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当代水墨 > 实验水墨:被市场忽略的潜力股

实验水墨:被市场忽略的潜力股

2008-10-08 11:07:01 来源: 中国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作者/马学东

“实验水墨”这个概念,以及这个概念是否能涵盖中国自从“85新潮”以来逐渐出现的“抽象水墨”、“都市水墨”、“观念水墨”、“表现性水墨”这些新名词的意义,仍然在艺术史家、批评家那里存在着争论。“实验水墨”究竟属于传统中国画的当代演变,还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一个独立的重要部分?其实随着我国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艺术领域也出现了革新,更多的画家没有囿于传统笔墨的限制,而是大胆地通过对西方艺术方法的借鉴,并且挖掘传统绘画的精神内涵,创作出了完全不同于传统中国画的全新水墨画。例如“抽象水墨”的出发点是对传统水墨的反叛,是通过学习、借鉴西方现代主义艺术,对传统水墨的扬弃和批判;它是一种保持了某些传统水墨艺术的媒材和成分,但是与传统水墨的性质已经全然不同了的艺术样式。而“都市水墨”的艺术家在运用“传统的”书画材料与工具的基础上,吸收西画的一些表现手法来描绘当代都市景象,从而反映出当代人的社会生活与精神生活。这些在风格、趣味以及内涵方面迥然不同的作品,给予那些持中国传统媒材难以表达当代生活观点的人一个有力的回应。这些以不同方式利用水墨的艺术家和画家由于表现题材、方法丰富多样,并且许多画家处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中,所以,学术界将这样的现象表述为“实验水墨”。

美术批评家殷双喜先生在其《实验水墨的文化意义》一文中对“实验水墨”能够包括的内容进行了界定,即“实验水墨”的内涵要大于“抽象水墨”,它包括了主观性很强的变形形象、符号化的图式、表现性水墨、材料拼贴及部分以水墨材料为主要媒材的观念性水墨装置与行为艺术。另外一位美术批评家皮道坚先生在其《实验水墨回顾展缘起》的文章中提到:2001年我曾应邀与广东美术馆王璜生馆长共同策划过一个大型的水墨艺术展“中国水墨实验20年:1980—2001”,在为该展写的策展报告中,我曾说过“实验”一词是对20年来包括“表现性水墨”、“抽象水墨”、“观念水墨”乃至“水墨装置”在内的各种现代水墨探索的精神特征的一种概括。可以看出这两位批评家不约而同地把“实验水墨”所涵盖的内容描述得比较一致,也比较清晰。因此,本文中“实验水墨”的内涵采用的是这两位批评家对“实验水墨”这个词内容的界定。

随着艺术批评界的争论,艺术家的不断实践,现在,人们开始认为“实验水墨”是可以独立地成为一种有历史价值的艺术现象,“实验水墨”、“抽象水墨”、“都市水墨”这些字眼终究是会被写进中国当代美术发展史的书中,这充分显示了“实验水墨”的艺术价值所在。这也是2005年6月在深圳画院由皮道坚、吕澎、严善淳三个人策划的“实验水墨回顾展”的学术动因吧。 而在拍卖市场中,当代书画自2004年逐渐从中国近现代书画专场中分离出来,形成了独立的专场。这是市场针对当代中国书画创作的活跃与一级市场交易的热络所做出的积极反应。也由于拍卖公司数量激增,相互之间的竞争加剧,近现代书画资源毕竟有限,各大拍卖公司都瞄准了当代书画这部分市场。同时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书画市场深入发展的必然需要。

以中国嘉德和北京翰海两家为例。这两家公司是比较早增设“当代书画”专场的公司之一(当然还包括中贸圣佳、北京华辰等公司)。北京翰海2004年秋季就开始推出了“当代书画”专场,该专场上拍208件,成交率94%,总成交额达到2066.9万元。2005年秋季推出的“中国当代名家绘画及四屏”总成交额更是达到了4205.96万元,该年成交率89%,上拍258件。中国嘉德在2005年春季推出“当代书画”专场,成交总额1963.9万元,94件上拍,成交率100%;秋季108件上拍,成交率94%,成交总额2912.5万元。2006年春秋两季“当代书画”专场成交总额达到5157.1万元,比2005年有小幅度上涨。这两家公司的成交数据都显示了“当代书画”的成长潜力。可是目前成交势头比较好的作品是那些在继承传统国画精髓的基础上又能够有不同面貌、有所突破的美术作品,这些作品是比较受到市场欢迎的,例如范曾、王明明、史国良等艺术家的作品。

