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艺术思潮 > 国外 > 台湾的当代艺术

台湾的当代艺术

2013-04-22 16:51 来源: 陈源初的博客 作者:陈源初


文︱陈源初

台湾的美术史可以以不同角度来解读,其中以对五月画会和东方画会,对谢德庆以来的台湾现当代艺术,对西方现代艺术在台湾的引入及发展等等。台湾当代艺术的发展虽晚于欧美,但近30年来由于整体社会环境的变化,影响到艺术家对创作议题做出适当的反应,媒材的使用上也更多元。早期的作品多半停留在以科学理论、技术为工具,尚无法深入到美学层次的探索,到了上世纪90年代晚期,艺术家开始接触科技及其美学概念。千禧年后,台湾艺术创作的整体表现趋向多样化。有关台湾当代艺术的探索须结合台湾的经济。台湾是以进出口导向为主的经济体,进出口贸易总额每年均占本地生产毛额相当高的比例,所以国际经济情势的变化对台湾就显得格外重要。台湾经济发展出现严重的经济边缘化危机。台湾的当代艺术在国际的艺术产业舞台上也被边缘化了。纽约苏富比首度推出的亚洲当代艺术Contemporary Art Asia专拍,246件拍品当中,台湾艺术家只占4位;朱铭、洪东禄、于彭、郑在东,四件作品。台湾艺术圈处境危难。台湾的艺术产业,这些年确实非常辛苦。苏富比、佳士得两家国际拍卖公司撤出台湾的拍场,表面上好象让罗芙奥、景熏楼这两家拍卖公司的舞台空间 变大,但事实却不尽然。这当中,有两个原因改变了台湾艺术环境的消费信心。第一,大环境的不安定性,彻底摧毁软性产业的稳定性信心。第二,所谓艺术的时尚经济效益,已经移转到以中国当代艺术为主轴的市场。

