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个案+新青年 > 个案 > 胡介鸣访谈:感知“太极”,从清醒到顿失

胡介鸣访谈:感知“太极”,从清醒到顿失

2014-11-13 15:26 来源: 崇真艺术网 作者:


艺术家胡介鸣

崇真艺术网=T
胡介鸣=H

艺术家胡介鸣最新大型动态影像装置作品《太极》历经数月终于亮相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该作品作为当前展览《邵志飞 胡介鸣 双个展》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胡介鸣在双个展中所呈现的第一个影像现场——《序曲》的延续和升华。

胡介鸣作品《太极序曲》

《太极》是一件集影像和机械传动装置于一体的综合媒材作品。作品的装置部分是由220多根按比例放大的人体骨骼组成的一个生物体,并且在自动化控制系统中以缓慢的速度在空间自由行走,同时兼备传感器检测功能,控制着作品的行走轨迹。在生物体内骨骼中安置了总计108台投影机,投影机投射出自艺术家出生以来的六十至八十年代的纪实影像资料,并在其中集中呈现极度“悲伤”与“喜悦”的真实片段。

胡介鸣作品《太极》
材料:投影机、电机、机械传动、传感器、玻璃钢、铝
尺寸:420x800x370cm

“一个被控制的有记忆的制造生命体是一直以来我想要表达的主题之一。”胡介鸣坦言,《太极》相较于之前的单个装置影像作品而言,所呈现的是综合性的创作模式。物体、材料、影像、交互程序及智能化控制都让“太极”超越了作品本身,如此的庞然大物建立起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场域,它向观者缓慢走来,却饱含着无限的历史记忆,它们相互交织,彼此覆盖,不断消解,又相互生成,显影着胡介鸣多年艺术道路上极具个人属性的文化张力。“我希望太极带给观者的是一种覆盖式的印象,置身于其中,获得的不仅仅是对物体的感受,实际上是与当下的空间和时间产生一种新的叙事关系”。

T:为什么在影像选取中,特别强化极度“悲伤”和“喜悦”的情绪标签?

H:在我看来,这两个标签基本涵盖了我们生命、历史和文化的全部过程。精神性的形而上是可以通过形而下的情绪来表达和呈现的,而在悲伤和喜悦的两种极端情绪下,所承载的精神性的内容则会变得更为宽广。

《太极》中的“悲伤”

《太极》中的“喜悦”

T:当这些情绪不断的重复出现,您希望达到的目的是什么?

H:我发现重复出现的极端情绪画面给观者带来了 “本真”的坦诚之感——一种及其值得信赖的感觉,我感到他们十分美丽。这是意外的发现,原来人只有到了极度喜悦和悲伤时才会如此真诚,自我呈现得如此完美。他们在“太极”中显出平衡之感,这是我喜欢的感觉。

《太极》小样模型

T:所以您也给“太极”作出释义:“在极端中寻求平衡”。

H:对的,这也符合我一贯的创作形式,总是在极端中寻找到一种平衡。但前提是一定要让这种极端能够呈现,然后再找到与之相对的一种平衡关系。这对于我来说,才是具有挑战性的。

T:那作品命名“太极”,与这种平衡之间产生怎样的呼应?

H:就“太极”词汇本身来说也是具有这种含义的,当发展到极端时则一定会产生某种质的改变;从形态上来理解,“太极”同时也是缓慢的,而此次的生物影像装置在空间中的行进也同样处在一种缓慢的状态之下,它都与“太极”产生相互吻合的关系。

《太极》主体结构草图

T:如此庞大的体量,它的运行原理是怎样的?

H:运用力学传动的基础原理,让“太极”的传动结构变得简洁有效。在此基础上,开发了“太极”的基本运动构造。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大体量加动态的结构是我们需要解决的最大难题,以致于设计推进过程历时数月。在主题结构的设计中,先后参考了工业机电设备构造、日常用品的结构、设计产品和活动装置作品等。

T:对“太极”中影像的呈现是一种碎片化的处理方式,也就是说它们本身不再具备一种叙事功能,相反,它们随着生物体的缓慢行进,会将影像投射到地面、墙面和屋顶上,这个过程中,其实是在与空间建立一种新的视觉关系。

H:是的。“太极”在影像手法上和常规的影像创作完全不同,“忽略”是作为首要的关键词出现在此次影像创作的思路中。对影像掌控的核心是:影像相互重叠后以及无序行走时的视觉感知。确认影像的标准是“历史现场”或“彼时现场”的强烈程度。当观众置身于影像空间中,产生强烈的时空错位感,甚至是回到“历史中”,这种“彼时感知”是“太极”影像的核心,是我想要的内容,其他一切均可忽略。

《太极》由220多根按比例放大的人体骨骼组成,且内嵌影像

T:或者说是希望透过“太极”本身制造一个强大的视觉场域,带给在其中的人们以一种似历史,胜似历史的身心存在感。

H:其实观众的进入和置身“彼时”,不是因为影像的内容。太极影像的内容是模糊的,难以阅读的。我没有打算在太极中揭露观众历史的真相,或是惨痛,或是感叹,抑或警示…这类说教式的演绎不在太极的计划之中。设想中观众在“彼时感知”的状态中,捕捉隐约可见的没有意义的影像内容,比如似乎看到有一辆车、一栋房子、一组人影......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个空间让你感觉你置身于以前的不确切的某一个时空关系中,个人记忆中的图像被唤起,形成个体的文本。

《太极》投射在空间中的影像

T:“太极”是您一直以来的一个创作诉求,如今它已然呈现在观者的面前,可能因为它过于庞大,会让观者忽略到创作者寄予作品更深层次的理解。

H:我希望“太极”能制造出一个“通道”,让观众进入,置身“彼时”,或许观众在进展厅之前的那种清醒意识在进入展厅时会顿失,这也正是我对太极的期待。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扩展阅读

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内 > 胡介鸣(Hu Jieming)

上一篇:开幕:艾芙瑞·辛..    下一篇:环境公害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