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内 > 艾未未(Ai Weiwei)

艾未未(Ai Weiwei)

2008-11-16 11:18 来源: artda.cn 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艾未未(Ai Weiwei)

简历
艾未未,1957年出生于北京
1978年就读北京电影学院
1982年就读帕森设计学院
1993至今返回中国并定居北京

Ai Weiwei
1957  Born in Beijing, China
1978  Enrolled at the Beijing Film Academy
1982  Parsons School of Design, New York
1993  eturn to Beijing
Lives and works in Beijing, China

个展
2010  “A Few Works from Ai Weiwei” Alexander Ochs Galleries, 柏林, 德国
      “联合利华系列: 艾未未”涡轮大厅, 泰特现代美术馆, 伦敦, 英国
      “Hurt Feelings” 维也纳, 奥地利
      “艾未未”,麦勒画廊. 瑞士
      “失手, 陶器公元前5000年-公元2010”,Museum of Contemporary Craft美国
      “艾未未”,Haines画廊,旧金山,美国
      “Barely something”, Stiftung DKM, 杜伊斯堡,德国
      “失手, 陶器公元前5000年-公元2010”, 阿卡迪亚大学美术馆,格林塞德,美国
2009  “随奶-人皆可用”(With Milk_find something everybody can use), 密斯.凡德罗临时展览馆(Mies van der Rohe Pavilion), 巴塞罗那,西班牙
      “世界地图” (World Map),林冠画廊(Faurschou Gallery),北京,中国
      “对不起” (So Sorry),Haus der Kunst,慕尼黑,德国
      “According to What?”, 森美术馆,东京,日本
      “Ways Beyond Art”, Ivory Gallery, 马德里,西班牙
      “Four Movements”, Phillips de Pury, 伦敦,英国
      “艾未未:纽约1983-1993”,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2008  “艾未未”阿尔比画廊(Albion Gallery), 伦敦,英国
      “艾未未”,现代画廊(Hyundai Gallery), 汉城,韩国
      “Under Construction”, Sherman 当代艺术基金会, 坎贝尔镇(Cambelltown)艺术中心, 悉尼, 澳大利亚
      “Illumination”,布恩画廊(Mary Boone Gallery),纽约,美国
      “Go China! Ai Weiwei”, 高宁根博物馆, 高宁根,荷兰
2007   麦勒画廊. 瑞士
      “Traveling Landscapes ”,AedesLand, 柏林,德国
2006  “碎片”,麦勒画廊,北京
2004   泊尔尼美术馆, 瑞士
       Caermersklooster - Provinciaal Centrum voor Kunst en Cultuur,根特,比利时罗伯特•米勒画廊, 纽约
2003    麦勒画廊. 瑞士
1988   “旧鞋性-安全,” Art Waves画廊,纽约,美国
1982    亚洲基金会, 旧金山,美国