艺术现代主义在台湾发展是通过大型的官办展览和民间画会来推动,而不是在学校教育里进行,因为台湾缺乏高等美术学院级的学校。台湾为前辈画家就艺术定位,经由历史或人类学角度,把台湾美术家的发生背景与同时代的亚洲做对比或串联。它不再是垂直式美术史、而是横向沟通的亚洲艺术史观点,既能本土又能横跨到亚洲文化大面。由大陆来台的老一辈画家们,在国画方面,师大中专任教授如黄君璧和溥儒,主要是走传统之精华作一己之发挥的路线,和大陆之革新发展不相承属。在以理论学术为主的莫大元之后接任系主任达廿年之久,其影响可见一斑。而西画方面,对于学生热心且曾产生影响的朱德群,很快便离台定居于法国了。在大部份的保守型老师之中,唯有寡言木讷的,但属于日治时期前行辈画家中少数具有大胆变化的廖继春,对后来的五月画会的建立,发挥了强大的影响和扶助力量。由台湾原有的艺术场域结构来看现代主义的引入,主要是官办大展如台展和府展,和民间画会,最有影响力的为台阳画会。官展和民间画会并未产生直接对抗关系,甚至台阳中的画家,大部份也都是官展中的佼佼者和领导性人物。由于辈份伦理的讲究、和官展的亲近关系,再加上美术和其它种类艺术间的发展之不一致、甚至孤立状态,都使得表面上发展良好的西方现代艺术的学习和引进,在其末期逐渐出现了保守不前的主流倾向。前行辈的台藉老画家大多固守同一类型的画风如印象派、经后印象主义到野兽派等,和当时世界艺坛波起云涌的快速变动并无同步前进的契机。这样的作风,到了第二波现代主义的引入时期,便相形之下显得颇为老旧,而成为被改革的现象。全省美展于1946年恢复,其中主要的推动者是杨三郎。综合来说,大陆的艺术改革运动,渡台后不能在学校体制中持续,而由日治时期继承下来的官展体制,也因不能更新而逐渐走向老迈,艺术界前卫和冲撞的动力,便只有由民间讲学和新兴的年轻会画来发动了。台湾的美丽岛事件是在1979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在台湾高雄市发生的一场重大官民冲突事件。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党外人士,组织群众进行示威游行,诉求民主与自由。其间发生一些小冲突,但在民众长期积怨及国民党政府的高压姿态下却越演越烈,竟演变成官民暴力相对,最后以国民党政府派遣军警全面镇压收场,为台湾自二二八事件后规模最大的一场官民冲突。美丽岛事件发生后,许多重要党外人士遭到逮捕与审判,甚至一度以叛乱罪问死,史称「美丽岛大审」。最后在各界压力及美国关切下,终皆以徒刑论处。事件对台湾之后的政局发展有着重要影响,之后国民党逐渐放弃迁台以来一党专政的路线以应时势,乃至于解除38年的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台湾社会因而得以实现更充足的民主、自由与人权。并且伴随着国民党政府的路线转向,台湾主体意识日益确立,在教育、文化、社会意识等方面都有重大的转变。美丽岛事件开始了台湾新的政治局面,所有的可能性从此生发出来并在80年代兑现。这一年,旅美的台湾艺术家谢德庆开始了他‘自囚一年’的行为计划。谢德庆的重要性, 五月画会和东方画会,而实际上台湾现代艺术更重要的、更有成果的、更富有挑战性的发展恰恰是谢德庆以来的历史时期。时值今日,台湾经济发展表现并不出色,民进党执政八年间,2000至2007年不仅是整体经济衰退,以年平均统计数观之,经济成长率 4.08%与失业率4.26%,致使平均每人国民所得年增率仅2.71%,而且于2005年为南韩超越,迄今已有2,000多美元之落差;况且整体经济还呈现外热内温之现象:对外贸易持续畅旺;对内需求则相对疲弱。油料、燃气及电费价格调涨,已创下过去15年的新高纪录,使得实质薪资负成长。反观蒋经国年代,台湾曾经是“四小龙”中表现最为优异的经济体,多项经济指标名列第一。然而近年来,经济却一路走向衰退,各项指标均为“四小龙”之末,早已失去昔日的活力。原因首先是亚洲金融危机给台湾带来的巨大冲击:台币贬值,出口衰退,失业率大幅上升。随着岛内生产成本的上升与投资环境的恶化,岛内企业逐渐将生产基地转向岛外,尤其是大陆,使得台湾经济运行模式发生重要变化,从原来的“三角贸易”转变为“四角贸易”,由原来的“海外接单,岛内生产”,变为“海外接单,大陆生产”,或者“大陆接单,大陆生产”,结果是台湾外贸出口增长与外销接单增长脱节,出口增长放慢。财政方面,收支增长不平衡导致财政赤字不断扩大,财政收支增长不平衡导致财政赤字不断扩大,岁入不足支应岁出之金额,再加上当年度还本数,只能以举债支应。就业市场,台湾近年的失业率,已经由90年代之前的2%以下,增加为4%以上。以西方的标准而言,还是属于偏低的。但是台湾的劳动参与率,一直维持在58%左右。 这相对于西方的国家之63%的劳动参与率是属于偏低的。台湾因为文化部尚未设置,文建会也就成为文化人最依赖的单位,却似乎一直存在着官民对立的局面,不论就那个艺术类别都停留在极端表相扶植;却不太愿意让这些艺术类别能够因此具有产业发展规模,让涵养艺术家的责任交给民间来做,台湾政府文化单位没有把握好政策,没有解决法令本身适应时代需要的问题,而是去捆绑民间产业的自我发展。台湾文化公部门只会在所谓社区营造、乡土美学 做名份计较,把个人的无知放大为全民的无能。就因为这些站在浪头上的主事者,缺乏超然的眼光与视野,当然就会造成艺术产业的人,也跟着陷入泥沼中。亚洲当代艺术的平台,是从台湾与香港开始发展,现已不可逆转地转向中国。但是台湾当代艺术的发展成就应得到肯定,台湾的收藏家能够有能力购藏400万美金西洋名作,台湾也有优秀的艺术经纪人,能够营销上亿台币的艺术品。是台湾自己在台湾的当代艺术在国际舞台上把自己边缘化了!台湾这麽一个弹丸之地,要靠闭关锁国是发展不起来的,必须要进行对外交流。台湾曾经拥过坚厚的艺术产业实力,现在收藏的实力也还存在民间,但缺乏对文化厚度的重视,一场拍卖会的拍品收件,当然是有它绝对性商业机制值得被尊重,它甚至不是观视某个地方艺术发展的参考线索。台湾的大环境给社会经济信心指数不足,这固然不是平凡老百姓能够左右,不过因为过度狭隘的本土主义作祟,使得台湾在观看世界的方式,从以前的国际性宏观变成自我肥大及痲痹不仁,这个作为确实影响到台湾的文化单位把心养小,自我想象本土化就是国际化的荒谬思想。

