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达明恩·赫斯特(Damien Hirst)

达明恩·赫斯特(Damien Hirst)

2017-02-25 15:41 来源: 库艺术、广州日报 作者:artda


 达明恩·赫斯特(Damien Hirst)

达明恩·赫斯特(Damien Hirst 又译“达明·赫斯特”“达米安·赫斯特”)生于1965年6月7日布里斯托,从小在英格兰北部的利兹长大。1983-85年,在利兹Jacob Kramer艺术学院学习,1986-89年,就读于伦敦哥德史密斯学院。1994年,他获得柏林德国学术交流中心国际艺术家项目的提名,1995年获特纳奖。如今,达明安·赫斯特在英国格洛斯特郡生活和工作。是新一代英国艺术家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他主导了90年代的英国艺术发展并享有很高的国际声誉。

赫斯特对于生物有机体的有限性十分感兴趣。他把动物的尸体浸泡在甲醛溶液里的系列作品Natural History(自然历史)有着极高的知名度。他的标志性作品就是《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 一条用甲醛保存在玻璃柜里面的18英尺长的虎鲨。这件作品在2004年进行销售,其价格之高让赫斯特在作品价格最高的在世艺术家中排名第二。

赫斯特在作品里还频繁地使用日常素材,这可以在作品“对逃亡的后天无能”(The Acquired Inability to Escape)里看出来。一个人造环境里,光滑的具有设计感的现代玻璃窗认真地提醒我们这是一个玻璃缸,或者动物圈养场。赫斯特所展示的是,尽管在对逃避现实进行彻底尝试,但试图想要摆脱这种白领阶层的存在圈套是不可能的。典型的办公风格元素作为人类出席过的痕迹,同样也暗示着,在一个贫瘠和人造的环境里,生命不能被减少至仅仅具有功能性。

艺术家作品

成为名牌是人生的重要使命之一。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的世界。 
——达明安·赫斯特

 

达明安·赫斯特:成为名牌是人生的重要使命之一

英国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国际当代艺术地位。近十几年来赫斯特主导的是整个英国当代艺术的发展,无论市场还是意识,整段英国当代艺术(BritArt/YBA)甚至于整个90后的国际当代艺术界都绕不开他。可以说自互联网盛行至今,所有的艺术网站平均每月都有他的消息,再也没有任何一位艺术家能如此流行,成为整个国际当代艺术界的中心。翻弄市场、挑衅观众、重审观念,他的干涉已经不是简单的艺术方式,而是来“真的”。

赫斯特的学业成绩不好,刚开始还曾被列斯的艺术与设计学校拒绝,后来才被接受入学。毕业后他当过建筑工人,工作了两年后,于1986-89年间,进入伦敦大学金匠学院(Goldsmiths College)就读,入学金匠之前他也曾被拒绝。在金匠学院的学生时期,他也曾在太平间兼职工作,这个经历被普遍认为影响了他后来的创作。

金匠学院是90年代英国当代艺术的摇篮,它孕育了多位重要的英国当代艺术家。2007年,赫斯特曾那么回忆,特别声明了他们的老师Michael Craig-Martin以及他的那件作品 “An Oak Tree”《一棵橡树》对他们的影响“那件作品,我想是最伟大的观念艺术作品,我至今都无法忘记。”

他的父亲是一位汽车维修兼销售员,母亲名叫玛莉,过去是一位天主教徒,在市民咨询局(Citizens Advice Bureau)工作。赫斯特的父母在他12岁时离异,而母亲则曾表示“从他年轻时就管不住他”。赫斯特曾两度因行窃而遭逮捕。赫斯特认为他的母亲并不是可以容忍他的叛逆的人;她曾将赫斯特的庞克皮裤剪成碎片,把他的性手枪唱片放在炉子上加热做成装水果的碗。他说:“如果她不喜欢我的穿着,她会很快的把我从公共汽车站带走。”然而,赫斯特的母亲鼓励赫斯特绘画,这可能是她对赫斯特的教育之中唯一成功的部份。

他的求学过程有许多波折;他的美术老师为了让他接受第六学年的课程而向学校求情。后来他在列斯的艺术与设计学校就读,尽管他一开始被拒绝。毕业后他在伦敦的建筑工地工作了两年,接着进入伦敦大学金匠学院就读(1986-89年),起先他也一度遭到拒绝。

在学生时期,他曾在太平间兼过职,这很可能影响了他日后创作的主题与选择的素材。

崭露头角1988-1991

1988年,赫斯特首次组织年轻的艺术家们策划在伦敦东区废弃的工业建筑里的陈列馆大小的空间里进行的一系列展览——“冻结”[Freeze]展览。这个展览包括了赫斯特自己以及他在哥德史密斯学院的同学们的作品,标志着英国艺术领域里的一次变革,赫斯特也因此受到了普遍关注展览,在之后很多年的时间里,其中许多参展的艺术家都享有国际盛誉,赫斯特却是最出名的人,一直到今天在国际上也享有很高的声誉。自这个传奇的展览开始,位于伦敦东部的港口住宅区,在废弃的工业建筑里那些仓库大小的空间内,艺术家们自己策划的一系列展览开始了。这些展览常被作为英国九十年代艺术家策划的展览里先锋运动和进步的绝佳例子。

