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文历史 > 欧宁:天下英雄失故乡——城市的光芒与幽暗

欧宁:天下英雄失故乡——城市的光芒与幽暗

2014-04-30 17:46 来源: 欧宁博客 作者:欧宁


 

"Ways of Seeing: Six Videos in One Boxinema", featuring Cao Fei, Cheng Shaoxiong, Hu Xiangqian, Huang Weikai, Zhao Dayong, Zhou Tao, curated by Ou Ning, the space of "Boxinema" designed by architect Feng Guochuan, October 26, 2013, Fangsuo Commune, Guangzhou.

天下英雄失故乡
城市的光芒与幽暗

欧宁

什么是城市?段玉裁在《說文解字注》说,“城,盛民也。言盛者,如黍稷之在器中也。”;“市,买卖所之也。”也就是说,城市是一个人口聚居的空间,同时也是一个资源集中和交换频繁的地方。古代城市,有城廓围合,是“土著流寓、士夫眷属、女乐声伎、曲中名妓戏婆、民间少妇好女、崽子娈童及游冶恶少、清客帮闲、傒僮走空之辈,无不鳞集”之所(张岱《陶庵梦忆》)。现代城市,虽然没有了物理边界,但仍然有生活成本、消费能力和人口控制的壁垒。在工业化时代,城市是生产空间和物流空间;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时代,则是跨国流动资本出入无阻的金融枢纽和消费狂欢的无底洞。

自古英雄都来自草莽丛林,但他们最后总要奔集到城市的大舞台,在这里炫露才干、积聚财富和争夺权力,在锣鼓铿锵、众目睽睽中上演他们的人生大戏。城市的聚光灯炽热灼人,却有致命的诱惑力,它能把生命通体照亮,把人送达巅峰状态,但也有它力有不逮的角落。它的幽微暗淡之处,既藏污纳垢,也包裹着失败者冰凉的体温和低回的喘息。

城市的前身是乡村,它脱胎自农业,而后不断膨胀,胃口不断增大,不断觅食添衣,吞土起楼,最后蜕变为乡村的对立面,成为掠夺和否定乡村的力量。如同一个出身乡野的少年,见风就长, 不断收集吸食外面的营养,狼肉奔突,在离乡的路上越走越远,最后泥腥退脱,成为一个拼命遮掩自已来路的光鲜人物。当城市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人口流动越来越频繁,经济越来越发达,乡村就开始收缩枯萎。到处都是陌生人的世界,心灵地图上的故乡,先是模糊,继而消失。

城市是块仇乡地。忘掉故乡,才能走得更远。不问出处,才能成为英雄。城市里有一整套的物质和价值系统用于锻造人们的遗忘。锦衣玉食,灯红酒绿,可以抹去记忆;华居美车,出人头地,是城市流行的成功学。城市是一个欲望实验室,可以削尖所有的感官,制造上瘾的体验;城市也是一个输出陌生感的工厂,所有产品因陌生而新鲜,才能满足贪新厌旧的好奇心,才能驱动消费的过山车,让人在惊呼中忘掉一切。

过去一年,我们在方所用展览、讨论会和讲座的形式谈论城市,我们谈论了什么?我们谈论最多的是历史,而历史,是一切熟悉事物的积聚,是城市时髦的性格中要努力甩掉的东西。去年11月的启动展览“说的是城市,想的是其它”,邀请艺术家们对广州15个老宅老店进行Site-specific的创作,取用15+1的展览结构(1个在方所的展览加上15个off-site展览),对广州城市的记忆空间进行钩沉发掘。这种对城市日常生活的考古工作,目的是为了对抗遗忘。

接下来我们又有邹旭谈广式食疗养生,黄佟佟和黄爱东西谈广州城市生活史,伍荣仲、沈秉和和邓志驹谈粤剧,有本地的历史保育小组“蓝田计划”对广州的城中村所展开的历史研究和保护的实践展示,有建筑史家冯江策划的岭南建筑大师夏昌世的回顾展,这些活动都指向方所所在的南方大都会广州,目的在于寻找这个城市的历史基因,激发在此休养生息的人们的历史认同感,更重要的是通过话题的组织和展览的视听呈现,来彰显地方性的力量,在全球城市的趋同发展中寻找日益稀缺的差异文化。

我们的目光也涉及其它城市。“城市早春:西方人记录的清末民国城市记忆”这个展览展示了费佩德拍摄的西湖风景、甘博拍摄的杭州百业与市民生活和柏石曼拍摄的广州建筑,在旧照片中追溯中国城市在二十世纪初的变迁史。而“全球化城市”的摄影展则通过摄影师纪录的不同城市的影像,从世界范围探讨今日城市在金融资本风行、产业和物流重新布局、城籍突显、国族观念趋淡的潮流下所产生的现实问题。关于不同城市的空间营造,建筑师林达、刘珩和马岩松从自己的专业角度分享了他们的实践;关于不同城市的文化性格,作家薛忆沩、欧阳应霁、韩丽珠、谢晓虹、陈冠中和出版人初安民则抒发了他们对大中华地区各个城市的体验和感想。

谈论城市,有时要从乡村的角度。城市与乡村,是一个话题的一体两面。在小马与橙子所展示的乡村建设项目“碧山计划”的视觉设计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城乡关系的探讨,但我们点到为止,因为要展开它,需要另辟一个更大的场域。所以,我们控制住我们的焦点,最后仍然回到广州,用“观看”这个展览来结束一年的谈论。我们选择了六位曾在广州工作生活的艺术家和电影导演的六部关于广州的影作品,由建筑师冯果川为每个作品设计一个特别的观看装置,来探讨我们应如何观看城市。展览题目来自John Berger的名著《观看之道》,在这本关于视觉文化的书中,他说:“观看先于言语。正是观看确立了我们在周围世界的地位。”观看之道,也是我们的精神主体得以建立之道。面对纷繁复杂的城市,影像作者们发明了自己对城市的观看之道,而观众则通过艺术家和导演们的眼睛以及建筑师的设计,来形成“双重的观看”。

可以说,大多时候我们都避开了城市的光芒,而关注它的幽暗。一直以来,对于城市的宣扬已经铺天盖地,我们所试图寻找的,是一种对城市的批判立场。批判城市,并不是去否定它,而是研究它的问题,让它变得更好。如果可以改变城乡之间的失衡关系,让它们各自得以发展,并形成互哺互助,那将是一个更加和谐美好的前景。

2013年9月2日,碧山。

上一篇:欧宁:再现地方生..    下一篇:帕伦蒂:资本主义..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