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2007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7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8-05-13 16:08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诗人“插队”美术界

文人画,古已有之,多逸笔草草,见出浓浓的书卷气,而在当下,诗人画作却并不多见——号称当代诗歌界“首次诗人画展”的《插诗》诗人画展近日在北京798新锐艺术计划空间进行。参加本次画展的诗人有芒克、严力、宋琳、棉布、老车(车前子)、旺忘望、东方涂钦、孙磊、王艾、李云枫,共提供新创作的作品40件,其中,棉布创作了本次展览的唯一一件女性装置作品。
《插诗》画展源自半年前,一些诗人提出要把“诗歌插入美术界”,“插”,有“强行介入”、“异构”、“搅局”之意,暗示诗人介入视觉艺术界的突兀、不速和异质性。而诗歌在此次展览中只是一种辅助性的表达形式,就像文章中的插画,都只是辅助表达。
策展人之一朱其表示,此次展览是中国当代诗歌界的首次视觉艺术联展,作品形式涉及油画、纸本油彩、实验水墨和装置;展览着眼于诗人的跨界行为本身,及其所衍生的文字想象和视觉想象之间的张力与转换问题。
因为技巧上的欠缺,大部分的诗人画作就专业上来讲与画家无法相提并论,但所作绘画的感觉却迥然不同,带着诗人特有的诡异和灵气。其实,很多诗人多年前就具备了美术功底,诗人严力参加过1979年的星星画会,投入绘画已经10多年;车前子写过西方艺术方面的书,偶尔画些水墨画;宋琳画了很多肖像画,相比多数参展诗人的抽象画和超现实主义风格,宋琳的画显出中规中矩的学院派风格。芒克画天空和大地,笔法类似凡·高,朱其透露,美术界从来没有人买过芒克的画,只有朋友会捧他的场,但现在,他的画多了很多欣赏者。
“中国的文字和图像到底向何处去。这是本次诗人画展想讨论的东西。”朱其说。他认为,诗歌对于当代任何一个诗人来说只是一种延续——写诗,不过是多种生活方式中的一种,写了很多年,成为习惯,无法摈弃多年养成的习惯。“诗人现在都很正常了。”


李渔“芥子园”有望重建

“芥子虽小,能纳须弥”———清代戏曲家李渔及其《芥子园画传》让金陵芥子园蜚声海内外,而这座在南京曾有“园中之王”美誉的名园,如今已难觅踪影。日前,一份来自政协委员的提案已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视,该提案建议复建芥子园,并建议选址紧邻南京的中华门城堡。
戏曲家李渔也是一位建筑师,曾在老家开沟筑坝,引水环绕村庄,现在遗址还在,村人至今受益,后人称其为“李渔坝”。李渔后来在南京营建的芥子园因为地仅3亩,形状微小,如同“芥子”,所以取名芥子园。
“南京有很多文化资源,但有很多资源都有名而无实,李渔的‘芥子园’也是如此。”据介绍,2005年政协就曾提案复建“芥子园”,但要重建芥子园,必须首先找到芥子园遗址。经过考证,南京方志专家推测芥子园应该靠近老虎头附近。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一代名园,自李渔移家杭州后,几易其主,终于湮没,至民国初期已是一片菜园。现在,作为芥子园遗址所在地———中华门内老虎头一带,已是高楼林立。
据悉,去年南京市“两会”期间,政协委员在提交的提案中称,国画大师傅抱石生前就提出,芥子园在南京,南京艺术界更有必要重视它。芥子园不是普通的古代宅院,在复建芥子园的问题上,应该尊重历史。这样,复建的芥子园,才有望与也将复建的金陵大报恩寺暨遗址公园和周处读书台等一批景点形成历史文化景观带。南京市秦淮区文化局前不久决定将芥子园作为南京市秦淮文化的名片,在该区域内复建,“拟将复建工程选址位置紧邻中华门城堡、内秦淮河及沈万三纪念馆,复建后的芥子园将与它们共同形成独具秦淮特色的历史文化景观带”。