联展
2010    “直到现在,新的收藏(1960-2010)”, Target Gallery,明尼亚波里斯艺术学院,明尼亚波里斯,美国
        “8 Positions”,上海世博会荷兰馆,上海,中国
        “Radical Conceptual”,现代艺术博物馆,法兰克福,德国
        “Contemplating the Void”,古根海姆博物馆,纽约,美国
2009    “乞求,借和偷”,卢贝尔家族珍藏馆,迈阿密,美国
        “外国的魔力:中国-日本-欧洲”,赫琴斯博物馆,杜塞尔多夫,
        “垃圾”,AfterGallery,项目陈列室,莫斯科,俄罗斯
        “态度”,Shit-art Center,郑州,中国
        “The State of Things”, (策展) 博扎尔爱慕者艺术宫(Bozar Palais des Beaux-Arts),布鲁塞尔,比利时
        “Pete and Repeat –Zabludowicz 收藏的作品,176”(Pete and Repeat – the works from the Zabludowicz Collection, 176),伦敦,英国
        “Void of Memory” Kimusa of Platform 2009, 汉城,韩国
        “童话”赫兹利亚当代美术馆(Herzliy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赫兹利亚,以色列
        “The Making of Art”,法兰克福锡恩美术馆(Schirn Kunsthalle Frankfurt),法兰克福,德国
        “I want to talk to you”,北京梯级艺术中心(T.art Center),北京,中国
        “The Big World: Recent Art from China”, 芝加哥文化中心, 美国
        “map Games: Dynamic of change”, 当代艺术中心(CAOS),特尔尼,意大利
        “United Technologies”,利斯莫尔城堡(Lismore Castle),利斯莫尔,爱尔兰
        “The Making of Art”, Kunsthalle Schirn, 美茵河法兰克福,德国
        “Action-Camera: Beijing Performance Photography”, Morris and Helen Belkin Art Gallery, 温哥华,加拿大
        “麻将 –希克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展”,塞勒姆,美国
2008    “地震”,艺术频道(Art Channel), 北京,中国
        “China: Construction/Deconstruction-Chinese Contemporary Art”, 圣保罗艺术博物馆(Museu de Arte de Sao Paolo), 圣保罗,巴西
        “Out there: Architecture Beyond Building”,第11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 威尼斯,意大利
        “Liverpool Biennial International 08: Made Up”, 泰特博物馆,利物浦,英国
        “Super Fengshui: UCCA Site Commissions”,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Reconstruction # 3. The Artists Playground”,Sudeley Castle,格洛斯特郡,英国
        “China Power Station: Part III”,Musee d’Art Moderne Grand-Duc Jean,卢森堡
        “Branded and on Display”,塔夫茨大学艺术画廊,梅德福,美国
        “Branded and on Display”,斯科茨代尔当代艺术博物馆,斯科茨代尔,美国
        “Branded and on Display”,盐湖城艺术中心,盐湖城,美国
        “Second Lives: Remixing the Ordinary”,艺术与设计博物馆,纽约,美国
        “Hypallage –The Post-Modern Mode of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OTC当代艺术中心,深圳,中国
        “Half-Life of a Dream –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 from the Logan Collection”,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旧金山,美国
        “Selections from the Hara Museum's Permanent Collection”,Hara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东京,日本
        “麻将 –希克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展”,加利福尼亚大学, Berkeley Art Museum & Pacific Film Archive,伯克利,美国
        “China. The City exp(l)osed”,Institut Francais d'Architecture & du Patrimoin,巴黎,法国
        “Map games: Dynamic of change”,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China Gold –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Musée Maillol,巴黎,法国
        “Interval of Silence”,红星画廊,北京,中国
        “Body Media”,多伦现代美术馆,上海,中国
        “Delirious Beijing”, PKM 画廊,北京,中国
        “趣味的共同体”, 伊比利亚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New Vista-The Phenomenon of Post-Tradition in Contemporary”空白空间,北京,中国
        “身体媒体”,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Red Aside: 中国当代艺术希克收藏展”, Fundacio Joan Miro, Barcelona, 西班牙
        “The Real Thing.中国当代艺术”, 瓦伦西亚现代艺术机构,瓦伦西亚, 西班牙
2007     第六届深圳当代雕塑艺术展:透视的景观, OCT当代艺术中心,深圳,中国
        “原点:星星画会回顾展”,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EI – Entity Identity – 北京系列.西方的概念–中国的设计”, Stedelijk Museum s' Hertogenbosch,  荷兰
        “Fortunate Objects: Selections from the Ella Fontanals Cisneros Collection, CIFO – Cisneros Fontanals Art Foundation, 迈阿密, 美国
         “Inspired by China- Contemporary Furnituremakers Explore Chinese Traditions迈阿密罗德岱堡艺术博物馆,美国
         “当今中国”,Cobra 美术馆, 阿姆斯特丹,荷兰
         “大声展”, SOHO尚都,北京,中国
         “Something New Pussycat”, Klara Wallnerh画廊,柏林,德国
         “Energies – Synergy”, Foundation De 11 Lijnen, Oudenburg, 比利时
         “Chinese Video: Chord Chances in the Megalopolis”, Morono Kiang画廊, 洛杉矶,美国
         “麻将 –希克 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展”, 奥地利萨尔茨堡现代博物馆
         “第十二届卡塞尔文献展”, 卡塞尔,德国
         “空谷艺术空间当代艺术展”,空谷艺术空间,杭州,中国
         “Metamorphosis: The Generation of Transformation in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坦佩雷美术馆, 坦佩雷,芬兰
        “Thermocline of Art. New Asian Waves”, ZKM - Zentrum für Kunst und Medientechnologie,卡尔斯鲁厄,德国
        “来自中国的艺术—乌利﹒希克(Uli Sigg)收藏”, 巴西中央文化中心 , 里约热内卢,巴西
        “China Welcomes you... Desires, Struggles, New Identities”,新艺术中心, 格拉茨, 奥地利
        “金猪年--中国当代艺术希克(Sigg)收藏展”, Lewis Glucksman画廊, 科克(Cork)大学, 科克,爱尔兰.
        “金钱”,今日美术馆,北京,中国
        “Forged Realities”,北京U空间,中国
        “The Real Thing:中国当代艺术”, 泰德现代艺术馆利物浦馆,利物浦,英国
         Project “We are the future”第二届莫斯科当代艺术双年展, Winzavod艺术中心, 莫斯科, 俄罗斯
        “Branded and on Display”,Kannert 美术馆, 伊利诺斯大学,伊利诺斯,美国
        “Branded and on Display”, Ulrich Museum of Art , 堪萨斯州立大学, Wichita,美国
        “A Continuous Dialogue”常青画廊, San Gimignano,意大利
        “What about sculpture?”前波画廊,纽约,美国
2006    “恒动:当代艺术对话”,上海当代艺术馆,中国
        “This Is Not For You – Sculptural Discourses”, Thyssen-Bornemisza Art Contemporary, 维也纳,奥地利
       “Detours. Tactical Approaches to Urbanization in China”,Eric Arthur 画廊, 建筑系,园林设计,多伦多大学,多伦多, 加拿大
       “China now, Faszination einer Weltveränderung”, Sammlung Essl, Kunst der Gegenwart, Klosterneuburg /维也纳, 奥地利
       “麻将-中国当代艺术希克收藏展”,Hamburger Kunsthalle, 汉堡,德国
       “首届上海当代艺术馆文献展 -- 入境:中国美学”, 上海当代艺术馆,中国
       “第五届亚太地区当代艺术展,昆士兰州艺术中心”, 昆士兰州,澳大利亚
       “Zones of Contact”,第十五届悉尼双年展,悉尼,澳大利亚
       “Territorial.艾未未和Serge Spitzer”,现代艺术美术馆, 法兰克福,德国
       “Altered, Stitched and Gathered”, PS1当代艺术中心, Long Island City,纽约,美国
       “中国发电厂I”, 蛇形画廊(Serpentine Gallery),伦敦,英国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250#.Eine Ausstellung”. Haus der Kunst美术馆, 慕尼黑, 德国
       “Fill in the blanks”艺术文件仓库,北京,中国
2006釜山双年展, 釜山市立美术馆,釜山,韩国
       “Misleading Trails”,Samek 美术馆,Bucknell大学, Lewisburg,美国
       “Misleading Trails”,Schick 画廊,Skidmore学院,萨拉托加Springs,美国
       “Misleading Trails”,Boyden画廊, 马里兰圣玛丽学院,美国
         都市风景‘北京欢迎你’, Kunsthaus Hamburg,汉堡, 德国
       “A Continuous Dialogue”,常青画廊,北京,中国
       “Inspired by China – Contemporary Furnituremakers Explore Chinese Traditions”, Peabody Essex Museum, 塞伦,美国
       “中国当代, 建筑,艺术和视觉文化”,荷兰建筑学会, 鹿特丹,荷兰
       “Black and Blue”,罗伯特﹒米勒画廊,纽约,美国
       “Antique Modernity—Breaking Traditions”, 伊桑﹒科恩美术馆,纽约,美国
       “2006 Beaufort Outside”,现代艺术馆, 奥斯坦德,比利时
       “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及影片”,世界文化宫
柏林,德国
       “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及影片”,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 纳希尔艺术博物馆(Nasher Museum of Art), Durham(达勒姆); 圣塔芭芭拉美术馆(Santa Barbara Museum of Art),美国
       “新生: 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中国当代艺术”, 威廉斯学院艺术博物馆(Williams College Museum of Art),威廉姆斯镇(Williamstown),美国
2005   第二届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广州,中国
      “Misleading Trails”, 范德比尔特大学美术馆, 纳什维尔,美国
      “Misleading Trails”, Charlotte and Philip Hanes Art Gallery , 维克森林大学, 温斯顿-塞伦(Winston-Salem) ,美国
      “Misleading Trails”, 北德克萨斯大学美术馆,登頓(Denton, Texas),美国
      “Misleading Trails”, Altgeld Gallery , 北伊利诺斯州大学, 德﹒卡布尔(DeKalb) ,美国
      “新生: 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中国当代艺术”,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Arizona State University,Tempe)艺术馆,美国
      “新生: 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中国当代艺术”, University Art Gallery,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地亚哥校区,拉乔拉(La Jolla),美国
      “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及影片”, 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 Albert Museum),伦敦,英国
      “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及影片”,西雅图美术馆(Seattle Art Museum), 西雅图,美国
      “东经116与北纬40的聚落”,站台中国,北京,中国
       A Strange Heaven – Contemporary Chinese Photography, Tennis Palace Art Museum, 赫尔辛基(Helsinki, Finland), 芬兰
      “麻将 —中国当代艺术希克收藏展”,伯尔尼美术馆(Kunstmuseum Bern), 瑞士
       第一届蒙彼利埃中国当代艺术双年展, 蒙彼利埃,法国
      “Cina.Prospettive d'Arte Contemporanea / China: As Seen by Contemporary Chinese Artists”,米兰,意大利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泰特现代美术馆( Tate Modern ),伦敦,英国
      “No 250. An Exhibition. Beauty and Waste in the Architecture of Herzog & de Meuron”, 荷兰建筑学会, 鹿特丹,荷兰
2003 “Silknet-Emerging Chinese Artists”, 麦勒画廊, 瑞士
        “ Persona3”,艺术文件仓库,北京,中国
        “Le Printemps de Chine”, CRAC ALSAC, Altkirch,法国
        “新生: 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中国当代艺术”, David Winton Bell Gallery, List Art Center, 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 ,普罗维登斯(Providence),美国
       “新生: 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中国当代艺术”, Samek Art Gallery, Bucknell University, 路易斯伯格(Lewisburg),美国
       “新生: 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中国当代艺术”, Jean Paul Slusser Gallery , 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美国
       “Piss Off”, Museum of New Art, Pontiac ,美国
       第九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 威尼斯,意大利
       “Misleading Trails”,艺术文件仓库,北京,中国
       “On the Edge – Contemporary Chinese Photography & Video, Ethan Cohen Fine Arts,纽约,美国
       “Chinese Object: Dreams & Obsessions”,Salvatore Ferragamo Gallery,纽约,美国
       “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及影片”,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 Printemps Chicago and The David and Alfred Smart Museum of Art, 芝加哥,美国
       “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及影片”, 纽约国际摄影中心,纽约,美国
       “Modern Style in East Asia”北京东京艺术工程,北京,中国
       “赫尔佐格和德梅隆,250号, Eine Ausstellung”Schaulager, 巴塞尔, 瑞士
2003   “New Zone-Chinese Art ”,Zacheta国家美术馆, 华沙, 波兰
       “A Strange Heaven.中国当代摄影”, Galerie Rudolfinum, 布拉格, 捷克共和国
       “节点-中国当代艺术的建筑实践”,联洋建筑博物馆, 上海,中国
       “Cement- Marginal Space in Contemporary Art”,前波画廊,纽约,美国
2002   “中国-传统和现代”, Museum Ludwig Galerie Oberhausen, 奥伯豪森(Oberhausen),德国
       “Art from a Changing World:The Ludwig Collection”,Henie Onstad Kunstsenter, Hoevikodden, 挪威
        首届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 广东美术馆. 广州,中国
2001   “Take Part II” 麦勒画廊. 瑞士
       “Tu Mu. Young Chinese Architecture”,Aedes Galerie,柏林,德国
       “Take Part I”, 麦勒画廊. 瑞士
2000   “不合作方式”, 东廊画廊,上海,中国
       “肖像,人物,一对和一组”, 比翼艺术中心,上海,中国
       “我们的中国朋友”, ACC 画廊 和包豪斯大学美术馆 (与麦勒画廊合作), 威玛,德国
1999   “Innovations Part I,” 艺术文件仓库. 北京,中国第48届威尼斯双年展,威尼斯, 意大利
       “现代中国艺术基金会收藏展”, Caermersklooster - Provinciaal Centrum voor Kunst en Cultuur,根特,比利时
       “观念,色彩和激情”,艺术文件仓库,北京,中国
1998   “Double Kitsch: Painters from China”,纽约Max Protetch画廊,美国        
1997   “《交点》中、日、韩现当代艺术展”, Daegu Art & Culture Hall , 韩国
1996   “Begegnung mit China”. 路德维希国际艺术论坛, 亚琛, 德国
1995   “Configura 2 - Dialog der Kulturen”, Angermuseum, Galerie am 
        Fischmarkt, Erfurt,德国
       “变化—中国当代艺术”,哥德堡艺术博物馆,哥德堡,瑞典
1993   “中国当代艺术—星星十五年”,东京画廊,东京,日本
1989   “星星十年”, 汉雅轩画廊香港, 台湾, 法国
1987   “The Star at Harvard: Chinese Dissident Art”, 哈佛大学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 美国
1986 七个艺术家联展, Vorpal 画廊. 美国
       “China's New Expression”, Municipal 画廊, 纽约. 美国
       “中国先锋艺术”, 阿尔班尼大学美术馆(Albany University Art Museum), 纽约,美国.
1980    “第二届星星画展”. 中国美术馆,北京,中国
1979    “第一届星星画展”. 中国美术馆墙外,北京,中国

