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生态 > 曹喜蛙:范迪安任中央美院院长的利与弊

曹喜蛙:范迪安任中央美院院长的利与弊

2014-10-29 00:42 来源: 曹喜蛙博客 作者:曹喜蛙


早上起来,网上新闻的一片片“范迪安”的鹅毛乱飞,都在说范迪安履新中央美院院长的事儿。其实早在多少天前就知道范迪安要回中央美院,一点都不意外。正如很多年前,范迪安当时要做美术馆馆长时大家一致看好,当时之所以看好范迪安是因为范迪安的美术史专业和策展人身份,尤其当代艺术圈层的人相对比较看好范迪安。

这一回范迪安能履新中央美术学院的院长,严格点讲不是范迪安有多好,实在是所谓的美术界太没有人了,没龙的地方自然蛇会露头,这很自然,不必大惊小怪。但至少从客观上看范迪安做美院的院长,要比很多人要强。范迪安除了在人格上略有瑕疵,业务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可担心的,他比很多自以为了不起实际上不咋的人还是要好很多。

范迪安是做业务的,他在中央美院时就策划过一系列美术活动,文论方面该写的也都有论述,他能调到当时的中国美术馆应该是众望所归。范迪安到中国美术馆后,确实做了一些可圈可点的工作,除了做了一系列比较重要的国际展、国内展外,善于调动媒体的力量,这个说明他非常懂当代艺术的生态,是一个在观念上很前卫的合格的策展人,他做馆长是合格的,尽管离100分的馆长还差一大截。之所以说他在中国美术馆的任上没有做到100分,是类似万人空巷、举国排队进馆参观的展览几乎没有,也就是有绝对特色、轰动的展览基本上空白。这可能与他做业务追求四平八稳的心态或当时的社会美术生态贫瘠有关,但不能说他没有一点责任。

范迪安隶属于当代艺术圈,是最早被“招安”的当代艺术圈的人士,在专科方面也是有所传承的,他是著名美术史专家、美术评论家邵大箴的高足。邵先生在美术界的影响力应该说对范迪安的历次履新有点促进,美术界的老人大家还是要给邵先生面子的。尽管美术界自己也是有这派那派的,但一定程度上还是有点共识的。这样说,是说范迪安的名头、出身还是够的,尽管英雄不问出处,实际上那是不可能的。这就像当初潘公凯任美院院长时,大家还是给面子的,那是因为他是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的二公子,后来的事情这里就不评说了,当局者更有资格评说。

范迪安虽说是当代艺术圈的人士,但混迹官场也久矣,身上难免沾染上一些官场旧病,希望在新的政治生态中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彻底根除旧病。范迪安以前画画,也写点书法,也算传说中的“中国最美的官员之一”了。但范迪安的成就主要在美术史研究、评论、策展方面,这对范迪安担任美院院长有点好处,因为画画、写书法不是他的主业,他应该比其他人担任院长要公允一些,不会偏爱某些人或美术门类,对治理美院现在的乱象应该有好处。再加上他不是玩弄权术的一类人,文人气质相对浓烈,文人的毛病也会有点,但应该能团结大部分艺术界的人士,而不是对艺术界的异类进行无情的追杀、排斥。

范迪安不是完人,一般人也不会拿完人的标准要求范迪安。在没有更好的人选的前提下,选择范迪安担任美院的院长,应该赠一句任重道远,再加一句好自为之。从业务上不用担心范迪安,但是在新时期更大的视野下如何办好美院,大胆改革、开拓,应该是时不我待。尽管全国各类美院如雨后春笋,但央美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依然是举足轻重的,如何能重振央美“学院”雄风,则不是范迪安一个人可以实现的,能否团结更多的美术界人士齐心协力、共举大业,仍需拭目以待。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尼古拉斯·伯瑞奥..    下一篇:藏酷:最后一个乌..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