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文献档案 > 2006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6 艺术世界事件汇集

2008-05-13 15:57 来源: 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沪申画廊有《内容》
“内容”可被定义为包含物质的有容实体。一个画廊的内容,主要是通过展示不同的艺术作品而被实体化的;而一系列相关行为,则更进一步地赋予了这个艺术空间某种史实感。艺术作品不仅仅是中性的客体,它们的意义是被有意识地框架的。由此可见,构建一个展览实际上是一门平衡的艺术——在为表达一种整体观念而选择艺术作品和激发对独立作品新的阐释之间保持平衡。一个展览的“内容”同样根植于观众各自的视角中,他们通过自身的文化“视界”来看待一个艺术作品,从而在即定的情况中获得截然不同的解释。
两年来,沪申画廊策划制作了出于不同意图的十七个不同类型的项目,涉及建筑、基于时间的艺术、特定现场装置、行为艺术等等。当沪申画廊将自己确立为中国最重要的当代艺术空间之一时,它也许已经走到了一个饶有趣味的临界点。过去两年间,我们收集了一批有趣的当代艺术品收藏。所谓“内容”,并非体现我们的立足点,2006年的第一个群展《内容》,意图用一种打开我们自己的展览历史的方式,为未来规划激发新的方向。展览不仅仅是为了例示我们过去活动的丰富,还是一次修正主义演习,用以思考画廊的体制身份,并重新思索在地点、内容和艺术企图之间所可能发生的关系。被选作品涉及各种话题,包括流行文化、历史与记忆、意识形态、体制权力、变形、青少年文化、物质性、绘画的诗意。
简而言之,《内容》传达了来自不同地方,处于不同代际的中国艺术家所带来的诸多可能性,与此同时,它再次坚定了沪申画廊一贯的信念——当代艺术的实践是一种活跃而开放的交流方式。


阴阳复仇记
这是全球实验音乐界顶尖艺术家、国际知名厂牌与本地最活跃的音乐人的首次激烈碰撞。 《寺·卡高斯基+李劲松‘阴阳复仇记、中国巡演》第四站——上海站的演出在3月3日、4日挑战您的听觉极限。毫无疑问,这是06年沪上实验、前卫音乐的一次盛宴。3月3日晚的首演是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2006年举办的首个高规格的音乐活动,而次日在东大名创库的再次献演也是“东大名现场2006”系列音乐活动的一个延续。参加演出的波兰实验大师寺·卡高斯基(Zbigniew Karkowski)与香港实验音乐创作人李劲松(Li Chin Sung),二人都是当今实验音乐领域中颇为活跃的创作人。此次卡高斯基与李劲松共同呈现的是二人合作的作品。近两年来卡高斯基曾多次来华演出,并由此与李劲松结识。在多次的同台演出和音乐创作上的切磋后,04年二人萌生了共同制作一张专辑的念头。经过一年多的努力,一张集结了二人多场现场演出的音乐片段和录音室作品的专辑《阴阳复仇记》(Revenge of Ying And Yang)终于在05年末出版。经过十多年在实验噪音方面的探索,卡高斯基已表示将逐步把触觉延伸到Ambient(环境)音乐方面。此次演出也是二人在合作专辑后,音乐创作新动向的一个风向标。更值得一提的是比利时著名实验音乐厂牌Sub Rosa创始人盖 ·马克·海诺(Guy Marc Hinant)特别在本站加入巡演。另外本次演出也邀请了当前本地较为活跃的Torturing Nurse、Aitar乐队、实验音乐家徐程参与互动。