建筑作品
2008   鄂尔多斯100项目策划 ,园林设计(建设中)
       The Great Pyramid,Dessau,德国(竞赛)
       红砖画廊,红1号院,草场地,北京
2007   杭州江南会所,7个别墅,杭州,中国
       Gottschalk-Halls, 童话的临时室内装置,第12届卡塞尔文献展,德国
       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草场地,北京,中国            
       17个工作室,草场地,北京,中国
       金华建筑艺术公园古陶博物馆,金华,浙江,中国
2006   昆明艺术谷,昆明,云南,中国(方案)
       Naga室内设计,北京,中国(在建)
2005   运河边上的院子--九个盒子, 泰禾地产,北京,中国
       泰禾别墅G12建筑. 北京(概念设计)
       泰禾地产运河边上的别墅样板间设计. 北京
       四川九寨沟边边街,四川
       北京电影学院青岛创意媒体学院, 赫尔佐格.德梅隆的顾问,青岛,山东,中国
       丽江雪山水城树宅, 云南(方案)
       草场地工作室加盖,北京, 中国
       环碧堂画廊, 内部设计,北京
       海口别墅, 海南(方案)
       中国登山者纪念碑, 安徽(方案)
       舒朗服装厂厂房,  烟台,山东
       麦勒画廊. 104 草场地,北京
2004   金华建筑艺术公园景观设计. 浙江
       去哪 餐厅, 北京
2003   国家体育场方案 ,赫尔佐格﹒德梅隆建筑事务所顾问 北京
       国家体育场景观设计, 北京
       艾青中学景观设计, 浙江.
       金东新区商业文化中心 ,赫尔佐格.德梅隆建筑事务所顾问,浙江(在建)
       广东东莞松山湖文化营展览馆,广东(概念设计)
       中国国际建筑艺术实践展16#建筑-“六间”,南京,江苏
       哑巴空间设计,北京
2002   复旦大学上海视觉艺术大学(总规划)
       艾青文化公园, 浙江
       金华金东区义乌江大坝,浙江
       江苏安特汽车厂,江苏
2001   长城脚下的公社景观设计, 北京
       甲55酒吧,北京
2000   SOHO现代城景观设计, 北京  
       SOHO现代城艺术馆策划, 北京
1999   艾未未工作室. 北京
1998   艺术文件仓库,草场地,北京

艺术家作品

艾未未Ai Weiwei
她在这个世界上开心地生活过七年
Remembering
C-print
117x305 cm
2009
Photocredit: Haus der Kunst, Photographer: Lawrence Weiner

