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2007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7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8-05-13 16:08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纽约时报》关注“中国艺术资本家”

急速飙升的中国当代艺术市场行情引起《纽约时报》专文关注。据《纽约时报》统计,全球最大的两大拍卖行苏富比和佳士得,2006年共拍出1.9亿美元亚洲当代艺术品。在纽约、伦敦、香港,一系列打破拍卖纪录的当代艺术品大多来自中国。
文章提到去年年底一位中国企业家以27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刘小东新作《三峡新移民》,创下1979年以来中国当代艺术品拍卖最高价。《纽约时报》说这个价格让刘小东顺利晋身当代艺术家的“高价俱乐部”。同时,《纽约时报》注意到,与拍卖价格一起飙升的,还有数以百计的新艺术媒体、画廊、私人艺术博物馆在北京和上海遍地开花。中国的拍卖行也逐渐从对传统水墨画的关注转入当代实验艺术。西方画廊也正在以最快的速度签约一些不知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一些刚毕业的学生影像作品甚至都能开出每幅1万美元以上的高价,知名画家的背后更是排满了着急等待的商人。而古根海姆和蓬皮杜也打算在中国开设分支。
“正在中国发生的,20世纪的欧洲也曾经历过,”借收藏家和商人迈克尔·哥德休斯之口,《纽约时报》认为“那里将有一场艺术革新。”文章还对谁是真正的收藏者颇感兴趣,并引用沪申画廊总监翁菱话说拍卖行“卖艺术品就像卖卷心菜”。对于价格的飙升,《纽约时报》没有作出判断,只是分析说市场上有很多投机者,但在中国,10个20个或者30个买家,他们身家上亿,“只需要有10个进入了艺术市场,就托起了价格”。显然,在文章认为上升势头还将继续。另外,文章也披露说,古根海姆、泰特现代、MoMA等西方博物馆还在观望之中。
《纽约时报》的文章也表达了对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忧虑。文中说,人们的注意力被高昂的价格所吸引势必带来艺术家们创造力的下降,他们会一直遵循着自己那些带来高价作品的路数一路前行,而忽略开创新领域。一些艺术家甚至雇佣团队,生产线般流水作画。纽约摄影国际艺术中心馆长克里斯托福·菲利普的中国之行让他大为吃惊:“我去参观了北京一位著名画家的画室,艺术家不在那里,但我看到了一堆半成品的画作,一群看上去来自乡下的年轻女人正在往上面抹颜色。我感到了一丝不安。”

艺术将阵亡将士带回了家

200多名艺术家创作的阵亡将士雕像和画作日前在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展出。阵亡将士艺术展主办方表示,艺术家们试图利用多种创作形式,尽力展示出作品中人物生前的性格,以及他们的生活经历。
展览给人留下的印象完全不同于一般艺术展事。许多参观者会当场在作品前留下自己的感言。一个阵亡士兵的妹妹看到她阵亡的哥哥的肖像后留下一张字条,她非常难过,在哥哥在世时的好几年中,她没有花时间同哥哥聊天。还有人在肖像作品旁边仅仅留下了一把家里的门钥匙,来表达他们的愿望:即便他们知道现实中阵亡的士兵已经无法回家,但他们还是盼望亲人能平安回家。
当许多参观者发现,他们阵亡亲属的肖像作品就在展览之列时,他们说自己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描述。每一位参观这一艺术展的观众都是带着思念的情绪离开展馆的。


博物馆还是展示厅?

英国最大的现当代艺术展——伦敦现当代艺术展销会日前正式拉开序幕。今年是该展销会举办的第20个年头,英国100多家著名画廊参展,并在为期5天的展销会上为艺术爱好者及收藏者提供内容广泛、形式多样的艺术作品。
展销会负责人表示,展销会的宗旨不仅是吸引收藏界精英,也将对新入行的收藏爱好者进行艺术教育,帮助参观者与艺术家及画廊之间建立联系。据悉,大英博物馆也闻风而动,首次加盟展销会。此次展销会上的作品单价在50英镑至50万英镑不等。

博物馆还是展示厅?

经过近30年的筹建,2亿美元的巨额投资,日本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国家艺术中心日前在东京开张。但是,这个日本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却没有一件自己的永久收藏。
但是,这个日本最大的艺术博物馆却没有一件自己的永久收藏,考虑到天文数字般的当代艺术价格,这也可能是个明智的选择。可无论如何,这个消息对于日本艺术家来说,都免不了失望。艺术中心12个展览场馆中,只有两个可以能够容纳许多人,用来展出那些前卫的巨型展览,大部分空间将被出租给国家认可的艺术组织展示他们的会员作品。对于东京240个这样的组织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喜事,展览场馆的租约已经排到了5年之后。从4月到2008年3月,将有69个艺术组织在此办展。
艺术中心希望今年能吸引150万参观者,与伦敦国家肖像画廊旗鼓相当,作为日本最大的美术馆,这个数字看起来很现实。六本木森美术馆开张第三年就有了120万参观者,新近开幕的达利百年纪念展为东京的上野之森美术馆100天内带来了50万参观者。
日本美术馆在新近的全球艺术博物馆客流量调查中占据前三位已经是第二年。3500万人口的东京,蕴藏着巨大的艺术爱好人口。