苏富比拍出史上最贵照片
美国摄影家爱德华·斯泰肯(1879-1973年)于1904年摄于长岛的《池塘月光》,日前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创下了290万美元的照片拍卖世界纪录。据英国《卫报》报道,14日在苏富比举行的拍卖会上,斯泰肯的这幅《池塘月光》以290万美元的天价创下了新的世界纪录,此前的世界纪录是理查德·普林斯的《无题(牛仔)》,价格为124.8万美元。
斯泰肯的《池塘月光》展现了月光洒落在池塘树林的梦幻景色。作为斯泰肯早期风景摄影中的经典之作,《池塘月光》细腻的层次感与摄影家对色彩与光泽的精妙把握,充分证明了摄影可以像油画一样传递出丰富的情绪和内涵。
就目前所知,这幅照片在世界上只有三张印刷版本,此次在苏富比拍卖的为其中之一,原为纽约实业家霍华德·吉尔曼的收藏品,后被珍藏在纽约大都会美术馆中。除此之外,曾被吉尔曼收藏的另一张《池塘月光》现仍被保存在大都会美术馆。而第三张《池塘月光》目前被珍藏在现代艺术博物馆。苏富比拍卖行对这幅《池塘月光》估价为70万美元至100万美元,但该作品最后卖出290万美元惊人高价,这也意味着早期珍贵照片印刷版本的增值。


为了钱拆散一个"完整的故事"
天使、石棺、月光照耀下的墓地、手臂相连的灵魂飞舞于精细描绘的黑灰色山脉间——这是5年前意外发现的英国诗人、画家、雕刻家威廉·布莱克为他的诗歌绘制的一套19幅配图,也被认为是本世纪最重要的关于布莱克的发现。这套配图将于今年5月2日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估价1200万美元到1750万美元。
但令许多专家感到不安的是,这一套画作将会被一张张拆开“零售”:13×10英寸的画作大概18万美元到26万美元,稍稍复杂的场景描绘估价100万到150万美元。这套画本应该有20幅,其中《寡妇拥抱丈夫的坟墓》由美国耶鲁大学的英国艺术中心拥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套画早就被分散了。”苏富比古代绘画大师部门负责人乔治·沃奇表示,一张张“零售”也不为过。
尽管如此,专家和学者仍对“零售”的行为持保留意见,抨击“零售”是一种“毫无教养”的行为,“卖者完全不尊重这些艺术品,只为了钱,不惜拆散一个完整的故事。”
布莱克完成了20幅水彩后,把它们邮寄给了出版商克罗梅克,1812年克罗梅克死后,其遗孀继承了它们,直到1836年,它们出现在爱丁堡的拍卖场上,被一个不具名的买家以区区1.25英镑买走,随后消失于公众视野中。直到5年前,在一家旧书店中,它们被两位偶然到来的书商发现才重见天日,这两位书商以极普通的价格购下了这组画作。


圣徒的身体 达·芬奇的脸
达·芬奇究竟长什么样——这是困扰了艺术界多年的疑问。
在意大利北部城市都灵,参观者除了能观看冬奥会比赛之外,还能够有幸在皇家图书馆看到一幅红色粉笔画的达·芬奇自画像。同期展出的还有另外一些文艺复兴时期大师的画作和设计。达·芬奇自画像上是一位老人,面容庄严,多思,长长的胡子,头发如鬃毛般凌乱。但是世界顶尖的达·芬奇研究专家、皮埃特罗·马拉尼(Pietro Marani)在长期研究达·芬奇杰作《最后的晚餐》后,昨晚透露给英国《卫报》一个惊人的发现——就画面体裁与格式而言,达·芬奇自画像是画家在30岁晚期或者40岁早期绘制的。“从绘画风格上表明这是达·芬奇1490年在米兰时期的作品,在那时,他的用笔稀薄、尖锐,稍后,他的用笔开始变得柔和、成熟。”这句话言外之意似乎是怀疑自画像描绘的并非达·芬奇本人。
学者们关于达·芬奇的面容研究工作从上世纪末就开始了,据马拉尼根据研究《最后的晚餐》得出的观点,晚餐桌旁一个圣徒的面容很可能就是达·芬奇根据自己的面容绘制出来的。