1990年,赫斯特的朋友卡尔·弗里德曼(Carl Freedman)与比利·萨尔曼(Billee Sellman)协助赫斯特在伦敦贝蒙德赛(Bermondsey )的废弃工厂举办了两个重要的展览:当代医学和赌徒。查理斯·沙奇参观了第二场展览,根据弗里德曼所说,沙奇对赫斯特的一个动物展览品“惊讶到呆立原地、瞠目结舌”-那件作品是赫斯特的“一千年”,一个巨大的玻璃箱中摆了一颗腐败的牛头以及无数的苍蝇和蛆虫。沙奇最后买下了这个作品。

达明安·赫斯特的首次个展是1991年在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内部事务”[Internal Affairs]。1994年,他还在伦敦蛇形画廊, 策划了展览“有些疯了,有些逃了”[Some went mad, Some run away]。赫斯特承认在1990年代期间曾沉迷于毒品与酒精:“我开始用古柯碱与酒…我成了个他妈的废物。”他因荒诞的行为而出名,譬如曾在记者面前将香烟顶在阴茎上。他之前常在伦敦苏活区知名的Groucho俱乐部出没,但后来因为他的行为而被拒绝往来。

沙奇提供赫斯特经费,让赫斯特作任何他想做的创作,而成果则于1992年在伦敦北部的沙奇艺廊的展览“新一代英国艺术家”展出。赫斯特的作品是“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一只保存在充满甲醛的玻璃柜中的鲨鱼。这件作品一共花了五万英镑,鲨鱼自澳大利亚捕获,花费六千英镑。一千年这件作品也有展出。因为这次的展览,赫斯特被提名为当年度的透纳奖,但最后的得奖者是英国雕刻家Grenville Davey。

1993年,赫斯特参加他的首个重要国际级展览:威尼斯双年展。他展出的作品是“母子分离(Mother and Child Divided)”,一只被剖半的母牛与小牛,分别放在甲醛玻璃箱中。

1994年,赫斯特在伦敦萨本泰艺廊举办“有些生气了,有些走掉了(Some Went Mad, Some Ran Away)”展览,展出作品“远离羊群(Away from the Flock)”-一只保存在甲醛玻璃箱中的绵羊。展出期间,一位来自牛津的35岁艺术家马可·布里居(Mark Bridger)将墨汁倒进箱子里,并声称作品命名为“黑羊”。布里居随后被起诉,判处两年缓刑;该作品花了1000英镑以修复。

1995年,纽约公共卫生部门禁止他的作品“两个在干,两个在看(Two Fucking and Two Watching)”参加展出;这件作品是一只腐败的公牛与母牛,原因是“担心观众会吐”。此外,在首尔、伦敦以及萨尔茨堡都举办了个展。他还为布勒乐团执导了“乡村路”的MV;此外,他的作品“无感于绝对的腐败(No Sense of Absolute Corruption)”于纽约Gagosian Gallery展出;短片“到处游荡(Hanging Around)”于伦敦展出,由赫斯特编剧并执导,艾迪·依萨演出。

1995年,达明安·赫斯特在伦敦泰特美术馆获特纳奖。特纳奖是在1984年建立的英国当代视觉大奖,每年的10月到11月份在英国举行特纳奖的评选。特纳奖的建立是为了纪念19世纪上半叶英国最伟大的学院派风景画家——特纳。如今,达明安·赫斯特在英国格洛斯特郡生活和工作。

1997年,“知觉”展览在伦敦皇家学院开幕,“一千年”以及其他赫斯特的作品均参加展出,赫斯特的作品一如往常,引来极多的争议,但观众对于英国新一代艺术家的接受度亦比以往提升了不少。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

1998年,赫斯特的自传兼艺术书籍“I Want To Spend the Rest of My Life Everywhere, with Everyone, One to One, Always, Forever, Now”出版,广受好评。他还与布勒乐团的艾力克斯·詹姆士以及演员凯斯·艾伦合组了名叫“:en:Fat Les|Fat Les”的乐团,推出的单曲Vindaloo(葡萄牙语中的一种印度菜)还曾登上1998年英国单曲排行榜的第二位。赫斯特并为小猎犬二号探测计划绘制一份彩色检测图表,让小猎犬二号探测器在火星登陆之后用来校正摄影机。他还受邀担任英国文化协会在1999年威尼斯双年展的代表,但他拒绝了,原因是“感觉不对劲”。他控告英国航空在低价航线“Go”的商标设计上侵犯了他的著作权。

2000年,赫斯特的雕刻“赞美诗”在沙奇艺廊的展览“蚁声(Ant Noises,是sensation的字谜)”展出。在报道中,沙奇以一百万英镑买下这部作品。赫斯特随后控告自己侵犯了这份雕刻作品的著作权,他史无前例地将这个雕刻复制了三份,并全部售出。9月,纽约举办了展览“达米恩·赫斯特:模型,方法,逼近,假设,结果和发现。”,在三个月内有10万名参观者,所有展出的作品全部售出。

2002年,911事件一周年的前夕,他接受BBC的访问:“整起911事件,与艺术作品在某方面有一些相似性…。当然,这起事件在视觉效果上很惊人,你不得不承认,他们(指引发事件的攻击者)做了一件谁都想不到的大事,尤其是对美国这样的大国。在某些方面他们的成就值得喝彩,因为他们让大部分的人都相形失色,尽管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新闻稿刊出的一周内,赫斯特的发言引来各界的挞伐。他随后透过公司发表了声明稿:“对于我所引发的任何不快,尤其是对这起可怕的事件的受害者家属,我表达诚挚的歉意。”