台湾发展工商业。台湾发展工商业走了三条正确的道路。一是发展中小企业。二是以国家的力量发展石化工业。三是开辟成功经验,即加工出口区。现在大陆广泛沿用。回顾历史,台湾经济发展从1960年代的农业社会到1970年代以加工出口为主的工业社会,吸引庞大外资与先进技术来台,带动台湾加工业及中小企业之蓬勃发展,创造出台湾经济奇迹,并将台湾加工产品推广至全球市场,因此享有加工王国之美誉。近二十年来以信息、电子产业为导向的高科技社会,随着全球在信息、电子科技带动的技术变革所产生的产业型态已彻底改变了以往的经济体制。然而,在亚洲的艺术大平台上,台湾的地位却很平庸。台湾的当代艺术家决不愿意在这个环境中沉沦下去。台湾政府投入新台币385亿元在园区的软硬件建设,造成生产上之优势。商业机制运动,在沉沦中寻求再生,然而台湾政府的文化单位、美术馆只会在形式化的官场文化作态,根本就提不出一个策略来长时间养殖台湾的文化艺术事业。台湾优秀的艺术家们被台湾这个环境的内耗搞得严重折损,不得不离乡背井,为的只是求一点活下去的尊严。台湾是属于大众的而不是属于少数政客的。当政治实体无法为台湾争取多一点空间舞台时,文化应有它的立足空间。当然,假如要致力提升台湾的本土文化素质,纠正长期以来对台湾自身文化艺术偏颇殖民性格,绝非是易事却也绝非是不可能的事。

国立台湾美术馆

国立台湾美术馆(简称国美馆,也常俗称台中美术馆),位于中华民国台中市西区,为台湾重要的美术馆之一,也是中台湾唯一的公立美术馆。国美馆旧称“台湾省立美术馆”,原隶属台湾省政府,1988年开馆营运,1999年因精省而改隶行政院文化建设委员会(今中华民国文化部),成为台湾唯一国家级的美术馆

由台北当代艺术馆策划并主办的《台湾新时代艺术展》在上海美术馆三楼展厅隆重开幕,31位来自台湾地区的70后和80后年轻艺术家带来了他们的上百 件作品,包括绘画、装置、录像、雕塑等。如此大规模的展览能在当前依然被全球金融危机笼罩的大环境下得以实现,很大程度得益于台湾地区两家知名艺术机构的 赞助。那么,这次台北当代艺术馆主动走出本土以及两家艺术机构的大力赞助意味着什么呢?记者在现场通过采访主办方和赞助方得以管窥二一。

台北寒舍集团董事长王定乾:华人要拿“发球权”

作为此次展览赞助方之一的台北寒舍集团董事长王定乾比表示,之赞助这次展览就是希望两岸之间的70后和80后年轻艺术家今后能走得更紧密,交流得更频繁,由此才能携手同心为华人当代艺术走向更光明的前景而努力。

他认为,整个中国当代艺术,更确切地说华人当代艺术已走完了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由此“当代意识”的时代已经稳健成熟起来。他相信,在所谓后金 融风暴时代,即全世界的政治、经济都经历调整之后,全球当代艺术一定会从原来的以欧美为中心而转移到亚洲,尤其是华人圈。而且,随着中国实力的强大,未来 整个华人当代艺术会拿到发言权或者说是发球权。而且,华人当代艺术接下来就要由这群70后、80后年轻艺术家来接棒了。

他旗帜鲜明地指出,无论是从艺术史还是从市场的角度看,两岸之间这群有着不同生长环境,但同文、同种、同血缘的70后和80后艺术家此时此刻应该开 始新的当代艺术的创作。在当代这个多元化的时代,只要两岸之间能够联合起来,能够增进学习和交流并得以互补,就能够把整个华人当代艺术带动得更为成熟。

他说:“这个时候,市场不仅需要资金,更需要新的市场营销和新的艺术概念,而且目标就是走向全球化。我们作为经纪人、画廊、市场艺术机构,这就是我 们的责任所在——让两岸年轻的新时代的艺术家走出去。”因此,王定乾坦言,“寒舍”从2008年就明确表示要从古美术领域进军当代艺术板块,两年来他们已 经做好迎接华人当代艺术下一波行情到来的准备。他透露,这次展览中就有几位年轻艺术家是他们代理的艺术家,从明年开始寒舍就会为这些年轻艺术家进行个展的 策划和推广。