激怒法国"中产""X夫人"远走他乡
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的画作是美国艺术的里程碑,他的肖像名作《X夫人》还成为乔亚·迪利贝托(Gioia Diliberto)小说《我是X夫人》的灵感来源。最近的研究显示,1884年的巴黎,《X夫人》因为画中人物的站姿、服装甚至皮肤的颜色带有性暗示,大胆挑战了中产阶级审美趣味,被认作是巴黎人的耻辱,萨金特因此不得不出走法国沙龙,逃往英伦。
萨金特的绘画技巧吸收了当时印象派的“印象化”,即不再拘泥于细致完整的形体刻画。这种放松的笔触给人活泼灵动潇洒的感觉。可以说萨金特处于当时的艺术先锋地位。但是,如此简单的服饰、站姿,甚至皮肤上的粉色彻底颠覆了在沙龙中处于主导地位的中产阶级口味——沙龙是当时中产阶级接触艺术品的地方,在他们眼中,“美”是高大美丽的女人穿着缀满了花边的华丽巴黎时装。萨金特的画就在由中产阶级一统天下的沙龙中抖露出了上流社会的秘密。
萨金特声名狼藉地来到英伦后一直把《X夫人》安放于画室中,肖像画简洁的曲线,表现着画家敏感的手指,以及感觉主义者的天赋。“她”的“特殊气息”让他所有的画作都带上了相似的味道,感染了英国和美国的审美口味。


物理学家质疑波洛克真迹
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画家杰克逊·波洛克使用他那著名的卷曲线条和洒落的点滴颜色构造了不规则碎片形图案。《纽约时报》最近报道称,有研究者应用电脑对这些图案的分析,得到其统计特性,由此揭示了不规则碎片形图案的奥秘。但正是这一研究,使6幅波洛克的小型画作被疑为赝品。
这一研究理论由美国俄勒冈州大学物理学教授理查德·P·泰勒(Richard P.Taylor)提出,遭致怀疑的6幅作品是2003年阿历克斯·迈特发现于纽约的24幅波洛克画作中的一部分。迈特的父母都是波洛克的好友,但是这仍然无法消除对画作真实性的怀疑。
近年来,泰勒用计算机对不规则碎片形图案进行理论分析,将14幅明确为波洛克的作品同那6幅新发现作品进行了反复检查、对比后发现,原作表面那些看似杂乱无序的自然坠落点滴构成的画作,以非常不规则的几何图案构成,画面有流动感,而那些遭到怀疑的画作却很生硬,更有刻意的痕迹。泰勒在科学杂志《自然》上发表文章认为,就他去年的彻底检查结果来说,6幅作品与以往的作品“明显不一样,所表现的图案变化太过醒目”。
2003年,迈特发现了一个在1984年封起的棕色纸包,上面有迈特父亲荷伯特的笔迹,显示为波洛克1940年晚期的作品,纸包中就是波洛克的24幅画。作品被发现后,波洛克基金会受到艺术商尤金、艺术史学家法国人奥康奈支持,坚持认为这些画作不仅仅由波洛克一人完成,而是很多艺术家共同完成。尤金认为这是波洛克指导马塞黛斯及其学生模仿波洛克技巧之作。波洛克学者克劳德认为,即使这样也并不意味着它们是别人干的:“波洛克的技术始终具有实验性,他勇于尝试任何一种新风格。”


奥地利最终选择"画归原主"
奥地利维也纳的望景楼画廊(Belvedere Gallery)日前取下五幅分离派大师古斯塔夫·克里姆特(Gustav Klimt)的画作,还给它们原先的所有者——89岁高龄的美国犹太老妇玛丽亚·阿特曼。
为了第一时间得知最后的结果--克里姆特的画作究竟能否继续保留在维也纳,超过1万人站立在望景楼画廊外苦等几个小时。克里姆特的画作在该画廊内已悬挂了几十年,被认为是奥地利国宝。
据介绍,当纳粹分子于1938年掌握奥地利政权后,便从富有的阿特曼犹太家族掠夺走艺术品,其中部分作品目前悬挂在奥地利美术馆内。阿特曼为此经历了7年的斗争,较早时候,美国最高法院就认定玛丽亚·阿特曼可对奥地利政府实施指控;去年3月份,玛丽亚·阿特曼开始同奥地利政府有关部门就名画归还问题进行磋商。上个月,当地仲裁法庭判决这些画作必须还给玛丽亚·阿特曼。奥地利方面希望能找到适当的机会买回画作,但是在上周,奥地利官员勉强承认,他们无法承担开出的3亿美元天价。
奥地利官员表示,最近几年,奥地利已经陆续返还了5000余幅艺术作品给它们的拥有者,其中包括另外的16幅克里姆特画作也已还给了阿特曼与她的亲属。奥地利也开始从2.1亿美元的基金中支取赔偿费用给一些纳粹时期的牺牲者,这项基金由国家政府、维也纳地方政府和奥地利的工业行业捐赠。


