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冯寅春:风雨兼程的威尼斯双年展

冯寅春:风雨兼程的威尼斯双年展

2013-06-03 12:16 来源: 冯寅春博客 作者:冯寅春


由于经济和文化的原因,当意大利的其他城市顶多只能展览地方工艺品的时候,1887年威尼斯在公园里举办了一次全国性的绘画雕塑大展。在韦托地区开明工业主和金融家的赞助支持下,这次展览展出了全国的一千多件优秀作品,吸引了大批的观众,作品销售良好,展览非常成功。这次展览的全部利润无偿捐赠给了当地慈善机构,展场因此可以长期使用下去,这为后来的威尼斯双年展奠定了基础。

双年展的建立之初

这次成功的展览激励了当时的市长塞韦蒂科(Selvatico),他和威尼斯当地的知识分子和文学家积极地讨论这次展览的成果,并期望能将这一展览顺势延续下去。于是,在圣马可广场的一家咖啡馆里,诞生了“威尼斯双年展”这一伟大构想。1894年4月6日,市长正式宣布“双年展基金会”成立,并在公园里修建了第一个展览馆,即后来的中央馆前身。从此威尼斯双年展开始执行其双重任务:既增强国民道德信仰,又汇聚世界优秀艺术。

1895年市长塞韦蒂科本人担任双年展第一届总裁,安东尼·弗拉德里(Antonio Fradeletto)任策展委员会的执行督导。1895年4月30日上午正式举行开幕仪式,国王和王后出席了开幕式。第一届双年展被官方认为是一次巨大的成功,有224327位参观者前往参观,在516件参展作品中有186件被卖了出去,总销售额达360000里拉。弗兰西斯科·保罗·米盖堤(Francesco Paolo Michetti)的《朱利奥的女儿》获首届双年展大奖。乔万尼·塞加蒂尼(Giovanni Segantini)的《回家》获内阁奖。贾科莫· 格罗索(Giacomo Grosso)的油画《最高会议》因题材过于前卫被威尼斯最高教长严加斥责,幸有弗拉德里的申明,该画才得以展出。观众们非常喜欢这幅画,最后在公众的投票表决下,《最高会议》获得头奖。

双年展PK佩莎罗画廊

接下来的十几年就是威尼斯双年展PK佩莎罗现代国际画廊的时期,也是威尼斯从传统艺术走向现代艺术的缓慢过程,直到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二十世纪初期,威尼斯还是一个相当封闭的城市,当时欧洲轰轰烈烈的野兽派、立体派等现代艺术一点也没有影响到这里。那时的双年展上没有一个前卫艺术家的作品出现过,双年展看不起年轻的艺术家,要是年轻艺术家想在双年展上展出作品,除非是在筛选作品时给弄错了或者因为某个年轻艺术家的作品类似某个资深画家。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佩莎罗现代国际画廊便应运而生了。佩莎罗现代国际画廊的建立源于一些艺术家和收藏家的艺术品捐赠和房产捐赠。由于批评家奥杰迪(Ojetti)善于操作艺术品的交易和当时的私人购画趋势,更进一步促成了画廊的诞生。于是,年轻艺术家们有了一个展示自己作品的地方。由于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受到了欧洲新潮艺术的影响,因而显得很有活力,以至于对威尼斯双年展形成一定的压力。尤其是巴尔班蒂尼、马里内蒂和波丘尼等人积极参与的未来主义运动,更是加剧了对威尼斯双年展保守势力的冲击。后来这种冲突的激烈程度使得弗拉德里做出决定:让每个国家自己出资修建他们的国家馆。各国保留自己的国家馆,并负责维护和展览本国的艺术作品。这一决定对双年展和各国艺术的发展来说是一个双赢的政策。比利时在1907年第一个修建了自己的国家馆,最后南韩在1995年修建了自己的国家馆(中国馆于2005年建立)。从这点看来,是佩莎罗现代国际画廊成就了今天的威尼斯双年展。同时也是由于双方的冲突造成了青年艺术家得以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妥协。1914年俄罗斯馆正式开馆,大公爵夫人维拉迪米娜(Vladimira)与她的儿子安德列携众贵宾抵达威尼斯参加该宗教般的庆典仪式。几个月后世界战争爆发了,俄罗斯有121件作品被关在了国家馆里,以致后来发生了艺术家与国家之间关于财产的纠纷。1916年8月17日,在一场军事演习中,阿姆贝托·波丘尼在维罗纳郊外从一匹马上跌落,几天后死去。至此,威尼斯双年展与佩莎罗现代国际画廊的纷争也基本结束。