同时他也明确告诉记者,无论是两岸三地还是海外的华人艺术家,他们都会支持。而且他们的投入没有区域或者比例的划分,而是力求均衡,因为整体华人艺术市场已经出来。他说:“现在不是整体市场的问题,而是个别艺术家的问题。用股市术语来比喻,我们现在只看个股表现。”

台北艺术馆馆长石瑞仁:我们将积极走出去

作为主办方的台北艺术馆馆长石瑞仁表示,从艺术馆的角度看,在这么严重的全球性金融风暴下,他们依然能得到很多企业的赞助是非常开心的。由此,他们才能在这场危机中始终坚持,没有放弃,并在危机中看到了转机。

他告诉记者,台北当代艺术馆今后依然坚持将主题放在关注当代艺术板块上,尤其以关注新时代的变化为主,关注一切跟时代生活和文化有关的艺术表达。在 做好馆内展览的同时,还会积极将展览做到馆外,例如在地下铁等公共空间办展,并积极地寻求与其他机构或企业合作。同时也会引进外来展览并积极走出本土。到 时,面对的更多的是普通大众,而不仅仅是以往惯有的专业艺术爱好者。所以,以后选择展出的艺术作品会更为当代,更为贴近现实。

对于这次展览能得到台北寒舍集团和睿芙奥艺术集团的支持,他指出就是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艺术事业的关注和经营,而且他们一直在发觉新的艺术 可能性和艺术方向。所以,作为艺术馆,他们将来就会更加积极地进行学术建设和艺术价值的发现,希望能不断挖掘到真正能呈现时代变化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

他说:“时代在变,人的思想也在变,一切都变得更为活泼。我们只要发现什么在变,就通过艺术的角度来呈现这种变动。”

台湾画廊发展近三十年的历史,跟著一起成长的藏家不仅从古董收藏到现代艺术,近几年还横跨到当代艺术。而目前正是所有台湾画廊业者们的转型时期,从经营当代艺术画廊的比例越趋增加,台湾的当代艺术景观又会是怎样的一幅风景?

耿画廊

分家之后的大未来,耿画廊在2009年进驻台北内湖,数次以美术馆级别的展览出击,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那是耿桂英在现代艺术中最专业的体现;而第 二代吴悦宇也开始从当代艺术出发,TKG+是她主导的一个在国际上推广当代艺术家的品牌,设定为当代艺术的平台,以开放实验、具有新意的当代创作为推展的 方向。本次台北艺博会中,在耿画廊旁边的展位就是TKG+,吴悦宇带来几位台湾知名录像艺术家的作品,尤以一件袁广鸣新作《微笑的小木马》特别引人注意, 还有蔡佳葳、吴季璁及苏育贤三位在录像装置上颇具高质感的艺术家。

林舍

林天民于1980年代便投入艺术市场,后来自立大未来画廊,从发掘推广常玉、朱沅芷、陈荫罴、赵无极再至中国早期名家林风眠、吴大羽、关良等艺术家 作品。大未来的基础也在此打下。而分家后的大未来林舍,以为华人艺术扎根的使命感,持续发掘具有潜力的年清华人艺术家。目前二代中的林岱蔚与赵芷姮负责台 北画廊营运,小儿子林岱隆则是驻守北京开拓市场。近期的林舍台北都以知名中国当代艺术家展览为强打,包括已展出的曹晖、瞿广慈,以及将在年底曝光的向京、 刘炜及尹朝阳。

也趣

也趣成立于2002年,专注在各类表现独特的当代艺术,也一直在策划优秀的台湾当代艺术的创新,也是台湾少数落实经济制度,带著年轻艺术家成长的当代画廊。今年香港艺博会中,参加Asia One的也趣展示沈昭良摄影作品,引来许多国际策展人及美术馆注意,最近沈昭良到法国Photo Quai国际摄影双年展展出作品,还与艾菲尔铁塔合作,将参展作品推至铁塔展示空间。也趣另一位艺术家罗展鹏也是近年来备受藏家关注的新生代艺术明星,其精准写实功力表达出的青春容颜相当震撼人心。

