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乐场—国际媒体艺术双年展

2008-11-05 16:04 来源: art-ba-ba 作者:artda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4

 

Priscilla Bracks为我们汇报了在澳大利亚巡回展出的实验游乐场(Experimenta Playground)。她写道:

我最近在墨尔本的艺术中心(The Arts Centre)安装我的艺术作品,它将在Experimenta游乐场:国际媒体艺术双年展(Experimenta Playground: International Biennial of Media Arts)上进行展出。这次展览的范围主要集中在媒体艺术,这在澳大利亚是很少见的。因此我不仅为自己的作品得以展出的兴奋,更为有此机会看到来自全世界非常酷的作品而感到荣幸。
艺术中心在墨尔本市中心,毗邻联邦广场(Federation Square),俯瞰亚拉河(Yarra River)南岸的林荫道。Experimenta将郑淑丽(Shu-Lea Cheang)的著名作品《婴儿之爱》 (Baby Love,2005)安排在这个美妙的地点,并且延伸到林荫道上。《婴儿之爱》是一个巨大的茶杯形移动装置,你可以坐进去驾驶它,载着一个体型庞大、吸着奶嘴的塑料软体婴儿兜风。这个大茶杯移动起来比游乐园的碰碰车要慢很多,但是网上下载的儿歌增加了一种愉悦而奇怪的感受,仿佛怀旧和希冀在这里融合。 

郑淑丽的《婴儿之爱》,摄影:Gaviin Sade
在本次展览中,亦有相当一部分的影像作品,包括Daniel Crooks在2006年的另一个拼接时间的影像作品“On Perspective and Motion – Part II” 。正放和回放的电影被拼接在一起,制造出一种时空的扭曲感。这种由时间拼接技巧创造出的扭曲感让这些影像作品呈现出一种夺目的美丽。周围的环境光怪陆离,人们仿佛挪动着两条触须向前滑行,滑向远方自己的另一个身影,当过去与未来的自己重合时,人也远去消失了。眼前的这一切,让人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已进入来世。

Daniel Crooks的《On Perspective and Motion - Part II 》(2006). 图片经Experimenta及艺术家本人授权使用。
我也喜欢 Sawatohwasi(Hiraki Sawa & Tomoyuki Washio)2006年的影像作品《看不见的公园》(Unseen Park),因为我对它的第一印象是在某种视角下它展现了即使是最平常场合下的细微的魔力与奇迹。影片从一个超低视角进行拍摄,好像摄影机就放在地上。影像创造勾勒了天马行空的小动物形象的动画(拥有人的腿,折纸狗,大象脑袋,诸如此类),漫步着穿越了荒芜人烟的嘉年华、火车轨道和游乐场,它们的脚步各种各样,每一种对于这个杂种生物而言都独一无二。这些手工绘制的二维动画形象迷人异常,我在后来的展览手册中了解到,Sawa and Washia工作室和来自台北的孩子们一起,创造了这个孩童眼中对世界的理解。当然他们完成了这个目标,对我而言,这件作品就像是一个小小的角落,展现了富有创意的人们怎样观察这个世界。

Sawatohwasi的Unseen Park(2006),图片经Experimenta及艺术家本人授权使用。
Guillaume Reymond的电子游戏项目Pong、Space Invaders和Pole Position吸引了像我这样在Atari游戏“太空入侵者”和“小蜜蜂”的健康熏陶下长大的孩子。这个作品被设置在一个剧场环境中,座位高低错落排列,人体“像素”上下左右移动,这一形式来源于人体俄罗斯方块游戏。这个录像实际上是纪录了一个长达6小时的表演,演员们从一个座位移动到另一个座位,与此同时有400张照片被拍摄,用于制作停格动画。第一次看这个作品时,会让人觉得它必须通过数字化的方式完成,因而Reymond所用到的技术让这件作品显得更为丰富和具有迷惑性。