Remembering, 2009
back packs and metal structure
approx. (h) 117 x 305 cm
Photocredit: Haus der Kunst
Photographer: Lawrence Weiner

艾未未在英国泰特现代艺术博物馆涡轮大厅展出的大型装置作品《1亿颗陶瓷瓜子》这件名为《1亿颗陶瓷瓜子》的作品这1亿颗瓜子重量超过150吨,从五六年前开始筹备制作,是景德镇1600名熟练工人历时2年多才完成的,每一颗都要经过30多道工序,纯手工制作。

Rock installation on Dachstein_2010

北京

外墙面为裸砖的工作室和四合院样式的连体别墅,这片由观念艺术家和建筑师艾未未在北京大山子艺术区附近为麦勒画廊修建展厅和工作室被漆成了漂亮的浅灰色。建筑的外表线条和内部装修简约之至。空旷,开放,干净,洁白,具有颠覆性。

屋内,准备好接受长时间采访的艾未未显得平静而温和。他的身后是一张来人难以视而不见的原创海报:画面的中心被一根巨大的、缠着绷带的中指占据,它粗鲁地竖起,仿佛在挑衅权威们来扳倒它。另一面墙上,是他1985年的作品《小提琴》:一个铁铲的手柄被移植到一把小提琴身上(小提琴为上流社会的象征)。
屋内另一处,艾未未挂了一组他自己捧着一个有两千年历史的汉代花瓶,然后把它摔碎的照片。还有一本他写的书——《不合作方式》,以及一些1990年代的先锋艺术作品。在邻近的小工作室里,一张经过他艺术化的重组和架构的清代木桌仿佛证明了这个居室的主人确有能力颠覆历史和传统:处理后的木桌两条腿接地,另两条腿顶着墙。
这就是艾未未的工作:质问权威,颠覆传统或经典,并将当下消费主义时代的符号融于旧世界的物品之中。“我不确定自己是否擅长艺术,但我从中得到解脱,”这个四十九岁的留着小胡子的健壮艺术家说,“这是一种释放自己的方式。”
  
艾未未用不着谦虚。他已经是公认的中国当代艺术的领头人及最有创造力的思想者之一,一个被专家们认为推动了中国现代艺术发展的人。他是最早一批摈弃苏联写实主义和“文革”宣传风格的艺术家之一,也是最早质疑领袖标准像的人之一。1970年代晚期,他是著名的,抑或是无名的“星星画会“的成员,这是一群通过在中国美术馆展示激进艺术作品而扬名艺术界的自学成材的艺术家。在漫长的旅居纽约生活之后,他于1990年代回到北京,组建了一个实验性的,类似纽约艺术家天堂东村的社区。后来,就是在这里,产生了令人震惊的行为艺术和激进绘画、摄影以及装置作品。
今天,艾未未不仅成为了中国最知名的艺术家之一,也是一位广受赞誉的建筑设计师。受聘于瑞士Herzog& de Meuron建筑公司, 他参与设计了耗资3亿7千5百万美金的2008年北京奥运会场馆——鸟巢。他自己的艺术作品也供不应求,他的那幅著名的,从寺庙中抢救出来的木刻《中国地图》在索斯比拍得22.8万美元。
一些批评家称艾未未的作品,比如他的摄影,是对政府或权威的肤浅的政治抨击。但是《纽约时报》的艺术评论人Holland Carter却称艾未未的作品“发人深省”,或许这其中有被某些人讥笑为“学者型的小丑”的东西。
中国当代艺术的两大收藏家管艺和前瑞士驻华大使Uli Sigg称艾未未是个天才。“他深谙中西方文化,并且熟知中国传统,而且不断地在这两个世界之间周旋,” Sigg先生在一次采访中说道,“他常常采用一些看似简单但其实复杂的创作主体和创作方法,他拥有丰富而智慧的艺术表现手法。”
艾未未的北京工作室已经成为收藏家、艺术基金会和国外知名美术馆的访问者们常到之处。前德国总理Gerhard Schroeder也名列访客名单。他也是Uli Sigg创办的中国当代艺术奖的评委之一。他的画廊“中国艺术文件仓库” 正在和瑞士鲁塞恩的麦勒画廊(Galerie Urs Meile)合作,展示中国那些最具探索精神的前卫艺术家的作品。
在当代艺术不被看好,展览时常被叫停的现实条件下,艾未未拥有凡人所没有的勇气,他质疑政府,敢面对任何权威,以用解构传统的方式去创造现代艺术为乐。而有时他的创造似乎仅仅源于一时兴起。当问及他的那一组自己手持唐代花瓶然后又将其摔碎的摄影深意何在,他冲记者答道:“用来证明重力原理是有效的。”
艾未未的腔调有时就是这样——机灵,半真半假,轻浮——然后谦虚。

听了艾未未的故事之后,听众或许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一切都是巧合,是时代和历史的巧合使他有了今天。他似乎在说,他和他的家人跟随着历史波澜的移动而伫足于一个幸运时期。在多年搜寻创意的旅程后,艾未未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场席卷中国的艺术旋风的中央。
“现在的事越来越奇怪,越来越疯狂,”他说,“每天都有大艺术馆和基金会的人、作家、摄影师和导演来我这儿,他们都急切地想知道中国发生着什么,”他说,“你根本无法想象——都是这些人,他们连长城都不去,他们就来这儿。”

艾青之子

艾未未出生于“反右运动”开始的1957年。在允许知识分子对政治进行批评后不久,政府对洪水般的批评失去了耐心而不堪其扰,开始将知识分子划为“右派”,或谓“国家的敌人”。很多人锒铛入狱或被下放劳动。
艾未未的父亲——著名诗人艾青——成为这次运动的首批受害人之一。 他被驱逐出北京城,先后被送到黑龙江和新疆省的劳改农场。
“他那时候是国家的公敌,人民的敌人。我小时候就是一个国家敌人的儿子,”直至今天,艾未未在他北京的工作室里依然激愤难平,“他当时扫厕所,全家生活条件差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但这就是国家走过的路。”
艾未未在讲述自己的成长故事时,一次又一次回到多年前的往事,回忆起他父亲在流放期间的悲惨遭遇,以及他的愤怒。

艾未未出生时,他的父亲艾青是这个国家最知名的诗人之一。艾青于上世纪30年代在巴黎学过画,他的代表作《大堰河》问世于1936年日军占领期间。他曾经被蒋介石和国民党关过监狱,后来又进过GCD的监狱。他的命运随着国家政治的变化而坎坷起伏。
“我父亲出席了1942年的延安文艺座谈会,还拍了照片留念,”艾未未说道,“那会儿,艺术和文学都很简单,任何事情你不是支持就是反对。所以文学就是阶级斗争,你可能会为一句话而丧命。”
在新疆生活了九年之后,艾未未一家又被送到戈壁沙漠去劳改。据艾未未回忆,在那五年时间里,他父亲的唯一工作就是打扫厕所。这个激励了好几代作家的伟大诗人还险些被打死。
转机在1970年代到来。据说,当时一位国外友人向周恩来询问了关于艾青的境况。不久,艾青被批准回到北京他自己的住所。1978年他被平反,重新提笔写作,直到去世。

