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2007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7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8-05-13 16:08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艳遇》剧组在京亮相

“一个发生在办公室里、复印机、咖啡机、洗衣机、各种卷帘窗后的都市爱情故事,舞台上会出现会飞的驴、半空中爆炸的小提琴、游吟诗人、摇滚乐等平时在电视剧中看不到的东西”——这是话剧导演孟京辉对自己最新作品《艳遇》的大致描述。上周,该剧在北京召开了发布会,对于有些扎眼的剧名,对于继刘烨、袁泉之后又一对明星主演夏雨和高圆圆,孟京辉不可避免地被问及是否开始向商业化妥协,面对质疑,孟京辉的回答异常坚定:“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妥协了,我也不会妥协。”
发布会时,《艳遇》的剧本尚在修改中,编剧还是和孟京辉合作了两部儿童剧的老搭档史航。《艳遇》的灵感来源于爱伦·坡的小说《猫》和比利·怀尔德的剧本,讲述的是两个普通上班族在繁华喧闹的都市生活中相识发生的故事,夏雨、高圆圆将扮演两个在大企业上班的小人物,剧情中不乏带着“冷幽默和小反抗”。“这个戏更多的不是一个具体故事,而是一种意境。一对男女,通过在空间里的各种不同表现,最后会有两个不同的结局。”孟京辉说,“这部话剧很像夏加尔的画,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对于剧名,孟京辉并不认同这是“夺人眼球”:“《艳遇》是我和廖一梅、史航在聊天中聊到的一个意念,是将城市孤独的情感、冲动放大,描述的是城市男女在冰冷异样的水泥丛林中的感觉。这里的‘艳遇’是一种美好的、未知的发生,改个名字叫《论孤独之不可能》的话,可能买票的人更多呢。我觉得这不在于名字,而是在于气质。”
选择夏雨和高圆圆两位从未演过话剧的明星演员,孟京辉表示完全是从剧本出发。

苏州园林“出使”联合国

苏州市园林和绿化管理局说,以苏州古典园林为蓝本的中国园林“易园”将“出使”联合国。
2005年,时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主席的章新胜建议,要在该组织巴黎总部院内建一座能集中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园林。据悉,易园占地约700平方米,不仅是100多个国家常驻人员每日进出必经之地,而且街上行人也可观赏。“易园”分四个部分,共设计了八组景观,分别为瀛壶胜览、松风水朋、沧浪云岚、夹镜香渡、清波鱼跃、画影流音、蕉窗听雨和晴雪春韵。

 

女性主义艺术家华盛顿办展

本月如果身处华盛顿,将获得难得的机会亲历两位现代女性艺术家——Maria Friberg和Melissa Ichiuji所展开的艺术争艳。她们带着女性特征的艺术思考和她们的作品一起直接客观地投射出了21世纪女权主义存在的所长所短。
在Conner现代艺术馆,瑞典的Maria Friberg展示了她在性别观念上和社会构成观念上的实验。她对作品的处理方式提供给人们一种跨越性别界限的视点,客观宽广的视角多少也淡化了男女平等的主张。与此相反,Melissa Ichiuji展出用织物和尼龙布做成的艺术品,以微妙的姿态来直指禁忌的主题。
Friberg的男人均以蝴蝶脱出蛹壳的新生姿态,或蠕动的小老鼠作为模仿的样式。她的影像作品通常以压抑缓慢的气氛来模仿我们通常在有关生物的纪录片中所看到的自然学家的镜头所捕捉的动物生态。看起来有点折磨人。摄像机没有任何移动,仿佛只有机器并没有一个拍摄者,超慢的动作变化让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是自然发生。“植入”形象地展现了这些男性的脆弱,这些男性生来便穿着职业套装,作品通过人所受的限制,来展现作者对男性的同情。Ichiuji的作品所倡议的东西看上去经过了精心的设计。Ichiuji之前曾进行舞蹈和戏剧的创作,所以她的布娃娃都仿佛有些许神秘和不确定性。如果说Friberg从一个纪录片导演式的旁观者出发,那么Ichiuji则是将女性特有的气息渗入到她那些棉质的娃娃中。这些偶人的性别特征和性焦虑感给予她的作品一种特殊的力量,但是同样,在这两方面又给人以过分渲染的感觉。Ichiuji的偶人不是对人的形体的模仿,而是观念的具现。在这里,艺术家并没有使用过多的面部表情,而是用身体的姿态、手势和随意缝上的发辫或偶人的眼睛来体现情绪。
在这些作品里并没有值得纪念的女权观点。在许多方面,它们是受害者的艺术:女性以及女性的身体作为社会的牺牲品。Ichiuji将女性深层次的焦虑具现出来。当女性艺术家的作品试图表现女性性别中毁灭性的一面时,这的确并不容易。

