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艺术思潮 > 在历史上消失的艺术运动

在历史上消失的艺术运动

2013-04-14 17:13 来源: 陈源初博客 作者:


艺术运动的历史中自然有不少短命或参与者寥寥的案例——2011年在泰特不列颠复活的旋涡主义(Vorticism)就是其中一例,它是基于立体主义的一个现代派运动,基本已经被遗忘——然而时不时会有一些「运动」被发现根本连运动都不是,以下是八个从来就不是真正的艺术运动的运动。 

去本影主义(Disumbrationism,1925–27)

 1924年,记者保罗·乔丹-史密斯(Paul Jordan-Smith)恼于自己的艺术家妻子的作品被人劣评为「过于写实」,决定对现代艺术予以反击,尽管他本人从来没画过画。据他后来的回忆,一天晚上他「用最旧的红、绿两色油彩,一根秃笔,一块有缺陷的画布,花了几分钟时间涂抹出一幅不对称的狂野形体的粗暴轮廓,本来打算画海星的,结果成了一根香蕉。我给它取名为《是的我们没有香蕉》。」他给自己取了一个俄罗斯化名「帕维尔·叶尔达诺维奇」(Pavel Jerdanowitch),将画送到纽约华尔道夫酒店的纽约独立展览上。这个骗局成功了:批评家们对画作大加赞扬,将之与高更相提并论。媒体向他询问生平事迹,他编造了一个长长的故事,包括身世以及他的「去本影主义」(乔丹·史密斯不会画阴影)的理念。此后他又街道其他展览的邀请,拿出了一系列以「七宗死罪」为主题的油画,并附一些带有简短、幽默描述的宣传页。他为画作《启示》(Illuminations)写的是:「午夜里醉鬼摇摇晃晃回到家,等待缺钱的妻子一顿臭骂;他看着她的眼睛,她的汹汹怒火。」《芝加哥晚邮报》等媒体继续给予好评,其中一幅画还被收入《现代艺术金典》(The Golden Book of Modern Art)。最后乔丹-史密斯厌倦了这场游戏,在1927年的一篇报纸社论上主动说出真相,令他的藏家们大为伤心。
 
无义主义(Pointlessism,1994–至今)
 
「我辛辛苦苦地为我们收藏里的作品做出诠释,但时常会发现需要给某一类作品打一个标签,」马萨诸塞州 Dedham Square 的烂艺术博物馆总策展人 Michael Frank 说,这家博物馆会用别人提交来的作品(有偶然发现的匿名作品,或艺术家的朋友或本人送来的作品)制作好玩的展览。Frank 发现现在有一种潮流是用某种毫无意义的风格来粉饰一些古怪的主题,他称之为「无义主义」运动,他给出的定义是「用高对比的色彩绘画小点和线条来形成一个整体,从远处看这些作品似乎形成了一种价值存疑的意象。」这个名叫「劳动密集型无义主义」的收藏中的一些重要作品包括《礼拜天和乔治抽烟斗》、《穿着呼啦衫啃骨头的狗》。正牌艺术家还没有参与该运动的意思,但是烂艺术馆的收藏在持续扩大。

头花主义(Headism,2006–至今)
 
英国企业家、「品味创造者」菲利普·莱文(Philip Levine)从2006年开始谢顶,他觉得利用脑袋上新腾出来的空间做点艺术。他和专业的身体画家 Kat Sinclair 合作,为头顶做了很多设计,他用来「秃花缭乱」(baldazzling)来形容这些作品。接下来几年里,头顶绘画从风景画扩展到了基于物品的设计,包括图钉、蝴蝶和1000颗施华洛世奇水晶,此外还有剽窃性质的作品,例如 Banksy 的仿作。随着计划的延伸,他决定把头花主义推演到多学科领域,将摄影、录像和雕塑作品悉数整合于其中。头花主义的首次专业展览于2011年5月在伦敦NL画廊举行(由吉列赞助);莱文从此还把自己作为一个真人雕塑作品,在 Victoria & Albert 和 Somerset House 等机构展出。但是由于艺术界内还没有其他人来参与头花主义,看起来将始终是一个个人计划,而非艺术运动。
 
后设达达主义(Metadadaism,2006)
 