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双年展

随着战争的开始,法西斯接管了未来主义。在波丘尼去世后,未来主义运动的奠基人之一,也是未来主义的理想主义者马里内蒂进入到国家体制内,并在同年策划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展览,展览名为“意大利的未来”,主要展出了60件未来主义美术品。1922年,法西斯跃上政坛,墨索里尼直接操控威尼斯双年展,这使得双年展一度为国家所组织。1924年俄罗斯馆重开,并展出了至上主义者马列维奇(Malevich)和亚历山大·罗德钦科(ALEXANDER RODCHENKO)的作品。1928年沃尔皮(Volpi)因着个人良好声誉被任命为双年展机构新总裁,在他的领导下,1930年开始了“国际音乐节”,1934年开始了“威尼斯戏剧节”,并上演了由马克思·瑞恩哈德(Max Reinhardt)导演的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在战争期间电影节是唯一没有中断的艺术。1934年,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一起正式参观了威尼斯双年展,希特勒到看上了一幅瓦加吉尼的《船》,并满意地收藏。1938年双年展开设了大奖(Gran Premi),这个奖项一直持续到1968年。1940年战争全面爆发,以致有很多国家无法参展。

改革与发展

到1948年各国逐渐恢复平静,开始了帕鲁秦尼(Pallucchini)在威尼斯双年展的领导阶段。从1948年到1956年间帕鲁秦尼的领导工作是威尼斯双年展发展过程中关键性的经历。1948年的双年展是战后最重要的一次展览,也许是威尼斯双年展史上最有意义的一次展览。当时有15个国家参展,那些空着的国家馆则用来展出特别展。法国举办了布拉克、夏加尔等一系列个人展;奥地利为已故画家埃贡·席勒举办了回顾展;英国为亨利·摩尔举办了展览;保罗·克利和德国的一些艺术家们的作品特别展在中央馆举行。值得一提的是,毕加索曾被威尼斯双年展拒绝过很多次,这届他终于以西班牙画家的身份被威尼斯双年展所邀请,并展出了19幅画,时年他已经68岁了。在这一届双年展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便是佩吉古根海姆来到了威尼斯,她带来了所收藏的20世纪杰出的美术品,并得以在希腊馆展出。由于契里科不愿未经本人同意就将其作品和其他人的作品一同展出,因此这一届双年展也遭到了契里科的拒绝和控告。总之,这一届展览使得欧洲被法西斯封闭多年的文化得到了快速的复苏。

自从威尼斯电影节、音乐节和戏剧节开办以来,这些节目在战后也为双年展增色不少。1947年,在电影节上给最佳电影、最佳导演和最佳演员分别颁发了著名的金狮奖;1951年和1954年的音乐节也很热闹;1955年北京的国家剧院出席威尼斯献演,打破了意、中两国战后互不往来的僵局。

随着战后各国经济和文化的复苏,威尼斯双年展也在公园里蓬勃发展。在1948年的时候,仅有15个国家参展;1950年有24个国家参展;1952年有26个国家参展。1952年西班牙为弗朗西斯·戈雅举行了一个盛大的画展。奥地利为阿尔弗莱德·库宾和弗利兹沃特鲁举办展览;比利时为皮尔梅克举办展览,而不幸的是皮尔梅克就在那年去世;英国为格雷汉姆·萨瑟兰举办了展览。由于上两届双年展做得很不错,现在法国馆率先设定了一个更高的艺术标准,为乌拉尔杜菲和费尔南德 莱热举办了回顾展,在这个回顾展上还展出了里普希茨和杰门尼·里赫尔的一些精品雕塑和埃米尔 安托万布德尔在1900-1929年之间创作的雕塑。德国馆也不示弱,为德国表现主义画派举办了展览。参展的画家有:赫克尔、凯尔希纳、诺尔德、穆勒、卡尔施密特罗特卢夫和培希斯坦。荷兰馆举办了一场“荷兰风格派”绘画展。那一年,立陶宛画家柴姆·苏丁在双年展上暂露头角,有幸参加了大型回顾展。在战争期间被冷落而萧条的双年展,在帕鲁秦尼的领导下开始活跃起来了。尤其是通过回顾展,又把各国文化连接了起来。

