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2006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6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8-05-13 15:57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伊比利亚美洲国家戏剧节闭幕
第五届“伊比利亚美洲戏剧节”日前闭幕,闭幕式上,来自德国的PanOptikum黑光剧团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演出了名为《在科西嘉半岛》(IlCorso)的舞台剧,演员们在竖立的高杆上进行表演,看来让人心惊。
本届戏剧节有超过100个剧院团体表演了他们的戏剧作品。北京市河北梆子剧团也参加了这一戏剧节,并演出六场希腊题材剧目《忒拜城》。伊比利亚美洲戏剧节是1988年为纪念波哥大市建立450周年而创立的,规模宏大,举办期间全市的剧院、公园、广场、体育场、斗牛场等场所都将成为演出舞台。


伦敦交响乐团“俄风”代“法风”
精力充沛、富有市场头脑的俄罗斯音乐家瓦列里·杰基耶夫(Valery Gergiev)今年1月起开始接管英国最著名、最富魅力的乐团——伦敦交响乐团。日前,这位俄罗斯音乐大师首次向公众揭秘他的演出计划。他代替了科林·戴维斯成为伦敦交响乐团的总指挥,后者在诠释法国作曲家柏辽兹的作品时赢得了良好口碑。
杰基耶夫的任期为3年,作为俄罗斯人,此番自然将演绎俄罗斯诸位音乐大师作品当作己任。他表示,将深度探索普罗科菲耶夫、肖斯塔科维奇、德彪西的作品,把难得一见的普罗科菲耶夫作品《十月革命20周年康塔塔》等从尘封的箱底翻出来。
“年轻一代俄罗斯人认为这些都是垃圾。"他说,"但是我们仍然坚信,把这些人们尚知晓不多的音乐作品带给公众至关重要。”
杰基耶夫欲在英国拓展自己的领域,其履历简洁:曾任俄罗斯圣彼得堡的玛林斯基剧场(Mariinsky Theatre)的艺术总监、荷兰鹿特丹爱乐乐团主指挥、美国大都会歌剧院的客座总指挥等。他对于接受伦敦交响乐团的委任十分自信:“我经常指挥4个或者5个交响乐团。”对于伦敦交响乐团的热情,杰基耶夫说:“我从不公开说希望能够带领交响乐团走向成功这样的话,我觉得讨论这个问题很傻。我会为伦敦交响乐团竭尽全力,但我不可能完全改变一个交响乐团,一个不合适的指挥可以毁了一个交响乐团,就像我们知道的那样,速度惊人。我不希望伦敦的音乐家们感觉自己作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而后悔,我们能在一起干得更好。”

大英博物馆回避展品所有权讨论
一张从西部肯尼亚得来的割礼面具、一条从乌干达得来的用人的头发织成的饰头巾都属于大英博物馆馆藏非洲艺术精品,现在,包括面具和饰头巾在内的140件艺术品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肯尼亚国家博物馆的展出已近尾声,这是大英博物馆首次向非洲出借艺术品。此前,有报道认为,展品将以展览的名义,被归还给非洲。但现在,这种说法得到了来自大英博物馆方面的明确否认。
源自非洲的展品在非洲展出,激发了它们是否更应还给家乡的争论。“争论焦点在于为什么会选择这些东西,它们从哪里来,为什么要保存在英国?”肯尼亚国家博物馆总监Idle Omar Farah说。但是,大英博物馆总监尼尔·麦克奎格尔称:“艺术品的返还已经成为过去的议题。对于所有权的疑虑,其根源是认为艺术品只能待在一个地方,而那决非目光远大的想法。”大英博物馆认为,自身拥有的庞大储藏室是世界性机构。麦克奎格尔希望争论不要再纠缠于所有权。“大英博物馆的收藏向全世界开放,便于世界性的学习研究。”他说,“现代运输和交通的高速发展,使出借艺术品成为平常事,这次合作展出完全可以被当作‘典范’。这是首次欧洲博物馆馆藏的非洲艺术品回到非洲公开展出。”展览名为“Hazina:东部非洲的传统、交易和转变”,Hazina意味着班图人的珠宝世界,但是争论仍在继续,内罗毕当地报纸的提问依然尖锐:“为什么关于艺术品的所有权讨论被排斥在外?许多非洲艺术品在殖民时期被掠走。我们必须问,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它们被带走,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而我们从这次展览中究竟得到了什么?”