赫斯特戒了烟酒,在戒除的初期,他的妻子米亚“倍受惊吓,不得不搬离”。赫斯特的好友,The Clash乐团的前主唱Joe Strummer在这年因心脏病去世,使得赫斯特深受打击。“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之后他开始投注心力到慈善事业之中,创立了Strummerville-以Joe Strummer为名的基金会,以帮助年轻音乐家为宗旨。

他指责沙奇“幼稚”,“我可不是查里斯·沙奇的猴子…他只凭金钱的价值来评断艺术...他以为他可以靠金钱的力量来影响艺术,而且他一直执迷不悟。”

2003年,沙奇艺廊在伦敦郡议会举办展览,包括赫斯特的回顾展。这次的展览使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进一步恶化,赫斯特甚至不把这次的展览纪录在他的个人履历之中。起因是赫斯特一件为了慈善事业而创作的作品-一辆被涂上他的商标图样的迷你-被煞有介事地展出,但赫斯特认为那只是即兴之作。这起事件也导致之后将在泰特现代艺术馆举办的回顾展被取消。

2003年,“不确定年代中的罗曼史”在伦敦白方块艺廊展出,展览和作品的收入据报道高达一千一百万英镑,使他的财产增加到三千五百万英镑以上,塑像作品“慈善(Charity)”被一位韩国百货公司的业主以一百五十万英镑买走,展示在他所开设的百货公司之中。这件作品高6.7米,重达六吨,是一位患有小儿麻痹、右腿装着铁制辅助支架的小女孩,并抱着一只猫和一个捐献箱。捐献箱是坏的,里头空无一物。

“慈善”的副本在伦敦哈克斯顿广场展出,摆设在白方块艺廊前。艺廊内的地下室有12个玻璃柜,分别代表耶稣的十二门徒。每个箱子里都装着血腥、恐怖的摆设,象征各个门徒的命运与遭遇。最后还有个空的柜子,代表耶稣本人。在艺廊楼上,有四个小玻璃箱,装着插满剪刀利刃的牛头。这样的作品被认为是传统天主教意象中“超凡的灵性体验”。同时,赫斯特从沙奇手中买回自己的12件作品,是沙奇所藏赫斯特作品数量的三分之一。总共的金额据报道高达八百万英镑。

赫斯特发表有关他与沙奇之间关系的谈话:“我尊敬查理斯。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嫌隙,如果我们碰面,我们会聊天,但总之我们也不是互相称兄道弟的好伙伴就是了。”

年底,赫斯特受托为Band Aid设计单曲封面,样式是一个非洲孩子蹲坐在地上,但这样的设计不受欣赏,唱片公司用一只站在雪中的驯鹿和小孩代替。生者对者无动于衷被沙奇售出,买主是美国艺术品收藏家、格林威治对冲基金经理Steve Cohen,金额达到1200万美金(650万英镑),由赫斯特在纽约的仲介Gagosian促成。Cohen随后将这件作品捐赠给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

 

 

神之死,在没有神的愚者之船上更了解生命

2005年,纽约Gagosian Gallery展出赫斯特的30件绘画作品。这些作品历时3年半完成,以照片为基础并由助手协助,作后由赫斯特亲自完成。

2006年,墨西哥Hilario Galguera Gallery举办赫斯特的展览“神之死,在没有神的愚者之船上更了解生命(The Death of God, Towards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Life without God aboard The Ship of Fools)”。这是赫斯特第一次在拉丁美洲举办展览,吸引了当地媒体大幅报道。

赫斯特的一千年与四份三连画,包含一件新的甲醛制品:寂寞之寂静(The Tranquility of Solitude)于Gagosian Gallery和法兰西斯·培根的一幅三连画并肩展出。“寂寞之寂静”这件作品乃是受到培根的启发而作。

赫斯特可以说是英国最贵的当代艺术家。赫斯特曾用价值约800万-1000万英镑的8500颗钻石装饰一个骷髅头,经分析确认,所用的头颅属于一名大约35岁的欧洲人,生活在18或19世纪初。这件作品中最名贵的当属一枚摆在前额、重约50克拉的钻石。这件白金钻石骷髅头作品名为《给上帝的爱》,赫斯特曾表示:“我只想借诅咒死亡来赞美生命,有什么方法比采用奢华、欲望和堕落的象征更能遮盖死亡?”2007年8月30日,这颗钻石骷髅头创造出1亿美元成交价,并创下在世艺术家作品售价最高纪录。

他的妻子米亚·诺曼(Maia Norman)是加州人。他们的长子Connor出生于1995年,次子Cassius出生于2000年;三子Cyrus出生于2007年。Connor出生后,赫斯特就将他大部分的时间花在经营位于德文郡北部一间有300年历史的农场旅馆上。

 

用婴儿头颅作为艺术品的模子

2011年,据英国媒体报道,英国当代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最新完成的作品《看在上帝的份上》,竟然使用婴儿头颅作为艺术品的模子,引发广泛争议。赫斯特将白金浇铸在一名死去仅两周的婴儿头颅上,并在表面镶满8000颗粉色和白色的钻石。据悉,颅骨来自于一名出生两周便夭折的19世纪的新生儿。

对于赫斯特将婴儿头颅作为艺术品创作工具的做法,有人指出:“不论在何种情况下,一个孩子的过世总是让人心碎的,对父母的影响是深刻、持久的。赫斯特在这件作品上也许不是故作麻木,不过这件事很明显会让人不安,这是对婴儿父母的极大冒犯。他不应该如此冷血。”对此,赫斯特却给出了另一种解释,他说:“一般人看到颅骨,都会认为它代表着终结,但当你看到这个终结如此美丽的时候,又会给人带来希望,钻石代表完美与清澈,还代表着财富、死亡和不朽,它们是永恒事物的象征。”

