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媒体+空间 > [访谈]马修·斯洛特瓦尔:我对艺术市场的看法非常积极

[访谈]马修·斯洛特瓦尔:我对艺术市场的看法非常积极

2015-05-22 10:46:10 来源: ArtWorld 作者:王懿泉


马修·斯洛特瓦尔(Matthew Slotover),“Frieze对话在北京”论坛现场,2104,鲁鹏︱摄

王懿泉|文、采访

结束2014年8月底在北京的访问和调研之旅,英国弗里兹杂志(Frieze Magazine)和弗里兹艺术博览会(Frieze Art Fairs)的创始人马修·斯洛特瓦尔(Matthew Slotover)紧接着来到上海,开启对当代艺术蓬勃发展的申城的探访。

此前在北京,斯洛特瓦尔携弗里兹团队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了名为“Frieze 对话在北京”的论坛,而在上海,他行程也十分密集。从抵达虹桥机场开始,他便马不停蹄地走访本地艺术家和画廊,美术馆和各式艺术机构。他的访问名单上既包括莫干山路 50 号的本地艺术区和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也包括收藏家乔志斌的艺术活动会所“艺术饭店”。

尽管约定的访谈时间推后延迟,我还是在斯洛特瓦尔抵达上海的当晚,在他下榻的璞丽酒店大堂见到了这位艺术权力人物。访谈大概从晚上 10 点半开始,斯洛特瓦尔显得有点疲惫,但是思维却非常敏捷。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我们谈及了杂志和博览会的运营,个人收藏,以及对艺术市场的看法。

ArtWorld:为什么选择这个时机来上海和北京?

斯洛特瓦尔:我大约 10 年前来过中国,弗里兹艺术博览会里有几家中国画廊参展,也展出中国艺术家的作品,所以说我和这里有一定的联系。中国收藏家在历史上一直收藏中国艺术,但在最近几年里我了解到情况在发生着一些变化,中国的年轻藏家越来越多,他们对待国际艺术的态度非常开放。所以我觉得现在是时候来中国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我希望了解更多中国画廊和艺术家,而且弗里兹杂志也希望与中国作者保持联系。与此同时,我也希望鼓励更多人能来参观弗里兹博览会。

ArtWorld:从 2003 年弗里兹艺术博览会成立开始,你们与中国艺术机构的合作多吗?

斯洛特瓦尔: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与中国画廊的合作比较多,与中国的其他艺术机构合作并不多。但是我们在 2012 年与广东艺术家组合阳江组进行了合作,弗里兹计划(Frieze Projects)委托了阳江组进行创作,他们带来的和食物有关的艺术项目非常精彩。最近我们正在加强与中国艺术机构和个人的联系,我们邀请了居住在北京的作者秦思源(Colin Chinnery)作为弗里兹杂志的特约编辑。

ArtWorld:你对参加过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的中国画廊的印象和评价如何,比如长征空间和维他命艺术空间等画廊?

斯洛特瓦尔:我觉得它们对待艺术的态度都很好,它们对艺术有策展方面的考虑和严肃批判的一面,而绝不仅仅只顾及商业的一面。在两年前,维他命艺术空间还获得了弗里兹伦敦艺术博览会的最佳展位奖。所以我很欣赏这些中国画廊,它们为博览会带来了很多有意思的展览计划和艺术家。在今天我觉得艺术中需要被认识到的一个问题是应该如何理解中国和西方艺术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对于两方来说这都是面临的问题,我认为这也正是弗里兹要承担的任务也是机会,我们希望通过弗里兹艺术博览会和弗里兹杂志去帮助完成两方艺术之间的转译和交流。

ArtWorld:你提到了中国和西方艺术之间的关系,而你既是弗里兹杂志的创始人,也是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的总监,那么从你个人丰富的出版经验和博览会运营角度来说,你认为中国当代艺术的特征是什么?

斯洛特瓦尔:我更倾向从个体实践的角度来看待一位艺术家,而不是从群体的角度。我来自伦敦,而在伦敦人们会说英国艺术是场面震惊的那种艺术,是传递价值的,或者是 YBAs 一代(YBAs 即 90 年代兴起的“英国年轻艺术家”群体, 是 Young British Artist 的缩写)等等。但是我们要知道其实有很多英国艺术家不在这个分类里,他们有着不同的实践。因此我担心用国家身份谈论艺术或泛化谈论艺术,在某种程度上这有一点太过简单了。

ArtWorld:我了解你的意思,但是当谈到一位艺术家的时候,他的简历上总会带有背景信息,注明他出生在哪里出生在哪年。这些都会影响观众对一位艺术家的认识。

斯洛特瓦尔:确实如此,你说得对,我也这样想过。我在博览会中看到过很多不同形式的作品,比如大型装置、震撼的表演、摄影和绘画、或者是数字科技类的等等,对我来说这些都非常好。但是,很多来博览会的人会说,今年有太多装置,今年展出了太多绘画等等类似的评论,而我总是最后一个发出评论的人,因为对于我来说,这些不同形式都是艺术,都是有趣味的。

ArtWorld:你所说的让我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你自己收藏艺术吗?你喜欢收藏什么形式的作品?