Guillaume Reymond的《玩儿完项目》(Game Over Project ,2005-7),图片经Experimenta及艺术家本人授权使用。

从互动的角度来说,最出众的作品要数Philip Worthington的《影子怪兽》(Shadow Monsters ,2005)。当今时代,除了电子游戏,电脑技术被广泛应用于商业和军事领域,而现在我们看到炙手可热的编程致力于让人们在公共场合显得可笑,这一并不崇高的出发点使人耳目一新。这件作品使用影像追踪技术创造动画形象,刻画出了怪兽的眼睛、牙齿、角、鳞片、喙、打隔等形象,当人们在装置的空间里摆出造型时,这些形象就会在他们的影子上呈现出来。这件作品无论观看或参与表演都同样有趣。在我参观这个展览的几天时间中,我发现这一区域总是挤满了孩子与成人,他们争先恐后地扮演着怪兽,不亦乐乎

Philip Worthington的《影子怪兽》,图片经Experimenta授权,摄影:Andrew Lloyd

而我参与制作的作品《出神》(Charmed,2007)是和Gavin Sade与Matt Dwyer共同完成的。它是一个通过互动感应屏幕进行手绘动画的装置,这个装置被包裹在一个发光的树脂蚕茧中。使用者可以通过移动蚕茧进行定位,当他们触摸视频时,可以打断里面居住者一成不变、迷恋于电视机的日常生活。连续敲打或快速运动可以在这个世界中制造混乱,从车祸、地震,到有关个人习惯的影响,譬如让一个男人喝水时弄湿了裤子。

Bracks、Sade和Dwyer,《出神》,图片经Experimenta授权,摄影:Andrew Lloyd
这是一个新的作品《任务》(Commission),专为这次巡回展而设计。Experimenta为这次双年展委托制作了三个澳大利亚本土的作品。由于这些项目本身的复杂性,这些作品通常通过艺术家之间的合作完成。

awrey和Middleton的《你的就是我》(What’s Yours Is Mine,2007)。左图摄影:Priscilla Bracks,右图经艺术家授权使用

David Lawrey和Jaki Middleton的作品《你的就是我的》(What’s Yours is Mine)是这三件作品其中的一件。这个装置是向Bruce Nauman的Clown Torture系列影像作品《不,不,新美术馆》(No, No, New Museum,1987)致敬作品,后者表达了反行为艺术的虚无主义。《你的就是我的》没有像《不,不,新美术馆》那样,打扮得像一个痞子,愤怒地跺着脚,叫喊着“不!不!不!”,而是让其中的一位艺术家穿上熊的道具服装。这个形象被放置在一棵树形的玻璃纤维雕像中。树叶上有四个洞,让人们可以透过其中看到熊。熊的影像出现在树中间,就好像全息图像,这要归功于巧妙运用了神奇的Pepper’s Ghost技术(将画面用45度角投射到玻璃上,让画面看起来像是三维的全息影像在玻璃后的空间里运动)。感应器从窥视孔中对人们进行探测,因而每当他们靠近树时,熊会直面人们,并且对他们叫喊道:“不!不!不!”树本身看上去像是80年代流行过的苹果屋玩具。就像苹果屋是给孩子玩的一样,这件作品像一个幻想王国打开了一扇大门,在一只熊的树林中,在它的领域里去玩耍。熊的愤怒让人们远离它的树林,这些树木从虚幻的草坪里长出来,看上去几乎让人怜悯。这是一个全息影像,和他的同类没有任何共同点。因而当这件作品把我带回了童年时代,它也同样把我带到了现实世界中那些紧张而对立的情绪里。熊对于现实世界中的紧张和对立无能为力,在它眼中人类并不拥有任何东西,包括他们肆意开采的大自然。他们的是我们的。

Barnett、Buchanan、Ballingall、MacKellar和Rubino的《浸》(Immersion,2007),图片经Experimenta授权,摄影:Andrew Lloyd

Angela Barnett、Andrew Buchanan、Darren Ballingall、Chris MacKellar和Christian Rubino的作品《浸》(Immersion,2007)是一次实时互动三维体验。它让我们穿越了三种不同的海洋生态层。这些环境中充满了各种生物,像影子作出回应,包括闪烁着电光的蓝色电鳗,发光的水母,四散的鱼群。影像被投射到地板上,创造出了一个影像的世界,仿佛是从一艘船底是玻璃的船上看到的画面。

上一篇:范迪安与张尕对谈..    下一篇:中国美术馆收藏第..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