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美术馆 > 中国地产商的民营美术馆梦

中国地产商的民营美术馆梦

2013-09-17 17:07 来源: 99艺术网成都站 作者:李璞


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

原题:热情有余后劲不足 中国地产商的民营美术馆梦

现如今,“文化圈地”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一个词语。随着国家对创意文化产业的关注和扶持力度的不断加大,一些开发商开始以美术馆、艺术家工作室、艺术区等形式进行商业地产开发。依托商业地产似乎是建立民营美术馆最常见的模式,商业地产不仅可以通过文化用地的名义进行差价商业操作,而且通过美术馆的文化活动进行自身品牌的文化包装;民营美术馆运营所需要的资金、场地则直接可来源于商业地产的扶持。民营美术馆与商业地产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在上世纪末就已有过先例。

在中国,民营美术馆的运营无非来自单一的资本扶持或地产项目的衍生物,运营模式的简单化、单一化正是阻碍民营美术馆发展的真正瓶颈所在。在欧美国家,非盈利艺术机构的运营主要建立在捐赠和免税制度上,而且国外成熟的基金会制度为非盈利艺术机构的运营起到了重要的保障作用,这种“多元”资金的注入,为艺术机构避免了游资对其的直接干预,从而能够使美术馆保持一种独立身份。

然而,民营美术馆是终究要面向大众的,它是一种社会化的产物,它的面向群体既是全社会,同样,其资金来源也应该来自全社会。民营美术馆的发展更像一个严谨的产业链条,通过品牌打造吸引更多的关注和资金支持,进而更完善自身的美术馆功能和职责,从而发挥更大的社会效应。   

房地产输血  难救美术馆“贫血”症状

地产商和民营美术馆为何保持这般如胶似漆的暧昧关系,湖北美术馆馆长冀少峰这样回答到,“地产商如果想把自己的房地产推出去,打‘文化牌’是比较生效的。从房地产商更深的背景来讲,其实更多的是想追求一种身份的转换,通过美术馆加强自己的房地产文化,也就是企业文化,从而通过企业文化反向推动房地产经济”。地产界这种“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经营策略已经成为新的丛林法则。原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馆长沈其斌认为房产商投入美术馆的行为是一种策略,是社会发展到一个阶段的产物。他认为房地产是中国近二三十年经济发展的最大既得利益方,美术馆伴随房地产兴盛而兴盛是无奈之举。

上世纪90年代,在民间掀起的第一拨民营美术馆建设热潮中,成都上河美术馆、沈阳东宇美术馆、天津泰达美术馆均是由房地产公司直接投资建成,并都在当时引起过比较轰动性的关注,也策划、举办过具有较高学术水准的高品质展览。尤其是上河美术馆,从1999年开始,黄专陆续主持并策划了《首届上河美术馆收藏展》、《视觉的力量——上河美术馆99学术邀请展》、《社会——第二届学术邀请展》,首届成都双年展在上河美术馆的举办更是将其推向了一个学术高度。遗憾的是,这三座美术馆最后都没能坚持下来,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美术馆最后的消失?民营美术馆又如何在地产商的商业策略下求生存呢?  

批评家吕澎曾经在一次访谈中,虽高度评价上河美术馆做过的一些有水准的展览,但在问及上河美术馆衰落之由时,他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老板没了资金,他的主要经营都垮掉了,美术馆就更谈不上了。”冀少峰谈及这三家美术馆的弊病时,也曾指出:“由于美术馆的自我造血能力非常不足,其依托的房地产就一直要为美术馆输血,这就导致了第一拨民营美术馆只出不进,这样怎么去维持美术馆的运作。所以这些美术馆基本上只是风光了几年,后来也就都消失了。”不难看出,民营美术馆自身经营不仅需要巨大的资金支持,但由于内部造血功能不足,只能依靠其主干投资公司进行“输液”维持,民营美术馆在其依托的房地产面前,集体表现出“贫血”症状。

前车之鉴,后车之覆

这三座美术馆昙花一现的命运为后来民营美术馆建设提供了前车之鉴,美术馆的建设与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不是靠钱就能烧出来的。后来的一些美术馆馆长也在根据自身的投资条件来尝试不同的调整策略,既在保持美术馆的非盈利性的前提下,又要保持美术馆自身的独立性和学术性。在第三波美术馆热中涌现了一些有经验的特殊案例。

2005年成立的深圳OCT当代艺术中心在行政上直属于何香凝美术馆(在2012年起成为独立的美术馆,不再隶属于何香凝美术馆),同何香凝美术馆一样隶属于国务院侨办,但资金却完全由国务院侨办下面的国有控股企业深圳华侨城提供。OCT当代艺术中心深圳馆前馆长谈到:“整个OCT当代艺术中心的运作是完全独立的,而且只做当代艺术。中心每年只有几百万运营费用,但是从不出租场地,艺术家展览后也不留任何作品,是完全不图回报的国际艺术空间;而且展览都是自己策划。”黄专认为,“其实OCAT模式与国外基金会投资一个艺术项目的性质是一样的。” 

与OCT当代艺术中心的国有控股企业的强大支持不同的是,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是上海证大集团的文化策略品牌,据沈其斌介绍,美术馆每年的运营费用估计需要5000万元左右,但运营所需要的资金来源不能仅仅依赖靠企业的纯利润来支持。他担心如果还是按照最早民营美术馆的运营方式,喜玛拉雅美术馆也将同样步上河美术馆、东宇美术馆、泰达美术馆的后尘。在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成立之初,他们就力图从集团内部来保证资金来源的多元化,设立为艺术馆提供资金的艺术基金。而且不断尝试创新机制,希望通过证大集团+政府+其他民营企业三方资金组成的一个非营利的基金,从而维持这个非营利美术馆的以后运营。沈其斌并提到:“希望得到制度的保障,而不是仅仅依托资本。”

北京今日美术馆已经被公认为中国民营美术馆的领跑者,在冀少峰眼中,他认为今日美术馆有着不可复制的经验,“因为前馆长张子康有一种超凡的吸金能力和广泛的艺术人脉。”张子康早就提出民营美术馆的发展壮大必须要依靠社会资金,只有变成非盈利性质,才会有资金赞助,才会有私人捐赠。只靠一个老板投钱,生意好美术馆就好,生意有问题美术馆也跟着完,既不可能做大也太危险。近几年,随着今日美术馆品牌、社会效应的不断扩大,今日美术馆的资金来源越来相对多样化。在内部经营上,其自身的出版、广告、书店、咖啡厅、衍生品等经营项目逐渐完善并成熟;在企业赞助合作方面,今日美术馆与着众多实力雄厚的时尚品牌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但随着前馆长张子康的卸任,以及最近馆长的频繁更换,今日美术馆在看似一片平静的表面下,似乎内部暗流涌动。冀少峰更是尖锐地提出:“想通过美术馆来吸金、上市是不行的,今日美术馆就遇到了今天的问题,频繁地换人就是想把今日美术馆推到上市。”

民营美术馆的发展最终问题就是要解决内部造血机制的问题,这样才有可能去保持美术馆的独立性、学术性。此外,民营美术馆发展还需要稳定的专业人才团队,美术馆人才紧缺正是导致美术馆在教育推广、观众开发、学术研究等基础性功能不足的重要因素。热情有余,后劲不足,前赴后继的中国地产商们的民营美术馆梦仍在继续,至于能前行多远,这个问题,需要时间来回答。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三问民营“美术馆..    下一篇:为何美术馆人才“..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