涂鸦艺术家走进苏富比

近日,在英国苏富比拍卖行,涂鸦艺术家班克斯的艺术作品《跳芭蕾舞的男人》吸引了观众的注意。此次苏富比拍卖行将拍卖班克斯的7件艺术作品,其中《跳芭蕾舞的男人》估价1.5万-2万英镑。
班克斯出生于英国布里斯托,从未受过正规艺术训练。他的作品多以反战为题材,对政治极尽嘲讽之能事。他用喷漆涂鸦,在英国各地均可見,而且通常是“非法作品”,画板不拘一格,可以是街角的墙壁,也可以是汽车车身,甚至是动物的身体。他的黑色幽默的画风亦令人忍俊不禁。

阿拉伯世界文化“桃花源”

阿联酋的首脑们第一次见到了阿布扎比这一巨大文化区域的初步模型:该区域位于海边,包括由弗兰克·盖里设计的古根海姆现当代艺术馆分馆,由让·努维尔设计的与卢浮宫合作的古典博物馆,安藤忠雄设计的集中体现海湾阿拉伯历史的海运博物馆,而表演艺术中心,将由扎哈·哈迪德负责设计。毫无疑问,每一个博物馆的运营费用都将达到数亿美元。
对于阿布扎比的古根海姆分馆,盖里设计了一个32万平方英尺的建筑以及13万平方英尺的展览空间,周围围绕着画廊,远远大于西班牙毕尔巴鄂的古根海姆。该项目耗资近1亿美元,采用砖混结构与玻璃天篷的形式,混合着现代工业主义的空间、灯光与机械系统。
与卢浮宫合作的古典博物馆有一个向水面伸出去的散步空间,日光可以过透厚重的半透明的圆形屋顶。安藤忠雄的海运博物馆内部结构仿佛一艘船,甲板飘浮在半空。扎哈·哈迪德的表演艺术中心仿佛是一艘太空船,又仿佛是生物有机体的一部分,其中包括一个音乐厅、礼堂、歌剧院和两个剧院。透明的艺术中心盘旋于蔚蓝色的波斯湾海面上。“灵感来自自然和人类的躯体,流动的设计,让这个空间宛如音符。”哈迪德说。
“文化参观者更富有、年长,拥有更高的教育,他们具备更强大的消费力。”阿布扎比文化资源主席巴里·罗德称。罗德还说,这一大型艺术项目的建立也是对中东地区持续骚乱的抗争。“借文化发展可以为宗教气氛带来某些松动。”
阿联酋的领导者们在设计师和建筑风格的选择上显然违背了阿布扎比原先1970年代的混凝土建筑大楼风格,代之以更现代的玻璃钢高楼、大胆的设计、丰富的活力和色彩。建筑师们所面临的挑战更是前所未有,因为无论从美学还是从文脉的继承上来讲,这个地方的建筑都乏善可陈。
在1970年代到80年代,靠石油暴富的海湾国家,新的领导阶层成长起来,他们眼光远大地选择一些文化项目去帮助他们的国家以崭新的形象站立在世界舞台上。“这不仅仅是旅游业,这是全球文化目标,”阿布扎比旅游局总裁阿穆哈利说,“我们相信最好的穿越边界的交通工具就是艺术。”

蓬皮杜30岁了

1977年1月31日,当乔治·蓬皮杜艺术中心在巴黎开幕时,这个欧洲最大的当代艺术馆就以其未来派的外观向旧传统发出了挑战宣言。昨天,蓬皮杜开馆整整30周年,法国总统希拉克致辞称,蓬皮杜与艾菲尔铁塔、卢浮宫齐名成为巴黎的代表性景观。因为其全玻璃和钢铁结构,蓬皮杜30年前开门迎客时,被巴黎人视作眼中钉,轻蔑地称其为“煤气厂”或者“炼钢厂”。受到众多非议的同时,蓬皮杜却逐渐跻身法国最著名博物馆之列,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共1.8亿人次参观。
蓬皮杜负责人表示,他们希望跨越国界,把蓬皮杜所体现的现代艺术理念传播到不同的国家,其中包括遥远的中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正在计划把触角伸到上海。目前,蓬皮杜中心已经着手在法国东北部城市梅斯兴建一座分馆,这里毗邻比利时、德国和卢森堡边界,分馆将于2008年向公众开放。在有卢浮宫、古根海姆等重量级艺术机构参与的阿布扎比的项目中,蓬皮杜当然也不甘落后。蓬皮杜已从5000名艺术家处获得了超过5.9万件艺术品,其中只有2000件在巴黎展出,每年有3000件外借到其他博物馆,只有纽约现代艺术馆的当代艺术品收藏比蓬皮杜更多。
蓬皮杜一直在获得新作品,除此之外,每年预算的五分之一——1300万英镑,用来维护大楼,包括清洁10.5万平方英尺的玻璃。“大楼因为磨损而痛苦,因为它必须是流行符号”。博物馆物业和保安方面的负责人说。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上一篇:中国当代艺术与批..    下一篇:2006 艺术世界事..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