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艺术的复兴(之三)

2010-12-19 14:18 来源: 张悦的艺术空间 作者:


 

人们显然会关注一个紧要的问题,即:国际社会将会在多大程度上认可这些基于国家社会背景而产生的作品的重要性。毕竟,在“911”之后,国际性关注的重心已由后苏维埃时期的意识形态转向了恐怖主义。
 

文化的迁徙是一种高度不稳定的行为,其决定性因素在于其背后更大规模的政治与经济力量的运动。一如我们刚刚所认识到的,当今开启的崭新的国际议程关注的重心在于穆斯林世界与基督教世界之间的关系。

我们通过种种迹象看出,后苏维埃时期的俄罗斯正试图通过努力实现国家事务的正规化来解决其社会转型中的当务之急。其涉及到税收的正规化,试图消除犯罪,及至少名义上的实现所谓政治的民主化。

这又是我们时代的一个悖论。因为目前还不能确定是否所谓的“正规化”真的正在发生,并且是以什么样的进程展开的。时至今日,俄罗斯与乌克兰的艺术家即使在“官方文化”已经终结的时代,仍然在遭遇政治强权统摄下的文化地域中寻找自身艺术的立足点。他们艺术指涉的并不仅仅是被规则限定的范畴,而更多的是针对历史的刻板印象与文化惯性。

 
在新普京时期的气候下,俄罗斯不同派别的艺术家开始形成关联,这并不是知识产业时尚化,也不是风格样式的简单统一。而是由莫斯科批评家维克托-米夏诺在近期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提出的“联网”理论所联系在一起的。这是在一块极不稳定的文化土壤中进行的偶发的观念与实践的实验。
 

这种联结是在缺乏当代艺术基础设施的国家中,艺术家,策展人与批评家籍借自由与意愿的原则所构成的关联。

AES 小组作品 

 

 

 

 1  2  3 [下一页]
上一篇:毛旭辉回忆新具象..    下一篇:东欧艺术的复兴(..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