美国艺术全景搬来美术馆

迄今来华规模最大的美国艺术展——《美国艺术300年:适应与革新》在中国美术馆开幕,130余件在美国艺术史上占有重要位置的作品从今日起正式对公众开放展出约两个月。“波洛克、劳申伯格、安迪·沃霍尔来了,但是美国的艺术不仅仅是这些人,你会发现美国艺术有多丰富”,策展人之一苏珊·戴维德森强调。
为了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展览,中国美术馆方面破例把正厅封闭住,“强迫”观众要从东侧的展厅依顺序来欣赏作品:首先是18世纪初北美殖民地时代风格恬静的人物肖像,然后就是各个时期美国最富代表性的艺术家的作品,勾画出美国艺术300年的发展轨迹。从华盛顿的肖像画到最近几年的作品都有展示,甚至还有一件2006年创作的作品。
前来参观展览的美术史家王明贤认为,二战以后,从抽象表现主义开始美国的艺术才有国际性的影响。在这个部分有抽象表现主义大师杰克逊。波洛克的两件作品、波普艺术最重要代表安迪·沃霍尔的三件作品,罗伊·利奇滕斯坦、詹姆斯·罗森奎斯特、克勒斯·欧登柏格等也有作品展出。而在当代艺术方面,杰夫·昆斯、马修·巴尼这样的当红艺术家也有作品出场。引人注目的是,罗伯特·劳申伯格的重要作品《驳船》第一次来到中国展出,这件长近10米的作品几乎占据了整整一面展墙,是这次展览中尺幅最大的平面作品。劳申伯格曾于1985年在北京和拉萨举办个展,对当时的中国年轻艺术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古根海姆基金会总裁托马斯·克伦斯回顾说,1998年,美国古根海姆基金会曾经在中国文化机构支持下举办“中国上下五千年”大展,这次的“美国艺术300年”可以说是“礼尚往来”。

 千态万想

千态万想—韩国现代美术现况和展望》展览是在当今多元化发展的文化中,集中表现80年代以后摆脱理念、尊重个性、众目共存的韩国现代艺术的发展趋势。当今韩国现代艺术的多元性是一个巨大的文化能源,不但包括着韩国60~70年代的传统(保守)与创新(前卫)的对立发展,还包括80年代从现实认识的角度与深化批判意识的主题来关怀民众视角,重新思考个人的理念。
参加本次展览的有近100名艺术家。我们可以看到20、30岁新锐青年画家与50岁以上的重量级画家们同台竞技。但在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些年轻画家与上一代画家们相辅相成的关系。
大部分的作品以平面绘画方式展示着日常生活,不以言表的超现实的色彩与空间以及视觉幻象与梦幻般的形象。这些绘画以不同的角度和视觉感受来解释着当今艺术在多元化社会中与大众沟通的多种方式。
2007年3月7日在上海多伦现代美术馆开展的“千态万想”,展现了韩国艺术领域中更加自由、更加有创意的多元化作品。不仅包容前一代的传统,也体现了急速变革的现代社会构造体系中通过人文精神来摆脱对物质的疯狂追求,寻找感性的本质。

妄想的一代

“妄想国”展反映了年轻一代艺术家们的兴趣所在。 他们不再像为西方人所认知的上世纪80和90年代的艺术家那样,总以政治为主题。如今的政治艺术都是对其自身的讽刺,而没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所具有的巨大影响。收藏家们的眼光日益敏锐,不再轻易被熊猫,毛泽东或红色等符号所左右;拍卖会的常客也对1997年之后的政治艺术严加甄选。现在参加展览的艺术家们很多都太年轻,对他们更强烈的影响来自于经济和文化的开放,迅速的城市化进程以及城市变迁,来势凶猛的消费文化以及多媒体。此次展览即以上述观点为出发点,并分为汽车,卡通以及日常生活三个主题,每个主题中,艺术家们都会给出他们对现今生活不同的视角。此次展览旨在告诉观众,尽管如今中国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收藏者大多都是西方人,但是艺术家们却不会唯西方的马首是瞻。相当多的艺术家们在探索他们的文化身份,投身大众文化,在作品中反射当下的生活,关心与他们生活息息相关的事物。

和陌生人约会

“BLIND DATE”的中文意思为“相亲”与“陌生人约会”,展开来说,即是人们为从未谋面的男女所安排的约会。当然,策展人确立这个主题,并不是为了安排一场简单的“玫瑰之约”,而是希望通过这种刻意、独特的语境安排,让不同语言、文化背景下的六位中国艺术家与六位(组)德国艺术家展开对话。在展出方式上,则期望中德艺术家在朱屺瞻艺术馆每个特定空间里进行一对一“捉对”交流,通过作品构成零距离互动的实验语境。
中德艺术家互相完全处于陌生的状态,对彼此的艺术水准、作品形式全都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策展人主观挑选异国艺术家“捉对”交流、共同展出,肯定有武断之嫌。所以在德中艺术家“配对”问题上,采用的是颇有游戏、赛事色彩的抽签方式。这次展览推出的作品大多采用装置、录像、图片与多媒体互动等具有当代艺术特性的媒介。展览的视觉效果很可能是中德艺术家的一次“BLIND DATE”式的非同寻常的文化对话,而不是文化竞技。由于是初次谋面,两国艺术家可能暂时搁置文化对抗和文化冲突的诉求,积极寻求相互沟通、理解和彼此包容。因此,不同的艺术属性与社会形态下产生的艺术差异性将在此次展览中得到较充分的呈现。
参展的艺术家构成了整个展览的二元结构,这样的结构恰恰是文化差异的具体表征。“BLIND DATE”展览的二元结构既突显了全球交流语境的真实情形,又昭示了国际社会艺术系统中不同文化影响力的微妙关系。3月2日展览开幕,势必生动地上演两国艺术家相遇后有趣而又有意义的平等对话。然而,每个艺术家想要表达的是否都能够找到真正的听众?听众是同一展出空间中的异国艺术家?还是普通观众?交流是否能从互相观看,递进到互相沟通和深度对话?这正是这个展览所期待的。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上一篇:中国当代艺术与批..    下一篇:2006 艺术世界事..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