其实从20世纪“85新潮”开始,再到90年代初中国水墨创作的活跃期,直到今天,“实验水墨”的这批艺术家一直较为活跃,随着他们作品的学术价值得到肯定,他们的作品也受到拍卖公司的关注,开始出现在拍卖市场上。目前拍卖市场上的“实验水墨”作品主要是“抽象水墨”和“都市水墨”这两类,而水墨装置、表现性水墨作品相对来说数量更为稀少。中国嘉德在2006年秋季的“当代书画”专场中就推出了数件抽象水墨画家的作品,其中包括了谷文达、张羽、刘子健等艺术家的作品,也同时推出了“都市水墨”的作品,例如李孝萱、刘庆和的作品。虽然市场上的藏家可能对这些艺术家并不了解,但是这些艺术家的作品是极其有价值的。我们可以对这两年在拍卖市场上出现的“抽象水墨”、“都市水墨”艺术家的作品行情做一个简单回顾。

以谷文达为例,谷文达早在1981年中国美院国画系读研时,就以观念水墨作品成为美术界关注的焦点。而在1986年6月他在西安就举办了“谷文达画展”,其作品在学术界更引起巨大的争议,《正反的字》、《畅神》等作品至今都是“实验水墨”发展史上的经典作品。近年来,谷文达更是中国当代艺术风头浪尖上的人物,其作品也得到了市场的肯定。目前,拍卖市场上谷文达的作品上拍数量达到24件,成交20件,成交率83%,总成交金额859.8万元。最高价的作品是在2006年上海敬华春季拍卖的一件“谷氏”书法,估价在50万至65万元之间,最终以104.5万元成交。在这件“书法”作品中,谷文达试图将中国古代文化的精神特质与西方语言方式结合,以传统水墨材料表现西方艺术的符号图式,书法本身即成为反省批判的行为。这样一来,文字书写的沟通表达与美感视觉乐趣,一并遭到蓄意抹杀,以便有效地诠释文字在社会和政治中的“概念”。由于谷文达的作品具有的中国元素以及与国际当代艺术合拍的语言模式,其在纽约、香港市场上均受到欢迎。其实早在2002年,香港佳士得就曾经推出过谷文达的作品,其作品《无题》以6.96万元成交。只是在当时中国当代艺术品的行情处于起步阶段,所以单体艺术家的作品的价格也不是很高。而伴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品(尤其是油画作品)在纽约苏富比作为专场推出,行情整体的升温使得中国当代艺术家作品价格上了一个大台阶,谷文达的作品虽然并不是油画作品,但由于其作品巧妙地以中国的水墨元素诗、书、画、印中的书法文字为画,通过肢解、错位、重组,创造出中国文化符号意味浓厚、视觉冲击力强劲、观念内涵丰富,并且保留一定传统因素的水墨画作品,也赢得了国外藏家和机构的追捧。2005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的《浑屯》以86.4万元成交,2006年纽约苏富比秋季拍卖他的一件《无题》(1998年作)以99.2万元成交,2006年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的《虚构文字系列-遗失的皇朝》以50.8万元成交。而在内地市场,中国嘉德在2006年的当代书画专场中推出的一件《遗失的王朝-系列之十四》以30.8万元成交,秋季拍卖的《遗失的王朝系列之一》以44万元成交,北京保利秋季拍卖的《假篆字》以55万元成交。谷文达的作品在国际市场先受到藏家关注,进而国内市场也开始跟进,两个市场的同时作用使他的作品价格有了上涨。

刘子健的水墨实验开始于20世纪80年代的中期,90年代其作品逐渐走入纯抽象。刘子建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上有3件上拍,中鸿信拍卖的《2003年宇宙中的纸船之3》以8.58万元成交,康坦普瑞拍卖公司秋季拍卖的《以刘子健命名的星》以8.8万元成交,中国嘉德秋季拍卖“当代书画”专场推出的《迷离错置的空间》最终流拍(估价15万至18万元)。

张羽的作品目前在拍卖市场上有4件上拍,成交3件,也都是在2006年创出的,北京保利秋季拍卖推出的《指印2006-1》以15.4万元成交,《灵光22号-漂浮的残园》以15.4万元成交,而中国嘉德秋季拍卖的《灵光67号》(镜心)以13.2万元成交。

