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媒体+空间 > [空间]UCCA馆长田霏宇:我与UCCA

[空间]UCCA馆长田霏宇:我与UCCA

2015-11-21 23:34 来源: 尤伦斯UCCA 作者:


引言:UCCA馆长田霏宇:“我们希望UCCA的展览不仅影响中国观众,还可以加强中国艺术家的国际话语权。”

▲ UCCA馆长田霏宇

撰文/吴小霜︱图片/UCCA

10年798,4年UCCA

2011年12月,我正式出任UCCA馆长,这是我知道北京798艺术区的十年后。 2002年,我刚从清华大学汉语培训班毕业,第一次来到798。当时的798还很原始,让人想起70年代的纽约SOHO。艺术家们会很自然、有机地聚在一起讨论艺术,自发地做一些小展览。

之后两年我在哈佛读书,毕业后也有过犹豫,但最终还是决定回到北京。那几年,我做了很多事情,开自己的编辑出版公司,做《艺术界》主编。这和我后来去UCCA多少也有一些联系。我觉得,专业媒体和艺术机构在工作模式上很相似,做一个博物馆的展览安排和编一期杂志其实没有太大区别。我会希望在不同题目下找到一个平衡点,让读者或观众看起来觉得有意思。此外,在媒体工作久了也会觉得,除了圈内人士,如果能和艺术家一起呈现展览,去打动一些兴趣还处于初级阶段的观众,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当然,美术馆涉及的管理工作更多,需要去平衡的关系也更多。2011年底,我正式加入UCCA,那时是UCCA四周年,我们的未来还不是很明确。所以我到的第一年,一方面是自己适应工作;另一方面,也在积极突破对美术馆工作的理解局限。我们组建了新团队,包括薛梅、尤洋,我们几个都在各自寻找自己的角色,一起思考这个机构的未来和发展。现在回头看,我会觉得我们一年比一年成熟。

馆长田霏宇在UCCA2012年“书中自有黄金屋-《帕科特》与当代艺术家们”展览现场
(左:UCCA馆长田霏宇;右:艺术家乌尔斯·费舍尔作品《唉,唉,夏洛克! 》)

一个真正的国际化机构
 
我们一直想要把UCCA做成一个国际化的艺术机构。在我看来,国际化不一定意味着邀请国际大牌艺术家做展览,而是当你在为最年轻的中国艺术家做规模最小的展览时,也在使用一种国际化视野。我们希望这些展览不仅影响中国观众,还可以加强中国艺术家的国际话语权。其实,一个展览的意义,远远大于吸引人们来到这个实体空间,它的传播还会带来更大更深的影响。
 
决定要做哪些艺术家的展览,可以说是我工作最核心的部分,它是基于学术和实际等多方面考虑的,我希望这些选择可以呈现一种对全球当代艺术的判断。今年肯特里奇的展览就是一个绝佳范例,无论是他的艺术形式,还是他所思考的宏观问题,在某种情况下都会和这里产生共鸣。

▲ 2015 UCCA“威廉·肯特里奇:样板札记”展览开幕新闻发布会现场
(左:UCCA馆长田霏宇;右:艺术家威廉·肯特里奇)

▲ 2015 UCCA“威廉·肯特里奇:样板札记”展览现场

明年劳申伯格的展览更是如此。劳申伯格曾在1985年来到中国办展,那次展览为很多中国艺术家打开了通往新艺术的大门。但此后,他的作品并没有在中国得到很完整的展示,这样已经过去了30年。

现在,国际上在重新探讨劳申伯格在艺术史上的位置,很大程度和他当时所做的国际项目有关。所以我们选择这样一个时间段做这样一个展览,将会让关于这个艺术家的讨论变得更丰富,国际上的讨论中会突然多出一条是和中国有关的,这将非常有趣,比把一个大师的作品拿到中国来晒一晒更有意义。

在2016年,人们在UCCA也会继续看到和流行文化、时装相关的展览。今年,这类展览受到了很多参观者的欢迎。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机会,我希望这样的活动可以为UCCA培养一些新观众。当人们来到这里,知道了这个地方,他们或许就会从热衷流行文化慢慢转向关注当代艺术。

▲ 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馆长田霏宇向媒体发布UCCA 2016年度展览计划

非盈利机构的苦与乐

作为一个非盈利艺术机构,UCCA的每个人都很努力。有时候也会觉得痛苦,每年内容上的野心在变大,最固定的收入(如创始人的拨款)却在变小,当项目遇到问题时,我们必须努力想出解决方案。非常非常辛苦,所有人都很拼。

我们一直在尝试新的方式,2015年11月22日举办的慈善晚宴后也会发布新的赞助计划。现在,UCCA每年依靠创始人捐赠的比率在大幅下降,这是通过所有人的努力,包括商店、商务场地出租和特别项目、赞助理事会、企业赞助等各团队来一起实现的。

▲ 2014年度尤伦斯庆典晚宴 UCCA馆长田霏宇先生致辞

从2012年开始,UCCA每年都会举办年度庆典晚宴,规模也一年比一年大。我们举办晚宴的一个目的就是为UCCA筹款,这对我们能够实施自己的文化理念至关重要。但同时,我们也想借此机会感谢所有对这个机构做出过贡献的人,正如今年我们的主题“贡献与未来”所呈现的那样。

年度晚宴的意义还在于:它是我们一年当中唯一需要全馆努力才能完成的项目。做展览,可能是展览部在主要负责,公关部在协助;做创意探索地带,是一个固定的团队在运作。我们工作的划分很细,所以团队和团队之间,并不一定有很日常化的协作和交流。但准备晚宴是要所有部门都来参与的,所以它其实对全馆不同部门之间的协作也有很积极的影响。

时间过得真的很快,我在UCCA工作的时光已将近4年。在UCCA八周年之际,我希望UCCA可以越来越好,我们也会继续努力,把UCCA做成一个让北京骄傲的地方。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媒体]八五以来艺..    下一篇:[媒体]未来媒体趋..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