东村:纽约和北京

艾未未在1970年代和家人一起回到了北京。在看过他的绘画和素描的父辈的鼓励下,艾未未开始从事艺术创作。
1976年,大学恢复招生。艾未未克服重重困难拿到了两所国内顶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美术学院,他选择了电影学院。当时的同学中有张艺谋和陈凯歌。然而他的电影学习之路却中断了。
“在学了两年之后,我感觉非常无聊。我们刚进学校时都很兴奋,但我后来却非常不开心,”他说,“我们国家刚刚经历了一段没有人权的黑暗时代,突然在一夜之间,人们开始大谈‘四个现代化’,却没人反思刚刚过去的事情。我非常失望。”

在那段时间,艾未未加入了由一群挑战传统艺术观的艺术家组成的“星星画会”,这个由雕塑家王克平领头的团体于1979年在北京的中国美术馆的台阶上举办展览,他们的展览立刻在国内外引起了轰动。
人们说这是对以往艺术的巨大冲击。伴随这次艺术运动而生的,还有北京的“民主墙”,一个青年人表达自我、发表理想的地方。后来,有关部门撤销了“民主墙”,当历史倒退到控制言论自由的时候,艾未未在他女朋友家人的帮助下,得以赴美国留学。
1981年他去了加利福尼亚的伯克利。不久,他通过了英语考试,移居纽约市,在那里,他进入了帕森设计学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和艺术学生联盟(the Art Students League)。
他说,在纽约期间,他潜心研究了达达主义,贾斯珀•琼斯,安迪•沃霍尔和马塞尔•杜尚。然而他又一次辍学了。在纽约的十二年中,他花了大量时间轧马路、看展览、逛书店,他还兼职做过保姆、建筑工人、画匠等,他同时从事实验艺术并尝试组建一个知识分子的生活区。
“我们这一代几乎没有人浪费时间,”他说,“他们要么想拿个文凭,要么想进入主流。他们都想成为有用的人,但这种念头从来没有占据过我的大脑。”
在纽约,他和一个寂寞的纽约诗人Allen Ginsberg 成了好朋友,后者是1960年代美国反战运动的一面旗帜,经常在东村的圣马可教堂朗诵自己的诗歌。那时艾未未住在靠近Tompkins Square Park的公寓,那里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谭盾、徐冰和陈凯歌等年轻中国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据点。
“我住的地方成了城东的根据地,”他笑道,“当时我的电话自动答录机的录音是:‘东边是正确的(East is Right)’。”

据艾未未称,他在纽约时几乎什么都不做。他把自己的作品拿给Allen Ginsberg看,对方表示怀疑有哪家画廊会展出它们。在聚会上,一旦他自称艺术家,旁人就会嗤之以鼻。而且自从他退学之后,他已经成为非法居留者。
1985年,他终于有机会参加了由Ethan Cohen画廊举办的展览。其中的一件作品是,他将一件大号雨衣挂在衣帽架上,并将一个避孕套拴在雨衣的口袋处。
他说,在那个年代德国表现主义和巴斯奎特相当流行。他的事业几乎没有开始。
1989年6月学潮开始,他愤怒了。他在纽约进行了八天的绝食静坐以示抗议。他同时加入了一个名叫“团结中国”的组织。他说,可笑的是,他因此而告别了非法身份,拿到了绿卡,得以名正言顺地留在美国。
1993年在听亲戚说父亲病倒之后,他回了国。他说他其实不想回家——因为有种失败的感觉。
“1993年,当我回到家,我妈都不好意思问我的情况。我没有文凭,连本科都不是,几乎没有钱,没有财产,没有结婚。但是我还是回来了,因为我爸爸病了。十二年了,我从来没有回来过,甚至没写过信。”
父亲在艾未未回家三年之后的1996年去世,享年八十六岁。

“毕加索”回家

回家后,艾未未重返艺术圈。他组建了一个艺术家的生活区,借纽约东村之名,号称北京“东村”。他开始和艺术家共事,出版关于他们作品的地下刊物,取名叫“黑皮书”、“白皮书”、“灰皮书”等等。
在一组摄影作品当中,他对着一组国家纪念堂竖起中指,包括:华盛顿的白宫、北京天安门、柏林议会大楼和巴黎埃菲尔铁塔。
在记录马六明和张洹等他所欣赏的艺术家的同时,艾未未开始推出自己的作品。有大胆的照片、超现实主义的雕塑和大型装置,比如他那灵动而精密的永动车装置。

在他的早期作品中,同样著名的还有一张他妻子路青的照片。照片中,路青俨如一个“暴露狂”,她在天安门的毛主席像面前撩起裙子,一个残疾人坐在轮椅上盯着她看。时值1994年6月。
他还创作了看起来很简单的摄影系列,比如《七个像框》,一组关于一个北京军区警卫员的七张照片。每一张表现了他身体的一个部分,从头到脚。这个相当僵硬的军人具备所有权威的特征:从严肃的表情到整洁的装束。在最后一张照片里,如策展人巫鸿所指出的,他的右脚鞋带松了。
这张照片,如同艾未未的许多作品一样,意在取笑权威,揭露官僚主义,解构权威和传统——正如摔碎古董花瓶,用可口可乐商标装饰一个汉朝的瓮,或者为石器时代的泥罐刷上“沃霍尔颜色”,使之重获生机。
2000年上海双年展期间,艾未未与冯博一一起在上海莫干山东廊画廊策展了众所周知的展览“不合作方式”。该展览因为充满超前卫的展品(其中一件是由两个死婴组成的装置作品)而在开展当天即被关闭。为报道双年展而来的西方记者蜂拥而至,艾未未因此声名大噪。
艾未未说自1999年之后,中国开放了很多,表现之一就是北京和上海的当代艺术市场的红火。目前只有那些最直白地表达政见的作品——比如描绘天安门广场事件——才会遭禁或被透视研究。  

 

艾未未的艺术世界

文·摄影/杜小鹃

北京草场地艺术区新开的瑞士麦勒画廊(Galerie Urs Meile)4月8号以艾未未在中国首次个展《艾未未 — 碎片》作为画廊的开幕展,展出了他的两件作品为一件大型装置《寺庙碎片》与三个相关联的影像作品:《北京:长安街沿线》(2004),《北京:二环立交桥》(2005)和《北京:三环立交桥》(2005),同时,该艺术中心也为艾未未亲自设计,风格简约而大气。