1956年的这届双年展上,在帕鲁秦尼的领导组织之下,双年展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有来自荷兰的蒙德里安的油画,在西班牙馆里展出了胡安·格里斯的现代绘画,在德国馆展出了埃米尔诺尔德的绘画。这一届的大奖(Gran Premio)几乎毫无争议地颁给了法籍画家雅克 维隆。

帕鲁秦尼辞职以后由戴尔·阿克瓦(Gian Alberto Dell’Acqua)来接替了他的工作。戴尔·阿克瓦在威尼斯双年展任职10年,即从1958年到1968年。这也是最后一次领导在职时引起了激烈辩论和爆炸性争议,这样的情形引发了巨大的危机,极大地耽误了展览的顺利进行。争论持续了好几年,甚至快要影响到社会秩序和意大利社会组织的文化作用。在1957年10月,批评家和艺术家们热烈地讨论威尼斯的未来。经过讨论研究决定:威尼斯理事会推动威尼斯市政议会,政府关闭了威尼斯董事会,提名彭提(Giovanni Ponti)为特别专员。威尼斯电影节开始从商业和工业方面更多地转向了视觉艺术展示,因为视觉艺术展示对艺术家来说是更标准化的艺术审美活动,也更具有挑战性,而且能否参加该展也是有竞争性的。由于这些原因,人们才一致同意:戴尔·阿克瓦在1958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为意大利青年艺术家和外国艺术家专门设置了一个展区(这也为1980年创建“开放”展区作了预先铺垫)。在那届双年展上参展的年轻艺术家中,有一位28岁的小伙子,他就是贾斯帕约翰斯,那是约翰斯第一次到威尼斯参展(30年后,在1988年的双年展上,约翰斯荣获了金狮绘画奖)。

1958年这届双年展是戴尔·阿克瓦主持的第一届展览,这届展览好几个国家独立准备了盛大的展览。主要有奥地利的克里姆特、法国的布拉克和德国的康定斯基等大师的作品参展。这次的绘画大奖颁给了马尔克托比,雕塑大奖颁给了爱德瓦尔多 奇里达。至于意大利艺术家,让人惊讶的是绘画奖竟然颁给了奥斯瓦尔多·李奇尼(Osvaldo Licini),而不幸的是,他竟就在获得此奖不久后死去。

即使到了1962年,双年展上也没少有争议。争论主要是因为法国艺术家阿尔弗雷德·马内西耶(Alfred Manessier)获得了这一届的绘画大奖。当时他被看成是一位“落伍而平庸的抽象画家”。也许是因为马内西耶不经常出现在国际绘画舞台上,人们便认为他不配获得该荣誉。庆幸的是,这一届的雕塑大奖颁发给了那些在当时已经负有盛名的大师们,获奖雕塑家有:贾科梅蒂和摩洛蒂(Ennio Morlotti),意大利艺术家朱塞帕卡波克洛西获绘画大奖,康格塞拉获雕塑奖。那年的颁奖典礼仪式是在佩萨罗现代美术馆举行的,场面热闹而有趣。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画家阿希尔戈尔基个人回顾展引起了欧洲批评界的广泛关注。但是,威尼斯双年展的美好气氛被严重的分歧和双年展领导们的反对所破坏了。

1964年,美国的波普艺术现身威尼斯双年展,波普艺术的参展既给了威尼斯双年展新的活力,又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认为波普艺术的出现是美国对欧洲的文化殖民主义(这次展览之后不可避免地引发了1968年喧嚣的、暴动的双年展)。1964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为美国波普艺术家罗伯特劳申伯格颁发了绘画大奖。碰巧乔治·莫兰迪在那时死去。也许这就是一个信号——旧的历史阶段的终结而新的实验性当代艺术时代的到来。

