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

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

2015-03-26 19:17 来源: artspy艺术眼 作者:Echooo/编译


 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

我是一个“低俗”艺术家,随着流行文化的发展,它几乎要淹没一切,我想每一个艺术家都意识到了他与它之间的关系。同时,我也坚信艺术绝不是流行的娱乐文化。
——Allen Ruppersberg

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是一名美国艺术家(生于1944年的俄亥俄州),工作和生活在洛杉矶和纽约。他是美国第一代观念艺术家中的一员,致力于改变艺术思考和创作的方式。他的作品包括绘画,版画,摄影,雕塑,装置等。

他1967年毕业于洛杉矶的Chouinard艺术学院(现为加利福尼亚艺术学院),获得了美术学士学位。早期在洛杉矶的生活中,他与John Baldessari , Ed Ruscha , William Wegman , 和Allan McCollum交往甚密。1969年,他参加了展览“当观点成为形式”,被认为在装置艺术方面极具发展潜力。

艾伦·鲁佩斯伯格一直希望将语言当做一种表达的主体。他从批评的角度描绘出这个大众传播和消费社会的种种细节。Allen Ruppersberg针对高雅和通俗文化,公众和私密空间,艺术品和日常物品之间的辩证关系,创造出了一套复杂的对话方式,从1960年代后期开始,贯穿他作品的始终。艾伦·鲁佩斯伯格通过绘画,印刷品,摄影,雕塑,装置和图书来探索艺术、出版物和生活的交集相关的理念。他对图片和文字的钟爱让他收集了成千的书籍,杂志,海报等。他收集了20世纪文化历程中的甚至是昙花一现事物,来作为他创作的材料,包括日历,快照,杂志,漫画,剪报,明信片,海报和教学片。随着他在洛杉矶和近年在纽约呈现的多样作品,鲁佩斯伯格代表了一类横跨大西洋讲述观念艺术的基本原则,并具有首创性的人群。

AL's Café

艾伦·鲁佩斯伯格真正的艺术生涯是从1960年代末开始的。1969年,鲁佩斯伯格搬到了洛杉矶的一个空置的小旅馆,它曾是海洋主题乐园的一部分,繁华一时,后来突然衰落,成为了艺术家的聚集地——众多闲置的房子被租借给艺术家做工作室。鲁佩斯伯格搬去之后,他搜集了被遗弃在那里的东西:椅子,桌子,展示柜,帐篷和各种标志语。这些东西只是他最初在南加州收集的其中一部分,从洛杉矶乡下饭店收集的杂物,从沙漠中收集的盘子,在山上收集的松果,所有这些都被他放在临时租借的地方,并将之布置成了一个小饭馆,AL's Café。

六十年代末,高雅艺术的地位受到了挑战,日常的东西也可以被精细雕琢而与众不同,一些独特的雕塑开始频繁地在画廊展出。Al's Café里面众多“瞎弄的艺术品”虽然绕了远,最终却也仍然走进了艺术的领域。

Al's Café 并不是简单将日常空间用艺术呈现于人前,它赋予咖啡馆一种比喻义,是重新继承了叙事传统的标志。点菜或喝酒这些司空见惯的行为在这里有了美学的意味。鲁佩斯伯格这里,每日例行的事情经常被意外打断——这些意外并不是人为预谋的,也并不包含特定的目的。他们提供了寻常的切入点,但是最终导向了一个开放的结局,刺激着观众在重制时生搬硬套这种形式。在社会领域这种现象仍然十分常见,鲁佩斯伯格认为这仍有修正的余地。Allan McCollum评论他的咖啡馆,“就像鲁佩斯伯格所有的作品一样,是写给那些昙花一现的事物和人们的记忆的一封情书。”

The New Five Foot Shelf

[视频]Allen Ruppersburg - One of Many -- Origins and Variants, artist talk

艾伦·鲁佩斯伯格第一个基于网络的项目是The New Five Foot Shelf。这个项目除了他在百老汇工作室墙壁的照片之外,还有近800页的艺术家自己撰写编辑的书。“一些兴趣经常让我模糊了艺术家和观众之间的差异”,鲁佩斯伯格在第八卷末尾的这句话正对应了他作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观念艺术家的工作:他毫无巨细的向观众展示他的工作室,他的作品,他创作的痕迹。

