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激进到荒唐——反双年展激进主义简史

2012-05-03 12:10 来源: 艺讯中国 作者:Benjamin Sutton


 

ARTINFO的反双年展激进主义简史(摘选)

过去,惠特尼双年展都不出意料的会在批评家那里惹火烧身;今年,我们正目睹了史无前例多的反双年展行动。仅仅在昨天就可以看到两则猛烈攻击双年展的报道,包括一篇冒牌新闻稿,其中讽刺的描写了这一届惠特尼双年展的赞助机制以及来自艺术与劳工组织的请求,即在本届惠特尼双年展之后,终结这一双年展。今天,ARTINFO的茱莉亚·哈柏林也报道了苏富比的非在职艺术交易员将利用惠特尼双年展把拍卖行置入公共意见的法庭中,他们之所以以这样做是因为苏富比是今年惠特尼双年展的赞助人。

这可真不是艺术家首次举起了反对惠特尼双年展的牌子——实际上,惠特尼双年展只是现代艺术史中被频繁反对的例子之一;第二,反对体制也许可以追溯至19世纪晚期巴黎的沙龙,那时的沙龙已经奋起反对艺术界既有的权力架构。当然了,也许这样说来更清晰一些:要总结美国的艺术景观,那么细数近来的双年展中所发生的显得尤为重要。以下是反双年展激进主义的一个不完整版的简史:

1.游击队女孩,1987

也许这是利用双年展来审判艺术界的最好例子,这些人们熟知的带着猩猩面具的匿名女艺术家们被称为“游击队女孩”,她们于1987年春天在 Clocktower举行的展览“游击队女孩检阅惠特尼”(Guerrilla Girls Review the Whitney)获得了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游击队女孩在展览中发布了“香蕉报告”(Banana Report),其中列举了自1973年到1987年之间被排除在双年展之外的优秀女性艺术家和少数艺术家群体。

2.米尔托斯·梅恩塔斯(Miltos Manetas),2002

2002年的惠特尼双年展上,希腊裔网络艺术家米尔托斯·梅恩塔斯抢占了双年展的官网链接WhitneyBiennial.com, 然后制作了无法让人理解的Flash动画页面,被他称之为网路作品的“寄生”展("parasite" exhibition)。他提前为这个网页做了广告,介绍了他破坏双年展开幕式的计划:他会找来24辆搬家公司的卡车围成一个圈,在车厢上投影播放200 件被排除在双年展之外的数字艺术家的作品——这一行动俨然是为这个挖苦双年展网页的公共噱头,这个网站直到现在都还保留。(在这个仿生学艺术的奇怪案例中,梅恩塔斯的在线展示直接引致惠特尼双年展根据他的模板重新设计了他们的页面Artport。)

3.反吸烟恶作剧(Anti-Smoking Prank),2006

克里斯·艾瑟尔(Chrissie Isles)和飞利浦·维格纳(Philippe Vergne)联合策划了2006年的惠特尼双年展,主题为“日光夜景”(Day For Night,这是少有的取了标题的活动)——他们狡猾的又采取占领 WhitneyBiennial.org网页,在其中植入了大量看起来极为可信的消息,但是真相只有在你点击进入才知道⋯⋯你会收到一条信息说“了解更多惠特尼双年展的主要赞助人⋯⋯”,再点击进去,你就会看到阿尔特亚集团(Altria Group)的标志,这家鼎鼎大名的烟草公司【曾用名菲利普·莫里斯(Phillip Morris)】一度是惠特尼双年展的首要合作伙伴。在继续点击,你便进入名为“阿尔特亚即烟草”(Altria Means Tobacco)的页面——这是一个反对吸烟的团体。(最初的假冒页面现在已下线,但是仍然可以在网络文献库the Wayback Machine中看到。)

4.Brucennial 2006-2010

这个艺术小组被人们通常熟知的名字是“布鲁斯高质量基金会”(Bruce High Quality Foundation),他们受邀加入了2010年的大舞汇(big dance 2012)。仅这项参与是不够的,他们进而发起了其自选项目——Brucennial(该词是布鲁斯和英文单词“双年展”的后缀的结合——译者注)。这很像他们自发成立的自由艺术学校(并且遍布全国),他们的行动不完全是攻击这个艺术界,而是尝试用更加可笑和主张人人平等的策略模仿它,拿捏它。在2010 年的Brucennial中,包括了许多通过口口相传选出来的无名年轻艺术家,然后由艺术明星级的艺术家例如大卫·萨勒尔(David Salle)、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和朱利安·施纳贝尔(Julian Schnabel)对这些年轻人进行审核与调教,一方面实现了对他们的鞭策,另一方面也创造了关注度。(今年的Brucennial会继续采用相同策略,参加的人包括了辛迪·舍曼和达明·赫斯特等三百余人。)

上一篇:凯伦·史密斯《发..    下一篇:[视频]吕澎:中国..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