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欧文·沃姆(Erwin Wurm)

欧文·沃姆(Erwin Wurm)

2008-11-16 12:50 来源: artda.cn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 欧文·沃姆(Erwin Wurm)

Erwin Wurm 这位1954年出生的奥地利“荒谬”观念艺术家,也是大胆的 Fluxus 流派拥护者。他在漫长的15年中,不停的探讨、实施并企图让雕塑的定义更为宽泛。在什么时候和场景下让我们认为这是雕塑?为什么这是雕塑?为什么这不是雕塑? 这些问题徘徊在他的作品左右,展开的讨论和启发是广泛的。通过这些幽默好玩的作品,以一种轻松的方式进入,不需要严肃看待,不需要认真考虑,这是他作品的最核心。

自上世纪80年代末,Erwin 就开始发展一系列“一分钟雕塑”,他让自己或模特在意想不到的场景或日常的物件中摆好为时一分钟的姿势,于此挑起观众们对雕塑定义的质疑。他希望能利用最“简短的小路”来制作雕塑;一种直接快速的、有时还幽默的表达方式。就好象这些雕塑是短暂的、自然发生并暂时的,而它的形象只能被摄影或录像捕获。

在作品《吞下世界的艺术家》中,Erwin 表示:我感兴趣的是每天的生活。所有围绕着我的事物都是有用的,有关那些东西和可以和当代社会产生关系的问题。我的作品表达的是所有存在于人类的东西:物质的、精神的、心理的和政治的。

至于他作品中的幽默,Erwin 说:如果你幽默的看待东西,人们会马上认为你这个人不认真。但我认为人们可以与不同的方式看待事物,你不需要一直那么的认真严肃。调侃和幽默可以帮助你、让你放松的对待。

 

艺术家作品

一分钟雕塑
One Minute Sculptures

Looking for a bomb 3
寻找炸弹3

吞下世界的艺术家
The artist who swallowed the world
2006

Am I a house?
我是房子吗?
2005

House Attack
房子突击

 

 

“荒谬”的欧文·沃姆

欧文·沃姆,奥地利“荒谬”观念艺术家,大胆的Fluxus 流派拥护者。从20 世纪80 年代起开始推出他的雕塑概念。他将建筑、影像、现成品、摄影以及美术馆的参观者,整合融入到荒诞而令人耳目一新的互动雕塑中。欧文·沃姆用建筑、雕塑、装置和表演等艺术媒介,“荒谬”地重新构建和定义我们眼前的世界。

欧文·沃姆1954 年出生于奥地利布鲁克穆尔河畔。现工作、生活于维也纳。他不停的探讨、实施并企图让雕塑的定义更为宽泛。在什么时候和场景下让我们认为这是雕塑?为什么这是雕塑?为什么这不是雕塑?这些问题徘徊在他的作品左右,展开的讨论和启发是广泛的。他将建筑、影像、现成品、摄影、美术馆的参观者,整合融入到荒诞而令人耳目一新的互动雕塑中。进行“一分钟雕塑”的系列创作。通过这些幽默好玩的作品,以一种轻松的方式进入,不需要严肃看待,不需要认真考虑,这是他作品的最核心。

欧文·沃姆喜欢用建筑、雕塑、装置和表演等艺术媒介重新构建和定义我们眼前的世界。你可以认为这是幽默,伴随着趣味和一丝顽皮,但这背后藏着的是艺术家对整个人类世界巨大的好奇心。他极富互动参与性的作品,让人们身临其境并主动地思考,谁是偶像,谁是作品。当然,他也会让你在不经意间发现:人们在社会中时刻都包裹在焦虑之中并且被消费着。“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深入浅出。谁说解决严肃的问题就不能有轻松的方式?”显然欧文·沃姆很自信,“我想用我的艺术作品影响更多的人。”

对于欧文·沃姆来说,创作能否用最直接的方式进入事物的核心是非常重要的。他试图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想法,为此,他在“胖屋子”,“胖汽车”,和“胖冰箱”这些作品中加入了大量脂肪,令人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意图,他反省了我们的现实生活,一种物质过于泛滥的现实——那些看起来像跑车的东西都是由大量的脂肪组成的。欧文·沃姆作品向来让人惊奇,同时又有着某种戏剧性的诙谐。通常人们看到都会笑,但笑过之后,又有着某种对现实的反思。这种幽默的形式,是欧文·沃姆刻意选择的方式,他认为,讽刺和幽默可以帮助人们找到一种更轻松的方式来看待事物。

