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2007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7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8-05-13 16:08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年轻人的相遇

第38届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近日开始正式对公众展示。午后的巴塞尔展场上,随处可见各种肤色的年轻面孔三三两两端着咖啡认真而执著地交谈,年轻艺术家与年轻收藏家的相遇象征着活跃的资本与新兴艺术的相遇。来自纽约的艺术商人PerSkarst-edt说:“通常,我在巴塞尔的生意客户有80%是美国买家,而今年则不同,80%的买家来自欧洲,其中,瑞士人和德国人占了大部分。”
相比较威尼斯双年展浓郁的艺术小众的狂欢特点,迄今为止只举办了38届的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因为有了资本的介入而充满了生机和活力,来自世界各地成功的年轻企业家纷至沓来。底楼以美国大画廊居多,FISCH-ER、L&M等名声在外,代理大师之作价格昂贵,资本的话语霸权在此炫耀着他们难以动摇的地位。位于二楼的欧洲画廊虽然不如底楼的美国画廊那般财大气粗,名声也未必比得上美国画廊,但真正的活力源恰恰可能来自这里。土耳其艺术家Tanar Geylan说,他在前天的预展中就为自己带来的全部三幅油画作品顺利找到了买家,小幅作品售价8000美元,稍大尺寸以3万美元成交,买家分别来自荷兰和澳大利亚,也都非常年轻。来自欧洲的买家抢走了往日属于美国人的风头,特别是新兴的德国收藏家尤其引人注目。买家成分的多元化、年轻化,繁荣了艺术市场,也给学术与资本的结合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弗朗西丝·培根的作品以25万美元成交,尽管价格难及其纽约拍卖的个人纪录,但这是前天预展上售出的第一件作品,价格已经非常可观。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装置作品《FRAGMENTS碎片》是以古代寺庙中的碎木材拼接成的中国地图,前天预展上已有人喊出500万美元的高价。
除了欧洲买家之外,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来自印度、中国、俄罗斯的富有买家也引起了人们的注意,但通常,他们只在艺博会现场转上整整一天。另一个展览场地名为“艺术无极限”,全是装置作品,虽然有些凌乱,但仍有不少作品售出了佳绩,BHARTIKHER的玻璃钢大象雕塑也在预展期间以25万欧元的价格被一位瑞士买家收归己有。

安东尼·葛姆雷"入侵"伦敦

伦敦显然已被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侵占:看看在黑瓦德画廊前因他的展览而大排长龙的观众,络绎不绝的人气足以媲美去年最风靡英国的艺术项目——一架放在泰特现代艺术馆 (Tate Modern)内的螺旋滑梯;再看看站立在伦敦市中心主要建筑的屋顶、“行走”在公共人行道上的裸男雕塑——“救助热线”自此铃声不断,因为人们担心“那个人”会马上从高处跳下来;报纸、杂志、电视和电台近日对安东尼·葛姆雷的报道近日也是铺天盖地。有人戏称安东尼·葛姆雷的雕塑群为“军队”,只是无论 “空袭”也好、“巷战”也罢,民众非但没恐慌地四处逃窜,反倒齐齐击节叹赏。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题为《视界》(Event Horizon)的安东尼·葛姆雷的雕塑群成为伦敦大热话题,“无处不在”也因此成为英国媒体为之使用最多的形容词。在南岸区(South Bank)的周围,滑铁卢桥(Waterloo Bridge)的南北两侧,伊丽莎白女王音乐厅(Queen Elizabeth Hall)和共济会会堂(Freemason's Hall)的屋顶,31座真人大小、以身材颀长的艺术家本人为原型铸成的铁像,分布于黑瓦德画廊(Hayward Gallery)方圆一英里内的等20余处公共场所。
而在黑瓦德画廊(Hayward Gallery)内,从5月17日到8月19日,也将举行名为《盲光》(Blind Light)的安东尼?葛姆雷作品展。这是迄今为止艺术家举办的最大规模的室内展,包含了1979年到2007年间的雕塑、绘画、摄影及装置作品等。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此展览的主打作品、应画廊之邀而创作的装置作品《盲光》——一个长10米、宽8米、高3米的充满蒸汽的玻璃房,依旧是以安东尼·葛姆雷为模型灌铸的雕塑矗立在中央。观众身处的环境由城市被置入到了这个雾霭重重,能见度只有两英寸的空间里,方向感随着视觉能力的丧失而殆尽,人们四处摸索,建筑空间作为掩体的保护此刻只会令人更加无所适从。这种幽闭感会让人变得沉静释放,也会让人不胜免惶恐,但无论怎样,“出口”将毫无疑问地成为所有人的终极目标。
安东尼·葛姆雷作品的概念从来都是简单直接,却总带给观众深层的质疑与思考。他以自己为模具制成雕塑,并以此为出发点探索身体与空间的关系,探讨人类的普遍经验达成形而上境界的可能性,他一直站在当代人体雕塑创作的前沿,并如同这次展览中所看到的,在原有创作的基础上不断焕发新的活力。

