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社会实证 > 农民卖肾失败后筹60万建黑手术室成贩肾团伙头目

农民卖肾失败后筹60万建黑手术室成贩肾团伙头目

2013-09-01 20:50 来源: 楚天都市报 作者:


图片资料

8月17日,通过警媒密切合作,省公安厅、武汉市公安局在江夏区藏龙岛一栋乡村别墅中,将一伙正准备进行非法肾脏移植手术的团伙一网打尽(详见本报19日报道)。

经过两天的审讯,案情大致明朗,警方昨日向本报独家披露了案件一些侦破细节,揭开了这个犯罪团伙的神秘面纱。原来,这个进行肾脏移植的黑手术室是一个30多岁的农民建立起来,而参与手术的医护人员都是七拼八凑的……

曾经卖肾未遂

农民“自学成才”建起黑手术室

被抓后,“徐哥”在警方审讯室内,对贩肾事实供认不讳。

他交代,他是省内某县农民,34岁,在从事贩肾之前无业,因为生活窘迫,他曾多次尝试卖肾,但“肾不好,没有人要”。卖肾经历让他发现贩肾是一个能获取暴利的生意。随后,他通过网络自学,开始慢慢入行。

从供体到中介,再到单干成为团伙头目,“徐哥”不断升级,团伙成员逐渐增多。筹集资金后,他开始筹建自己的手术室。

在江夏藏龙岛,他选定了一处乡村别墅,“这里够大,人员来往比较少”。“徐哥”随后和手下购置医疗设备,无影灯、手术床、紫光灯……他耗资约60万元将这些医疗设备购置齐全,并运进别墅。为了照看设备和药品,他特意安排了一名看护长期住在别墅内。

专职司机、供体中介、受体中介、医护班组,“徐哥”成了地下肾脏移植医院的“院长”。为了掩人耳目,避免窝点有人员频繁进出而被邻里怀疑,“徐哥”以及团伙的成员一般都不在此处居住,而是在武汉南湖地区租下两套民房,集中住宿。

之后,他就以别墅为基地,做起了地下肾脏移植的勾当。他交代,此前他一共做了8台手术。警方初步估算,8台手术中,非法交易额达数百万元。

然而,“徐哥”并非一开始就尝到甜头。他交代,第一次组织非法移植手术,只收了受体不到20万元钱,按照行情向医护以及中介人员支付相关费用后,他发现,自己还亏了本。

骗取受体信任

黑手术室谎称是“三甲医院”

一个地下黑手术室,怎能在建立起来的数月时间进行8台手术?警方介绍,谎称自己的“医院”是三甲医院,是“徐哥”骗取受体花钱做手术的手段之一。派团伙成员在各大医院肾病病房门前“推销”,则是他拉拢“客源”的手段。

在17日抓获的人员中,有一名来自河南的受体。他向警方交代,他患有肾衰竭,本在河南的医院进行肾病治疗。一日,“徐哥”的手下找到他,声称在武汉江夏区,有一个三甲医院,能提供新鲜的活体肾源,移植手术费用总共38万元,手术前,还可以到“医院”参观其他人的手术过程。

警方介绍,手术前,中介曾带领受体和供体一同到武汉做过术前体检。手术的经费全部来自亲友的捐助。本月16日,受体和其他5名亲友一起赶到江夏,并在一名亲友的陪同下和供体同时被蒙眼接进手术室内,当受体进入手术室看到手术环境后,当真就相信他们处于一家三甲医院中,直至警方涌入,他这才发现自己上当。

据了解,受体的手术费付款分两次,第一次付款在供体接受摘除手术之后,第二次付款则在植入手术完成之后。付款要么是现金,要么是通过转账。

●麻醉师不具资质

医护“4人组”跨省挣外快

17日的抓捕过程中,警方成功抓获一名医生、一名麻醉师和两名青年女护士。

据了解,这个医护班组来自外省,在17日手术头一天晚上,医疗组已经入住江夏藏龙岛附近的一家宾馆,仅在手术前一日到黑窝点对手术室进行过短暂消毒;为防止泄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只在手术开始前约一小时进入手术室,做相关的准备工作。

警方调查得知,被抓的这个医护“4人组”是相对固定的,他们相互认识,通过熟人介绍,借休息时间赶到武汉做非法手术捞外快。医护班组和“徐哥”达成合作,都是通过“圈内”的朋友相互介绍而认识的。

在调查中,还让警方吃惊的是,被抓的麻醉师只是助理麻醉师,根本不具备独立进行手术麻醉的资质。

在警方眼中,“徐哥”虽然耗资60万元打造手术室,但与正规医院的手术室相比,黑手术室仍然非常简陋。在这种条件下,让这班资质不全的医护人员做手术,受体和供体的生命安全均无法得到保障。