这50卷本的书籍装置展现了鲁佩斯伯格渊博但是极具个人风格的,令人怀旧且充满诗意的语言,对文字的收藏描绘出了不可见的、充满象征的空间的一部分。鲁佩斯伯格在百老汇611的工作室虽然不在了,但是他收集的大量的图片和文字——分离了上下文,被打乱了顺序,给人提供多样阅读方式——让人重新思考阅读的意义。

2006年3月到4月,Martin Janda画廊举办了Allen Ruppersberg的展览“Poetry and Rearrangement”。在此前,杜塞尔多夫美术馆刚刚举办了他的一个大型展览“众里挑一:起源与变异(One of Many – Origins and Variants)”,而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也正在展出他的部分艺术作品。

在 Martin Janda画廊的第二次个展中,Ruppersberg首先抓住了语言和诗歌的不同形式。桌子上放了22个容纳了从童书和绘本中复制出的图像和装置的盒子。“诗歌应该是被众人创造,而非某一个人”,受到洛特雷阿蒙(Lautréamont)诗歌的启发,在展览期间画廊的参观者可能会被邀请将他们自己的诗与这些图片汇集在一起。艺术家自己的诗歌则通过幻灯片在画廊的二楼进行展示。

Spacebound and Flashback Start Over (2001/2006)

展览的另一件作品“Spacebound and Flashback Start Over (2001/2006)”,也提供了一种交互的可能。Ruppersberg再一次从童年汲取灵感,获取了大量的创作资源,包括绘本和插画书。例如“小猪皮杰一家”的图片,结合了从汤姆斯通的雕刻中获取灵感的短文,由此成为一个新的、离奇的故事。参观者可以将展览中写在一页一页纸上的故事重新组合。Ruppersberg在展览False Eye Level (2001/2006)中使用了同样的方法来讲述了类似的一首诗,那首诗以巨型书的形式展示在桌子上。

艺术家还通过一系列丝网印刷的作品来关注收藏,特别是组织或梳理收藏。在2001年的“The New Five Foot Shelf of Books”中,他的每一件作品都有同样的一句序言:亲爱的,我重新整理了这些收藏……Allen Ruppersberg不只是一个艺术家,他还是艺术,书籍和各种形式印刷品的收藏家。

2007年,Martin Janda画廊举办了以Allen Ruppersberg作品命名的展览“Who remembers where they are from? ”,这个展览是画廊15周年的纪念展,参展艺术家涉及的领域十分广泛,有artin Arnold, Adriana Czernin, Milena Dragicevic, Lois & Franziska Weinberger, Jun Yang等。

still life

Still Life中,Ruppersberg再现了报纸上的一个故事,这篇文章叙述了一个年轻人被朋友雇佣杀掉母亲的事。他将这个故事复制在帆布上,并加上了自己的评论(包括“Translated by Allen Ruppersberg”的短语),如此将这个故事从生活转化为艺术。

2011年3月,Allen Ruppersberg参与了在纽约Greene Naftali画廊举行的群展“Entertainment”,一同参展的艺术家有David Robbins, Ericka Beckman, Rachel Harrison, Haim Steinbach, Shelly Silver, Michael Smith & Joshua White, Craig Kalpakjian。

艾伦偏好利用色彩和语言来创作作品。这位艺术家的作品提供了一系列时而切中要害、时而令人迷惑的谚语,如“Are You Crying?”“What Should I Do?”“It's Not Art (That Counts Now)”等等,这些谚语被印在了似乎是被顺手拿来的海报上面。此外,他的作品“Past,Present,Future”也采用了相同的材料来展现语言和其支撑物之间的鸿沟。

2012年9月开始,在188画廊举行了Allen Ruppersberg的个展“No Time Left to Start Again/The B and D of R ’n’ R”。作为概念艺术的先驱,他影响了至少三代的艺术家,而且创造了使用叙事和借用来表现艺术的方法,这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他完成的一大波作品中都有体现。

来往反复于洛杉矶,纽约和阿姆斯特丹之间,他成为众多艺术现场之间的联系人,成为一个在欧洲有一众追随者的“艺术家中的艺术家”。在最近几年,Ruppersberg因参与在MOMA的展览In and Out of Amsterdam (2009),Frieze和Basel艺术博览会,以及前不久的Light Years: Conceptual Art and the Photograph, 1964–1977at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而更为知名。

