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新闻档案 > 国内新闻 > 全世界的舞台:艺术登陆新加坡

全世界的舞台:艺术登陆新加坡

2014-02-13 16:58:59 来源: Artforum 作者:Kate Sutton︱译/王丹华


左:艺术登陆新加坡总监劳伦佐·鲁道夫(Lorenzo Rudolf)与客人;右:作家Bharti Lalwani和艺术登陆新加坡创立者乌塔·梅塔·鲍尔(Ute Meta Bauer).

“我都来这个国家三个月了,却根本没好好转转,你信吗?”在新加坡的滨海湾金沙的顶层,乌塔·梅塔·鲍尔(Ute Meta Bauer)感叹道。鲍尔作为新加坡当代艺术中心(CCA)的创办总监,落地新加坡后,大部分时间都在军营艺术区忙碌,这片区域除了有CCA,还有一些画廊分支,如Arndt,香格纳,Michael Janssen,林明珠画廊。几天后CCA就要举办首场展览“迷失的天堂”(展出Zarina Bhimji, Trinh T. Minh-ha, 和Fiona Tan的录像),所以可以理解,鲍尔为什么没空观光了。

但是在2011年,一千四百万平方英尺的滨海湾金沙(Marina Bay Sands)在建筑上却成为奇葩。三座大厦整体看齐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冲浪板,顶层布满了餐厅、酒吧,以及经常被拍照的“无边际泳池”。“我呆在一座大厦里,但他们在另一个大厦里提供早餐。我得穿过豪华大厅走二十分钟才能到那里。你知道吗,在咖啡面前,都是普拉达广告。”作家萨宾那·沃格(Sabine Vogel)说。


左:收藏家黄鸿仁博士;右:艺术经纪人Graham Steele和艺术家爱舍利·比克顿.

我们被带到顶层,面对着一顿特别的早午餐,第四届艺术登陆新加坡(ArtStage Singapore)正式开始,这一混合型的展览/艺术博览会,是新加坡艺术周的瑰宝,也是新加坡誓要将自己建成东南亚国际中心的一个筹码。上周三博览会预展在滨海湾金沙博览中心举行。

博览会汇聚了很多东南亚的小画廊,还有那些在香港、北京或新加坡开设第二第三家空间的西方画廊家。艺术经纪人喀什亚海德布兰德(Kashya Hildebrand)说:“我参加了前两年的,跳过了去年的,我之所以回归是觉得艺术巴塞尔香港之后,这些亚洲画廊都有收益,一切会变得非常有意思,错过亚洲艺术的收藏家们,知道自己可以来这里。”还有,分布在三地的柏林/首尔/北京的秀瓷当代画廊(Michael Schultz Gallery)据说以一千一百五十万美元卖掉了一幅里希特的画,另一张里希特的画据说是58万多欧元卖出。

看预展的人蜂拥而至,我看到了收藏家希格和黄鸿仁博士,然后又碰到艺术家爱舍利·比克顿(Ashley Bickerton),他正在北京公社那里看张晓刚的画,边看边咯咯笑着说:“这人是个好画家,但是没什么变化。冒险变得小心翼翼。”他坦白告诉我自己可能会打包走人,离开这个小岛,他说:“今非昔比了。工业化的机器侵入进来了。”他给了我一个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表情。

左:新加坡艺术博物馆主席简·伊托吉(Jane Ittogi);右:艺术经纪人Kashya Hildebrand.

ArtStage的创始人、总监劳伦佐·鲁道夫(Lorenzo Rudolf)(1991年至2000年,他一直是艺术巴塞尔总监)令博览会避免了太统一的感觉,巧妙地运用了“平台”,亚洲最知名的策展人选出了国家或地区性的具体展览,这些策展人有Mori艺术博物馆的片冈真实(Mami Kataoka);韩国的金圣元、中亚的查尔斯·梅若威瑟(Charles Merewether),创办了印度首个双年展Kochi的艺术家伯斯(Bose Krishnamachari)。策展宣言和价格标签结合,一起说了算;常青以八万美元卖出了邱志杰的《坏笑》;Sundaram Tagore则将李绫瑄(Jane Lee)的50 Faces卖出了六万六千美元的价钱。(Lee的展览还在军营艺术区展出。)沙克什·古谱塔(Shakshi Gupta)的精雕细刻的羽毛图腾也找到了安身之处。古谱塔的经纪人托马斯•克林景格(Thomas Krinzinger)说:“你得让她亲自告诉你幕后的故事,类似一直被龙咬了一口的大象,花了很多年舔舐伤口。一旦学会忘掉这个疼痛,他就长出翅膀学会飞翔了。”

“我们已经花费数年时间打造基础建设。如今我们开始想关注艺术和文化,”律师、新加坡艺术博物馆主席和国家艺术馆董事会成员简·伊托吉(Jane Ittogi)说。(伊托吉是新加坡副总理、目前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主席Tharman Shanmugaratnam之妻。)她和新上任的国家艺术馆(计划2015年开放)的CEO Chong Siak Ching坐在新加坡艺术博物馆外的桌边,成为《重重问题的世界大使馆》的一部分。印尼艺术家提斯纳•桑加亚(Tisna Sanjaya)发起的表演鼓励观众拉过一把椅子探讨真实问题。

左:经纪人Manfred Wiplinger, Thomas Krinzinger 和Ursula Krinzinger,以及艺术家Entang Wiharso;右:艺术家韩少芙.

伊托吉和我客气地评论了新加坡的艺术形势,地球形状的大蛋糕黏糊糊的。时间差不多了,我抽离出来,来到了博物馆草坪上的艺术家和作家聚集的人群里。一个香港作者说:“我猜有人被派对喂饱了。”“还有蛋糕!”我重申道。

毫无疑问,这座城市的艺术正在形成一片胜景,不仅仅是局限于军营艺术区这。港口边的一排仓房目前容纳了这些画廊的项目,如Ikkan, Galerie Steph, and Richard Koh。其他的画廊,Yavuz 和Art Plural依然还在博物馆区。作为新加坡艺术周的局部,Chan Hampe画廊的本杰明-弥尔顿-海普(Benjamin Milton Hampe)帮助组织了“流动中的艺术”,一辆画廊巴士带人们去欢迎晚宴,时间和新加坡泰勒版画学院为韩少芙(Han Sai Por)举行的开幕重合。“那是我们的路易斯·布尔茹瓦,”有人告诉我,那个雕塑家以纪念碑式的石头作品而知名(一些堆在了国家博物馆外)。对于SIPI的活动,韩运用了学院里的造纸厂,用手将纸浆变成了热带水果。Heritage Board的策展人陈文辉(Tan Boon Hui)告诉我:“她是这里少有的用工业原料做作品的女性,太震撼了,我不是说女人不能和石头打交道,但是你见过她吗?她长那么娇小!难以想象她能够有那么大劲儿,去挪动那些大石头,做出那些大石头。”

左:画廊家林明珠;右:印度展台策展人伯斯.

左:新加坡艺术博物馆策展人Tan Siuli;右:艺术经纪人Tecla Cislaghi,,Mario Cristiani与Federica Beltrame.

全文摄影:Kate Sutton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