北京画院珍藏大师画作展

吴昌硕、潘天寿、陈师曾、齐白石、徐悲鸿、陈半丁、李苦禅……包括这些大师名家作品的《花言鸟语——北京画院珍藏写意花鸟画作品展》近日在北京画院美术馆开展,展览为观众提供了一个亲密接触20世纪大师名家写意花鸟画真迹的难得机会。此次展出的56幅写意花鸟画,全部属于北京画院多年的珍藏品,绝大部分都是首次公开亮相。这是北京画院美术馆开馆以来策划的又一个专题藏品陈列展。


香港开埠老监狱将变身美术馆

香港艺术公社邀请20多位香港艺术家,于日前尝试把中环域多利监狱D仓,化身为“监狱美术馆”。香港开埠老监狱域多利于1860年建成,去年3月关闭。多位香港本地艺术家将各占用一个监仓,因应现场环境进行创作,这是香港有史以来首个此类艺术活动。
艺术公社策展人梁兆基表示,现代城市发展与文化古迹保护,其实可以并行不悖。在域多利监狱设立“监狱美术馆”的意义,包括善用古迹,增添文化艺术成分,丰富古迹群内容;推动艺术,利用古迹群特色,发展一个另类展览及创作空间,有助吸引市民参与艺术活动;保护古迹,用作文化艺术用途,比全面商业用途更有利保护历史建筑。
域多利监狱在香港开埠初期用作囚禁海盗及土匪等重犯。二次大战期间,监狱大部分建筑物被战火摧毁;战后经修葺,重新用作监狱,最多可以羁押430多个犯人。域多利羁押的最后一批犯人,2005年12月23日出狱或转监。2006年3月12日,域多利结束了160多年的“惩教”岁月,变身为香港另类古迹旅游景点。


蒙娜丽莎长眠佛罗伦萨修道院?

日前意大利一名艺术史专家吉塞普·帕兰蒂称,在对数百份古代手稿进行研究后,他终于找到了达·芬奇画笔之下的蒙娜丽莎的埋葬地——意大利佛罗伦萨中部已成废墟的前圣奥苏拉女修道院。帕兰蒂称,蒙娜丽莎原型是意大利丝绸商人的妻子丽莎·杰拉尔迪尼,她于1542年7月15日去世。专家们希望这一发现能够取得更大的进展:通过对其遗骨进行DNA检测,解开她“神秘微笑”的原因。
帕兰蒂在佛罗伦萨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他的重大发现,不久前他在佛罗伦萨伊索教堂的档案中发现一张特殊的死亡通知单,上面写着“弗朗切斯科·吉奥卡多之妻,死于1542年7月15日,埋葬在圣奥苏拉修道院”。历史学家们相信丽莎·杰拉尔迪尼就是达·芬奇的模特儿,有记录显示她在1495年16岁时嫁给了弗朗西斯科·吉奥卡多,当时吉奥卡多35岁。1502年12月,丽莎·杰拉尔迪尼也许是怀有身孕,也许是刚生下她的第二个孩子。专家表示“既然蒙娜丽莎长眠之地已经确定,找到她的遗骨获取她的DNA非常有价值。利用今天的医学技术,我们能够重建她的体态,还原那个著名的姿势。”
帕兰蒂说,他找到了一份早已发黄的文件,上面用墨水记录着丽莎·杰拉尔迪尼的死亡时间和埋葬地。文件显示,丽莎·杰拉尔迪尼60岁时身染重病,进入圣奥苏拉女修道院,由在这里当修女的女儿卢多维卡照顾。3年后,丽莎·杰拉尔迪尼病逝,整个教区的人参加了她的葬礼,这说明她当时仍是当地的名人。圣奥苏拉女修道院后来被用作商店、仓库和卷烟厂,最终成为一片废墟。