《寺庙碎片》是用古代家具与过去创作剩下的170多块木块组成,作为材料的十分沉重的铁木为被政府批准拆迁的广东省内古代寺庙中的梁柱木,经艾未未之手打造后,历史与沧桑被融入兼具审美与收藏的艺术品里。《寺庙碎片》由十一根柱子组成,抽象的外形也是假想中国地图的边界,它所蕴含的非理性特点使之看上去也是权宜之计,与经典的建筑结构与木工技艺的美感背道而驰,从这些庞大、转瞬即逝与不确定之间的矛盾里隐约透露出艺术家所关心的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事情,即高速发展下目前中国的失重现状。

北京系列的影像作品已经在泰特(Tate Museum)等三家重要的美术馆展出过,作品借助北京地图摄制并根据一系列严格的技术规则完成的,具有浓厚的概念意义。北京的环线与长安街各处在指定点被以机械、客观和固定的方式拍摄一分钟,它记录了首都复杂与狂热的高速运转。北京是一个不断努力向未来发展的大城市,而这些经过收集与重组的影像碎片作品,向北京乃至国内永不停歇的社会政治、文化和城市变革提出了质疑。艾未未说:“历史总是我们做的所有事情中的遗失的一环。我认为这些碎片中体现了一种瞬间的真实。这就是碎片的含义:瞬间的片断。”

东村教父

1957年生于北京的艾未未为诗人艾青之子,曾经为70年代“星星画派”的成员。在国外呆了12年后于93年回国。由于在美国苏荷艺术区的背景并且对于当时国际前卫艺术状况的熟悉,他影响了当时许多艺术家如张洹等人,如“艺术家应该坚持反映自己的生活状态,不要去过多考虑的艺术潮流”的建议。在1994年到1997年他与冯博一合作编撰了艺术刊物《黑皮书》《白皮书》《灰皮书》,成为首次以文字记录的方式来呈现中国当代艺术的的重要文献。2000年时,艾未未又与冯博一在上海合作策划了对后来影响颇大的《不合作方式》(Fuck off)展。这些活动使他在中国早期的前卫艺术里扮演了重要的推动角色,以致他当时被大家称为“东村教父”。

2004年艾未未办了三个个展,分别在纽约、瑞士伯尔尼美术馆与比利时的根特,其中伯尔尼的展览为泽曼(Harald Szeemann)策划。最近他的名字同时出现在2006年悉尼双年展与亚太三年展的被邀请名单上,打破了例来此两个展览不邀请同一位艺术家的惯例。艾未未的艺术活动还包括他一直是 “中国当代艺术奖项” (CCAA)活动的挑选评委,与作为《麻将》希克(UliSigg)收藏展策划者之一。

目前艾未未仍然是国内最早做前卫艺术独立空间“艺术文件仓库”(CAAW)的艺术总监。虽然这些年都是在义务做,但是以坚持不干涉他的艺术态度的为条件。艺术文件仓库并不参与任何商业活动,要买画的商人可以与艺术家本人联系,文件仓库并不介入。对于展览艺术家的挑选,艾未未非常严肃地不将这些与私人感情有任何瓜葛,他的亲朋或者所谓的牛比艺术家,并不在他考虑之列。对于具体选择艺术家,艾未未说他只看艺术家本人,挑选不那么急于求成的艺术家,作品在其次,他说:“我要展出的是人,是设备,而不是产品”。艾未未认为这样一个空间对于中国当代艺术是一种财富,他说“有这么一种空间,有这么一个老艾,用这样一种姿态与方式来做事情,一定鼓励了很多这类艺术家,他们愿意把自己的东西做好,不惜功本,愿意花几年,或者花更多时间去做”。事实上的确是这样的,并且这两点有做事原则的考虑恰恰是他受到众人尊重的地方,也是艺术文件仓库做到目前在国内外仍负有盛名的原因。

艾未未认为艺术很大层面其实并没有与中国这个社会发生关系,如果有经济上的关系的话,即到处谈的中国目前画价很高或拍卖很火,这其实也是一件很无聊与芝麻大的小事情。倘若中国当代艺术很在意这个事情,那就太丢脸了。因为我们得想想曾经经历了什么时代并且正在经历什么时代,如果简单地把经济来兑换艺术,那么代价就太大了。我们必须知道做事情的时候,得有点比例感,我们坐的时候有多高,站的时候有多高,躺的时候有多高。  

艺术vs建筑 

年少时学艺术对于艾未未是不得已,据他分析当时为逃避的干农活,那时的社会一天到晚的政治与思想。他说自己画素描其实画不好,因为心思不在上面,竟然还是考上电影学院,后来跟那帮人呆着不舒服,退学去美国,上学一年又退了,因觉得呆着不自在,成为非法移民。艺术道路上走到今天,艾未未说做展览只是因为有人推着走,对他来说重要的是有“事情”在做,在这个做“事情”的过程中,他能集中精神,产生想象,并看到自己的失败。在做具体艺术作品时,他会经常怀疑自己的智力与能力,不希望把它做得更好。艾未未认为作品是一定的物质,让作品承载一些概念,它不需要太多不需要太少,不需要太好也不需要太坏,让它们自己生长就可以了。他的这个想法充分表现在展览的无论影像还是装置作品里。这种朴素的做艺术态度与高度精确的技术知识的结合做出来的精致大气的作品使他一夜之间突然成了国际著名展览的座上宾。

艾未未认为艺术跟生活比,是太小的一件事情,常人理解所谓的“艺术”这种已经固化的形态在他是相当不重要的。事实上他的生活完全被艺术包围了,如他住在自己设计的房子里,和他正在举办的个展的艺术空间设计。细节还包含在他接触的任何东西,如他喜欢的古董,家具,石雕,绘画,建筑,甚至是“人”上面。艾未未对于技术精确的兴趣颇浓,搞清楚一堵墙是30公分厚还是35公分厚这种事情相当着迷。所以当欣赏他古董家具作品时,三条腿的桌子根本为自然天成,古朴的作品从技术上看丝毫没有被改造过的痕迹,作品呈现出极具收藏价值的品质,这也难怪他在建筑上有天分,建筑本来就是用来住人的,而经艾未未之手的“产品”非常贴合人机,因为某种程度上他对于外界的敏感与生态适宜度还保持着婴儿般的直觉。反对把建筑当作区别于艺术领域来讲的艾未未,自由无碍地行走于两者之间并游刃有余。当对比其难易之处时,艾未未有自己的看法“其实做艺术家很难的,我这么一个人,做了四五十年了,现在才被人承认说能生存了,能卖了。另一方面,我做建筑还没做就被人称为建筑师了,但是也太难了,那么多人在做,有几个人一生有机会去设计很重要的建筑。”艾未未目前在建筑领域上走得已经相当远了,过去四年中,他做了四十多件建筑,每天花的时间不少于十二个小时,他的作品在与建筑有关的书里都很容易被看到。