波普艺术中有巨人连环画、巨大的牙刷和其他日常用品,在这种疯狂的有创意的波普艺术之后,1966年双年展似乎是对理性的回归和关注。这一年里主要展出的是光谱艺术、动力艺术和编程艺术。阿根廷艺术家朱利奥·勒帕克的动力艺术品和委内瑞拉艺术家拉菲尔索托的艺术品的氛围笼罩着整个展区。这次的绘画大奖颁发给了索托,而不是发给勒帕克,乃是因为这一年的双年展真的是很理性、很概念化。因此,这一届双年展也获得了另外一个别名,被称为“白色展”,主要是因为在这一届威尼斯双年展上封塔那的《斜线》获意大利绘画大奖,阿尔伯特维亚尼的白色石膏像获意大利雕塑大奖。尽管恩索(Enzio Gribaudo)的图腾是用无墨拓印出来的白色图案,但他还是获得了最佳图形奖。并非偶然,由于雷纳托·古图索担心威尼斯双年展没有立场而拒绝参加展览。在这次的回顾展中,波丘尼的111幅精美的油画和两年前去世的莫兰迪的83幅油画和64幅水彩画也格外精彩。

与此同时,威尼斯双年展正经历着落后体制和新社会文化之间的冲突,没人有胆识来更新这种旧制度。全世界从大学到工厂等各社会阶层也都不可避免地面临着这样的矛盾冲突,而威尼斯双年展已在这中间徘徊了许多年。1968年的暮春,著名的法国“五月风暴”发生了,欧洲许多艺术学校和各大学的学生把威尼斯双年展当成是中产阶级文化的“经典目标”而应被革除。很多国家的艺术家加入了示威游行的队伍,他们团结一致,把画反扣到墙上,以示不满。这样原本策划的历史回顾展,如未来主义画展,根本没能开幕。这种理想主义其实是学生们不成熟的看法,幼稚的热情一直在展览公园内持续到双年展开幕,并最终由警察介入才结束。在开幕式的当天没发生什么意外,当然也没有通常的热闹的节日氛围。在将要闭幕的时候,双年展机构甚至想要举行一个颁奖仪式,给非意大利籍艺术家肖非和莱利颁奖,给意大利籍艺术家詹尼·科伦坡和比诺·帕斯卡里颁奖,而比诺·帕斯卡里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去世了。

尽管双年展已经存在明显的、严重的问题,但1970年威尼斯双年展还是如期举行了。1968年的抗议行为为以后的双年展留下了可贵的改革动力,自那以后艺术大奖(Gran Premio)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金狮奖。由米兰艺术商厄托·甘费拉里(Ettore Gianferrari)经营多年的销售部也被取消了,原因是有些人认为销售部不过是“艺术生意”的工具。尽管现在有很多人不得不承认销售部其实在市场运作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并被誉为现代世界的“艺术系统”。然而,时至今日,30多年过去了,销售部一直没有再重新启用过。

后现代艺术与政治

1973年7月26日,威尼斯双年展的新制度在意大利国会的支持下建立了起来,董事会的18名成员在1974年3月20日才开始由意大利各政党提名。社会学家卡洛·瑞帕·迪·米拉(Carlo Ripa di Meana)当选双年展机构的总裁,基督教民主党、前凤凰剧场主管付洛里斯·阿玛纳提(Floris Ammannati)当选董事执行经理。之后,各部门经理也相继提名,韦托里奥·格勒哥提(Vittorio Gregotti)当选视觉艺术和建筑艺术部的经理,乔克莫·甘贝迪(Giacomo Gambetti)当选电影电视部的经理,卢卡·朗可尼(Luca Ronconi)当选戏剧音乐部经理。

由于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被暗杀,1974年的双年展主要展出了智利颂扬个人自由的艺术品,欧洲人民第一次观看了智利乐队“太阳·山端”(Inti-Illimani)的演出。此后,很多人将这次展览看成是一个政治事件。

1976年公园恢复了“正常”的威尼斯双年展,是一次名为“环境艺术”的展览,从现在的视角来看,这个展览神奇地预言了今天的诸多环境问题。1976年7月,瓦迪米洛·多利戈(Wladimiro Dorigo)试图为当代艺术文献档案(ASAC)启用一个新的中心,他将连续十年为这个中心策展。这个中心的位置就在大运河边,这里曾是前女王Cornaro寓居的旧所。