王川在拍卖市场上目前的上拍作品有4件,成交2件,2006年纽约苏富比春季拍卖推出的《日落》以7.93万元成交,中国嘉德秋季拍卖的《卧室》以6.6万元成交,同样是嘉德的《闭关之七》(镜心)流拍(估价4万至6万元)。

嘉德秋季拍卖的梁铨的《向倪云林致敬》以7.92万元成交。

艺术批评家易英先生在他的《实验水墨与大众文化》中曾这样说过,在90年代从生活世界来重新探讨笔墨的语言和表现力,很多青年艺术家做出了努力,如李孝萱、刘庆和、王彦萍等人。他们走的路子并不一样,有些更加关注笔墨的表现,生活世界作为题材,李孝萱比较典型。刘庆和是把自己的生活方式融到画面中去了,他不是一定距离之外来观照现实,而是置身于现实之中。我们在他们的作品中已经看到了新的表现手法,新的水墨语言形式。这些新的探索不是从水墨语言内部进行的,而是从生活世界中,从都市文化中,从现实的生活层面展开的。现代主义的实验和生活世界的表现构成了实验水墨的两个最重要的方面。文中提到的刘庆和、李孝萱都是“都市水墨”的代表艺术家。

刘庆和利用传统的水墨媒体技法,结合了西画的造型和光影变化,描绘了当代都市生活的景象,其实从精神内涵的角度看,他用笔墨渲染出一幅幅当代人的精神图像。目前刘庆和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上拍有30件,成交21件,成交率70%,总成交金额149.4万元。中国嘉德在2005年就推出了刘庆和的作品,在刘庆和成交价格前5位的作品中有4件都是在嘉德的“当代书画”专场拍出的,可见嘉德公司对其作品的信心。目前在拍卖市场他的作品最高价是2006中国嘉德秋季拍卖拍出的《丽水之一》,最终以31.9万元成交。2006年春季嘉德拍出的一件《本命年》以24.2万元成交;中鸿信在2006年秋季推出的《2004年作之三》以17.6万元成交;2005年嘉德秋季拍卖的《水边少女》以14.3万元成交,2005年春季推出的《来了》以12.1万元成交。其余16件作品成交价格在10万元以下。可见其作品还有相当大的上升空间。

对于李孝萱,批评家吕澎曾有这样的评价:“李孝萱可能算是第一个将现代都市生活引进水墨领域的画家,80年代后期,当他用写意的方式来表现都市景观的画面出现在水墨画坛,便立即引起了批评家的关注。李孝萱吸取了麦绥莱勒及德国表现主义木刻的某些处理手法,将现代都市中的人的焦虑、惊恐、荒诞的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90年代其风格日趋稳定,成为水墨画坛一个具有建树性的画家。”目前李孝萱的作品上拍数量60件,成交31件,成交率52%。成交金额387.7万元。其个人作品最高成交价是2006年嘉德秋季拍卖的《寂灭的临界》以45.1万元成交,有11件作品成交金额在10万元以上。康坦普瑞秋季拍卖的《妄想下的距离》以26.4万元成交,2004年北京华辰的《一个清风的早晨》以18.7万元成交。

从以上对“抽象水墨”、“都市水墨”艺术家作品行情的梳理,可以发现他们的作品只是刚刚在拍卖市场出现,上拍基数小,价格不高,并没有引起市场上藏家的关注,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作品的学术意义在于既不屈就官方趣味,又不迎合商业选择的特立独行的品格。从他们作品的创作理念来看,更接近目前的当代艺术,因此,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在短时间内较少会有炒家介入。长期看,“实验水墨”应该在中国国画发展史中占有一席之地,这不仅是应该的,而且是现实所需要的,因为“实验水墨”在经历长久的压抑之后,正显现出自己蓬勃的生命张力。正如画家刘子健自己在展览的研讨会上也说,实验水墨从过去不被承认,到1997年开始能够公开参加展览,再到现在能做这种回顾展,说明了实验水墨不断在发展壮大,他对实验水墨的未来充满了信心。那么,虽然目前拍卖市场上“实验水墨”的作品行情还有待观察,但是我相信不远的将来,“实验水墨”的作品在拍卖市场上肯定不会只是“看上去很美”! 

来源: 国家画廊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