一位来自伦敦的装置艺术家,至今已和花卉一同渡过了17个年头,她为装置艺术带来了充满生命力的美,也为花卉短暂的绽放时光带来了永存的艺术价值。花,所绽放的美,在Rebecca Louise Law的创作下有了别于一番的壮观及震撼,像是花雨似的,悬吊于上的花朵呈现出了不同角度的美,无论是井然有序地排列、随意奔放的娇姿,或是时而疏散时而成群结伴的自在奔放等,在她的巧思下都有了新的呈现姿态。在每一件艺术品的幕后,皆有着令人啧服的创作过程,想当然耳,Rebecca Louise Law 一件件具有时效性的作品定连如此的过程都有着令人学习及观赏的价值存在,这就来看看她是如何完成这一件件绝美的作品,同时感受一下如淋花雨的幸福感吧!

【颠覆传统的肖像标本艺术】
纽约艺术家MichaelMapes的作品将文献记录与保存带到另一个层次。这一系列以人像拼图为主的艺术作品使用了玻璃瓶、塑胶袋、放大镜、胶囊和昆虫针等媒材,结合被分割、解剖的照片,放置在封闭的框架内有如标本。这一保存的方式通常被使用于蝴蝶、昆虫的标本制作收藏里,MichaelMapes的作法不仅让作品呈现独特的效果,似乎还提出一些思考:我们是否能藉此保存对某人复杂的记忆,或是提供一个可视化分析一个人的艺术形式?MichaelMapes出生在美国肯塔基州诺克斯堡,后来搬到伊利诺斯州。三岁时第一次在纸上画出家人的肖像。17岁时,决定不要留在罗德岛设计学院学习艺术,后来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接受教育,成为一名平面设计系师。他曾担做过商品设计,创造销售数十万计的T-Shirt,担任过电影制作与编辑等等,2005年开始“specimencollections”标本收藏系列作品。

【蝴蝶组成的装置艺术设计作品】
蝴蝶我想是很多朋友都喜欢的一种美丽动物,有点朋友喜欢收藏蝴蝶标本,有的朋友喜欢手工制作相关的物件。或许您已经收集了很多的关于蝴蝶的标本了,但是接下来您看见的蝴蝶装置艺术将是您没有想到的。如此大规模的蝴蝶群集或许您只能在电影里才能看见。但是如今有人将他带进了现实。设计师根据蝴蝶的运动轨迹和群居性,模拟了下面的这些大规模蝴蝶飞行的艺术装置。您会有身处蝴蝶群中的感觉。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由墨西哥艺术家Carlos Amorales设计的名为“黑色云”的大型装置艺术作品。超过30000只黑色纸蝴蝶被装置在Yvon Lambert画廊的墙壁和天花板上,成千上万的生物有不同的品种以及大小,但它们都是相同的黑色。单独来看,每一个微小的翅膀的生物有着精致微妙的吸引力。然而纵观整体,却感觉有点吓人,而且势不可挡。所以有密集恐惧症者还是慎入为妙。不知道设计师是如何一个个的粘贴出如此大规模的艺术作品的。是在是佩服,并且还有一定的形式美感。

【废弃密集物创意拼图作品】
英国艺术家Jane Perkins利用塑料玩 具、珠子、纽扣、贝壳所创造出来的肖像作品,不需进行任何的着色,都是用物品的本身颜色搭配而成。

【精妙绝伦的铅笔雕塑艺术】
现年53岁女艺术家詹妮弗·麦斯特(Jennifer Maestre)出生于南非约翰内斯堡,现居住于美国马萨诸塞州,她以其创意独特、巧夺天工的铅笔雕塑闻名于世。她的惊人铅笔艺术作品赢得了相当多的奖项,包括年度艺术家奖,雕塑奖,剑桥艺术协会会员奖,Elizabeth R. Raphael基金奖等。詹妮弗的铅笔艺术灵感,来源于海胆独特的外形和功能。海胆全身是刺儿,既危险又美丽,其外形对于“入侵者”来说,是最清楚的警告信号。尽管如此,海胆这种迷人的结构仍让人不禁想上前摸一把。詹妮弗就想创造出这种外形锐利、感觉都是“刺儿”的东西。詹妮弗从1999年开始制作铅笔雕塑,之前也尝试过用钉子等其它材料,但是最终决定用铅笔创作雕塑。她的铅笔艺术品根据复杂程度价值从1000至8000美元不等。詹妮弗喜欢用铅笔创作各种小动物、植物和结构奇特的东西,如海星、瞭望塔、蜂房等等。有时,她要花两个月才能完成一个作品,而她最拿手的作品是仙人掌。几百根普普通通的铅笔到了艺术家詹妮弗·麦斯特的手里,就变成了如此精妙的艺术品,不禁让人叹为观止。不过,还是请有密集恐惧症的朋友们绕行吧!