英国记者 Tim Williams 和一个朋友想出了一个骗局创意叫「后设达达主义」,后来称之为「对当代艺术的一种亲昵的讽刺」,尤其是在呼应 YBA 运动以及艺术交易的影响。两年后在为这场虚假的运动专门设置的 blogspot 博客上,他们给出了后设达达的定义:驳斥艺术家需为社会先锋的纳粹式认知,反过来又保住这种定位所带来的地位和权威观念;」也就是说,要保住艺术明星的显赫身份,同时不用做出任何真正的革新。这篇博文称自从2004年在 Haunch of Venison 做了一次名为「无」的备受争议的(虚构)展览后,后设达达得到了广泛关注,展览委托了翠西·艾敏、达明·赫斯特、大卫·霍克尼、莎拉·卢卡斯等人,但最终没有拿出任何作品。尽管在互联网上搜索这次展览,没有找到任何相关信息,只有这篇博客,Williams 还是偷偷把它给塞到了 Wikipedia 里,保留了数月时间,他和他的朋友很高兴地发现他们的词条开始出现在网络上的各大在线艺术百科全书里。
 
实在主义/恶作剧艺术(Realitism/Hoax Art, 2007)
 
过去十年里诸多「真相大白」式的 UFO 恶作剧视频形成过轰动效应,但有一个「海地上空的UFO」格外受欢迎,在上传到 YouTube 当天得到300万次观看。媒体注意到后,《洛杉矶时报》记者 David Sarno 对视频来源——Barzolff814——做了一些调查,发现视频的大热程度连它的创作者、一位现年35岁的法国专业动画师都没有想到,这个视频是他为一部全长电影作的研究工作的一部分(剧情:两个朋友制造了一场 UFO 恶作剧,后来导致局面失控),制片公司是 Partizan(就是《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的制片方)。不过接下来该电影音讯全无,倒是 Barzolff814 开始把视频发展成一次名为「实在主义」的艺术运动,并且只是「恶作剧艺术」的一个分支。
 
变色龙艺术(Chameleon Art,2009)
 

2009年 Orel 画廊沙曼诺夫兄弟(Konstantin and Yuri Shamanov)展的观众很有可能既没听说过这对俄罗斯艺术家,也不知道一种挑战「病态当下的社会习俗」的「激进的新艺术运动」,叫「变色龙艺术」。展出的雕塑等作品明显反映出一种早期构成主义的影响,后来才知道艺术家(和艺术运动)都是查普曼兄弟(Jake and Dinos Chapman)的一个恶作剧。两兄弟从来没有公开解释过这场骗局,但批评家认为这可能是在指涉当前腐败的俄罗斯寡头对艺术市场的影响;其中一位查普曼(以一个沙曼诺夫的身份)接受了采访,提到了和阿布拉莫维奇一起当兵的日子,说「他喝过柴油」,还有「抽烟的时候把自己头发点着了。」

黄色主义(Yellowism,2010–至今)
 
去年10月7日泰特现代展上 Vladimir Umanets给马克·罗斯科的《褐红色上的黑色》打了一个标签,上面写着「一次黄色主义的潜在行动」,这已经成为近年来最著名的艺术破坏举动;这是因为估算出来的破坏损失,也因为Umanets 被判两年徒刑,还因为这激怒了艺术界,大家都希望搞明白 Umanets 和搭档 Marcin Lodyga 的「黄色」运动是什么意思。它的主题似乎就是,呃,把东西变成黄的。它的宣言说:「黄色主义的范例应该看上去像个艺术品,但是不是艺术品……一件黄色主义作品要是黄的,别的就不能再有了。黄色主义的一切表达都要有相同的感觉,表达出完全相同的东西。」
 
蓝色观念主义(Blue Conceptualism,2011)
 
这个运动如果真的存在,应该是挺有意思的。蓝色观念主义是英国艺术家Ryan Gander为2011年展览「Locked Room Scenario」虚构出来的艺术团体。展览是在一个伦敦仓库内举行的,中心空间是观众进不去的,里面计划要放入蓝色观念主义的最后作品;物品、文字和表演艺术家的对话在周围的空间里散落着。
上一篇:略谈艺术教育与艺..    下一篇: 策展人:当代艺..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