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媒体+空间 > [空间]独角兽:独立艺术空间的理想国

[空间]独角兽:独立艺术空间的理想国

2015-03-14 17:43 来源: 99艺术网 作者:大媛


独角兽非盈利艺术空间

独角兽:独立艺术空间的理想国
 
【导语】上世纪90年代,艺术自营空间开始在中国以自发的形式组建,在十几年的发展过程中,这些最终被归纳为“非盈利艺术空间”或“独立艺术空间”的机构和组织在经过了数轮自我解构后,唯一不变的是它们依旧与艺术圈的主流脱离甚远,以至于在当下每有新的非盈利艺术空间成立的时候,都会被“为什么现在还会想着成立一家非盈利艺术空间”的问题质疑。2015年1月刚成立的独角兽非盈利艺术空间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立的。

十几年来,中国独立艺术空间的发展经验直指问题根本:资金紧缺和缺乏经营思维。独角兽有两位热衷于支持当代艺术的创始人:杨嘎和武宁亚先生作为固定的资金方,有邱志杰作为学术顾问,有多年国外相关工作经验的程漫漫做执行总监,这种稳定的三角关系本是独立艺术空间的理想搭配,可程漫漫指出资金紧缺和缺乏经营思维依旧将是中国独立艺术机构面临的问题,也是独角兽想长期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除此之外,在缺乏有效经验和政府支持的环境下成立和发展的独立艺术空间要通过怎样的方式选择艺术家,选择作品?这些艺术家和作品给独角兽带来怎样的经验?独角兽又想要呈现给这个社会一个什么样的力量等等也是独角兽非盈利艺术空间将面临的问题。

独角兽:吸收经验之后与创造经验之前

您之前一直在国外发展,2014年回国不久后就接手独角兽非盈利艺术空间,其中的缘由和初衷是什么?

程漫漫:2012年,因为上海双年展协助邱志杰老师链接国际城市馆中“法国里昂馆”认识了邱志杰老师,又因为有加拿大当代艺术中心工作的经历,2014年8月份我准备回法国之前,邱志杰老师找到我,说有两个朋友想做一家非盈利艺术空间,他们有自己的母公司,愿意出资做一个纯粹学术化的非营利艺术机构来帮助有实力的年轻艺术家,问我是否愿意接手,于是我留下来了,但拿到这个空间是2014年11月的事情,正式的展览则从2015年1月才开始做。第一个展览做什么?空间的主要目的是什么?于是就有了“漂泊”这样一个主题。

作为空间的执行总监,在和赞助人,学术顾问沟通展览计划碰到意见相左的时候,会如何处理?

程漫漫:关于展览我们会持续沟通,大家相互影响的情况比较多。我很高兴的是我作为执行总监,我们的创始人以及学术顾问并没有做任何的干涉。包括我们的展览主题和艺术家的选择,他们常站在建议的角度,而不是告诉我需要怎么样。

这个空间其他工作人员是如何配比的?现在有几个人?

程漫漫:目前有4-6个人,但多是从母公司派过来的行政基础人员,真正了解我的得力助手还一直在寻找中。

独角兽的简介中指出主要是致力于驻留项目,这是出于什么原因的考虑?

程漫漫:我认为一个非盈利空间想走得长远首先要学术,其次要国际化。我们可以让更多国际上活跃的艺术家到独角兽来驻地,艺术家的驻地也能够更好地和观众或者中国艺术家形成互动。再者,我自己之前一直生活在国外,有很多国外好的艺术家资源,完全可以把这些资源全部利用起来。

2014年8月我刚接触这个空间时提出一个这样的想法,立马得到了创始人和艺术顾问的支持,于是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件事情。

是否对驻留艺术家设定范围?选择标准是什么?

程漫漫:我希望是年轻的艺术家,并且具有足够强的学术性。美国六七十年代的时候有一批这样的独立空间是很活跃的。当时有很多年轻的艺术家刚刚从学院出来,刚开始创作的时候没有好的美术馆或资金来支持他们,他们就是通过这样小的独立艺术空间展示自己,让越来越更多的人可以看到他们。

每次展览的艺术家选择标准又是什么?是否会考虑艺术家个展?

程漫漫:多数情况我们会根据主题来挑选艺术家,但如果有比较活跃、比较有意思的艺术家,我们也会考虑让他们在我们空间独立地展现他们自己。我们不能那么功利地说接下来这些艺术家是不是可以成为大牌艺术家,但我们有很多事情可以探讨,比如当代艺术的目的是什么?我们常说当代艺术是有社会责任的,当代艺术是帮助人们看到一些甚至揭示一些神秘真相,或者是关于社会性的话题,关于人本身的,关于生活的话题,这些可能是非艺术领域的人可以感知得到,或者是他们可能不曾设想的,但是一个艺术家用一些作品提出来的时候会引起共鸣。

独角兽非盈利艺术空间执行总监:程漫漫

独立艺术空间:学术VS资金补充VS运营经验

通过您现在跟他们少部分人已经有进行过一些沟通了,在你们的摩擦当中有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呈现?对目前中国非盈利艺术机构的一个生存状态?

