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美术馆 > 谁来扶持民营美术馆?

谁来扶持民营美术馆?

2013-09-09 15:01 来源: 99艺术网 作者:成小卫


导读:日前,一则关于国内免费美术馆、博物馆将获得高额资金补助的消息盛传于网络。就在众人还在掰着手指头忙着计算各家免费美术馆将能分得多少补助资金时,另一个美术馆群体中的一份子——民营美术馆却在为各自的生计而忙碌。 

南京四方当代美术馆

据文化部、财政部给出的信息显示:2008年以前立项建设、2010年以后免费开放名单的博物馆、纪念馆,按照每年省级馆500万元,地市级馆150万元,县区级馆50万元的标准安排。“三馆一站”补助标准如下:地市级美术馆、公共图书馆、文化馆每馆每年50万元;县级每年20万元;乡镇综合文化站每站每年5万元。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对于目前国内的民营美术馆而言,获得政府的大额资金补助显然如同镜中花水中月一般的遥不可及,既然生存压力的减缓不能寄托于政府的资金扶持,那么自我救赎与自我拯救也就成了当前国内大多数民营美术馆所不得不走的路。

对于缺少政策与资金扶持的民营美术馆而言,生存的压力可想而知。“在今日美术馆,没有一天不是为钱在发愁。”这是原今日美术馆馆长张子康在谈及民营美术馆之生存话题时所发出的感慨,“这几年,发展主要靠的还是企业赞助。这些品牌都有一些艺术理想,要么是想和自己企业的商业战略合体,要么是考虑到品牌所要承担的社会责任性,所以才会付钱给美术馆。相反,如果美术馆做的不好,企业就不会买账,资金的稳定性也就失去了。所以说,现在重要的是美术馆能不能做出良好的品质,这都跟赞助商下一步的赞助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当然,如今的今日美术馆已经成为了国内少数能够实现盈利的民营美术馆之一,但自2002年创办至今,十余年的发展所成就的“今日美术馆”这块招牌却也只能获得商业资本的认可,而无法得到政府资金甚至是政策的扶持,这实在是对当前国内民营美术馆的一种莫大讽刺。

今日美术馆的资金压力在国内民营美术馆界不是一个独有的特例。已于2012年12月开业的龙美术馆负责人王薇女士也曾提到,“现在暂时把咖啡厅和西餐厅都外包出去了,还会考虑开办一些老年、女性、儿童等类对象的艺术课程,其实这也是美术馆的一些辅助项目,”但她同时也笑言道,“相比较于年投入上千万元的运营资金,这些收入,真的不指望能帮多少忙。”
很显然,资金链的健康与否直接决定了一座民营美术馆存在时间的长短,况且,在大多数人的观念当中,美术馆应该是非营利的,这种非营利性质的经营模式当然不止于公立美术馆,民营美术馆也应该属于“非营利”这一范畴当中。但在实际的操作当中,民营美术馆大多是由个人或者企业出资筹建,这就意味着美术馆的资金储备即为个人/企业的项目资金,而这种短期的资金投入如果在面对美术馆自身长期缺乏足够自我造血能力的局面时,抽身而退也就成了某种必然的结果。

湖北美术馆馆长冀少峰就认为,“民营美术馆最主要的还是资金链的问题。无论在西方的概念,或者我们现在对美术馆的普遍概念中,美术馆应该是非营利的,那房地产在投入美术馆的过程中也应该是非营利的。如果把它做成画廊那它就具有画廊的性质,但要做成美术馆那它就应该是非营利的。比如美术馆的收藏,美术馆的藏品是不能流通的,既然称作美术馆,社会力量也在一直支持美术馆的发展,但作品是不能按照市场来运作的。由于美术馆的自我造血能力非常不足,其依托的房地产就一直要为美术馆输血,这就导致了第一拨民营美术馆只出不进,这样怎么去维持美术馆的运作。所以这些美术馆基本上只是风光了几年,后来也就都消失了。”  

造血机制成致命伤

民营美术馆=非营利这在很多人看来是一个不成立的命题。所谓民营,直白点说就是由个人或企业出资建立,而这种个人与企业出资的方式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民营美术馆的必须营利性。
某艺术评论家一针见血地指出:“国内的民营美术馆,发展步步受阻,主要还是因为没有建立稳固的造血机制,这种造血机制的建立,跟政府出台的相关政策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
在国外,捐赠是可以抵税的,美国是百分之百的抵税,而这点在中国并没有,张子康曾表示个人和企业向艺术机构、艺术项目进行捐赠或赞助可以享受免税待遇,是许多国家为博物馆、美术馆所提供的造血机制。