威尼斯双年展的制度在更新中,1977年,在卡洛·瑞帕·迪·米拉的领导下,这种政治性的管理得到了确认。当这个消息正式公布的时候,在抵抗和争议中,威尼斯双年展机构打算主办一场大型展览——“苏联政见分歧艺术展”。这一届双年展的冲突,成了当年欧洲的主要话题。事实上所有的批评都认为这届双年展政治性太浓,大多数参展艺术家都是早年苏联逃亡艺术家。但是,经历这件事情,让威尼斯双年展再次预见了今天的双年展将会发生什么类似的事件。

1978年双年展的主题是:从自然到艺术,从艺术到自然。展览是7月2日开幕。这届展览又使得威尼斯双年展预见了现在提出的问题将成为今后常见的问题,比如,环境生态问题。展览中的一些作品激起了人们很大的好奇,同时也让人困惑。以色列艺术家马纳舍·卡迪希曼将一只活羊涂染成蓝色;意大利艺术家安东尼奥·帕瑞迪索(Antonio Paradiso)展示了一只活生生的公牛骑在一只机械母牛上;英国艺术家马克波伊用塑料来复制一块块泥土;荷兰艺术家盖仁(Giezen)在鱼疗棚里放满了烟雾;日本艺术家管木志雄展出被锯掉的象征性的原木。

展览最吸引人的是中央馆,中央馆是由阿其烈 伯尼托奥利瓦策划的,这里集中体现了展览的主题。奥利瓦将展览分为六个部分,主要展出了康定斯基、巴拉、马列维奇、蒙德里安、契里科、贾斯帕·约翰斯、吉姆·达因、莱热、波丘尼、劳申伯格、布拉克、杜桑、毕加索和其他一些艺术家的油画作品。尽管有些作品在理解上有些难度,却非常有趣,这些作品既有原创精神又高度体现了经典的品质,其中很多堪称杰作。经历了这次环保型的展览,卡洛·瑞帕·迪·米拉结束了他在威尼斯双年展机构的领导工作,由于他积极支持环保事业,所以在二十世纪90年代,他成了“绿党”的发言人。

1979年,拿波里文历史学家格拉索(Giuseppe Galasso)被提名为新一届领头人。新董事经理是塞斯托·达拉·帕姆(Sisto Dalla Palm),视觉艺术部经理是都灵批评家卢吉·卡鲁修(Luigi Carluccio)。1980年,由奥利瓦组办的“打开 80年代”在旧盐仓里举行,并且为年轻艺术家专门辟有展区,类似的展览就这样一届届延续举办,直到1993年。当时有五个核心人物首次同时亮相在威尼斯双年展国际舞台上,在奥利瓦的支持下,这五个人物就是:山德罗基亚、弗朗切斯科 克莱门特、恩佐 库奇、尼古拉 德马里亚和米莫帕拉迪诺。这几位艺术家基本上用的是美国艺术的一些创作概念。1982年由于卢吉·卡鲁修访问巴西而暴毙于圣保罗,卡鲁修突然死去之后,视觉艺术部联合乔治·玛切尔帕(Giorgio Mascherpa)一起准备这届已经由卡鲁修制定好思路的新一届双年展。在格拉索的领导下威尼斯双年展再次找回了自己的历史身份,调整了双年展机构的经济独立性,加强了其内部的管理结构,提高了威尼斯双年展的国际地位。

继格拉索成功领导之后,威尼斯双年展机构的管理工作由保罗·珀托盖西(Paolo Portoghesi)接任为总裁,保罗·珀托盖西是意大利著名的建筑师和后现代理论家。毛利索·卡尔维希(Maurizio Calvesi)担任视觉艺术部的经理,毛利索·卡尔维希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史学家,他曾多次和威尼斯机构成功合作,并在双年展中有一定的影响力。1984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主题是:“美术与艺术,事实与历史”。第一个展览称作“镜中的艺术”,主要表现艺术的历史,是有历史追索性的当代油画作品。展出了安迪·沃霍尔、契里科、皮卡比亚、毕加索、达利、劳申伯格、杜桑、利希滕斯坦、曼·雷和其他一些艺术家的作品。第二个展览名为:“艺术,环境,场景”,这个展览有趣但有难度。主要展出了阿尔贝托·布利的金属结构装置艺术和影像装置艺术。在“开放”展区中则展出了美国青年涂鸦艺术家的作品,参展艺术家有:詹姆斯·布朗、朗尼·卡特朗(Ronnie Cutrone)、肯尼·沙佛和基思·哈林。