《薄雾》这件作品,你不可能只是站着观赏。艺术家要让你变成作品的一部分。其中的“一分钟雕塑”需要人们参与并成为作品的素材之一,形成娱乐与启发,让审美关系得以互换。另外你还会见到站立着的柜子。当然,柜子一直是站着的,但是它们同样可以穿上量身定制的衣服和裤子,甚至漂亮的礼服。除此之外,让你再次兴奋和尖叫的还有他的“窄房子”,窄到让你提着裤子小心翼翼才可以从中间穿过,前提是你不能太胖,否则请选择绕行。在人人都想住胖房子的年代里,这样的窄房子自然是一个讽刺。

他的《窄房子》同样吸引了很多观众——一座窄到一个人只能侧身穿过的窄房子。观众们在窄房子中穿梭,犹如进入了一个变形的现实空间,一切都被拉窄了,但我们依然能够在其中挤身而过。策展人杰罗姆·桑斯认为,在人人都想住胖房子的年代里,这样的窄房子自然是一个讽刺。

欧文·沃姆说:我对日常生活感兴趣。所有围绕我们周围的材料都可能是有用的,以此类推,各种物体以及对象,现代社会涉及的各种话题都是可以被纳入雕塑的创作。我的作品谈论的是整体的人,包括身体,精神,心理和政治的各个层面。

至于他作品中的幽默,欧文·沃姆说:如果你幽默的看待东西,人们会马上认为你这个人不认真。但我认为人们可以与不同的方式看待事物,你不需要一直那么的认真严肃。调侃和幽默可以帮助你、让你放松的对待。

当然,讽刺只是欧文·沃姆作品的一种形式,他真正想在作品中找到的是作品与现实的关系,为此,他甚至改变了雕塑的范畴,彻底革新了现代雕塑的形式。

 

 

  

 

 

 

 

  

听欧文·沃姆说

与时尚交锋

我与时尚的最初交锋是跟一家奥地利的内衣品牌合作,这个品牌在70年代请了很多世界级的摄影师给超模拍广告,但是那次合作是完全失败的。当时的问题是,需要模特做一些很怪异的动作,比如把头放在男模特的裤裆里,她们不愿意,所以就必须找色情片模特来拍。用色情片模特是完全以男性主观角度来看的。当时用的是非常愤世嫉俗的视角,其实是在讽刺。所以不仅拍片的摄影师很讨厌我,而且连那些模特都很讨厌我,因为最后只留下了身体,而没有留下她们的脸。

之后我跟很多时尚品牌都有过不同种类的合作。其中跟爱马仕有一次合作,由于爱马仕是一个很高端的品牌,所以我基本上都是从顾客的角度来诠释“爱马仕”这个词的意思。还有2008年跟名模的合作,非常有意思,当时刊登在杂志法文版、德文版上。我对于时尚的乐趣十分浓厚,因为我觉得我的作品都是属于当代时尚的一部分。

观赏性的“危险”

我有一个概念叫做愤世嫉俗的批评,所以我的作品就有点这样的内容,其中可能会包含一点危险性,比如“有人在背后插你一刀”等。其实这个危险是观赏的一部分,其实并不存在危险性。这样,这些作品就为大家打开了一扇打开思维的门。

可惜的是在北京尤伦斯艺术中心的展览中没能展出这类作品,因为从馆长的角度希望更适应中国观众的承受力,所以不能像在其他国家那样做。

在美国,肥胖症是个非常大的问题,因为在美国大鱼大肉吃得非常多,而且美国很多动物都会打激素,然后人又把这些动物吃进去,最后就变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另外一个问题,在美国得肥胖症的人多数都是穷人,因为他们只能吃廉价的东西,而富人会加入健身俱乐部、会买比较好的东西来吃。

但我要强调的“肥胖”和“窄”并不是一个反义词,这里是指被挤压,你可以随意理解。

灵感来自哲学

笛卡尔曾经说过:虽然你能看到我,我也能看到你,但是不能因为这种互相看得见,就相信我们互相都是存在的。西班牙文艺复兴时期的哲学家斯宾诺莎曾说过,我不相信自由意志,因为自由意志是不存在的,自由意志是我们所处的当代社会最重要的基石。经过科学家的研究表明,或许人类确实没有自由意志,或许我们的行为不是在受自由意志的支配,而是在受基因的支配。

当然,我还读历史类的书,因为在历史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20世纪为什么很疯狂?因为20世纪有很多战争,死了很多人。希特勒、斯大林这些人物的一生,都是我们需要搞明白的。

以前我有一个作品叫《吞下世界的艺术家》,这也是我看待世界的一种方式,比如在中国可以看看这边的穿着,体验这边的食物,去了日本又是另外一番景象,所以希望大家以不同的方式吸收不同的文化。另外,当然各种美的东西都会吸引我,包括哲学的美、女性的美、风景的美。

游历也是非常重要的,比如我来到中国再回到奥地利,我的视野就会变得非常开放,我也会刻意保持这种开放的视野。

上一篇:COREY McCORKLE    下一篇:荒木经惟(Nobuyo..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