“莎士比亚在华盛顿”ShowTime

美国首都华盛顿进入了规模空前的“莎士比亚在华盛顿”节狂欢,该节日将持续6个月之久。在此期间,大大小小的各类艺术团体蜂拥至华盛顿,16部莎翁剧目将被500多个表演团体全新诠释。
“莎士比亚在华盛顿”节构思于两年前,由肯尼迪表演艺术中心和华盛顿莎士比亚剧团发起,最初的节目仅仅是朗诵《第十二夜》。而在今年的“莎士比亚在华盛顿”节中,系列演出将有500余场,华盛顿各类演出展馆每周都将被“莎士比亚”占领——画作、音乐、舞蹈、电影、歌剧等等,各类艺术家似乎都能从莎翁那里获得灵感,从最严肃的制作到最离奇的莎士比亚诠释,应有尽有。其中,纽约“微型武士”剧团带来的《哈姆雷特》颇 为不可思议,他们用从街头售货机中买来的一英寸高的木偶,在传统剧院舞台上演出。
与此同时,华盛顿已经为大批到来的莎翁爱好者准备了充足的廉价旅店。由于“莎士比亚在华盛顿”节还将与情人节重合,为增添节日的浪漫色彩,组委会甚至接到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法官的参演请求,最高法院希望能够“帮助讲述哈姆雷特的故事”。“最高法院法官告诉我,他希望能来参与演出,演哈姆雷特受审的那一段。”麦克·凯塞透露,这个戏名为《最高法院聆审哈姆雷特》。
另一些莎士比亚主要剧目则被用来展示美国少数民族的多元文化。美国国家印第安博物馆将组织表演阿拉斯加剧院团体的《麦克白》,剧中的许多对白用特里吉特语言表述。“他们总是觉得莎士比亚不属于他们,”剧团的人士表示,“但是我觉得莎士比亚了解的是人性。”
节日期间,一些场馆将免费向公众开放,各演出团体则需自己承担各项费用。


但丁其实长得很温柔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著名诗人但丁,传统上被描绘成表情严厉,嘴角下垂,拥有突兀的鹰钩鼻的形象,现在看起来事实并非如此。意大利科学家对但丁进行头像复原之后,这位诗人其实比原先看起来要温柔许多。
此番复原的但丁“新脸”在画作的基础上呈现出来,1920年代,意大利博洛尼亚大学已故教授法比奥·弗莱塞多曾藏有但丁头盖骨。尽管法比奥·弗莱塞多反对直接在但丁头盖骨上灌铸头骨复制品,但他也通过精确测量头盖骨的数据,复制出了一个但丁的塑料塑像。这次的复制还原根据弗莱塞多的测量数据、石膏像以及电脑技术的合成,展示了但丁长相柔和的特点:大眼睛、圆形的下巴和一个温和的表情,虽然鼻子还是很突兀。
“他看上去像一个生活在世界上的普通人,有他自己的不走运和难过。”参与复原工作的有关专家说。“他的脸看上去有些苍老,有些不知所措,但并不尖锐。他是个普通人。”
作为当时的佛罗伦萨议员,但丁反对罗马教皇的统治,1302年,他被逐出佛罗伦萨遭到流放。1321年,但丁在意大利东部港口城市拉文纳去世,并葬于该地。他一生困苦,心上人比阿特丽斯的去世,成为他的创作灵感。后世的人们对于这位诗人的形象了解多来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肖像画家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的作品,但那也只是但丁的侧面像,更何况是在诗人去世后170年才绘出的,侧面像经过“后世艺术处理”,但丁看起来却是那么憔悴而严厉。


日本窝藏百件被盗古罗马文物

意大利去年宣布美国盖蒂博物馆部分藏品为被掠夺的文物后,欲把“寻回走私艺术品”行动之火蔓延到全世界,现在,他们把搜索的矛头从西转到东,指向日本。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意大利专家怀疑日本境内起码藏有超过100件的古罗马艺术品“来路不正”,多由偷盗走私出境而来,意大利政府正准备要求日本政府“帮助”它们回家。
报道称,意大利当局首先发现了一个日本人参与国际盗品市场买卖的事实。随后确定,这个日本人已经把从意大利偷来的古代美术品销赃到日本国内一家美术馆。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意大利检举人称,其中50件失踪艺术品,包括一座雕塑和一些壁画,保存在日本著名的私人博物馆美秀博物馆内,该馆位于日本京都自然保护区中琵琶湖西侧,以庞大的亚洲和西方艺术品收藏闻名世界。
日本方面的官员称他们至今尚未与意大利专家正面接触,也不知道哪些艺术品是属于“走私范畴”。对于意大利政府的指控,这家美术馆予以全面否认。该馆学艺部部长表示,美秀博物馆所藏作品全是通过正当途径购买,博物馆内并没有像媒体所报道的那样收藏了那么多的罗马古董。而意大利政府的反应也非常坚定。它们已经决定将可疑盗品做成目录,并要求日本文化厅给予协助,以让这些盗品早日返乡。