批评赫斯特的人认为,他的成功不过是将高等艺术变成了一门生意。赫斯特承认,过去10年间,因为吸毒、酗酒等严重问题,他的作品量有所减少,还存在重复创作的问题。赫斯特的作品多数都是跟助手合作,还需要其他行业人士的技术支持,批评家指责他的著作权值得怀疑。

英国保守政治家诺曼·泰比特在《太阳报》中写道:“他们都疯了吗?这位所谓的艺术家作品都是动物死尸,还有成千上万的年轻艺术家无法参展,或许是因为他们的作品对健全的人来说太有吸引力了,现代艺术家们从来都不吸取教训。”

《每日邮报》评论特纳奖时,也提到赫斯特的作品:“1000年来,艺术都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推动力。而今日,被腌制的绵羊和被玷污的床,正威胁着要将人类变成野蛮人。”

《伦敦旗帜晚报》的艺术批评家布莱恩·西威尔,也对赫斯特的获奖作品感到震惊:“我不认为这算得上艺术。我不认为把某东西腌制,放进玻璃容器里就可以成为艺术品,我真的无法接受这种白痴行为……简直太可鄙了。”

 

 

 

达米恩·赫斯特:当代最有个性的艺术家 

时间:2006年03月01日  来源:广州日报

小时候,他被母亲看作是病态的古怪孩子;上学时,他的成绩常常是D;青年时期,他吸毒、酗酒。然而,这一切都不妨碍未到41岁的他成为当代最有名、最富有、最成功的艺术家。

他创造了多个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第一,将艺术创作发展成庞大的产业,如今其身家远远不止1亿英镑。

他被看作是跟现代艺术大师马塞尔·杜尚、弗朗西斯·培根具有同等地位的人物,是一个赢得媒体美誉的“现代戈雅”。即便是安迪·沃霍尔也没有像他一样,在主流社会造成如此大的影响力。近日,英国“坏小子”艺术家达米恩·赫斯特,正在墨西哥举办画展,世界媒体再一次把聚光灯对准了他。 

尽管达米恩·赫斯特一再强调,他的作品是在讲述生命;但在旁观者看来,他的作品萦绕着挥之不去的死亡主题。2月23日墨西哥的展览中,赫斯特《上帝之死》主题展览中最有名的代表作是:“自然历史系列”———人的头盖骨、做祈祷状的动物尸体、被钉上十字架的绵羊、凶猛的鲨鱼,它们都被浸泡在盛满甲醛溶液的容器里,都拥有跟宗教和死亡有关的宏大主题。

怪异手法表达思想

2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赫斯特不断在作品中挑战艺术、科学、媒体和大众文化的极限。3.6米长的虎鲨、被锯成两半的奶牛和小牛、药瓶子、泼在纱线上的涂料、烟头、医药柜、办公用具、医学器械、蝴蝶、热带鱼,都是赫斯特用来表达人类神秘体验的中介。

除用那些浸泡在甲醛溶液的动物尸体阐释死亡外,赫斯特的作品还表现了生物存在的短暂性。1991年他的作品《进入和走出爱》,表现的是一只蝴蝶从孵化到死亡的短暂生命历程;1990年的作品《一千年》,则包括了一个腐烂的牛头、糖溶液、苍蝇卵和电蝇拍。去年10月,赫斯特完成了堪称英国近20年最富有野心、最重要的艺术项目———以《新宗教》为主题的44件系列作品。

如此创作,跟他出身天主教家庭的背景不无关系,也是他童年经历的影射。赫斯特出生于1965年6月7日。10多岁时,他的父母离异,让他第一次对信仰产生了怀疑。“我的妈妈离婚了,她需要来自教会的支持;但因为她离婚了,所以她没法得到来自教会的支持。当时我才10岁出头,我想:如果宗教的安慰在我妈妈需要时不能出现,那么宗教就毫无意义可言。”此外,在伦敦的艺术院校求学期间,赫斯特曾到太平间实习,这一经历也影响了他以后的创作主题和创作材料。

达米恩·赫斯特《天梯上的灵魂》 丝网  (英国保尔·斯托普画廊提供)

BUTTERFLY PAINTINGS

达米恩·赫斯特《蝴蝶系列》 玻璃箱  标本  (英国保尔·斯托普画廊提供)

动物尸体创作赢声誉

1986年,21岁的赫斯特来到伦敦入读戈德史密斯学院的美术系。两年后,他召集16名学生画家举办了一个主题为“冰冻”的画展。“冰冻”营造了一种冰冷、麻木、空洞、充满讽刺意味的现代感,这次画展取得了出乎意料的成功,不仅吸引了艺术界注意,还引起了媒体关注。此后,人们倾向于把赫斯特的成就归结于“冰冻”画展造成的轰动效应。不过,赫斯特却表示,画展举办完后,好多人对他的画不认真对待。或许正是挫败感,才成就了赫斯特作为艺术家的发展道路。“我成功后,我听到所有的人都对我说:‘你真了不起,我们早就知道你会成功。’但当时我真想让他们吃屎。”