◇书房主人

除了著名诗人艾青之子的身份外,艾未未还有不少可以让人羡慕的头衔:旅美艺术家、中国前卫艺术代表、“鸟巢”设计者赫尔佐格和德梅隆的中国顾问、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的副导演……这一次,他的身份是书房主人。
问艾未未“爱读什么书?”,他常会说“我根本不读书”———但是他“翻书”,出去旅行的时候会习惯性地带两本书,闲暇的时候翻翻。而他住所二楼书房里的多数书籍都是画册或者图文书,设计类和艺术类书居多,确实适合翻看而不是阅读。而注重文字的书,则在一楼的另一个书房。书房透露出艾未未和书脱不开的关系,他读书、买书、出书,还烧过书。 

未读书,先烧书

艾未未是诗人艾青的儿子,从小就看到家里有很多书。那时候他随父母在新疆石河子农场生活———艾青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1958年4月不满一岁的艾未未就随父母到黑龙江农垦农场,1959年转到新疆石河子垦区,直到1975年才回到北京。
“因为父亲在法国待过,也喜欢美术,所以家里有很多非常漂亮的画册,印刷制作都非常精美,他也非常爱惜书,不爱借书给别人,在家里读书的时候也仔细,我们是不能乱翻、折角的”。虽然小时候还读不懂,他也常常怀着郑重的心情翻翻。艾未未正经读的第一本书是《三国演义》。那年他11岁,刚刚有了自我意识。
但是当1966年之后,这些书成了麻烦,“不烧不行啊,因为一拨一拨造反派来抄家,翻批注、笔记找反动罪证,我父亲不得不烧了”。因为书太多,父亲烧不过来,正上小学二年级的艾未未也叫同班同学来帮忙一起烧书,“因为很多画册都有封套,纸张很精致,我就想把封套取下来送给同学包书,但是有的我们怎么抽也取不下来”,他和父亲一起看着一堆书烧成灰烬。边上是他们拆下来的硬纸板,“那些封套的精美是现在很多书比不了的”。
之后的文化荒芜年代,“书特别珍贵,眼睛特别饥渴,首先是书少,如果谁有一本书就非常了不起,会在爱读书的人中传来传去,”那时候石河子垦区的文学青年都互相认识,谁有什么书就会来借,有人从很远的地方来借书,也没什么话,接过书后点一下头,有的人很仔细,读完还自己包上书皮,送来的时候也不说话,好像书本身就承载了好多东西“。
有人从党校带来《反杜林论》、《GCD宣言》等等马恩列斯毛的领袖著作,也印得非常漂亮,设计很好,白纸上醒目的红字,上面还有“内部资料,看上去很吓人,我就读这样的书”,他父亲看到儿子读这类革命领袖著作觉得很好笑,说他“小小年纪懂什么啊,是不是长大了想做指导员”。
后来他父亲待遇改善,一些藏书发还给家里,艾未未得以看到全套的“外国文学”、“译文”一类的翻译文学,全是上世纪50年代开始出的,每一期都有中短篇小说,有苏联、智利这些国家的小说家的作品,其中苏联的还是批判资料,和国内的小说家模式化的写作相比更吸引人,所以非常热门,“凡是带‘译’字的书都借来借去”。

送书和买书

上世纪70年代末翻译家杨宪益送给艾未未几本画册,其中三本一本是德加,一本是凡·高,一本是马奈,是小本的,当时北京还没有,制作非常精美,后来北岛曾经借去看,我估计“今天”诗派和星星画派的好多人都看过,还回来的时候很多人写了很多注释,因为是外文,有人边看边查字典边注在旁边。还有一美国艺术家贾斯伯·琼斯(JasperJohns)的画册,他一看上面是美国国旗、地图之类的,当时他对艺术的认识停留在凡·高那个阶段,所以觉得“画的是什么啊,能算艺术吗?就扔一边去了。但是后来到美国,这是我特别喜欢的一个艺术家。看他的画册,此后,也接触到杜尚的创作,对我影响很大。”

1981年到美国,他到美国后买的第一本书是《安迪·沃霍的哲学:从A到z,再回来》,“有点绕来绕去想到哪说哪,很有意思,至今还在我的书房里”。从这本书中也可以发现艾未未说话风格的部分来源。他在纽约从哈林区到曼哈顿到处搬家,靠打零工生活,所以没有买动辄几十美元的书籍,而是经常去书店看书,翻看自己感兴趣的书。他曾经在格林威治村住过,那里是纽约作家、艺术家聚集的地方,有三家书店比较有名,一家书店卖的全部是旧书,号称一本一本摆的话有8英里长,都是文学艺术类图书,他成天没事就到书店中乱翻。有一段喜欢看哲学的书,也看了很多画册,包括一本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设计的一个小屋子的书。

出书:《黑皮书》、《白皮书》、《灰皮书》

1993年艾未未回到北京的时候,当代艺术还没今天这样流行,“艺术家在圆明园、东村像苍蝇一样让人赶来赶去,农民租给艺术家房子都要被罚款5000元,很多艺术家都有半夜被敲开门查身份证、关到局子的经验,生活都不怎么样。”
他回国以后觉得也没事干,不如找件事做,“想来想去最有效率的是出书,因为这个事情自己能控制,不需要经过很多人,加上在纽约也见识过一些独立报刊,所以我决定编辑出版《黑皮书》”,他和出钱的曾小俊以及旅居纽约的艺术家徐冰一起开始做这本记录当代艺术现状的书籍,并找到当时在美协任职的冯博一具体约稿、编书,“开始要稿子的时候,当时艺术家不懂,全都给我他们画的照片,我说我都不要,我要你们说说你们画这些画的时候在想什么”。等到快出书的时候,出事了。有人到冯博一单位调查情况。不知道什么原因,“主谋”艾未未没被调查。
艾未未认为自己出书不能太简单,印刷的比正式出版社出版的画册更好才有吸引力和保存价值,所以他出的书是拿到深圳出版的,他和冯博一到深圳印厂去自己订正稿件、看印刷质量,当时出大样后校订还无法在电脑上一个一个修改,他们是在每一页上自己手工操作,一一修订错误。当时深圳正是最热的时候,习惯北方气候的他整天都出汗,一次热得难受,一下买了一大堆荔枝吃,“原来听人说荔枝不能多吃,吃多了上火什么的,但是吃了没有什么事,我就想以前的人说什么什么不能吃、不能干是因为没有才这么说的”。


1994年出版的《黑皮书》和之后出版的《白皮书》、《灰皮书》已经成为记录上世纪90年代当代艺术发展的重要资料。至今,艾未未还在制作书籍,自己设定版式风格,自己决定主题。当然,随着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展览越来越多,也有画廊在给他出画册,介绍他的文章也不时出现在各种书刊中,他也不断收到各种赠书,“这是好事”,他说。

艾未未:头发就是我的道具

头部是人身体隐藏信息最多和最公开的身体器官,除了理发师外谁也不愿让人轻易动自己的头,而艾未未却轻而易举的动了很多人的头,他通过给各式各样的人剃头的方式来传达自己的观念。在艾未未手下,头发已经成为了他传达信息的最好道具,理发者的身体信息在理发过程中被改变,他们的头部成为了艾未未发表自己信息的方式。