斯洛特瓦尔:我有一些自己的收藏,我愿意在我们的博览会上买一些作品,我买的第一件作品是在 2003 年的第一届弗里兹伦敦艺术博览会上。从那以后这变成了传统,每届博览会我都会买些作品。我和我太太都喜欢设计,而且我做杂志也是非常关注设计的,所以我发现我收藏的作品中有一些和设计有关联,有设计感、图形敏感力,或者是材料上的新颖等等,而且我的收藏也很国际化。

ArtWorld:我知道你是从 90 年代开始从事艺术工作的,先是创立了弗里兹杂志,然后发展出弗里兹艺术博览会。那么从事杂志出版和运营博览会之间的区别是什么?你是如何协调两种工作的?

斯洛特瓦尔:当我们刚刚开始创办博览会的时候,有人对我们说,你们曾经是知识分子现在却开始经商了。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但是我认为杂志和艺术博览会两者的工作领域是非常相近和相关的。在杂志方面,我们有很多编辑和作者,他们是知识分子,从事艺术写作并把文章组合起来。至于博览会,它确实是商业活动。但我还是要强调,我们不是销售人员,而是参展画廊来进行销售。我们是博览会的组织者,我们制定艺术家委员会和画廊选择委员会,协调场地、沟通和公关等等。这些都是和出版很相似的工作,像是一个个独立运转的工作中心。而我的工作好比是策展人,来选择正确的人来做正确的事情。

弗里兹伦敦艺术博览会开幕现场,2014,杨子|摄

凯伦·赛特( Keren Cytter),弗里兹声音单元(Frieze Sounds),2014,杨子|摄

ArtWorld:那么杂志和博览会之间的独立性是如何掌握的?两者之间会不会相互影响、有没有利益冲突?

斯洛特瓦尔:我很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问题。我相信杂志编辑部的独立性是非常重要的,一本杂志的信誉都来源于此,编辑应该可以做出独立决断而不受来自商业的影响。事实上,每一本杂志都面临潜在的利益冲突,广告就是其中一个,广告客户总想告诉杂志这样做或者那样做。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在一开始的时候就针对广告有明确的规定,我们知道广告费可以支持杂志运转,但是我们也清楚地告诉广告客户请不要想干扰杂志内容,我们的编辑有自主权。因为举办弗里兹艺术博览会,我们也面临有些参加博览会的画廊想让弗里兹杂志对该画廊及其艺术家有报道诸如此类的问题,但是我们拒绝后有些人会感到不高兴。另一方面,有些在弗里兹杂志上买了广告的画廊,他们却没有入围弗里兹艺术博览会,这样的情况也有发生。这些潜在的冲突总是会发生,但是我总要在这些利益之间划清界限。有些人因此就不与我们合作了,但是还是会有客户理解和尊重我们的工作。

ArtWorld:我注意到在杂志和博览会之外,你们成立了一个非盈利性质的弗里兹基金会(Frieze Foundation)。它的目标和责任是什么?

斯洛特瓦尔:我们希望能吸引更多参与者,在(过去四年累计)来参观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的 60000 多名观众中,有很多观众在一年中没有参观过其他博览会,很多年轻人还并不富有但是他们对艺术有兴趣。我们是一个大型的艺术博览会,我们不仅是希望吸引专业人士,也希望吸引更广阔的大众。弗里兹艺术博览会有商业的一面,这很重要,但是我们也有知识层面,我们也想把更多艺术家吸引进来。所以我们会认真考虑我们究竟应该通过博览会传递怎样的信息,当然我们希望鼓励人们收藏艺术,但更多的应该是教育性的艺术活动。另外来自社会的呼吁希望看到艺术的实验性的方面和知识性的一面,而对于画廊来说代理和销售一些(实验性的)大型装置作品和现场表演作品还并不容易。因此我们希望通过成立一个非盈利的基金来从其他慈善机构寻求帮助和合作,贡献一些实验的和公益的艺术项目。

ArtWorld:我知道你在 2010 年曾参与了萨奇画廊举办的一场有关“艺术博览会是关于钱的而不是关于艺术的”辩论会,那么你刚刚所说的是否也解释了你对艺术博览会和钱两者关系的看法?

斯洛特瓦尔:我对艺术市场的看法非常积极,我认为在整体上来看,艺术市场对文化和社会都是一个积极的方面。尽管这听起来似乎有点争议。但是我们要知道艺术市场会帮助艺术家。如果一位艺术家只在美术馆里做展览,他可能不会得到艺术家费,或者仅得到一点点报酬。所以对于艺术家来说不能只靠在美术馆做展览来生存,艺术家需要有其他的生存方法。而卖作品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方法。很多艺术家很享受作品能够被美术机构所购买,从而能受到观众们的欣赏,这很美妙。富人购买艺术当然有很多原因,有的是出于投资原因,有的是基于对文化的认同,还有的是为了支持艺术家。我很骄傲弗里兹博览会可以帮助艺术家完成销售,然后满足他们生活和创作需求。也有艺术家和我说过在弗里兹博览会的销售可以帮助他支付一整年的工作室租金。你知道,艺术就像某种食物,它总有一个市场在那里。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