500万美元洛克威尔画作尘封35年
挂在美国马萨诸塞州诺曼·洛克威尔博物馆达35年之久的漫画《解开家庭的捆绑》,一直被认为是诺曼·洛克威尔(Norman Rockwell,1894年-1978年)原作的副本,而原作不知所终。现在,其原作被证明仍然"健在",且被亲密好友漫画家唐·特拉科特秘密收藏35年。如果这些画作经最后确认为洛克威尔亲笔之作,其在艺术市场的估价不会低于500万美元。前不久,该作和一幅特拉科特的仿作一起在诺曼·洛克威尔博物馆展出。
洛克威尔是美国20世纪早期的重要画家,作品横跨商业宣传与爱国宣传领域。作为洛克威尔的亲密朋友,特拉科特在1960年用900美元买下了许多洛克威尔的原画。特拉科特于2005年去世,他的诡计直到上个月才暴露出来——当时其子在父亲的房屋墙中发现了一个秘密的隔层,隔层中藏匿着多幅洛克威尔的原始画作。“立刻,我相信父亲愚弄了世界。”
诺曼·洛克威尔在1954年为《星期六晚邮报》封面绘就了《解开家庭的捆绑》,副本悬挂于诺曼·洛克威尔博物馆的墙上,长时间内令许多艺术专家迷惑,因为它显然与出现在报上的画作不同,但因为无法解释其确切原因,人们便假设这张作品经过不恰当的修复而色彩失真。“这些年以来,我们一直以为这些作品是被人毁了。”洛克威尔博物馆总监罗里·诺顿·莫发特说。


百年虚无 世纪等待
荒诞派戏剧大师贝克特瘦峻的面孔和高耸的灰发,被印在旗帜上,高高飘扬在都柏林的大街小巷。4月13日是荒诞派戏剧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萨缪尔·贝克特百岁诞辰。爱尔兰首府都柏林处处充溢着贝克特的气息,贝克特在年轻时代曾经怒目而视的家乡终于在贝克特诞辰百年之际拥抱这位让人难以相处的爱尔兰之子。
爱尔兰政府着重安排了一个包括舞台展演、电影展演、阅读活动、辩论和艺术展览的重要庆典节日。一个关于贝克特的戏剧节正在都柏林的大门剧院和伦敦巴比肯剧院分别上演,吸引了著名演员迈克尔·格姆邦(Michael Gambon)和约翰·何特(John Hurt)参与。爱尔兰的U2乐队主唱波诺(Bono)还将为此纪念活动而演唱。
5月25日,爱尔兰国家画廊与爱尔兰诗会将联合举行名为“一个美好的日子”的诗歌朗诵会,并为贝克特的短诗配乐。4月12日到20日,阿施福德画廊、皇家爱尔兰学院、格拉哈尔画廊联合举办迈克尔·华伦的雕塑展《假设的命令:向贝克特致敬》,其中的作品都是为贝克特不朽剧作《等待戈多》中的人物所作的青铜像。