1991年,赫斯特在伦敦一个画廊举办了第一个个人画展,主题为《进入和走出爱》。此时,他的艺术表现手法基本成型,即利用陈列橱窗、死去的动物和医学手段进行创作。赫斯特第一次获得国际声誉,是在1993年举行的威尼斯艺术双年展上展出的作品《母亲和孩子分离》。

屡创艺术品价格之最

如今,赫斯特的作品,已成为世界富人们的收藏热点。

2003年,赫斯特名为“慈善”的雕塑卖出了100万英镑的高价,这是英国历史上在世艺术家单一作品首次卖出如此高价。

同年,英国球星贝克汉姆花25万英镑,买下了赫斯特的一幅作品,作为结婚四周年礼物送给妻子维多利亚。这幅心形的画作底色是鲜粉红色,再钉上几只蝴蝶作点缀。2004年11月,赫斯特开的餐馆“药房”倒闭,他为餐馆进行的家具设计和其他装饰被全部打包拍卖,在伦敦索斯比拍卖行轻易拍出1100万英镑的高价。

去年10月份,他的鲨鱼作品(有一个长长的名字:《在活人思想中死亡的物理不可能性》),以650万英镑价格卖给了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人史蒂夫·科恩。  这次交易让赫斯特成为继美国艺术家贾斯培·约翰斯后,世界上作品售价最高的在世艺术家。科恩将这一作品捐赠给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而伦敦泰特博物馆馆长也曾有意收购该作品。英国影子内阁文化大臣雨果·斯威尔,曾因此事上书给英国政府,希望政府出面干预,保证这一艺术品留在英国。

艺术界内无可替代

才40岁出头的赫斯特,比世界在世的任何一位艺术家都富有、出名、有权势。即便是安迪·沃霍尔,也没有像赫斯特这样如此影响主流社会,能够如此疯狂赚钱。赫斯特这位抽象艺术家,有着比任何一位同时代艺术家都要多的身份符号:流行明星、商业大亨、偶像、特立独行者。

对他的支持者来说,赫斯特的重要性无可替代。他被看作是介于马塞尔·杜尚(法国艺术家、现代艺术大师、达达派代表人物,代表作有《喷泉》)和弗朗西斯·培根(英国现代绘画大师)之间的艺术家,是一个自由游走于媒体之间的“现代戈雅”。去年底,权威艺术杂志《艺术评论》推出“艺术圈权力榜”,赫斯特名列榜首。

1989年,大收藏家查尔斯·萨奇,花100万英镑买下赫斯特的巨型雕塑作品《圣歌》。赫斯特说,那是他第一次对金钱的力量感到害怕。“你禁不住怀疑,这件作品到底够不够好?”

如今,赫斯特在伦敦成立了名为“科学”的公司,管理几近工业化规模的艺术品交易。当前,赫斯特的名字已经成为一个全球性品牌,控制着蒸蒸日上的商业帝国。没有一个艺术家可以把艺术品买卖做成这么大的产业。当被问起自己身家到底值多少时,赫斯特说:“我也不清楚。大约1亿英镑吧。”

300万英镑建艺术馆

赫斯特不仅是个多产的画家,家庭生活方面他也很投入。他和伴侣玛雅生活在英国德文郡的一处农场,他们有三个儿子,分别10岁、5岁和6个月。在德文郡附近,赫斯特还拥有一家海鲜咖啡屋。

除艺术创作外,赫斯特把大量精力都用在艺术品收藏上。去年底,赫斯特花300万英镑买下了一座哥特式庄园,他计划将自己所有收藏都放置其中,估计今年底就可对外开放。除自己的作品外,赫斯特还收藏了许多当代著名艺术家的作品。

今年2月中旬,赫斯特在伦敦获得另一处地产的建造许可证。这处地产位于伦敦南部,在那里赫斯特将建起半条街那么大的艺术交易场所,包括9个独立的画廊,还有一个赫斯特亲手设计的餐馆,可能还包括一个录音室。当然,兴趣广泛的赫斯特,还编写剧本,导演电影短片,拍摄MTV,组建乐队。

批评声音———这不是艺术!

批评赫斯特的人认为,他的成功不过是将高等艺术变成了一门生意。

赫斯特承认,过去10年间,因为吸毒、酗酒等严重问题,他的作品量有所减少,还存在重复创作的问题。赫斯特的作品多数都是跟助手合作,还需要其他行业人士的技术支持,批评家指责他的著作权值得怀疑。

1995年,赫斯特以展览《有些疯了,有些跑了》赢得特纳奖,这个展览包括《母亲与孩子分离》(浸泡在甲醛中的奶牛和小牛)、《脱离羊群》(甲醛溶液中的绵羊)等许多作品。英国保守政治家诺曼·泰比特在《太阳报》中写道:“他们都疯了吗?这位所谓的艺术家作品都是动物死尸,还有成千上万的年轻艺术家无法参展,或许是因为他们的作品对健全的人来说太有吸引力了,现代艺术家们从来都不吸取教训。”

而1999年,《每日邮报》评论特纳奖时,也提到赫斯特的作品:“1000年来,艺术都是人类文明的重要推动力。而今日,被腌制的绵羊和被玷污的床,正威胁着要将人类变成野蛮人。”

《伦敦旗帜晚报》的艺术批评家布莱恩·西威尔,也对赫斯特的获奖作品感到震惊:“我不认为这算得上艺术。我不认为把某东西腌制,放进玻璃容器里就可以成为艺术品,我真的无法接受这种白痴行为……简直太可鄙了。”