中国当代艺术实验教学展

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近日联合中国三大美院——中央美术学院、四川美术学院和中国美术学院举办毕业生作品联展,这是三大美院首次联手的开端和尝试。央美雕塑系,川美油画系,以及国美的综合艺术系由指定老师推荐毕业生优秀作品参加此次展览,作品经筛选后在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展出。
此次三大美院首次联手在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展出,把学生推到一个更为广阔的交流平台上。在当代艺术呼风唤雨的年代,美术院校中占重头戏的还是传统的学院派教学,当代艺术的教育在整个教育体系中显得异常薄弱,甚至在很多艺术高校中还是一片空白。用批评家王南溟的话来讲:“在当代艺术领域这一块,艺术院校的教育是滞后的。”当代艺术的教学已成了当下艺术教育领域的热门话题。
中央美院毕业生的雕塑作品略显一丝学院派的严谨,可以窥视到扎实的造型功底和艺术史底蕴。中国美院自开设了综合艺术系后,为其注入了一股全新的当代艺术血液。此次国美毕业生的装置和影像作品充分展示了国美在当代艺术教育领域中的成果。四川美院自由、活跃的当代艺术氛围,在界内颇有口碑。在川美毕业生的油画中,总是能感受到一股年轻活力,油画变得很“当代”,更贴近年轻人的审美趣味。

