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当代水墨 > 2013年下一轮中国当代艺术高潮 新水墨或争主动权

2013年下一轮中国当代艺术高潮 新水墨或争主动权

2013-09-02 00:34 来源: 收藏投资导刊 作者:窝窝头


导读:中国当代艺术在上一轮当代艺术高峰基本退潮之后,中国当代艺术未来的方向处于转折阶段,近两年开始,涌起一股水墨潮,欧美一些重要美术馆机构纷设水墨专题的展览,风向级画廊及佳士得、苏富比等重要拍卖行的水墨专场,水墨的关注越来越风生水起。

徐累《昼夜平分》 65×133cm 纸本水墨 2010

2013年初在今日美术馆潘公凯展览开幕式上馆长谢素贞也公布了设水墨馆的计划,国内及香港地区的画廊水墨展览也有点比比皆是之态。那么水墨能否再引中国当代艺术新高潮,水墨我们应该怎么样衡量?水墨是否具有当下性和具有未来性的呢?中国当前有几种水墨形态?

著名学者夏可君博士在谈到对水墨的看法这样表示:“当代艺术不再是这二十年之前的玩世、艳俗、卡通的那样基本是模仿西方或者是对西方的复制、学习的中国当代艺术,而是反向与中国传统的艺术有一个对接,如果能够把这个传统对接,同时又与西方当代艺术的观念对接,展示的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永恒维度的中国当代艺术。我将水墨分为五种谈。

第一种是官方水墨形态,我们说以范曾为代表的礼品水墨和官方水墨。

第二种是学院派水墨形态,在央美、国美等大学里受过训练的,具有一种现代水墨的材质感,有一种基本的技术训练,但还是过于学院派,过于技术派。

第三种是有中国特色的表现主义的水墨形态,比如说以天津派为代表,天津派表现水墨为代表,饮食男女的表现方式。

第四种水墨形态是受西方的抽象绘画影响,比较有质量的抽象水墨。

第五种是新的影像技术产生的影像、装置水墨形态。

这五种水墨形态在什么意义上面真的跟中国传统的典雅或者文人传统以及永恒性的维度相关呢?这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还没有被彻底地揭示出来,这五种意识形态,基本上要么过于传统的余续和矛盾,要么是过于形式化,所以我想如果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关于水墨的未来性和贡献性的是全球化的讨论,我在这里主要是把问题抛出来,不一定马上给出一个方向。”
中国当代水墨或将拓展一种新的可能性的,或将确立新的美学系统?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于上半年5月以梁铨个展作为本年度系列当代水墨项目启动开端之后,6月又展出了“幻象:中国当代水墨大展”以画廊的角度为中国当代水墨创作进行一次归纳性的梳理与呈现,10月份即将在今日美术馆为徐累举办个展。谈到水墨的关注馆长夏季风表示:“就我们艺术中心的展览而言,我们对水墨的关注是从学术层面做“减法”来考量减掉一些,因为水墨系统太强大了,减法是一个好方式。首先我们对传统的泥古的一路水墨,比如说画传统的山水、花鸟不作选择。

第二类像“85新潮”开始一直到“89大展”的“实验水墨”这一块也没有纳入到我们的展览,在我看来水墨仅仅是实施他们观念的材料而已,与水墨艺术创作本身还是有一定的游离。 第三类是作品图式、图像可能在油画系统裡边老早就出现过了,只是换了材料用水墨来表达,比如仅以唯美为表达,而缺乏当代敏感性的类似画侍女的,弥漫著浓重学院气息的艺术家我们也没有邀请。 我们所邀请的艺术家特点比较清晰:一具备了特别强大的传统文化底蕴以及技法,也就是说这些艺术家的传统功夫都特别好,绘画能力都特别强;与此同时,在他图像裡边体现出的又与当代是有关系的,对当下关注度特别敏感,比如像李津他画的是饮食男女,作品跟中国当下人的日常生活以及精神层面的生活状态都特别相似。这类艺术家也是以后我们继续关注的对象。 总而言之,中国的当代水墨在拓展一种新的可能性的,带有承上启下的,会有一批人将会形成一种非常完整的新的美学系统,这种美学系统跟传统的美学系统有交集之处,因为传统美学是他们的基础,但是在这个基础之上又拓展了一种新的美学的可能性,我们关注的可能恰恰是这个。

目前不仅仅是香港、台湾,甚至海外,像纽约苏富比、佳士得都开始出现当代水墨的专场与当代水墨的展览。这也恰恰说明当代水墨的兴起或者说火爆,实际上是从二级市场开始的,也就是拍卖公司比一级市场动作更大,当然他们本身拍卖的形式所带来的效果远远比一级市场更具有轰动效应,但是我们作为一级市场画廊机构,很显然不能按照拍卖公司的那种以商业为主要目的的方式去做,因为国内外重要拍卖公司的水墨专场,包括他们做的展览,私洽形式实际上是有一些问题的——主要是以商业作为主要出发点,这个问题在我看来也是可以原谅的,因为拍卖公司首先的目的就是为客户服务,也就是说客户需要什麽作品就徵集什麽样的作品。而画廊可能正好是反过来做这个事情,我们希望愈发在这麽一个特别火热的、混乱的市场环境当中,为藏家寻找一条具有艺术史意义的线索。 总体而言我们希望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是带有一种东方美学身份以及气质的机构,也就是说不断地在弘扬以及在推进、推广东方美学的这么一个机构。所以今年在展览安排上,艺术家邀请实际上都跟这个线索有关系,我们希望找到跟东方、跟中国的哲学、精神层面有关联的一些艺术家以及展览,我们希望把水墨当作不是以媒介来区分,而是希望选择这么一批艺术家,我们认为他们的作品里边所透露出来的当代性是可以跟其他当代艺术家是一样的,你会发现他们也同样对当代很关注,对传统也很关注,与此同时作品里边所透露的当代性是比较强的。”