1988年,赫斯特策划了展览“冰冻”[Freeze],这个展览包括了赫斯特自己以及他在哥德史密斯学院的同学们的作品,赫斯特也因此受到了普遍关注。这个传奇的展览标志着,位于伦敦东部的港口住宅区,在废弃的工业建筑里那些仓库大小的空间内,艺术家们自己策划的一系列展览的开始。这些展览常被作为英国九十年代艺术家策划的展览里先锋运动和进步的绝佳例子。达明安赫斯特的首次个展是1991年在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内部事务”[Internal Affairs]。1994年,他还在伦敦蛇形画廊, 策划了展览“有些疯了,有些逃了”[Some went mad, Some run away]。 

赫斯特对科学和艺术之间的联系一直很感兴趣。他常常往自己的作品中注入医学的元素,比如药品,药橱和药片等;他的“点”画模拟的是医学颜色代码。赫斯特也常常使用日常生活中的素材,比如办公桌椅和香烟,这在作品“对逃亡的后天无能”[The Acquired Inability to Escape]里可以看得出来。尽管作品里并没有人类作为主角,但却暗含着人的缺席。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人造环境,简洁干净的现代玻璃窗的设计同样提醒着我们:这是一个水族馆或者是动物园。尽管,赫斯特通过玻璃窗里的香烟想要展示的是逃离的概念,但因为玻璃窗是密封的,所以从这个白领存在的空间里逃出去是不可能的。一把转椅和一张桌子,这种典型的办公用品元素,被用来当作人类存在过的标志,就象人类学的手工艺品。赫斯特通过这件作品,也在暗示生活不能在一个贫瘠和人造的环境里,被简化的只具有功能性。

赫斯特对于生物生命的有限性也十分感兴趣。他将动物的尸体浸泡在甲醛溶液里的作品尤为著名,“迷途的羔羊”[Away From the Flock,1994]就是其中之一,是一只泡在这种液体里的羔羊。在作品“女孩,喜欢男孩,喜欢男孩,喜欢女孩,就像女孩,喜欢男孩”[Girls, Who Like Boys, Who Like Boys, Who Like Girls, Like Girls, Like Boys,2006]里,画的表层装饰满了非常漂亮的彩蝶,不过也有让人忧虑的剃须刀。赫斯特在此提醒观众的是生命的短暂。虽说蝴蝶让画的表层变得非常漂亮,但是剃须刀让人联想到的是“镜中花月”的画面,它提醒我们危险的存在和物质的美的非永久性。作品的名称取自1995年英国著名流行乐队,模糊乐队的一首歌“男孩和女孩”,画布上的色彩突出的是生理吸引的复杂性。  

达米恩·赫斯特《药剂系列》 综合材料  (英国保尔·斯托普画廊提供) 

赫斯特是国际公认的英国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近来,他开始致力于在伦敦和格洛斯特郡拓展新的展览空间,以此来推动当代艺术的发展。同时,他打算在格洛斯特郡建立一个博物馆。

精选个展有:奥斯陆 Astrup Fearnley当代艺术馆,挪威,1997年和2005年;芝加哥当代艺术馆,美国,1998年;伦敦白色立方画廊,英国,2003年;那不勒斯考古博物馆,意大利,2004年;墨西哥Hilario Galguera画廊,2006年。精选的群展有:第三届伊斯坦布尔国际双年展,1992年;第四十五届威尼斯双年展之开放展,1993年;“精彩!:来自伦敦的新艺术”,明尼亚波利沃克艺术中心以及休斯顿当代艺术馆,1995-96年;“感觉:萨奇收藏的英国青年艺术家作品”,伦敦,柏林和纽约,1997-99年;“A-Gadda-Da-Vida”,英国泰特博物馆,伦敦,2004年。

 

传记

达米恩·赫斯特出生于英国布里斯托尔,在列斯长大。他的父亲是一位汽车维修兼销售员,母亲名叫玛莉,过去是一位天主教徒,在市民咨询局(Citizens Advice Bureau)工作。赫斯特的父母在他12岁时离异,而母亲则曾表示“从他年轻时就管不住他”。赫斯特曾两度因行窃而遭逮捕[1]。赫斯特认为他的母亲并不是可以容忍他的叛逆的人;她曾将赫斯特的庞克皮裤剪成碎片,把他的性手枪唱片放在炉子上加热做成装水果的碗。他说:“如果她不喜欢我的穿着,她会很快的把我从公共汽车站带走。”然而,赫斯特的母亲鼓励赫斯特绘画,这可能是她对赫斯特的教育之中唯一成功的部份。[2]

他的求学过程有许多波折;他的美术老师为了让他接受第六学年的课程而向学校求情。后来他在列斯的艺术与设计学校就读,尽管他一开始被拒绝。毕业后他在伦敦的建筑工地工作了两年,接着进入伦敦大学金匠学院就读(1986-89年),起先他也一度遭到拒绝。在学生时期,他曾在太平间兼过职,这很可能影响了他日后创作的主题与选择的素材。

赫斯特承认在1990年代期间曾沉迷于毒品与酒精:“我开始用古柯碱与酒...我成了个他妈的废物[3]。”他因荒诞的行为而出名,譬如曾在记者面前将香烟顶在阴茎上。他之前常在伦敦苏活区知名的Groucho俱乐部出没,但后来因为他的行为而被拒绝往来。

