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一个面具》:触摸――多媒体行为艺术展始末

2008-05-28 10:30 来源: artda 作者:artda 网友评论 0 条 浏览次数 16

文/邱志杰

  7月7日的时候,一个音乐人黄燎原突然打电话给我约见。黄燎原是音乐制作人和乐评人,"唐朝"乐队的经纪人。"唐朝"的主唱丁武就住在我们花家地小区的楼下,所以也是大家圈子里的朋友。黄是一下飞机就急着找我,他在上海的时候一位广州的老朋友找到了他。这位朋友他己十年没见过面,几乎记不清长什么样,过去是社科院的研究生,诗人,如今是TCL王牌彩电策划推广部门的负责人。要推出一批新概念彩电,举办一次发布会,他就找到黄燎原让他来安排几个小节目。他是在《南方周末》上看见黄燎原写的当代艺术家的文章,知道他和这个圈子有联系,所以找到了他。因为事情和电视有关系,黄知道我熟悉录像方面的情况。
  事情很急,当晚在三里屯酒巴见了面,决定安排三个录像装置:张培力,李永斌和我的,以及王迈的一个行为表演,也是跟电视机发生关系的。TCL出机票吃住,此外还有每人两千多元的"出场费"。
  7月10晚我们一行人飞到广州。到后发现要等到十一日晚上才能开始布展,虽然好酒好肉的款待,但布置的时间这么短,也是他们对我们的东西不了解的缘故。大家分别谈了各自器材方面的要求,他们的概念中行为艺术的"演出"跟跳舞是没什么两样的,甚至为行为的表演准备了舞台上用的追光灯。
  到了11日晚,发现电视机要晚上十二点才到,我需要的视频分割器他们搞错了,拿来一个视频分配器,这是把一个画面复制到多个屏幕的设备,每个屏幕的画面一样,而我需要的是把一个画面分割到九个屏幕每个屏幕是九分之一画面,没有分割器我的"九宫"概念就没法成立。他们居然问我可不可以将就着用分配器,可见他们对作品内容其实毫不关心。我让他们必须得要弄到,结果调动了整个广东的电视工程系统,夜里三点多才从深圳来了三个工程师帮我,据说是为中央台安电视墙的。而活动是次日早上九点半开始。我通宵布展,在活动开始前一秒钟结束了工作。
  王迈的行为计划在白墙上打幻灯,但因为花园酒店的墙都是软包花墙布,他临时出新的方案,王迈想在门口实施行为,让参加发布会的记者和公司老板从他身上跨过去,我们的诗人朋友戴刚认为在这个场合不妥。为了表示他个人是理解的并非愚钝保守和外行, 他表示可以资助王迈在北京圈子里把同样的行为实施出来, 但就是不宜在发布会上做。
  展出的海报上黄燎原是策展人,我参与规划了作品和人选,以艺术家身份出现,我们别有用心地把戴钢安上一个监制的名头,他挺高兴,毕竟是个前文人。
  王迈的表演取消,虽然照样拿到了钱,但是作品没有实现,相当郁闷。展出效果幸好是我在作品中安排了一个表演。我这次做的是在台湾做过的《九宫千字文》,
  九宫格是中国书法初级教学中帮助练习者掌握字体结构的方法,将纸面分为九个部分用于确定落笔的位置。九宫的概念来自中国古代天文学的星座分区,事实上对中国人而言一个字和整个宇宙具有一种同构性。这件作品将九宫还原到风水的概念,电视屏幕替代九宫中的方格,然后放置在房间的九个方位。这样参观者可以在字的内部穿行,书写则在整个房间之内进行。书写的内容为《千字文》,用一千个不同的汉字组成的蒙学文本。
  这次我邀请了广州一个搞现代舞的光头舞蹈家侯莹在装置中即兴跳舞。让人的肢体动作与字的运动交错在一起。邀请舞者参与的想法有这次活动的性质的影响的因素,但也是我这个作品本身内在的可能性。我早想一试把表演、戏剧、舞、书法和录像结合在一起,这次因缘巧合是个开始, 以后我还会继续这方面的结合。
  张培力是中国录像艺术重要的代表,他始终坚持用身体感受是所有更复杂的文化观点和选择的基础。这次张培力的《吃》展现了他一贯的风格:三台电视机分别对准了正在咀嚼的腮帮,盘中餐和运动着的刀叉。其中运动着的刀叉是由绑在臂上的摄像头所拍摄的。
李永斌展出了他的名作《脸》系列。
  这件事从获知消息到拿钱走人前后不到一个星期。
  TCL公司对结果非常满意,提出在他们的新彩电在北京上市期间再搞一次活动,他们出器材和钱。这次不是为发布会助兴,而是以我们为主,他们只是作为赞助人出现。
  这次在发布会上做作品的情况很像京剧的"堂会",今后类似的活动我相信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要利用另类来为自己建造一个有教养的形象,这是一种所谓"注意力经济"。中国没有贵族,但中国的广告喜欢用贵族风尚来招徕顾客,而贵族总是需要另类来装饰的。不再是先有想法去找赞助,而是钱送上门来看你怎么把自己的想法套进去,这时需要很多灵活的作业和讨价还价。但是艺术家和策展人要注意保护自己的独立性。你有利用价值正是因为你是另类,如果你一味迎合你反而就没有什么使用价值了。企业和艺术界双方对此都应该有一个认识。反过来我们也需要这样的机会来实现自己,像我的作品如果不是跟对方合作,要自己找九个一样的电视机,想起来都让我害怕,更不要说一台十几万元的视频分割器了。
  每次类似的事情,往往都是有一两个管广告策划的人过去学画未遂有情结,在企业内部就起到了很好的沟通作用,正是他们使企业认识到应该用什么样的文化来显示自己的文化品味和塑造一个先锋的形象。他们并不是简单地为艺术界当卧底,把广告费花在我们身上,其实他们是企业文化中最有活力的人。通过与先锋艺术沾亲带故,企业褪去了暴发户色彩,其产品,不管是家具、电视机还是房子,也都开始以作品自居,假装他们不是在挣钱而是在搞创作,这一来其产品越发值钱了,其实捞大了。但他们又往往小心谨慎地伺候老板,生怕出乱子。最后是往往有点叶公好龙的意思,而我们则是与狼共舞。

新居住、新生活
  "新居住、新生活"是由《今日先锋》丛书,《三联生活周刊》与现代城合作举办的一次关于新一代人的居住和生活模式的研讨活动。曾经在上海月星家居广场成功地策划了《家?:当代艺术节》的独立策展人吴美纯和邱志杰应邀为这次活动组织了视觉艺术方面的参与作品。录相艺术家陈劭雄、翁奋、周少波、杨福东、高世名等展出了他们的录像作品,从多种角度探讨了居住环境的变化如何深刻地改变了人的心理模式。石青的互动多媒体光盘描述了在现代家庭环境中潜伏着的各种危险的可能。邱志杰在现代城样品间的卫生间展出了其录像装置《卫生间》。张帆用街头常见的灯串织成了蛛网,两只用猪肉制成的蜘蛛悬挂在其间,闪动并游走的灯光构成了一个富于现代感的电子环境:时代的居住和生活的基本境况,而肉质的蜘蛛充满原生的本能的气息,与电子的蛛网看上去格格不入,却又无法脱离它而存在。
 

上一篇:生态媒体——今日..    下一篇:视频新实验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