程漫漫:我接触的这些独立机构的执行人大多以年轻的外国人居多,学美术史出身使得他们做这些计划的时候会单纯从学术角度出发,并没有从运营的角度出发来考虑这样的一个计划。在这类聊天中我们通常在讨论怎么帮助美术史往前走,非盈利机构的美术史价值背景是什么,但他们并没有考虑到这样一个非营利艺术机构的社会效应是什么,最终的获得是什么,最终可以怎样帮助到艺术家。

以往的非营利艺术机构的经营经验指出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资金周转。独角兽是如何面对这个问题的?

程漫漫:除了创始人的资助外,我们会考虑到找一些赞助方和投资方来支持我们的展览或其余项目。我们的展览有时候会和一些机构合作,相关费用也可以和这些机构共同承担,这种合作过程中是可以相互获利的。比如我最近在谈的是关于和法国大使馆的合作,因为使馆每年要向国内推广一些国外的艺术家,所以也会有法国的艺术家愿意到中国来生活一段时间,创作并展览,这将成为使馆的一个文化项目,所以如果有这样的艺术家过来,使馆会支付一部分关于艺术家的生活和展览的费用。

有考虑过卖作品吗?

程漫漫:没有。如果作品有人特别喜欢或者是想要收购,我们可以推荐他和艺术家直接沟通或者推荐别的渠道让他们完成收购,但是我们的空间是不会直接做艺术品销售的。只有这样才可以真正地帮到艺术家。

对于国外的一些非盈利空间哪些是可以借鉴和学习的呢?

程漫漫:很难,因为国外的非盈利机构做的事情是政府有大量的投入帮助他们,这个和中国是没法比的。目前中国政府对非盈利艺术机构的支持最多是减免部分税务。

独角兽非盈利艺术空间的2015年计划

独角兽非盈利艺术空间2015年的具体计划有哪些?

程漫漫:今年独角兽共计划推出6-8个展览,每一个展览都有自己独立的主题,过程中我们会有研讨会。

3月将会和法国驻华使馆的中法文化之春项目合作推出两个法国艺术家Gregory Chatonsky 和 Dominique Sirios的驻地计划,整个驻地计划我们希望可以完全开放艺术家的创作过程,观众可以进入到产地看艺术家的创作,此外基本上每个周末我们都将安排两到三个小时艺术家和公众进行对话的时间;5月之后将推出一个行为艺术节,也由法国行为艺术家来完成,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招募中国艺术家一起来互动,两国艺术家总数约定为20人左右。整个行为艺术节只有一天,但是整个过程会有一些影像记录的方式在我们的空间里边循环。7、8月份以后我们有一个关于“亚自由”的展览,讨论现在社会非自由状态下的人们的生活环境、生活状况,一个哲学系的博士将作为策展人来完成这样的一件事情。9月、11月将推出一个在荷兰鹿特丹美院和中国美术学院老师的“机械装置运动”的联合展览。

独角兽非盈利艺术空间首展:暂住证

关于“非盈利艺术机构”主题案例

出于什么原因考虑切入“非营利艺术机构”这个主题的研讨会?其中研讨会部分的主要话题都有哪些?

程漫漫:我自己希望这个研讨会是有主题,有方向和有明确目的的,所以会考虑研讨会和展览相结合的形式来完成。这个主题源于北京有很多小的独立的非盈利艺术机构,他们的生活是很辛苦的,因为他们不像我们有一个投资人、创始人,愿意做我们坚强的后盾,但是他们挑选出来的艺术家又是不错的。和他们沟通后,发现大部分这样的非营利艺术机构的执行人员为外国人,并且是那种有美术史背景的国外学者。在和他们聊天后,我们发现可以做这样一个研讨会,讨论在中国目前这个时代背景下,做非营利艺术机构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也以此为引,将话题延伸到在这种目的下我们会通过怎样的方式选择艺术家,选择作品?我们曾经选过怎样的艺术家和作品?这些艺术家和作品带给我们怎样的经验?我们又想要呈现给这个社会一个什么样的力量?

研讨会参会人员将会如何设置?

程漫漫:除了非营利艺术机构执行总监之外,我们还希望邀请对这个主题感兴趣的媒体和企业主来参加。这种所谓的企业主是属于投资人的部分,他们对艺术很感兴趣,但是他们在投资过程中并不知道好的当代艺术的标准是什么,我们可以通过这样学术讨论把他们带入进来,让他们知道该怎样投入艺术,也反之帮助优秀的年轻艺术家。

相对应的非营利艺术机构和展览艺术家会如何选择?

程漫漫:因为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参与,机构总数和作品总数均计划为十几个。共性较大的空间可能只会选择其一,展览作品也均由参加研讨会的非营利艺术机构推荐,这种选择可以更好地和研讨会融合。

对于这个展览和研讨会,比较迫切得到的支持还有哪些?

程漫漫:虽然学术对于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但我仍然希望有媒体,包括有资金人可以加入到这个研讨会里边来,或者加入到我们的项目里边来,帮助我们的项目可以完整地往前面推进,而不单纯是从学术角度的出发往前面推进。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访谈]马修·斯洛..    下一篇:[媒体]《艺术客》..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