2002年,赫斯特戒了烟酒,在戒除的初期,他的妻子米亚“倍受惊吓,不得不搬离”。赫斯特的好友,The Clash乐团的前主唱Joe Strummer在这年因心脏病去世,使得赫斯特深受打击。“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死亡。”之后他开始投注心力到慈善事业之中,创立了Strummerville-以Joe Strummer为名的基金会,以帮助年轻音乐家为宗旨[2]。

他的妻子米亚·诺曼(Maia Norman)是加州人。他们的长子Connor出生于1995年,次子Cassius出生于2000年;三子Cyrus出生于2007年。Connor出生后,赫斯特就将他大部分的时间花在经营位于德文郡北部一间有300年历史的农场旅馆上。

职业生涯

崭露头角,1988–1991
1988年,在金匠学院的第二年,赫斯特成为独立学生艺术展览“Freeze”的主要召集人,并得到伦敦港发展公司(London Docklands Development Corporation)的赞助,在伦敦码头区的废弃大楼举办了展览。得力于金匠学院的讲师Michael Craig-Martin的影响,多位英国重量级的艺术评论家,包括查理斯·沙奇, Norman Rosenthal与尼可拉斯·赛洛塔都曾参观过这次的展览。赫斯特自己展出了一个由一大堆绘有家族画像的硬纸板所拼凑而成的作品。[4]

毕业后,赫斯特参加了剑桥茶壶院美术馆(Kettles Yard Gallery)的“新一代时人”展览。同时他也为了寻求经纪人而与Karsten Schubert接洽,但双方最后没有谈拢。

1990年,赫斯特的朋友卡尔·弗里德曼(Carl Freedman)与比利·萨尔曼(Billee Sellman)协助赫斯特在伦敦贝蒙德赛(Bermondsey )的废弃工厂举办了两个重要的展览:当代医学和赌徒。查理斯·沙奇参观了第二场展览,根据弗里德曼所说,史塔奇对赫斯特的一个动物展览品“惊讶到呆立原地、瞠目结舌”-那件作品是赫斯特的“一千年”,一个巨大的玻璃箱中摆了一颗腐败的牛头以及无数的苍蝇和蛆虫。沙奇最后买下了这个作品。

1991年,赫斯特在伦敦举办第一场个展:“In and Out of Love”;他也在当代艺术学会(ICA,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s)、巴黎Emmanuel Perrotin美术馆举办过个展。赫斯特亦在萨本泰艺廊(Serpentine Gallery)举办的艺术家新人展“Broken English”中担任召集工作。

赫斯特认识了杰·贾普林(Jay Jopling)。贾普林后来成为赫斯特的经纪人。 

 "沙奇时期",1991–2003

沙奇提供赫斯特经费,让赫斯特作任何他想做的创作,而成果则于1992年在伦敦北部的沙奇艺廊的展览“新一代英国艺术家”展出。赫斯特的作品是“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The Physical Impossibility of Death in the Mind of Someone Living)”-一只保存在充满甲醛的玻璃柜中的鲨鱼。这件作品一共花了五万英镑,鲨鱼自澳大利亚捕获,花费六千英镑[5]。一千年这件作品也有展出。因为这次的展览,赫斯特被提名为当年度的透纳奖,但最后的得奖者是英国雕刻家Grenville Davey。

1993年,赫斯特参加他的首个重要国际级展览:威尼斯双年展。他展出的作品是“母子分离(Mother and Child Divided)”,一只被剖半的母牛与小牛,分别放在甲醛玻璃箱中。1994年,赫斯特在伦敦萨本泰艺廊举办“有些生气了,有些走掉了(Some Went Mad, Some Ran Away)”展览,展出作品“远离羊群(Away from the Flock)”-一只保存在甲醛玻璃箱中的绵羊。展出期间,一位来自牛津的35岁艺术家马可·布里居(Mark Bridger)将墨汁倒进箱子里,并声称作品命名为“黑羊”。布里居随后被起诉,判处两年缓刑;该作品花了1000英镑以修复。

1995年,纽约公共卫生部门禁止他的作品“两个在干,两个在看(Two Fucking and Two Watching)”参加展出;这件作品是一只腐败的公牛与母牛,原因是“担心观众会吐”。此外,在首尔、伦敦以及萨尔茨堡都举办了个展。他还为布勒乐团执导了“乡村路”的MV;此外,他的作品“无感于绝对的腐败(No Sense of Absolute Corruption)”于纽约Gagosian Gallery展出;短片“到处游荡(Hanging Around)”于伦敦展出,由赫斯特编剧并执导,艾迪·依萨演出。同年,赫斯特获得透纳奖。

1997年,“知觉”展览在伦敦皇家学院开幕,“一千年”以及其他赫斯特的作品均参加展出,赫斯特的作品一如往常,引来极多的争议,但观众对于英国新一代艺术家的接受度亦比以往提升了不少。

1998年,赫斯特的自传兼艺术书籍“I Want To Spend the Rest of My Life Everywhere, with Everyone, One to One, Always, Forever, Now”出版,广受好评。他还与布勒乐团的艾力克斯·詹姆士以及演员凯斯·艾伦合组了名叫“:en:Fat Les|Fat Les”的乐团,推出的单曲Vindaloo(葡萄牙语中的一种印度菜)还曾登上1998年英国单曲排行榜的第二位。赫斯特并为小猎犬二号探测计划绘制一份彩色检测图表,让小猎犬二号探测器在火星登陆之后用来校正摄影机。他还受邀担任英国文化协会在1999年威尼斯双年展的代表,但他拒绝了,原因是“感觉不对劲”[6]。他控告英国航空在低价航线“Go”的商标设计上侵犯了他的著作权。