医疗人士指出,人体本有两个肾脏,一个肾脏被摘除后会加重另一个肾的负担,造成过快损耗,一旦保护不好,极容易引发疾病,“黑手术”则更易留下后遗症,造成身体残伤。

目前,警方已刑事拘留11人,案件还在深挖中。

民警回忆抓捕细节

一声“房东”叫开别墅大门

尽管已经过去了两天时间,回忆起围捕黑窝点的一幕,办案民警仍然兴奋不已。

8月16日晚,由省公安厅、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江夏公安分局及多警种组成的抓捕专班,悄然进驻设在江夏藏龙岛派出所的指挥部。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武汉市公安局刑侦局相关负责人现场指挥。

40多名抓捕民警分成7组,4组民警负责周边路口封堵以及手术室内人员抓捕,一组抓捕民警作为机动应付突发状况,另有两组抓捕民警则负责抓捕藏身在南湖地区的团伙成员。抓捕大网已经张开,准备随时收网。

8月17日上午8时许。当团伙成员“朱哥”驾驶着租来的东风商务车回到栗庙新村租住别墅门前,主刀医生、麻醉师、女护士鱼贯潜入别墅。一个小时后,手术将正式开始,而已经等候了一整夜的7组抓捕民警也迎来了收网时刻。

为了突破大门,警方带来了破门器、破网器,但首选方案还是让一名锁匠悄然打开别墅大门,民警出其不意进屋抓捕。

屋外,锁匠刚刚将开锁工具插入锁眼,一名在屋内的看护突然感觉到了大门上的轻微异响。“谁?”看护大声问道,一双眼睛也凑到了大门猫眼上。

被发现了,怎么办?“房东,开门!”门外便衣抓捕民警理直气壮大声回答道,脸上毫无紧张神情。屋内看护并不认识房东,加上民警话语镇定,看护信以为真,随手将大门打开,这名看护随即被民警控制。

屋外民警随即迅速入内,各按分工,冲上别墅二楼、三楼。二楼,医生和护士已经开始做手术前的准备,来自四川的供体在休息室内等候先行接受肾摘除手术,中介也在房间各处,来自河南的受体在家属陪伴下也等着医生的吩咐,他们被涌进屋子的民警瞬间控制住。

怎么不见头目“徐哥”?负责控制二楼人员的民警并未发现主要目标。而三楼的民警则有收获,三楼本都空置着,民警在一间房中发现了躲在角落中的“徐哥”,此时的“徐哥”有些瑟瑟发抖。

在远离江夏的洪山区,另外两路抓捕民警也在“徐哥”租住的两套房屋内,将其他团伙成员抓获。

昨日本报洛阳纸贵部分报摊一度脱销报社紧急加印十万份

微博百万人次阅读万余网友热评转发读者专家盛赞大手笔

勇气和担当彰显媒体正能量

本报讯 一场历时半月的蹲守,一场惊心动魄的暗访,最终打掉藏身江夏区一栋别墅内的贩肾窝点。昨日,本报以6个版的篇幅,推出“警媒联手打掉跨省贩肾团伙”的系列报道。该组报道引发强烈反响,市民争相购买传阅,三镇部分报摊本报一度脱销,随后报社紧急加印十万份。

昨日,网易等多家主流网站转载本报报道。截至昨日24时,本报微博上有超过110万人次阅读,微博转发和评论万余条。

不少网友毫不吝啬地将“年度大片”、“年度巨作”、“年度好新闻”这样的赞誉之词赠予本报。“对恶势力的每一次打击,都是对正义的一次捍卫!”网友“泽丰瑞熙熊总”用“做得漂亮”来形容本报的这组报道。该网友留言,楚天都市报的记者深入一线,协助警方进行取证侦查,彰显了媒体的正能量。同样也为湖北公安部门鼓掌,快速果断不拖拉。有网友赞道,探求真相的深度调查报道,将照亮纸媒的未来,这是网络媒体无法取代的。这也充分体现了主流媒体的勇气和担当。

读者在叹息卖肾者命运、痛恨贩肾团伙勾当的同时,也在追问这条地下卖肾产业链是如何滋生的。网友“作章老段”直言,在买卖肾源的地下交易中,最让人无法容忍的是那些从事买卖的组织者,以及他们雇佣来的医生护士,这些医生护士是从哪里来的?网友“雪啸霜寒”建议,应究其根源,快刀斩断黑色产业链,才不至于引发更多悲剧。

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石义彬教授盛赞此组报道:“不仅做出了一篇好新闻,更为社会除去一颗毒瘤,这是一组可以载入教科书的调查报道。”他建议,本报再做一些延伸报道,深入探秘“非法卖肾”供需关系形成的原因,揭露器官买卖这一地下产业链的规模及危害,引导相关体制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网友热议

调查报道引人称叹

大手笔堪称“中国好媒体”

两次暗访,潜伏10天,昼夜盯梢,瓮中捉鳖……这种只有在警匪片中上演的场景,昨日真实的呈现在“警媒联手打掉跨省贩肾团伙”的系列报道中。不少网友留言直赞本报“中国好媒体,中国好新闻”。

网友“余柳Leo”评价称,整组报道布局合理,尤其是最后一个版的“新闻幕后”报道,完整的呈现了采编严格缜密的部署过程,读起来很有味道。“想必这是楚天都市报编辑部最高级别的统一规划,真正的新闻战役。依托报纸本身强大的影响力,这几个版一出来,震撼!”