谷公馆

相信内地观众对谷公馆非常熟悉,谷公馆于2008年开幕之后,展览范围包含亚洲新生代艺术家作品,特别是在中国新生代艺术家仇晓飞、韦嘉、宋琨、贾 蔼力、胡晓媛及陈可的引荐至台湾付出相当大心血。美术史专业背景出生的谷皓宇试著在艺术活动的发展中,寻找并建立新一代的脉络与价值体系。近期的胡晓媛个 展《夏至》,展出的三件作品都与时间有关,时间刻划在人体上的无形痕迹与大自然推动著的攀爬纹路,相互照应出一种幽幽的错置感,这次的展览又成功体现出谷 公馆一惯的深厚人文气息。

百艺

百艺成立于2008年,2010年画廊股东重组时,迎来知名电视人也是资深藏家的禚宏顺。禚宏顺最著名的收藏莫过于他的中国现代艺术与古董,这次跨 入当代艺术的经营,以及大手笔接下大未来林舍画廊原址,著实引起艺术圈莫大的好奇心。目前百艺所举办过的展览以顺著华人当代艺术脉络,双轨推广中国及台湾 当代艺术家。于台北艺博会期间,百艺举行了中国艺术家史晶《隐相》个展,一整片空白不带有任何讯息的画布,是史晶在其作品风格上与众不同之处,在看似空无 一物的平面上,隐匿在空白之间的蛛丝马迹,其实揭示了我们对于物体曾经存在的轨迹。

索卡艺术中心

索卡艺术中心是早期台湾画廊产业启动时的一员大将,最早画廊于1992年成立于台南,2001年萧富元至大陆发展开设分支,随后才回到台北敦化南路 再度开设台北画廊。身为最早到内地奋斗的台湾画廊主,即使近年已有众多国际画廊涌入北京,萧富元由于早进入市场,掌握丰沛艺术家资源,在中国艺术市场中依 旧具备雄厚能力。台北索卡近日展出的马君辅《百花缭乱》个展,由80后台湾艺术家领衔演出一段属于80年代成长的共同记忆。

诚品

成立于1989年,诚品以其严谨的展览品质管控在亚洲画廊中占有一席之地。曾经举办过无数位中国大腕艺术家如蔡国强、徐冰及刘小东的展览,也曾经涉 及当时台湾观众还很陌生的东南亚当代艺术《咖啡、菸、泰式炒河粉》,展出作品带有一股东南亚式的幽默感,其符码和隐喻呈现出在后殖民主义与全球化影响下, 东南亚当代艺术的进程,是一次非常全面性的东南亚当代艺术的引荐,而后也被各大艺术媒体推举为一次近美术馆级别的画廊展览。在总监赵琍带领下,诚品画廊一 如诚品书局,具备人文气质、精准严谨及放眼亚洲的大视野。

伊通公园

位于台北南京东路附近伊通街的伊通公园并不是座公园,而是一个有别于美术馆的替代空间。伊通的创始目的只是一群热爱讨论艺术人找了一个落脚地方,却 不知也为台湾艺术界辟建了一个自主性的演示橱窗。创立于1989年,由刘庆堂、庄普及陈慧峤一手建立起这个处在官方体制与商业系统之外的理想天地;以花布 闻名国际的林明弘,在最初酝酿创意的伊通里,玩出经验世界的台湾当代艺术,几乎从每一个台湾艺术家身上都能听到属于伊通的片段。伊通公园处在一座毫不起眼 的老公寓里,从狭窄的楼梯看上去,真不知道里面会有些什么,那里却是台湾艺术家的发生地。

MOT/ARTS

隶属台湾知名地产开发商忠泰建设,忠泰生活开发自2008年起,以“Museum of Tomorrow明日博物馆”的概念,陆续成立MOT概念馆及个品牌专卖店,透过复合空间complex经营概念,打造“艺术x设计”的有机品味生活。其 中MOT/ARTS旨将艺术融入生活,经由艺术收藏展现生活品味与逸趣,主要经营亚洲当代艺术家,并计划性培植台湾艺术新秀。与一般画廊不同的是,忠泰同 时经营台湾大型艺术计画:艺术七门町。近日国际知名摄影师蜷川实花于MOT举办台湾首次完整个展,引起一阵轰动。


摘自“世界近代艺术史” 陈源初 著

上一篇:赵勇:从60年代的..    下一篇:电场:超越超现实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