若隐若现地存在

《物质的微笑》是储云的个展,我的想象,它必定是轰轰烈烈的。当我从深圳跋涉到广州,找到维他命空间。与楼下的商业区域相比,发现这里显得出奇地宁静,连呼吸声音也似乎凝固了一样,只听到了录音磁带运转和随之传来的男童朗读声。后来我知道,那是七岁的储云在做演讲时的声音,内容是歌颂一个战斗英雄。清脆和严肃的声音,让人想起的是怡然消逝的过去。老旧的录音机旁,放着一小叠纸张——是他演讲的文字。
这里,除了我和随行来的朋友,再也没有其他观众。空间很小,这是我的意料之内的,因为已经不只一次到访这里;作品很少,这出乎我的意料的,眼前看到的,与想像中的轰轰烈烈,形成了一种巨大的反差。在一系列的“隐隐……”中,连作品的说明也被“隐没”了。因而,姹然一笑,我们看到的是纯粹的“物”本身,没有任何可以让我们稍微再进一步解读作品的“标签”。我不知道这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无论如何,在这一点上它是一种展览方式的进步。
似曾熟悉地图片、色彩斑斓的肥皂群、绿色的大玻璃器皿、老旧地录音和发出有点嘈杂的男童朗读声、暗房里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里打鼓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这就是《物质的微笑》,仿佛带着胜利者般的微笑,它把观众狠狠的愚弄了一把。
显然,香皂的媒介并非储云的发明。在此之前,我见过艺术家李强利用香皂创作了一些列作品,雕琢了一个个小人,比如汉代美女、唐代美女、天使等等。他把肥皂变成一种具有历史意味的雕塑。而储云的香皂和香皂的气味,却形成了一种“淡淡地消逝”的心理暗示。五颜六色的香皂,似乎在经过了无数次的使用后,仅剩下原来的一半,甚至更少的体积,在视觉的延伸下,香皂似乎慢慢变成药丸般大小,然后消逝在我们的视野。于是,你禁不住好奇:为什么香皂会消逝呢?而这个问题更进一步的是,为什么香皂消逝会让你心理为之战栗呢?
由香皂联想起身体。《谁偷走了我的身体》,我之所以对这件作品特别感兴趣,并不是因为他选取的题材是如此的特别又或是如此的日常,而是因为他在探寻一种物品与身体的关系。香皂与身体的一再接触,在时间的延伸下,逐渐消耗乃至消逝。这种感觉就像时间在慢慢的消耗身体乃至人的能量一样,在一定的时空下,实体与非实体之间也产生了一种消逝感。香皂的消逝,就像生命的消耗殆尽一样残酷。于是,他的作品让你开始隐隐作痛,而它淡淡的香气和斑斓的色彩,却在向你微微一笑。
《物质的微笑》,所有的作品,此时,都开始得意地微微一笑。它们彰显物的本性,它们对日常发问,它们引起你对时空消逝的恐慌。它们,在喧嚣与平静中若隐若现。

西泠春拍创南方拍卖成交纪录

被业界认为是中国内地艺术品拍卖市场南方“龙头”的西泠印社拍卖公司2007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近日在杭州落槌,一幅由明末王时敏、杨文骢、张学曾、恽向四位画家联手创作的《四贤山水合卷》以1320万元的成交价成为西泠拍卖的新“标王”。据统计,此次西泠春拍的总成交额为2.13亿元,平均成交率为 87%,这也创下了目前内地艺术品拍卖南方市场春拍、秋拍成交额的最高纪录。
作为西泠印社此次拍卖的首推之作,《四贤山水合卷》的拍卖过程最为激烈,该画以600万元起拍,随后价格多次上扬。“1000万”,一位藏家一口气叫了这个价格,但这个价格马上被刷新。随后,拍卖价格以10万元为一档往上升,此时仍有三四个买家在竞争,最后该作品在1200万元处定格,加上10%的佣金该画实际成交价格1320万元,被一名来自苏州的买家买走。
据介绍,《四贤山水合卷》是一件充满传奇色彩的作品,该作品由明末王时敏、杨文骢、张学曾、恽向四位画家在一次雅集中联手创作。其中杨文骢、王时敏、张学曾因为晚明一代词宗吴伟业《画中九友歌》而声名远播。作品完成时正值明末战乱,该作品却奇迹般地传承下来。
此外,该场有15幅画单价超过100万元,乾隆题诗《万有同春图册》以770万元成交,徐渭的《墨竹石榴卷》成交价也达385万元。整个古代书画专场,最后的成交额达8792万元人民币,成交率超过94%。
本次西泠春拍活动由中国书画古代作品、历代名砚、近现代名家作品、海派作品、成扇以及西泠印社部分社员作品、近现代名家篆刻、名家西画作品等专场,共计1364件拍品组成,起拍标底为1.3亿元,成交额高达2.13亿元。
西泠印社还在此次拍卖中推出了首个历代名砚专场,本次拍卖的118方各式砚台绝大部分来自海外华人收藏家和日本友人的藏品,年代主要为明清时期,其中许多或为名人所用,或为名人所铭,或为名人所藏。如吴昌硕、铁保、翁大年铭端溪合同砚,雍正年制九龙祥云规矩端砚,“长生无极”汉瓦仿古琴形砚等。
其中一方清代的伊秉绶等铭大西洞端砚,最后以96.8万元的价格成交,这个专场的起拍价都在5万元左右,除了96.8万元这个“天价”,事前被人们看好的清代吴昌硕、铁保、翁大年铭端溪合同砚也拍到65万元。拍卖共成交1832万元人民币,拍卖成交率高达98%。