卢浮宫出借宝贝文化人怒了

卢浮宫出借艺术品给美国亚特兰大、阿联酋阿布扎比两市,是为了换取投资?这些交易点燃了法国知识分子的怒火,他们指出,卢浮宫早就把反对国际间出借艺术品的惯例置之脑后了。反对者们在网络上的请愿书中宣称:“博物馆不是用来出售的。”愤怒人士指出,卢浮宫正在以出借博物馆藏品的方式出售自己的灵魂,法国政府正在将富有的艺术遗产转变为可出售的商标。
据《纽约时报》报道,阿联酋阿布扎比卢浮宫分部“价值”7.62亿美元,与亚特兰大的合作项目中美方的投资也达1.7亿美元。
“我们为保存和展示我们丰富的艺术遗产而担心,难道我们非得用艺术品来作流通交换吗?”三位法国顶尖艺术史学家在法国当地报纸《LeMonde》上联合撰文抱怨,像拉斐尔这样的珍贵艺术品都被送到了“可口可乐之城(可口可乐总部位于亚特兰大),只是为了1.7亿美元”。作者们同时抱怨法国政府与阿布扎比的合作项目是一件“送给石油之国的外交礼物”。而在法国的奢侈品市场中,来自海湾国家的消费不可小觑,财大气粗的海湾国家也是空中巴士的最大潜在买家。
卢浮宫总监告诉当地媒体,如果项目合作顺利,阿布扎比将从卢浮宫借得各个历史文明时期的展品,并有权暂时借用卢浮宫的名称。法国当地报纸《解放》在社论中毫不客气地批评道,“石油很昂贵,所以空中巴士也可以卖得更快些。”
在阿布扎比的计划中,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计划耗资270亿美元在无人居住的小岛上建立起联合文化区域,希望能吸引5个世界顶级艺术博物馆进驻,以把该处转变为旅游胜地。法国一家著名的艺术网站收集了1400个反对签名,“政府正在以抢劫的方式利用艺术品推动法国的对外贸易和外交热度。”
但法国国家博物馆服务中心辩称,法国有义务分配它的各种艺术财富,“我们的艺术作品应该在全世界流通。”许多法国人对知识分子的大惊小怪表示不可理解,出借这些东西决不可能使卢浮宫陷入展品缺少的危机,而更可能为卢浮宫带来众多的私人资助,“莫奈的《睡莲》也曾经为了钱出借过整整三年,在这样的合作形式中,钱的作用举足轻重,我们不能掩盖。”


薄雾般的芭蕾 莫奈画中浮起

美国北卡罗来纳州艺术博物馆进行的《莫奈在诺曼底》画展结束后,由此引发的莫奈热潮却远远没有冷落下来,著名现代舞蹈编导林内·泰勒-科勃特(Lynne Taylor-Corbett)运用一张莫奈绘画《草地上的午餐》为创作灵感的舞蹈新作也创作完毕——卡罗来那州芭蕾舞团的《莫奈印象》在当地上演。
这幅进入芭蕾舞创作视野的《草地上的午餐》并非马奈绘于1863年的那幅广为人知的《草地上的午餐》,虽然主题相通,但后者描绘了一个慵懒的四人午餐会,其中有一位裸体女子。而前者创作于1865年到1866年,在这幅作品中,莫奈显得更彬彬有礼,那是个有许多衣着优雅的女士和绅士出席的午餐会。
“无论何时,凡是运用印象画派的图像语汇,绝大多数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莫奈,”泰勒-科勃特说,“他对于人物的观察也是客观和分离的,我怀疑,《草地上的午餐》那些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坐在一起进行一次野餐,他们之前又干了什么,他们有什么感觉?”舞蹈就是来自于她对于《草地上的午餐》的冥想。
也许因为艺术作品表现得太过清晰,而在他们转换为舞蹈语汇时非常困难,很少有编舞者直接从画作的内容主题中取材,获取灵感进入芭蕾。“当你决定把一幅著名艺术作品作为自己编舞的基础,这将意味着一次对自己的挑战,”泰勒-科勃特说,“你以一幅著名画作为基础,你就是在与观众共同分享知识,他们的期望值可能更高。”莫奈的生活为泰勒-科勃特提供了遐想的空间,以回答她的各种疑问,她用芭蕾探询了画家和她生病的妻子卡米尔之间的关系,和孩子们以及朋友的关系,泰勒-科勃特还选用了普朗克的小交响曲中的三个音乐片断作为配乐。
  