卢浮宫抛媚眼 美国人开支票
巴黎方面的消息称,去年一年,卢浮宫创下接待730万参观者的纪录。因为根据畅销书《达·芬奇密码》改编的电影在此拍摄,卢浮宫又迎来了新一波的参观热潮。今年,卢浮宫正计划着与美国进行一笔“交易”——交换展出一些著名油画、素描、雕塑和装饰艺术,部分卢浮宫珍藏将远赴美国展出,而美国艺术品将极为罕见地出现在卢浮宫。当然,美国为此项交易付出的并不仅仅是“艺术品”。此举的重要性在于其中蕴含的文化符号交流。有识之士认为,文化交换可以缓解法美关系,两国之间最大的分歧在伊拉克问题上。“许多人觉得增强文化交流,可以跨越这个分歧。”
艺术世界中,卢浮宫就是法国的代表。相形之下,此次交换的美国方——亚特兰大艺术博物馆和芝加哥的泰拉美国艺术基金会,显然就规模、声望都无法望卢浮宫之项背,且都是私人机构。法国的“主动姿态”最直接地体现于亚特兰大艺术博物馆进行3年期的卢浮宫艺术品展:从10月开始,9个临时展览轮番上阵,涵盖三个主题:《皇家收藏——从弗朗西斯一世到路易十六》、《古代文明宝藏》、《卢浮宫的今天和明天》。
亚特兰大艺术博物馆作为建立在商业盈利基础上的私人机构,为该项交换计划投资1800万美元。作为卢浮宫与之分享艺术收藏的回报,美国方发起人还将捐出640万美元用于修缮卢浮宫18世纪法国家具展厅。随着交易的细节在美国曝光,质疑声四起。一些艺术评论甚至认为卢浮宫正在出租其艺术品。法国方面认为评论是在小题大做:
“我们意识到文化有标价。美国赞助方找到了一条完全正式的途径来捐出他们的金钱。”
卢浮宫对美国艺术敞开大门还是新鲜事。直到现在,双方在文化艺术方面所处的角色依然不平等:美国艺术家要去法国“朝圣”,美国博物馆也充溢着法国艺术品,卢浮宫的收藏中却只有三幅美国画作。6月14日到9月18日,泰拉基金会与卢浮宫合作,在卢浮宫展示30件美国艺术家作品。卢浮宫还将邀请美国艺术家麦克·凯利(Mike Kelley)为卢浮宫一个大厅创作一幅作品。


保护国宝 伊拉克人是“重要角色”
伊拉克战争以来,数以万计的伊拉克古代艺术品在美国入侵期间从巴格达博物馆失踪。专家最初估计约有1.7万件,但其后的调查显示,博物馆内部人员在战争爆发前藏起了许多艺术珍品,一些伊拉克人也主动承担了保护文物的责任。博物馆方面宣布,在巴格达市民送回许多艺术珍品之后,失踪的艺术珍品约减少到了1万至1.5万件之间。
负责组织找回艺术品行动的美国海军陆战队预备役军官马修·博格达诺思日前公开宣布,在努力寻回丢失的伊拉克国家博物馆艺术珍品过程中,伊拉克人民扮演了重要角色。“不应该有人误解伊拉克人民的勇气和品格。”
马修带领的一个团队组织找回了差不多3500件艺术珍品,其中包括一个女人头像石雕——Warka面具,该石雕是博物馆收藏中最重要的5件文物之一,也被称为“美索布达米亚平原的蒙娜丽莎”,是目前所知的最古老石雕祭祀用品,迄今有5000多年历史。伊拉克警方和美国士兵在巴格达附近一个被战争摧毁的农场中找到了它。伊拉克方面的负责人说:“我们发现了一个准备出售该头像的团队,一周之后,我们跟着出售者到达了农场,掘地15厘米才发现了头像,幸好,它完好无损。”伊拉克方面认为文物的散失与美国军队对博物馆的保护失败有关。
马修许诺不会惩罚任何“拿走”艺术品的人,并颁布了“不询问”政策——归还文物的人将不会遭到逮捕。政策宣布后,大约1700件艺术品回到了博物馆。据马修介绍,趁乱拿走博物馆文物的包括三种人——业余艺术爱好者、职业窃贼和博物馆内部人员,他们利用战争造成的混乱跟着美国军队混进了博物馆。伊拉克专家认为,博物馆雇员藏匿艺术品的原因是为了阻止萨达姆和他的支持者把艺术品带走。现在,伊拉克、美国、意大利、英国考古学家组成的团队正在试图为博物馆建立一个完整的艺术品档案,以查明失踪文物。


