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山姆·杜兰特(Sam Durant)

山姆·杜兰特(Sam Durant)

2013-11-03 21:31 来源: 艺术眼 作者:马姗姗/编译


山姆·杜兰特(Sam Durant)

山姆·杜兰特(Sam Durant),1961年出生于西雅图,是一个多媒体艺术家,其作品参与着各种社会、政治和文化问题。杜兰特1986年从马萨诸塞艺术学院(Massachusetts College of Art)获得了雕塑学士学位;后继而在加州艺术学院取得了艺术学硕士。他的作品经常引用美国历史,探讨了文化和政治之间的关系的各个面向,并关注如民权运动、南方摇滚音乐、现代主义等不同的主题。他在90年代的作品灵感主要来源于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的作品,这位艺术家众所周知地对历史和熵感兴趣。杜兰特的作品在国际和美国国内都被广泛地展出着。他曾在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杜塞尔多夫、莱茵威斯特法伦美术协会、S.M.A.K、根特、比利时,和新西兰的戈维特布鲁斯特美术馆等地举办过个人展览。他的作品曾被囊括进巴拿马、悉尼、威尼斯、和惠特尼双年展之中。

2005年,他的“Proposal for White and Indian Dead Monument Transpositions, Washington D.C.(华盛顿白色和印度死海纪念碑换位的议案)”在纽约保库珀画廊展出。那次的工作是他于2002年在沃克艺术中心驻留计划的持续。他基于华盛顿的方尖碑再现了30个印度大屠杀纪念碑。2006年,他编写和编辑艺术家埃默里·道格拉斯(Emory Douglas)的作品一部全面的专着。他的策展的作品包括最近在洛杉矶县博物馆的“Eat the Market(吞噬市场)”和洛杉矶当代艺术博物馆与纽约新博物馆举办的“Black Panther: the Revolutionary Art of Emory Douglas(黑豹:埃默里·道格拉斯的革命性艺术)”。他同时也是一系列群展的参与组织者,Transforma的联合创办人——这是一个位于新奥尔良的文化重建集体项目。此外,他还是2008年Hugo Boss奖的入围者之一,获得过美国艺术家委员会资助(United States Artists Broad Fellowship),以及洛杉矶个人艺术家奖(Los Angeles Individual Artist Grant)。

他的作品还可以在许多公共收藏中被发现,其中包括在珀斯的西澳大利亚的美术馆(Art Gallery of Western Australia)、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休斯敦的Project Row Houses、纽约的MoMA。

[视频]Sam_Durant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g4MTY1MDM2.html

(艺术家自述关注的主题、态度与方法)

2005年“Proposal for White and Indian Dead Monuments”:

这位洛杉矶艺术家建议将一个象征着美国殖民统治和向西扩张的,还有白人与美洲印第安人之间的差距的大屠杀纪念碑搬走。画廊呈现了包括大型灰色古迹雕塑装置、绘画和桌面模型。它具有经典的观念艺术风格,这件作品视觉性严格,并且充斥着尺度与规则。比如,这些古迹中没有一个是抽象模拟的;所有都保持着“垂直轴线的正式规格”,就像华盛顿的那个方尖碑一样。该项目可以被看做是对美国在伊拉克战争的批判。

2008年的艺术项目“Death Penalty Focus” :

就像很多国家一样,美国有对囚犯行刑的悠久历史,追溯到其创始做法,而且不幸的是一直持续到今天。“Death Penalty/Gallows(聚焦死刑/绞刑)”项目的重点是创造历史的连续性的通感。该项目包括系列雕塑作品、石墨绘图、出版物和计划中的公共艺术作品。雕塑是由七个极具历史意义绞刑架组成的大型建筑模型。在各种组合的基础上构建的,相互转化的不同的木架上,形成的一个个单一的单元。在组合模式中,每个木架上的层叠,最古老的木板总是被放在底部,这些连续的层是按时间顺序建立的。

2011年都灵Franco Soffiantino画廊“Propaganda of the dead”:

山姆·杜兰特在这场展览中呈现的项目是对19世纪及20世纪早期意大利无政府主义运动的一种个人回忆。使用了来自卡拉拉的大理石,再通过传统的雕塑制作工艺,当地的手艺人们复制了一些无政府主义运动中关键人物的半身像,这其中包括Carlo Pisacane、Errico Malatesta、Francesco Saverio Merlino等。

展览现场有一个用来运输炸药的板条箱和一个装满了碳酸钙粉末的口袋——想象一条革命信息与前者之间的联相对简单,但要想让这种信息与后者产生相同的联系则要困难得多。碳酸钙粉末是处理大理石碎片时产生的,通常被用在跨国公司的大批量生产中;此外,它还被作为添加剂材料用在许多产业之中。而这里的口袋则代表了经济正在进行的典范的转型。技术的进步促进了大理石块的开凿,同时也增加了大理石的开采量。1868年时,卡拉拉的经济处于全盛时期,而工人运动也刚刚开启,材料的开采量达到了11.12万吨。2010年,块材的产量达到了98万吨,而其中只有24%的开采量。尽管这样,当地锯木厂、艺术工作室以及工艺车间的制造链仍然在精简,自然环境的破坏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以这种复杂的经济及文化现实为出发点,再加上卡拉拉在历史上是一个重要的无政府主义中心,杜兰特试图传达一种大理石产业的危机感,以及由卡拉拉无政府主义的工人实践的“行动宣传”这一主题。展览中的某些作品还保持着未完成的状态,这一选择具有某种特殊的意义,暗示了上世纪70年代时在都灵发生的某些事件。

2011年巴黎Praz Delavallade画廊“Mirror Travels in Neoliberalism”:

Installation View

这次展览的名字来源于美国艺术家罗伯特·史密森(Robert Smithson)的作品“Yucatan Mirror Displacements”(1969),而史密森的这件作品则来源于作家约翰·劳埃德·斯蒂芬(John Lloyd Stephen)的著作“Incidents of Travel in Yucatan”(1843)。山姆·杜兰特之所以选择镜子作为这一系列作品中的重要元素,则是因为其强有力的、对象征性符号的掌控。镜子具有能够反射的特性,这表明它能够产生一种无数艺术表现堆叠的效果,观众也能够在作品之中发现无数个自己。

对镜子的运用符合了“mirror travels”,杜兰特随后在镜子上绘制了街头涂鸦。每一件作品都由一句用模板印刷在镜子上的涂鸦标语构成。尽管这些用于复制的模板来自不同的地点,经历了不同的时间,但它们仍然能作为对新自由主义运动全球领导权效果的回应被人们理解。

Installation View

通过他的作品,山姆·杜兰特表明了他对新自由主义运动经济政策的主要成果的看法:世界上的精英分子伴随有近代史中财富转移的最大部分。而发生在其余99%人口——他们的生活水平保持着相应的降低——身上的状况则与那些支持自由市场原教旨主义的人没有太大关系。这些镜子就是来自那99%人口的标志。

Installation View

Installation View

Installation View

Installation View

“I Don’t Believe in Nothing,I Feel Like They Ought to Burn Down the World,Just Let it Burn Down,Baby”, 2010

“If Read This Your Noting”,2010

 1  2 [下一页]
上一篇:查克·克洛斯(Ch..    下一篇:安塞尔姆·基弗(..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