2006全球高价艺术品榜单出炉

ARTNET网站近期盘点2006年全球20家最重要艺术拍卖行竞拍价排在前300位的艺术大师作品,名列冠、亚军的超级艺术品分别是已多有报道的9520万美元的毕加索《多拉与小猫》,8790万美元的克里姆特名作《阿黛尔二》。据传,成交价已超过上亿美元的《阿黛尔一》(1.3亿美元)和一幅波洛克的名画(1.4亿美元)因属私人委托交易,未参加场内公开竞买而没有计算在内。
其余298件作品最低的也拍出260万美元以上,其中500万美元以下的有183件,接近三分之二,另外分别有70件不足千万美元,在1000万至4034万美元之间的有45件。价位最高的大师毕加索同时也拥有数量最多的25件,总成交额2.92亿美元。超过10件的还有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18件/1.18亿美元)和1994年去世的荷裔美籍抽象表现主义大师德·库宁(12件/1.05亿美元)。
而纽约佳士得去年11月8日一场拍出的维也纳分离派画家克里姆特当年上榜的全部4件作品,就分别占据了排行第2、3、10和11位,以总价1.92亿美元抢尽风头。作品归属权尘埃落定和迅速易手,2006年无疑可以冠以“克里姆特年”。
中国画家中,徐悲鸿的《奴隶与狮》以逾690万美元的价格排在81位,次之的台湾画家陈澄波居140位。早年旅法的常玉则以三件作品入围占数量之冠。不过,由于这一榜单缺少中国内地的拍卖数据,参照雅昌网公布的总排名,2006年12月16日瀚海拍出吴冠中的《长江万里图》以458万美元可列136位,徐悲鸿稍早成交达399万美元的另一幅重要作品《愚公移山》排165名,当代画家刘小东的大幅油画《三峡新移民》也可进入300名榜中。国画作品的拍卖冠军、傅抱石的《雨花台颂》如按成交价则可排在108名的位置上。
  

泰特展览指责“双布”

因激烈“反战”而被警察从英国议会大厦广场赶出来的当代艺术品,在距议会大厦半英里之外的泰特博物馆再度开张展览——著名艺术家马克·沃林格利用和平激进分子、艺术家布赖恩·豪旧作中的元素重新创作的反战艺术展《声明,英国》,在泰特美术馆Duveen画廊开幕,展览中的许多元素仍然与警察有关。但这个展览与豪去年的原作相比却是合法的,因为“移入了室内”。
《声明,英国》耗资9万英镑,首先映入参观者眼帘的是600余面破烂不堪的旗帜、布告和海报,攻击英国政府压制言论自由,公开指责托尼·布莱尔和乔治·布什在伊拉克战争中所扮演的角色。作品表达了艺术家对伊拉克战争以及政府谎言的怒火。在另一件作品中,英国财政大臣戈登·布朗和前任外交部长杰克·斯多在一个满是鲜血的脸盆中洗手。除了忠实地还原豪的原始作品之外,沃林格还在其中加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一根黑色的录音磁带蜿蜒穿过画廊地板,清晰地把展区与其他地方分隔开来。泰特英国总监斯蒂芬·德切尔称,该展览可能是迄今为止最具公开政治倾向的展览,“沃林格用和平宣言创作了艺术作品”。“当这个展览身处议会大厦广场,它被描述成为一个眼中钉,”沃林格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与巴格达有关。”他补充,“我感到当下尤其需要这个展览。”
去年5月,和平激进分子布赖恩·豪在议会广场上开始张贴反战海报、照片和布告,之后张贴的东西越来越多,几乎布满了整个广场,当时的法律拿豪和他的作品毫无办法,直到英国议会紧急通过了一项新的法律:未经批准,广场内禁止举办任何展览。条例一经公布,5月23日夜间,78位警察在几个小时内赶到展览地点,强行移走了所有的东西。
始作俑者豪也来到展览现场,为自己的旧作和新观众而兴奋:“《声明,英国》表现出了羞耻也表现出了伟大,我希望观众能够想想,这样的作品到底会不会对社会产生破坏?”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上一篇:中国当代艺术与批..    下一篇:2006 艺术世界事..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