艾未未《剃发系列》 
  
艺术家艾未未长期用自己的身体穿梭与各个领域,在穿梭和游走中,身体在有意和无意中传达和生产各种信息。这些信息在网络博客的力量下被经营成为一个清晰的信息系统和权利系统。这些向受众传达着一种异常的力量和特殊的经验。这些受众又形成稳固的群体,这时艾未未的身体彻底被激活变成一个社会工器成为身体媒体

艾未未曾经是Herzog de Meuron的鸟巢体育场的顾问。他为利物浦双年展设计了一个“灯光之网”(Web of Light)。
这座雕塑是由“泰特利物浦”委托设计的,是一张点亮的水晶线构成的网从钢缆上悬垂下来,位于老艾伯特造船厂的上方。    用水晶制作的蜘蛛网也将悬挂在泰特附近的角落里。

 【作品】艾未未:《童话》2007

《Fairytale》2007
1001个中国人的卡塞尔之行 (草案) 
  
《童话》是艺术家艾未未参加第十二届卡塞尔文献展的作品。艾未未将与1001个中国人一同前往德国中部城市卡塞尔,这个由1001人组成的卡塞尔之行是这件作品基本的组成部份。
  
活动时间
整个作品活动的周期为2007年6月12日 ~ 2007年7月14日,在持续一个多月的时间中,将分批按时间顺序分成五组进行:
第一组201人 / 6月12日 ~ 6月20日 / 期限9天;第二组200人 / 6月19日 ~ 6月26日 / 期限8天;第三组200人 / 6月25日 ~ 7月2日 / 期限8天;第四组200人 / 7月1日 ~ 7月8日 / 期限8天;第五组200人 / 7月7日 ~ 7月14日 / 期限8天。组织方将负责组织参与者于同一时间前往并返回。 

活动方式
- 组织方在2007年3月1日前发出征集信息,2007年4月1日前审查申请表格、确定最终参与者的名单(活动组织方在此日期前将通过电话、E-mail的方式通知参与者)。参与者在接到活动组织方的通知后,在2007年4月1日前将护照原件、身份证复印件通过邮寄至活动组织方,组织方在2007年5月1日前集中办理签证手续,所有参与者将在确定的时间地点集合前往(等候具体通知)。
- 活动基本费用由组织方提供,包括:飞机票、签证、人身保险费用,在德境内的旅行、基本居住和食品费用。
- 活动行程:北京—法兰克福—卡塞尔—法兰克福—北京/上海—法兰克福—卡塞尔—法兰克福—上海。
所有参与者从北京/上海出发,具体出发时间以机票的航班、时刻为准。 

活动要求
- 所有参与者应是身体健康,有独立行事能力的中国公民,年龄在18 ~ 60岁之间
- 由于《童话》是1001人参加的大型境外活动,组织方要求参与者对组织规范和管理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了解,参与者作为《童话》作品的一部份,认同组织方的组织和运作方式,自愿参加此次活动
- 所有参与者在活动期间服从组织方的安排和听从指挥
- 活动范围仅限于德国卡塞尔市,作为对卡塞尔的文化展览活动和城市环境的考察,期间不得擅自离队,不得离开卡塞尔市
- 参与者必须在活动规定的时间到达和离开,具体内容会在活动时发出更详细的通知
- 作为《童话》作品的一部份,活动组织方有权对所有参与者进行平面及录像的记录、以及个人肖像和所有信息所采取任何方式的无偿使用
- 本次活动最终解释权归组织方所有
  
个人资料
- 持有本人身份证原件
- 填写申请表格
  
活动报名时间
即日起至2007年3月31日。
  
活动组织方联系方式
地址:北京朝阳区 崔各庄乡机场辅路 草场地258号 邮编:100015
电话:010-84564194 联系人: 徐烨 E-mail:aiweiwei.d12@gmail.com 

   附:
  卡塞尔
  卡塞尔(Kassel),德国中部城市,位于黑森州东北富尔达河畔,拥有25万人口的小城。
  
  气候
  卡塞尔六月的平均温度11℃~23℃左右,七月13℃~24℃,
  
  时差
  德国分夏令及冬令时间。六、七月是夏令时间, 即比中国和香港慢6个小时。
  
  电压
  德国的电压为220伏特,与中国相同。但插座是圆头双孔式的,使用三相插头、扁插头电器的旅客宜自带转换插头。
  
  货币
  使用单一货币欧元。人民币∶欧元 = 10∶1(约)。 
  
  卡塞尔文献展
  卡塞尔更为世界所知的是五年一度的“文献展 DOCUMENTA”。卡塞尔文献展使得卡塞尔这个城市之名与一个艺术展览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使得卡塞尔这个名字为大家所知,使得卡塞尔这个城市成为当代艺术的一个圣地。
  上届卡塞尔文献展有50万人参观,本届预计有65万人,文献展也成为整个城市的节日。街道、公共场地都派上了用场,各类展览作品和相关的艺术活动散布于城市的各个角落。参观卡塞尔文献展是一次文化艺术之旅。
  从第一届文献展于1955年举办以来,到如今,卡塞尔文献展已经举办了十一届。从来都聚焦当代艺术的最前沿和关注文化中心话题的卡塞尔文献展,逐渐成为国际当代艺术的一个重要坐标。它是西方文化关注的焦点,也是西方社会的时代镜像。发展至今,卡塞尔文献展不仅属于德国,它已经成为世界最重要的当代国际艺术第一大展。      
  请参照下表填写信息,并以文本形式发到aiweiwei.d12@gmail.com报名。
  《Fairytale》申请表(样表)
  
  姓 名 中文 艾 未 未 拼音 Ai Wei Wei
  性 别 男/ √ 女/ □ 出生日期 1957年 8月 28日
  通讯地址 北京朝阳区崔各庄乡机场辅路草场地258号
  邮政编码 100015 电子信箱 aiweiwei.d12@gmail.com
  
  电话号码 010-84564194 民族 汉
  身份证号码 110123456789012345
  职 业 艺术家
  工作单位 无
  紧急联络人 姓名 路 青 关系 夫 妻 电话号码 010-84564194
  报名时间(请参与者选择以下最适合您参加的时间段,以便于组织方合理的安排行程。请在所选的方框内打√)
  第 一 组 201人 时间 6月12日~6月20日 期限 9天 √
  第 二 组 200人 时间 6月19日~ 6月26日 期限 8天 ☐
  第 三 组 200人 时间 6月25日~ 7月2日 期限 8天 ☐
  第 四 组 200人 时间 7月1日~ 7月8日 期限 8天 ☐
  第 五 组 200人 时间 7月7日~ 7月14日 期限 8天 ☐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原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立场和价值判断。

上一篇:宋冬(Song Dong..    下一篇:徐震(Xu Zhen)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