【狂热的纽扣收集者】
Karen Hurley是新西兰的一位女设计师、艺术家,她使用大量不同色彩的纽扣摆放出迷人的艺术品,她从小便是一位狂热的纽扣收集者,“我大概有4000枚不同材质、色彩、来源各异的纽扣”。

【裸体排列艺术肉体密集恐惧】
德国艺术家、摄影师Claudia Rogge1965年出生于杜塞尔多夫。其概念性摄影作品的感来自戏剧、舞蹈或马戏表演,思想深处受到哲学、宗教及神话故事的影响。他在创作时会时常请来一大群模特儿,安置在摄影棚内进行棚拍。他非常喜欢用人体来组合图案造型,他组织大量的裸体模特摆着相似的姿势进行变化与组合,但有些作品是模特儿们穿着相同的衣服,摆出的姿态诡异怪诞,塑造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诡谲感觉。大量肢体组合而成的姿势所创造出来的集体图像,形成了稍显恐怖的人体图案,在特殊制造的光线下,营造出有如史诗般的浩大场面。Claudia Rogge痴迷于局部细节与集合效果的整体感,他的表现语言非常震憾人心。为使叙事场景达到更大的宏伟奇观效果,他在大部分作品中使用了后期特效处理。他的作品几乎将视觉与触觉的元素融合在一起,长时间观看会产生恐怖的晕眩感。这些作品具有丰富的含义,他试图通过密集的形体与光影,制造心理上的压迫感,展现某种对极权主义的控诉。在这些看似华丽的画面中,不时地注入创造者对社会现象的反思。

【蚂蚁餐具】
如果发现餐具上爬着一只蚂蚁,你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想必是怀着难以忍受的心情捏死蚂蚁,然后清洗餐具吧。那,如果爬了一大群蚂蚁呢?如今,德国艺术家Evelyn Bracklow就用自己手绘的陶瓷餐具,让观众们切实体会了一下这种“丧心病狂”的感觉。这位德国的设计师名为LA PHILIE,又名Evelyn Bracklow。她擅长将自己丰富的想像力融入到旧瓷器之中,打造一些独具匠心的艺术品。上图中这些装饰有蚂蚁的陶瓷,是她的第一个系列作品《Chitins Gloss》。

【奇异动物插画作品】
多伦多的艺术家 Nicholas Di Genova 的奇 异动物插画作品,极其的繁复密集,这可能会是密集物恐惧症患者 的噩梦。

【让密集恐惧症者慎点的钩针艺术品】
波兰艺术家 Agata Olek 喜欢用钩针进行创作, 她把各色钩针编织在雕像、人体、钢琴、汽车、甚至房子上,让它们“隐蔽”起来。

【裸体人形所组成的艺术品】
艺术家Cecelia Webber 的作品不仅是 细致、美丽而且精心构图的艺术品,最厉害的是所有的图形都是由 艺术人体摄影的裸体人形所组成,每幅作品都必须花上两个月时间 才能完成,Webber亲自指导姿势、摄影、后期、切割、上色,然后 运用这些元件组成美丽的花朵、蝴蝶或是树叶,有的时候她自己也 会担任模特来进行创作!

【十万钉书针大军 成就巨大又微小的都市聚落】
艺术家Peter Root所创作的“Ephemicropolis”是以大家常用的钉书针所组成,这个带有金属质感的小东西在艺术家的眼里,成了一栋又一栋摩天大楼的材料。Root使用超过十万支钉书针,并且花费四十个钟头以上,排列出高低不齐、错落有致建筑群,不管从远处看,或是拉近距离仔细观赏,都有其特殊的美感。钉书针在出厂时早已利用胶水固定,使用者才能顺利装进钉书机里。所以在创作过程中,Root的任务之一便是将它们一一分离,藉此呈现出建筑物高低差异。但事实上处於胶合状态的钉书针并没有让创作变得简单,艺术家还是得依照自己心中的构图,将其完整排列,就像骨牌一般,考验着他的耐力、专注力与稳定度,同时还要小心别压到这些带有点杀伤力的钉书针,一不留神可是会见血的。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