"非洲人"安家美国"心脏"
在结束了近一个世纪的政治斗争和重重阻挠后,史密森尼学会于近日终于确定将非裔美国人历史文化博物馆的确切地址定于华盛顿纪念碑附近的街区——早在2003年12月,美国总统布什便批准建设博物馆,也认可了在国会广场上的选址。该博物馆旨在记录美国非洲人的历史和文化。支持者们认为,选址地点在与美国国立历史博物馆同样的街道上,是公认的美国国家中心,也认可了黑人在国家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建议建立非裔美国人历史文化博物馆的人士认为,博物馆的建立将第一次专注于美国黑人历史的全面研究,此前他们告知史密森尼官员,任何远离国家广场的选址都会被视作对于美国黑人的歧视。史密森尼学会的官员透露,非裔美国人历史文化博物馆占地至少35万平方英尺。博物馆总监穆齐不仅要选址建设大楼、选择一位建筑师,还得筹集资金和收藏品。时代华纳的主席理查德·帕森斯决定用旗下的"美国在线"网站在博物馆和捐赠人之间建立起联系平台,为博物馆取得资源和古董。
为美国黑人建立历史博物馆的想法从20世纪初就萌发了,但一直未付诸实施。一直领头这项提议的选址顾问委员会成员、华盛顿律师罗伯特·维金斯坚持不懈地把这项提案提交给国会:“即使该建筑项目至今仍无法建造,我坚信,总有一天,这场旷日持久的斗争中,最后的胜利属于我们。”选址顾问委员会中包括许多有影响力的黑人领袖,MerrillLynch公司的主席斯坦利·奥尼尔,黑人娱乐电视的奠基人罗伯特·约翰逊,著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


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可能"濒临倒闭"
驰名世界的建筑师福斯特勋爵以大英博物馆改造和柏林德国国会大厦的设计而闻名,他在全世界22个国家有建筑项目,拥有私人喷气机和庞大的建筑事务所——他的福斯特建筑事务所一直处于世界顶尖建筑事务所行列,他和其合作伙伴正在建设的北京首都机场,将成为全球最庞大的单体建筑项目。但据英国《卫报》消息,最近出台的财务统计与泰晤士银行的暗示指出,这家全球知名的建筑事务所很可能已经濒临倒闭。
仅在这个月,福斯特同伙伴合作的建筑事务所就有54.4万英镑的亏损,但是,更关键的还在于四倍于此的账单——去年欠下的210万英镑税金。而事务所去年的利润不过140万英镑。尽管该事务所设计建造的“小黄瓜”状摩天大楼曾赢得2004年英国皇家建筑师奖,但事务所的534位员工仍然必须忍受29%的薪金暴跌。
位于伦敦的福斯特总部一系列明显的缩减开支行为传递出的消息不容乐观:他们取消了外卖和夜宵,以及与出租车公司的合约,办公室还在晚9点后关闭电源,以节省电费。福斯特和合作伙伴拒绝对财政状况加以评论,但是他们无法避开来自竞争对手的更大威胁。福斯特的前任手下名将肯·沙特尔沃思从事务所辞职后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并从这里挖走了34位员工,这些员工目前都已成长为福斯特的主要竞争对手。讽刺的是,最近沙特尔沃思也公布了一年的商业利润。据报告,除掉10%的税后利润,第一年沙特尔沃思创造了200万英镑的商业赢利。而此时,福斯特输掉了价值超过10亿英镑的两个城堡修复项目。


