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主编档案 > 2012、2013年 > 张海涛:新落书空间——崔宪基艺术个案分析

张海涛:新落书空间——崔宪基艺术个案分析

2013-10-15 20:20 来源: artda.cn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元典美术馆“崔宪基·狂草十年”学术研讨会

艺术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王华祥

艺术家、批评家岛子

策展人、批评家杜曦云

策展人、批评家张海涛

新落书空间
——崔宪基艺术个案分析

媒介、技术、语言、符号、内容表达的要素价值体现

一、媒介、材料的实验表达

这次展览使用了综合媒介的表达:如装置——老崔把平面书写转向空间的意向化、观念化;音乐、灯光——表达似与不似的氛围营造;行为互动——观众的体验轨迹作为作品一部分;雕塑——不同材质的协调和凝固;肢体表演——把神秘时空进行了转换,表现了女性肢体狂草与欲望的关系;数字符号——表现了感性与理性的悖论逻辑及对照关系;青纱——表现一种各种符号间神秘和暧昧的关系。

一、技术

技术上老崔从早期平面介质熟练表达到书写的空间凝固实验, 这种技术其实是一种语言实验的支点,技术可以改变艺术语言的结构。这样实施作品必然需要综合材料和能力的统筹,有一个技术团队,这是当代艺术家最缺失的,我从最早见证了这个展览布展的过程,这时艺术家更像一个导演。

二、内容、符号和感觉的表达

崔宪基作品中几个重要符号:狂草、马列毛、蒙娜丽莎、白纱和肢体表演, 他把经典文字媒介与近代思想文明、宗教、蒙娜丽莎的禅修并置,  相互消解。

这时书写的符号的意向无具体指向,象天书一样,但又带有艺术家自我情绪的表达,暗指马列毛的文明书写的虚无,也可理解为一种空想的乌托邦,表演者在其中的肢体穿行、音乐、灯光增强了书写的神秘与荒诞性,似乎也是对世界近代到现代的历史马列毛思想文化书写的质疑。

老崔十年的创作脉络也从早期抽象表现到个人记忆的情感书写,再到综合媒介的文化书写——最后落角到这次展览的历史与现实的感受书写,一步步的拉近现实,也越来越李兴华、公共化。对于我们深受影响近代史中马列毛的阶级化、空想化给中国近代历史带来沉重的灾难,崔宪基先生想表达这一主旨困惑,也想将用书法、马列符号来给有历史主导的意识形态以新的诠释和认知。他把经典、历史、现在符号进行了贯穿和新的转换。

展览开幕现场

太阳3号,2009,140×160×100cm

阴阳,2007,综合材料,350×250×250cm

展览开幕现场

十年作品脉络也是作品价值的体现
2003-2004

作品里透出童年的私人记忆,内心与自然的感觉的触摸,如《雪国》系列作品。童年对自然的表露,少年是文化大革命时期,青少年是改革时期;青年时代开放的时代,每个时期的感受,崔宪基先生借助狂草融入了生命的记忆。

“狂草”这个图像符号的书写,本身也是排泄情绪和压力的手段,与传统书法的不同是崔宪基把书法进行了当代的语言观念和媒介转换,他的作品中东方西方媒介的融合借着书法的气韵表达自由无限的精神世界。

2005年

崔宪基的作品转向空间的现场感,考虑观众与作品的关系,观众观看轨迹成为作品的一部分,也是对绘画媒介空间化的新探索,崔的作品里的个人情感和时代背景的表达是纯观念艺术中点子空洞和零散化所缺失的。

2006年之后到现在

崔宪基的作品开始考虑东西方全球化符号和政治现实的问题,以及对古典传统符号的新审视,这些关注点与政治符号的并置中表现出来。这个阶段作品狂草书写的“场”、“气”、“节奏”、“韵”与抽象化的文字观点的解构联系起来,也同时与中国文化中“道”的自由超脱联系起来,“马列毛”符号与裸体蒙娜丽莎的并置的增强了作品的幽默化和荒诞性。

张海涛
2013年9月28日

上一篇:第十四届OPEN国际..    下一篇:张海涛:从电影到..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