网友“BobbyzFarm”将这组报道誉为重磅报道:“看了报道,我真正生出了对记者职业的自豪感。”网友“严很寒”称赞本报记者“好样的”,能够冒大风险把这窝点端掉,造福社会,体现了敬业精神。还有读者留言,自己曾是一名记者,本来已辞职转行了,看了报道后激动了一天,准备再回来当记者。

●专家好评

武大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石义彬:

好久没看到如此深度的调查报道了

“10天的蹲守,不仅做出了一篇好新闻,更为社会除去一颗毒瘤。”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石义彬教授表示,今天看到楚天都市报“警媒联手打掉跨省贩肾团伙”一稿,非常震惊,好久没看到如此深度的调查报道了。

石义彬说,从新闻专业的角度来看,整篇报道有理有据,采访流程专业合理,记者深入事件发生一线,现场近距离挖掘新闻,用眼睛和镜头完整记录下了一切,这是一组可以载入教科书的调查报道。这组调查报道体现了楚天都市报的社会责任感。

石义彬建议,还可再做一些延伸的报道,探秘“非法卖肾”供需关系形成的原因,揭露器官买卖这一地下产业链的规模及危害,引导相关体制向更好的方向发展。

湖北省政协常委叶青:

事件触目惊心 报道让人信服

“地下贩肾不法行为让人触目惊心,我为这条黑色链条下的受害者感到心痛。”省政协常委叶青表示,从网上到现实中,这样一条黑色链条经专人操作,竟然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呼吁有关部门继续加大管理和打击力度。

叶青说,楚天都市报记者经过长达十多天的蹲守与调查,并联手警方打掉贩肾团伙,做出的报道让人信服。希望在媒体的聚焦之下,这样的不法分子越来越少。

●医疗界反响

多位医生呼吁:万不可参与人体器官买卖黑市

昨日本报警媒联手打掉跨省贩肾团伙的报道,在我省医疗界引起极大关注,不少医生和患者表示以前对贩肾黑市有所耳闻,但本报报道第一次揭示出完整的交易链条,读来触目惊心。多位医生呼吁,千万不要参与器官买卖黑市,否则供体、受体都面临极大风险。

家住硚口的65岁王爹爹患有尿毒症,需要接受肾移植。王爹爹说,肾移植手术前要经过严格配型,他接受过三次配型都没配上。术后还要进行抗排斥治疗,随便在黑市手术是拿生命开玩笑。

武汉大学肝胆疾病研究院副教授张毅说,黑市交易中的人体器官买卖,不能保证供体和受体的生命健康。在黑市器官移植手术过程中的医护人员,也不像正规医院的医生,具备相应的医学技术和职业操守,供受体常常会有术后感染的危险。这种交易中,获益最多的永远是不法分子,生命健康权最得不到保障的就是供受体。

事件反思

卖肾遭遇令人唏嘘 一念之差付出一生代价

本想靠卖肾偿还债务,没料到40万元的交易中,神秘报料人李伟仅仅得到3万元,生活窘迫到一度靠卖血度日。图片上,李伟左侧腰部的一道手术口,让不少网友感叹“阳光下的罪恶,触目惊心”。

网友“看云的猪”说,那道伤口看着就疼。生活有时候会很艰难,但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才是战胜困难的前提。遇到再大的困难,也不要贱卖自己的健康。

网友“cindybear8888”在本报网络报料平台上留言:卖肾者愚昧,操纵者可恨,做这样黑手术的医护人员可耻。

“宜昌同城会”在微博上评价称,一念之差卖肾,付出的是一生的代价。巨额的利益流入非法组织者手中,卖肾者不仅没有因为卖肾改变债务缠身的境遇,相反因为简陋的手术赔上了身体,得不偿失,陷入更悲惨的境地。

网友“儚幻之狼”更是痛心疾首,3万元虽然不是小数目,但是一个年轻人在当今社会中,只要辛苦工作也能挣回来3万元。“宁愿让自己的身体残疾,也没去通过大脑和双手来改变生活,这值得深思警醒”。

交易黑幕发人深思

聚光灯下阴暗无处遁形

为何有人卖肾?为何有人买肾?读者在谴责无良贩肾团伙的同时,也纷纷提出质疑:为何会滋生出一条地下卖肾的产业链?

有读者认为,如果贩肾团伙是主谋的话,那么那些做手术的医生则是帮凶。网友“CHNine”说:取肾换肾手术非同一般,没有专业水平的医生参与,地下手术如何做得下去?

网友“柳一变”认为,这种非法移植,患方所付出的费用可能会更高。目前包括肾移植在内的器官移植中,除了费用问题以外,很大的一个问题是供体有限,患者需要长时间排队等待。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网友“紫微山叟”建议,我国应严打地下人体器官买卖,对买者、对卖者、对中介要统统严打,方能切断利益链。更关键的是,我国的人体器官捐献体系要不断完善,尽量让患者从正规渠道接受手术。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刘志军嫖宿多名女..    下一篇:北京楼顶别墅开拆..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