鲁佩斯伯格最近的作品No Time Left to Start Again/The B and D of R ’n’ R,是针对记录在二十世纪初的布鲁斯歌手到六十年代的吉他弹奏者的音乐中的美国方言的一次全面的研究。他编撰了民谣,福音圣歌,布鲁斯和摇滚的历史,通过三种方式呈现出来:黑胶唱片的封面,业余爱好者拍摄的音乐活动的快照和音乐家的讣闻。数以千计的复印件被挂在色彩鲜艳的钉板上,堆放在特制的盒子里。按照音乐出现的不同场合,如家里,教堂,短袜舞会上等等,盒子被放置在不同的区域进行展出。这些色彩艳丽的钉板和盒子的设计,是Ruppersberg的显著标志,已经用了很多年,它刻意地勾引起人们对高中舞会海报的回忆(事实上,这些丝网印刷正是一家做这种海报的公司制作的)。与此同时,这几千份复印件也会放在展厅正中央的活页夹中供人阅读。在那里,参观者也可以听到进1,400首流行歌曲,这些流行歌曲是艺术家自己收藏的,最早的可以追溯到1906年。艺术家收藏的大量的照片也会在画廊外面的一面墙上放映。

“For Collectors Only/Everyone is a Collector”展出作品

Allen Ruppersberg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举办了两个重要的个展,包括在伦敦greengrassi画廊开幕的“For Collectors Only /Everyone is a Collector(仅限收藏家/人人都是收藏家)”,和在纽约Greene Naftali画廊举行的“CIRCLES:Allan Kaprow's Words, 1962, By Allen Ruppersberg, 2008”。

展览“For Collectors Only /Everyone is a Collector”展出了作品“THE BARRY THORPE COLLECTION OF 20TH CENTURY AMERICAN MUSIC BY ALLEN RUPPERSBERG 2014 (VOL.1)(来自艾伦·鲁佩斯伯格的巴里·索普之二十世纪美国音乐)(第一卷)”,2014年。

巴里·H·索普(Barrie H. Thorpe)(1925年出生),独身住在其出生地,直到其2012年去世,一直占据着他自己充满童年回忆的家。他出生在伊利诺伊州,奥罗拉,芝加哥以西68公里。他曾在二战期间在美国军队担任步兵。因他1944年至1945年间在法国、比利时和德国的负伤,曾荣获一枚紫心勋章和两颗战斗星。

索普在12岁时便开始收藏78转唱片,并且一直持续到其87岁去世。所谓一个在战后成长的成年人,他为各自公司做销售为生。而其收藏中最重要的部分都是他在中西部地区游历时发现的。

该收藏重点集中在源起于美国并在美国录音的唱片和专辑。所有流派的音乐和言词在这里都有代表,而且都是以最流行的压制格式:78,45,和33rpm。这个收藏是名副其实的20世纪美国录音历史。

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个展“CIRCLES:Allan Kaprow's Words, 1962, By Allen Ruppersberg, 2008”2014年11月在纽约Greene Naftali画廊举行。作为西海岸概念主义的先驱,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在过去的40年中一直致力于对美国流行文化与大众媒体的探索研究,收集了一批剪报、照片、海报、唱片以及其它来自之前那些时代的短暂事物。他将这些东西视为原始材料,通常将其用作作品的概念化起点,然后对原始版本进行重新阐释、整理和构建以引导出新的叙述,同时参考并且复苏了过去的视觉语言。

在这场展览中,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对艺术家艾伦·卡普罗(Allan Kaprow)1962年在Smolin画廊进行的表演“Words”进行了重新阐释。在上世纪60年代,艾伦·卡普罗(Allan Kaprow)为“环境(environment)”这个词赋予了新的含义:他将其描述为对自然的参与,目的在于为观众提供多感官的体验。在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的“版本”中,艺术家将来自其个人收藏的口语诗集用彩色和黑白的纸打印了出来,形成了一幅壁画;主展厅里的桌子上则摆放着打字机和电唱机。与原版一样,“CIRCLES”强调了作为积极参与者的观众的中心角色:打字机装备有能够传递诗歌数字信号的活动探测器,但是需要有人按下一个键。来到现场的观众也受邀带走放在纸箱里的影印副本。

在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的创作生涯中,他直接提及过一些艺术实践对其产生了影响的艺术家。在作品“Rauschenberg”(2014)中,艾伦·鲁佩斯伯格(Allen Ruppersberg)致敬了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他完整地抄写了刊登在《纽约时报》上的罗伯特·劳森伯格的讣告,以此赞美这位艺术家的一生及其对战后现代主义、对艺术的贡献。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贝林德· 德·布..    下一篇:彼得·科格勒(Pe..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