昊美术馆馆长尹在甲也曾在接受媒体的采访中谈道,“现在中国政府依旧把美术馆视为普通企业,其有力证明就是交纳30%份额的税金。但是一般商品的流通和艺术品的流通从根本上讲是完全不同的。个人藏家不可能人人运营美术馆,因为创立美术馆是实现个人收藏者到社会公共性服务者的角色转换。民营美术馆更需要政府和大众的支持与爱护。”

在政策缺失、资金链不足的双重压力之下,民营美术馆要想完全依靠一己之力来实现自我的健康发展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在这种局面之下,一些民营美术馆的经营模式自然也就会相应的有所转移。纯净、学术是所有民营美术馆都想实现的最终目标,而“艺术品的买卖一定要跟美术馆分离开来,搅在一起就是商业推动,在国外,这种情况是不被允许的。”张子康认为,如果一个美术馆里商业与学术混着来,不能够有效地梳理,“别人是不会承认你是美术馆的,那只是画廊,画廊与美术馆的区别就是一个能买卖,一个不能买卖。做民营美术馆,想赚钱可以通过其他任何形式,但不能影响学术,不能影响艺术的纯净性,不能利用学术放大的价值来获得自己的商业利益”。“今日美术馆所做的学术性展览很多,当然,也会有一些稍带学术性但却偏向商业化的展览,考虑到这些展览会带来一定的资金,所以就让步了。”

民营美术馆自我造血手段的匮乏所带来的必然结果无外乎美术馆本身对于学术性的舍弃以及对资金的让步,虽然对学术向资金的让步在很多美术馆人看来是一种“美术馆的耻辱”,但在现阶段的国内民营美术馆经营而言却也是一个不得不接受的现实。

民营美术馆的发展需要政府扶持

在国外,美术馆的政府扶持以及个人向美术馆捐赠所能够获得的回报为美术馆的良性发展提供了必要的前提保障,正如前文所说到的,这些方面是对美术馆造血能力的很好补充,但在国内,政府对于美术馆的扶持还只限于公立美术馆,而对于民营美术馆而言,扶持没有,政策也没有,有的只是各种各样的“税”。

据了解,在欧美发达国家,个人与企业向注册为非营利的社会文化机构包括民营美术馆、艺术家组织、博物馆和艺术空间进行捐赠或赞助可享受“同额免税”待遇。通过这一优惠政策,可以为博物馆和美术馆提供造血机制,为美术馆的生存提供了保障。据了解,当前我国还没有完善的非营利组织税收法律体系,而我国对非营利性的美术馆免税的标准则是:美术馆所接受捐赠的部分,只有美术馆方可以享受免税,而提供捐赠的组织或企业只能将相当于捐赠额度的12%的企业成本进行免税。这与欧美发达国家实行的捐赠“同额免税”不可相比,极大影响了赞助者的积极性。很多业内人士和专家一直呼吁健全非营利组织税收法律体系,扩大优惠税种和税收优惠对象,以及享受捐赠税收扣除优惠的范围和捐赠渠道,并建议尽快完善针对非营利艺术机构的确认标准、监督体系以及基本税收政策。

优良的环境或许可以解决,但政策却并不好制定,在冀少峰看来,“对于民营美术馆的政策制定并不容易,但我们对国家美术馆都有一个政策的评定,比如对国家重点美术馆有一个规范的要求,可是对民营美术馆就无法制定政策。由于民营美术馆藏品归属不清,导致民营美术馆在这种情况下不能享受美术馆诸多优惠政策。就拿美术馆免费开放来说,不管民营美术馆还是私人美术馆,有的仍旧还在收门票,像今日美术馆都不能享受到这种免费开放的补贴。当然,民营美术馆也是一个好事,体现了一种民族文化的自觉与自信,通过民营美术馆蓬勃的兴起,也体现了文化多元渠道办文化,文化在当代社会发展中的一种多元性、民族性,民营美术馆也给国营美术馆同样带来一种挑战,民营美术馆的激情、灵活,也会给国营美术馆起到一个促进作用。”

虽然政策不好制定,但众多民营美术馆的创办人却仍旧对未来充满着信心。王薇就曾说过,“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文化艺术方面的支持相对滞后也是情理之中,我相信以后会出台相关政策来支持民营美术馆的发展。” 张子康也认为,“美术馆的发展应该和政策体制的健全过程同步进行,美术馆需要时间完善自身,体制的健全更需要一个过程。只有制定出符合国情的方针政策才能真正促进民营美术馆的健康发展。”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冀少峰谈民营美术..    下一篇:民营美术馆成为文..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