中国当代水墨话语权谁主导

随着上半年香港艺术博览会被巴塞尔所收购,更多的是西方的画廊为主来与中国在香港与中国的藏家、收藏家、与中国的画廊对话。下半年Fine Art Asia典亚艺博将于十月登场,据悉他们也会有一些与水墨有关的展览项目。

典亚艺博的两位联席主席兼总监对水墨也有各自的看法。

黑国强:“从艺术行业的角度来看,我们面对的临界点就是中国水墨画的进化以后该怎么走?是以西方角度看中国水墨,还是我们自己东方角度先看中国水墨,当年中国当代艺术有这么迅速的成长主要还是以西方的眼光看中国当代艺术一路走过来的,所以现在面对的状况是值得我们反思,重新去思考该怎么发展下去。从市场的角度来讲,市场怎么开发,怎么把我们固有的珍贵资源延续下去是值得探讨的。

我希望属于传统几千年建立起来的东西,话语权还是由我们先做起,比由西方的画廊做起要理想,从东方或者亚洲中国自己来看自己水墨的作品,以后的方向该怎么走,而不是由西方的市场来主导。”

许剑龙:“现在市场方面比较关注水墨、拍卖行也在做水墨的研究,可能他们的切入点很不一样,每一个切入点都是有一种思考的机会,但是我们希望大家可以去探讨一下,怎么去看我们水墨的发展,水墨一直在我们的身边存在,几乎上是中国人的一种文化特征,不是今天、今年或者是去年才突然发生的,所以希望大家也可以从一个传统的维度出发。”

谈到话语权的问题夏季风也表示:“实际上在中国当代艺术与国际交流过程中,我发现西方的艺术主流美术馆、策展人、评论家对中国当代艺术是有一个预设的,也就是说中国当代艺术在他眼里边是怎么样的,实际上已经有一个现成的答案在里边,像前些年政治波普这一块是他们最感兴趣的,在我看来政治波普可能是代表中国当代艺术其中小小的一部分,绝对不能涵盖中国更宽广、更悠久的一种文化的传承。

而且随着时间过去之后,我们发现他们也在改变一些看法,首先可能中国本土有很多艺术家也开始在反省,我们究竟是按照西方艺术主流给我们预设的方向去创作,还是比如说你另起炉灶,把自己最深厚的东西发扬出来,假如按照西方人的预设做艺术作品意味着你永远是成为西方艺术史下边的辅助部分,不太可能成为主流,也不太可能成为跟它平起平坐处于对话交流的状态,中国的当代艺术只能成为西方当代艺术史附属的一部分而已,人家可能是金字塔的塔尖,你永远是下面的基数。

所以从大的美学框架来看,比如中西方美学渊源是完全不一样的,中国人作为中国艺术家是完全有能力,也是有可能把中国传统文化表达得更加充分、更加淋漓尽致,在我看来现在比如说提倡东方性、东方审美,恰恰会让中国的当代艺术成为跟西方可以直接交流、对话、平起平坐的状态。两大美学的方向是不一致的,这样可能会让中国当代艺术成为世界艺术史中不可分割的一个环节。

这几年事实上也可以看出来,西方对中国的关注上政治波普的东西慢慢兴趣弱了,对中国更传统的东西更关注,也就是说西方艺术主流以及藏家群体已经从所谓的政治波普观念慢慢更多地转向对中国更深厚的文化艺术的了解。

我认为的中国文化传统不是说现在重新返回去唐宋或者是元明清那种状态,还是有一个与当代性有关系的,与当下的社会现实是有关系的。我认为具备非常深厚的传统的文化底蕴,同时对当下的社会现实,不仅是中国包括横向的对世界当代的环境是有一个非常敏感的感知的艺术家将来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中国当代水墨能否成为下一番中国当代艺术的新高峰是值得期待的,中国当代艺术能否在国际舞台上有所话语权是很多人在努力的方向。我觉得就“西方”、“东方”,“西方当代”“中国传统”这两组词,艺术家林国成在艺术创作中对钢笔与毛笔这两种工具的同时运用,正好做了诠释,钢笔更便利于细致的描绘一个事物,更细致地去描述一个对象。而毛笔的使用在墨和水加在一起会有一种不可控的东西,一种绝对可控的东西跟一种不可控的东西,这两种工具代表了两个不同观察世界的方法,两种不同的价值观。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实验水墨不要迎合..    下一篇:当代水墨酝酿市场..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