与后殖民说再见

近日第三届广州三年展(2008)开放日暨招待会在英国泰特现代美术馆召开。这是第三届广州三年展经过历时一年半的筹备工作,首次正式对外公布信息。
这次在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活动,公布了第三届广州三年展的策展团队以及展览时间。策展团队将由高士明(Gao Shiming)、萨拉·马哈拉吉(Sarat Maharaj)与张颂仁共同组成。
开放日的活动从11时一直延续到18时,三年展筹委会和策展人团队与来访的200余位艺术家、策展人以及艺术媒体进行了积极、认真的交流,探讨艺术家的工作状况以及目前国际大展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由于这次活动是在卡塞尔文献展与威尼斯双年展两大国际艺术盛事相继开幕之后举办,而这两大展事又带来了一种普遍的对于大展的失望心态,所以这次策展人被追问得最多的问题是对于目前这两大展事的看法以及本届广州三年展的策略。对于这一追问,策展团队宣称:当前众多国际大展所体现出的问题,主要在于对国际策展实践中占主导地位的一系列“泛政治话语”缺乏必要的反思,而本届三年展的策展工作将从对这些话语的反思开始。
近50年来,多元文化理论和新社会运动已经把社会与日常现实解构为一幅不同观念相互冲突的镶嵌画,而国际当代艺术实践也大多聚焦于种族、阶级、性别等广泛的社会、政治问题。在五十年后的今天,那些曾经作为革命力量的理念,已经在“政治正确性”的口号保证下转化成为一种主导性的权力话语。而这些理念的核心,正是始终纠结在当代艺术-文化领域的形形色色的后殖民主义话语。半个世纪以来,后殖民主义不但构成了一个理论批评与策略的集合体,一个无所不包的话语场,而且已经构成了一种意识形态。三年展策展团对指出:在后殖民主义话语场中,文化多元主义、后殖民主义与身份政治共同建造的“他者政权”及其权力游戏,已经构成了一种“漫无边际的正确性”。在这种情况下,如何在一种差异的生产中确立起差异的伦理?如何在对他性的保持中预防“他者的暴政”?这是目前国际策展界必须面对的重大问题。长期以来,国际艺术展览致力于构造“众语喧哗的话语现场”以及“价值协商空间”,过于强调文化政治,而忽视了创造力的展现以及当代艺术家对于可能世界的追求。“身份”、“多元”、“差异”等概念已经失去了分析、批判的锋芒,而转化成为国际化组织平台上的意识形态表达,并因而构成了对于当代艺术创造的一种新的限制,同时也构成了对新的文化和生活问题的遮蔽。所以,第三届广州三年展2008的策展工作首先就要提醒大家注意“多元文化主义的界限”,并且勇于“跟后殖民说再见”(Farewell to the Postcolonial)。本届三年展抛出的第一个话语“跟后殖民说再见”,在今天这个讲求“政治正确性”的文化氛围中,显得颇具冒险性。这就要求三年展的策展实践刷新理论界面,从目前主导性的、泛政治——社会学的话语意识形态中出走,与艺术家紧密联系,共同研究、合作,从现实的经验与想象中共同孵化出艺术创造的新的话题与气象。而这种冒险性使本届三年展更加值得期待。正如泰特现代美术馆主策展人Wagstaff Sheena女士(在此次开放日现场)所说的:“中国特定的历史和文化经验使这一议题的提出成为可能,这也正是我们一直期待的来自中国的回应。”

 

[上一页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上一篇:中国当代艺术与批..    下一篇:2006 艺术世界事..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