特纳打破英国画作拍卖纪录
4月6日,当一幅由英国著名风景画家约瑟夫·玛罗德·威廉·特纳绘就的威尼斯景象被匿名电话买家在纽约佳士得以3600万美元纳入囊中时,意味着它为英国画作在拍卖行中刷新了最高价纪录。
画作描绘了一幅优美的景象:日光从云层中透过,照耀着威尼斯的三个小岛。最初拍卖行的估价不过2000万美元,最后的成交价却远远高于预期。该价格打破了康斯坦布尔的《锁》自1990年起保持的2115.38万美元的英国画作最高价纪录,也轻松地提高了特纳1984年以550万英镑成交的《海景,福克斯通》的纪录。虽然特纳为英国画作在拍卖行里扬眉吐气,但单就价格而言,仍然无法与欧洲大陆的其他最高价画作相抗衡——凡·高的肖像《加歇医生的画像》2004年拍出8250万美元,毕加索的《拿烟斗的男孩》拍出1.04亿美元。
约瑟夫·玛罗德·威廉·特纳的这幅作品是1841年英国皇家美术学院举办画展时展出的三幅系列作品之一。收购该画的首位买家,用了大约区区250英镑就把画作拿下。在特纳所有以威尼斯景色为对象的画作中,该画作是1840年画家最后一次去意大利的途中绘就的一系列水彩画之一。“对艺术家来说,这是一幅具有转折性的画作。”佳士得古代艺术大师部门负责人尼古拉斯·霍尔说,正是他接到了那位最后的买家的电话。这幅画作由一位旧金山的私人收藏家提供,买家身份不明。

莫扎特绝对不是个穷人
几个世纪以来,人们在自己的臆测和想象中把音乐天才莫扎特的生活描绘得穷困潦倒,认为他四处给伙伴写信以求得资助,天才的生活历经苦难,最后的归宿却是被草草掩埋于一个乞丐集中的坟墓中。但是,事实情况与人们的想象相距甚远,一个在维也纳乐友协会金色大厅开幕的展览揭开了莫扎特生活表面的穷苦:莫扎特的年收入是普通人的400倍,但仍常常入不敷出,举债度日,这是源于他挥金如土的生活。
展览名为“莫扎特,一个维也纳作曲家”,展示了莫扎特生命最后的十年中收到的账单和收据。展出的信件显示,这位作曲家几次三番从朋友处搜罗钱财以支付他昂贵的旅行费用,为了躲避债主追债,他不得不一再搬家,最起码搬了11次。据维也纳乐友协会金色大厅公开展出的文件表明,在维也纳音乐界,莫扎特获得的1万弗罗林(当时货币)年薪,在当时看来堪称一笔巨款。“以莫扎特这样的收入绝对可以纳入到前5%的高收入人群中,”策展人宣称:“在那个时代,一年500弗罗林,便可以维持一份非常舒服的上流社会生活,一个劳动者不过就是挣到25弗罗林一年。”
“我们需要把21世纪的人们从莫扎特的浪漫传奇想象中解脱出来,人们以为他是个艺术斗士,事实却是,他确实是个天才,却是个直到生命结束都敛财不止的天才。”策展人补充道。莫扎特通过教授钢琴和开音乐会挣钱,同时,作为皇家宫廷乐师还有额外收入。他拥有私人的台球桌、理发师、专门的马车停车位,在维也纳,他还拥有一套7个房间组成的公寓,紧挨着大教堂。展出的文件还包括一张由莫扎特签出的800弗罗林账单,由其皇家资助人约瑟夫二世支付。莫扎特的父亲利奥波德在一封信中夸耀儿子在一场个人音乐会上挣得了1000弗罗林。“这真难以置信。”利奥波德写道。
展览到6月30日结束。这是庆祝这位奥地利伟大的作曲家250周年纪念活动中的一部分。

[上一页1  2  3  4  5 
上一篇:2007 艺术世界事..    下一篇:行为艺术大事记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