1986年双年展的主题是“艺术与科学”,这一主题又被分为两个部分:精密科学;艺术科学。金狮奖颁发给了英国的弗兰克·奥尔巴赫和旧东德的西格玛尔·波尔克,金狮特别奖颁发给了意大利雕塑家浮士德·麦罗蒂。最佳国家馆将颁发给了法国。最佳新兴艺术家奖(Duemila)颁发给了意大利雕塑家南索(Nunzio)。尽管毛利索·卡尔维希在这一届双年展中过多地表现“科学”的成分而出现了一些错误,但他所做的工作还是被人们所赞扬。

1988年这一届双年展获奖的艺术家不仅有贾斯帕·约翰斯,而且还有出现在“开放”展区,获新兴艺术家((Duemila)奖的是美国艺术家——芭芭拉·布鲁姆(Barbara Bloom)。她在这次展览中展出了三件标题为:“精神的楼梯”的装置作品,这三件作品迷人而富有暗示性。最佳国家馆奖颁给了意大利馆,特别创作奖颁给了英国的汤尼·克雷格,原因是他的作品情感强烈而内容丰富。

1990年威尼斯双年展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新兴艺术家奖项颁发给了英国籍印度人阿尼西·卡珀尔(Anish Kapoor)。在法国馆里展示了一些重建的建筑,也组织了一场古根海姆收藏展的历史性展览。

在“开放”部分展出的作品引起了人们很多的争议和讨论。就在五月,美国“大骚动小组”的一件关于艾滋病的作品遭到了威尼斯天主教堂的抗议,因为这件作品将一个阴茎放在了教皇约翰保罗二世形象的旁边。接下来是环境保护学家反对将活蚂蚁用作艺术展览。然后是在七月的时候,英国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将一只活母牛肢解了放在盛有福尔马林的有机玻璃缸里。这些作品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展览甚至因卫生部门的控制而被强行关闭。但真正的丑闻却在第二个展区,那里展出了杰夫·昆斯雕塑,这件雕塑作品是作者将自己和一个三级片明星的性爱场面明白地展现了出来。最后,是劳申伯格和一大群年轻的苏联艺术家在苏联馆的展览,引起了人们极大的关注,原因是劳申伯格和年轻艺术家们热烈地讨论艺术。就这样,柏林墙和东西互不交流的两个障碍真正地一去不复返了。

1990年以后,乔瓦尼·卡兰登(Giovanni Carandent)辞去了威尼斯双年展的领导职务,吉安·卢基·兰迪(把92年的展览推迟到93年再举行。奥利瓦担任视觉艺术部负责人。本届双年展名为:“方位艺术”,这次展览将被分为大约15个部分,其中有些部分是外围展。展览的结果是场景冲突,令人困惑。本届“金狮”雕塑奖颁发给了罗伯特·威尔逊,“金狮”绘画奖颁发给了安东尼·塔匹埃斯和理查德·汉密尔顿。本届给人印象最深刻的展览当属大卫·塞尔维斯特(David Sylvester)在科雷尔博物馆为一年前逝世的艺术家弗朗西斯·培根举办的展览。总的来说展览给观众留下了难忘的回忆。德国馆的展览给人印象尤其深刻,馆内的地板被艺术家汉斯·哈克全部撬翻,迫使观众行走在这个“国家的废墟”之上。德国馆也因他这一作品而荣获最佳国家奖。