"伦勃朗赝品"藏真迹
丹麦哥本哈根国家画廊日前宣布,该馆拥有的几幅17世纪著名绘画大师伦勃朗的作品,多年前曾被认为都是出自其学生之手的模仿之作,现在又有专家证实,其中确有两幅为伦勃朗真迹。
这10幅带有伦勃朗签名的油画保存在哥本哈根国家画廊的储藏室里已有多年,经过5位国际顶级艺术专家运用高科技手段反复评估之后,得出结论,其中《十字军》(The Crusader)和《老人的侧面》(Old Man in Profile)是伦勃朗亲笔之作,其余则是学生的模仿之作。1946年至1982年之间,这些受到怀疑的画作陆续从展览中移出,理由是看起来相对于伦勃朗的绘画而言,它们都太粗糙,太像赝品。
据称,《十字军》其实是油画《游侠和猎鹰》的草稿,后者收藏于瑞典艺术博物馆。哥本哈根国家画廊总监对此兴奋不已:“这对画廊来说实在是好事——真高兴今天能够解开这个谜。”根据丹麦法律,这些画作属于国家画廊,不能出售,画廊方面耶拒绝透露为此投保的保险金数额。


英国发生最大艺术品窃案
2月3日晚,在英国威尔特郡隐居的百万富翁哈里·夏姆斯家里发生的窃案让警察相信,这将成为英国近年来最大的入室行窃案。价值数以千万英镑的古董和艺术品被窃贼从建于17世纪的兰姆斯伯里庄园内席卷一空,其中可能包括毕加索、鲁本斯、提香的作品在内。
夏姆斯是富有的企业家,在伦敦市中心建造了著名的中心点大楼,案发时,他并没有在自己家中。侦探们相信,这是职业窃贼计划周密的行动。警方发言人说:"我们正在全力调查这宗损失巨大的入室行窃案。这是最近几年来发生的最大的入室行窃案之一。"夏姆斯的代言人在声明中说:"盗贼事先做了充足准备,因为庄园的安全设施质量非常好,一般人难以进入。只是主人案发当时不在场而已。"警方无法更进一步透露案件的细节,但经过初步估价,大概有2000万英镑到3000万英镑之间的东西被偷。
生于伦敦北部的夏姆斯现年78岁,拥有个人资产3.2亿英镑,在2005年英国泰晤士报排出的富翁榜上名列第155位。长期以来,他不愿意成为公众瞩目的中心,也拒绝接受媒体的采访,关于他的艺术收藏外界知之甚少。他深居简出,很少允许不熟悉的人到自己居住的兰姆斯伯里庄园来,该庄园是17世纪晚期的英国首席司法部长为查尔斯二世所造1964年,夏姆斯为买下该庄园付出了65万英镑,创造了当时全英国房价的最高纪录从而轰动一时。现在该庄园的价值大概已经超过了2000万英镑。


莫扎特被撕手稿终相聚
作曲家莫扎特去世后,他的遗孀迅速陷入经济危机,一份作曲家在17岁时创作的手稿,便被分成了两半分别出售。现在,这份被迫分离的手稿终于由大英图书馆修复并归属英国,于1月27日莫扎特诞辰250周年时到达伦敦。
这份手稿上的音乐作品是莫扎特17岁造访维也纳时所作。手稿的一边是钢琴演奏部分的华彩乐章(协奏曲中的独奏部分),在另一边是《米奴哀小步舞曲》的弦乐四重奏。米奴哀小步舞曲是莫扎特从一个钢琴演奏小天才转变为一个严肃作曲家的重要作品,与其接下来的6首弦乐四重奏关系密不可分。
1835年,莫扎特去世44年之后,他的遗孀康斯坦斯小心地把手稿裁开,让两段装饰性的乐章在分开的两张纸上正好结束,也有人经过调查认为她错误地裁掉了上面一张。康斯坦斯把上半部分给了一个达姆施塔特的音乐家,下半部分给了一个巴伐利亚当地政府官员。
“公平地说,她太热衷于证实自己的财产了。”大英图书馆音乐收藏部分负责人说,“当时莫扎特的名声很大,与他关联的事物都变得有价值起来。她养成了一个习惯,为了能够看起来让财产显得多一点就把东西分开,并拆开卖给不同的人,以增加收入。”因为手稿的两部分分属不同的私人收藏,直到1950年代,比较少的那部分才流落到大英图书馆,而上面的半部则于最近才收集到。

 

[上一页1  2  3  4  5 [下一页]
上一篇:2007 艺术世界事..    下一篇:行为艺术大事记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