2000年,赫斯特的雕刻“赞美诗”在沙奇艺廊的展览“蚁声(Ant Noises,是sensation的字谜)”展出。在报道中,沙奇以一百万英镑买下这部作品。赫斯特随后控告自己侵犯了自己侵犯了这份雕刻作品的著作权[7],他史无前例地将这个雕刻复制了三份,并全部售出[8]。9月,纽约举办了展览“达米恩·赫斯特:模型,方法,逼近,假设,结果和发现。”,在三个月内有10万名参观者,所有展出的作品全部售出。

2002年九月10号,911事件一周年的前夕,他接受BBC的访问:

“整起911事件,与艺术作品在某方面有一些相似性...。当然,这起事件在视觉效果上很惊人,你不得不承认,他们(指引发事件的攻击者)做了一件谁都想不到的大事,尤其是对美国这样的大国。在某些方面他们的成就值得喝采,因为他们让大部分的人都相形失色,尽管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9]。”
新闻稿刊出的一周内,赫斯特的发言引来各界的挞伐。他随后透过公司发表了声明稿:

“对于我所引发的任何不快,尤其是对这起可怕的事件的受害者家属,我表达诚挚的歉意[10]。”
2003年四月,沙奇艺廊在伦敦郡议会举办展览,包括赫斯特的回顾展。这次的展览使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进一步恶化,赫斯特甚至不把这次的展览纪录在他的个人履历之中。起因是赫斯特一件为了慈善事业而创作的作品-一辆被涂上他的商标图样的迷你-被煞有介事地展出,但赫斯特认为那只是即兴之作。这起事件也导致之后将在泰特现代艺术馆举办的回顾展被取消。他指责沙奇“幼稚”[2],“我可不是查里斯·沙奇的猴子...他只凭金钱的价值来评断艺术...他以为他可以靠金钱的力量来影响艺术,而且他一直执迷不悟。”[11]

2003年九月,“不确定年代中的罗曼史”在伦敦白方块艺廊展出,展览和作品的收入据报道高达一千一百万英镑,使他的财产增加到三千五百万英镑以上,塑像作品“慈善(Charity)”被一位韩国百货公司的业主以一百五十万英镑买走,展示在他所开设的百货公司之中。[12] 这件作品高6.7米,重达六吨,是一位患有小儿麻痹、右腿装着铁制辅助支架的小女孩,并抱着一只猫和一个捐献箱。捐献箱是坏的,里头空无一物。

“慈善”的副本在伦敦哈克斯顿广场展出,摆设在白方块艺廊前。艺廊内的地下室有12个玻璃柜,分别代表耶稣的十二门徒。每个箱子里都装着血腥、恐怖的摆设,象征各个门徒的命运与遭遇。最后还有个空的柜子,代表耶稣本人。在艺廊楼上,有四个小玻璃箱,装着插满剪刀利刃的牛头。这样的作品被认为是传统天主教意象中“超凡的灵性体验”。[13]。同时,赫斯特从沙奇手中买回自己的12件作品,是沙奇所藏赫斯特作品数量的三分之一。总共的金额据报道高达八百万英镑[11]。 

后沙奇时期,2004–
 
处女母亲,达米恩·赫斯特2004年五月24日,艺术品仓储与转运公司莫马特的仓库发生大火,火灾摧毁了沙奇的大量收藏品,包括17件赫斯特的作品。慈善这件塑像放在仓库外的广场上,因此逃过一劫。

七月,赫斯特发表有关他与沙奇之间关系的谈话:“我尊敬查理斯。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嫌隙,如果我们碰面,我们会聊天,但总之我们也不是互相称兄道弟的好伙伴就是了。”[2]

年底,赫斯特受托为Band Aid设计单曲封面,样式是一个非洲孩子蹲坐在地上,但这样的设计不受欣赏,唱片公司用一只站在雪中的驯鹿和小孩代替。

12月,生者对者无动于衷被沙奇售出,买主是美国艺术品收藏家、格林威治对冲基金经理Steve Cohen,金额达到1200万美金(650万英镑),由赫斯特在纽约的仲介Gagosian促成[14]。Cohen随后将这件作品捐赠给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尼可拉斯·赛洛塔曾希望买下它并展示在泰特美术馆,英国影子内阁的艺术部门阁员雨果·斯威尔(Hugo Swire)甚至曾发公文请政府尽力让该作品留在国内[15],然而当前英国的艺术品出口法规无法限制仍在世的艺术家。

2005年3月,纽约Gagosian Gallery展出赫斯特的30件绘画作品。这些作品历时3年半完成,以照片为基础并由助手协助,作后由赫斯特亲自完成[16]。

2006年2月,墨西哥Hilario Galguera Gallery举办赫斯特的展览“神之死,在没有神的愚者之船上更了解生命(The Death of God, Towards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Life without God aboard The Ship of Fools)”。这是赫斯特第一次在拉丁美洲举办展览,吸引了当地媒体大幅报道。

2006年,赫斯特的一千年与四份三连画,包含一件新的甲醛制品:寂寞之寂静(The Tranquility of Solitude)于Gagosian Gallery和法兰西斯·培根的一幅三连画并肩展出。“寂寞之寂静”这件作品乃是受到培根的启发而作。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乔治· 巴塞列茨..    下一篇:COREY McCORKLE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