百年大展

为了办好1995年威尼斯双年展百年纪念展,领导们在罗马和威尼斯召开了特别会议,会议旨在征询历史学家、批评家和双年展机构的前部门各级领导的意见和建议。在六天的学习研讨会结束后还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1994年3月11日这天,兰迪在董事会上突然宣布由三位外国人来担任部门经理。法国批评家让·克莱尔(Jean Clair)担任视觉艺术部负责人,奥地利建筑师汉斯·霍莱恩担任建筑艺术部负责人,西班牙人路易斯·帕斯卡(Luis Pasqua)担任戏剧部负责人。由于经费和人手的原因,让·克莱尔决定把百年庆展办成具有回忆性的展览,展览名为:身份与转换——人体简史。这场展览分两部分展出,历史部分在格拉西宫举行,现当代部分在公园的中央馆举行。克莱尔的观念主要是从历史的角度来体现从人的面部表情到身体这一百年来在艺术上的变化。策展观念是基于这一百年来发生的事情,诸如:个体身份鉴定技术、摄像机的诞生、X光线的发现、犯罪学研究的开始、登记照的使用等等。通过一组组集体肖像似的镜头,从1895年莫里斯·德尼的《向塞尚致敬》到1995年约尔格·伊门多夫的《德国咖啡馆》,人们觉得这次展览非常精彩有趣。展览的另一部分则由伊塔罗·然尼尔(Italo Zannier), 卡洛·贝特立(Carlo Bertelli)和兰柔·索兹(Renzo Zorzi)组办,在公园中央馆举行。由盖多门尼科·洛曼尼利(Giandomenico Romanelli)协办在总督府(Palazzo Ducale)和佩莎罗画廊举办展览“双年展与威尼斯城”,这个展览更接近于表现双年展机构的历史。威尼斯双年展往届的绘画和雕塑作品是在总督府里展出的,洛曼尼利认为这些曾被人收藏或者获过奖的作品是很有“历史韵味”。在这批展出的作品中值得注意的有在1895年获奖的富朗斯科·保罗·米盖堤的《朱里奥的女儿》,在1909年获奖的克莱门特的《朱蒂二世》,1949年获奖的封塔那的《概念空间》,1958年获奖的勒内·布里的《大手提袋》等等。另一方面,在佩莎罗画廊展出的是应用艺术,主要是多年来一直在威尼斯特别馆里展览的一些玻璃制品、陶瓷艺术、家具和编织品。为年轻艺术家所设置的“开放”展区被让·克莱尔直接取消了。在建筑方面除了最新的国家馆——韩国馆,也展出了最早的国家馆——比利时馆。意大利馆的参展部分稍微有些不同,原计划的二十位艺术家只参加了十九位,因为其中之一的基诺·德·多敏尼西斯(Gino De Dominicis)不同意策展人提出的展览主题而拒绝参展,这让其他艺术家们感到不解。在各国家馆中优秀的作品有西班牙馆爱德瓦多·阿洛约的作品,法国馆的赛萨尔作品,英国馆里昂·科索夫的作品,美国馆比尔-维奥拉的作品。整个百年庆展系统地、分时段展出。1995年3月首先是在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进行预展。实际上,百年庆展是在1995年6月11日星期天举行的开幕仪式。本届“金狮”绘画奖颁给了来自美国的罗纳德·吉塔伊,“金狮”雕塑奖也颁发给了来自美国的希尔。这次颁奖使得赛萨尔愤怒离开威尼斯,因为他在法国馆展出的大型作品《压缩》很受欢迎,以至大家都认为它的作品会获得“金狮奖”。

本届的最佳国家奖因米哈特·夏福克(Medhat Shafik)的一件很有启发性的装置作品而颁发给了埃及馆,新兴艺术家奖颁发了爱尔兰艺术家凯西·普伦德加斯特。

在百年大展后,尽管让·克莱尔被指为“过度沉湎于市场经济”的争议而险遭罢免。但威尼斯双年展还是走过了这风风雨雨的一百年,这一世界闻名的艺术机构经历了或光明或黑暗的日子,其间的滞后与前瞻、成功与失败、以及千百次的辩驳都未让这一独特的艺术机构停止运转。在这充满矛盾的整整一个世纪里,威尼斯双年展经历了重重困难,苦苦地探求着人间艺术的价值。

(编译自《The History of the Venice Biennale 1895-2005》)

 

扩展阅读

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风雨兼程的威尼斯双年展(续)
view.php?tid=8197&cid=15

上一篇:欧宁:中国当代艺..    下一篇:风雨兼程的威尼斯..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