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

2013-05-25 12:54 来源: artspy艺术眼 作者:陈颖编译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1976年出生于冰岛雷克雅未克,他身兼冰岛古典音乐家、歌手、装置及行为表演艺术家、画家、雕塑家、电视录像制作人等多重身份。他是冰岛Trabant乐队的创始成员,曾在2009年代表冰岛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成为该国在威尼斯双年展上最年轻的艺术家代表(当时他33岁)。利用音乐、歌词等进行创作,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行为表演与影像以有趣的方式处理了我们对神话、文化历史以及身份的认识。正如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所说的那样:“冰岛有一段1000多年的历史,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其曾经的存在,但始终有关于这种说法的故事、诗歌和传说。而我的表演作品在很大程度上也以故事的形式存在。”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视觉丰富的影像作品则结合了幽默而且通常充满了感情的音乐,它们能同时激发出愉悦与焦躁、幽默与真诚、多愁善感与怀疑等矛盾的情感。

The Opera,2001

 

The Opera,2001

 

The Opera,2001


The Opera,2001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The Opera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xOTY0.html

“很久之前有一座充满了凄凉之美的岛屿,这座小岛兼具火山与冰川,奇特的冒着热泡的湖泊以及沸腾的喷泉;有时候太阳一直会亮到深夜,有时候却终日都是黑暗。这座像是被施以了魔法的岛屿是一个名叫Ragnar的男孩的家。和许多同龄的小孩一样,Ragnar喜欢想象自己长大后会干什么:比如一支乐队的主唱,身穿明亮盔甲的骑士,一位吟游诗人或者甚至是穿着黑衣、拿着一把闪亮的长柄大镰刀的死神。他会对其他的小朋友讲到关于死神的事,尽管这会让他显得怪怪的,但他似乎并不在意。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身体也慢慢长大了,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依然是一个小孩。所以他从不相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他只是不停地在被人们废弃了的屋子里创造魔法王国,穿上定制的服装,扮演那些来自他想象的世界中的角色,画画和做音乐。”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童话故事,但它与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情况完全相符。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长大后成为了冰岛的一位流行歌手,有着自己的乐队Trabant。他同样凭借表演作品“The Opera”(2001)(这是他在雷克雅未克艺术学院的毕业作品,他在一个小房间里打造了一个洛可可式的剧院,并且在里面连续表演了十天)、“Death and the Children”(2002)(这是一件视频作品,在其中,参加夏令营的小孩在一个美丽的夏日里在墓地中邂逅了死亡,然后他们坦然地讨论了它。这是一次偶发事件,场景并不是孩子们表演出来的)、“The Great Unrest”(2005)(他在其中打扮成了维京人的样子,在乡下某间被遗弃了的剧院里唱了一整个星期的蓝调歌曲)等被人们认可为是一位行为艺术家。

Death and the Children,2002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Death and the Children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yMDM2.html

 

Death and the Children,2002

 

Death and the Children,2002

The Great Unrest,2005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The Great Unrest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xNDk2.html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创作于2004年的作品“Og my god”是一场长一小时的行为表演作品。三个女孩坐在一堆火焰的旁边,我们可以从扬声器里听到正在咆哮的风声。一只可怕的怪物出现了,女孩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她们尖叫着,而火焰在这个时候熄灭了。10秒钟后火光再次亮起,而相同的场景也开始再次上演——女孩们坐在火堆旁,怪物出现,女孩们尖叫着逃跑,火光熄灭…同样创作于2004年的行为表演“Satan is real”持续了两个小时。在其中,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带着一把吉他走进了一个花园里。他的助手在花园中的一个小坑洞旁站着等他,随后艺术家跳进了这个洞里。于是他的助手开始铲土来填这个洞,直到泥土到达艺术家的腰部。这时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便开始反复唱诵一首蓝调歌曲,歌词是:“撒旦是真实的,他正在为我效劳。”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与Gabriella Fridriksdottir合作的表演“An ode to Bubbi Mortein”(2004)长达八分钟。在其中,这两位艺术家穿着尼龙丝袜,脚上还踩着面包。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唱着以冰岛摇滚明星Bubbi Morteins的作品为基础的歌曲,而Gabriella Fridriksdottir则躺在地板上,手拿一把旧的小提琴“发狂”。整个场景充斥着完全失控的情感,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还大声唱着:“我的女孩疯了,就像一只翅膀被折断了的乌鸦。”

Og my god,2004

Og my god,2004

Og my god,2004

Og my god,2004

Satan is real,2004

An ode to Bubbi Mortein,2004

An ode to Bubbi Mortein,2004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在一个戏剧性的家庭中长大,这可以解释舞台与服装设计的元素给他的作品带来的影响。正如冰岛有时会出现的极昼与极夜现象,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行为表演通常也会延续数日或者数周,这促使他的作品成为一种浓缩的耐力试验,从而与纯粹的戏剧化相分离。他创作于2006年的作品“Sorrow Conquers Happiness”起初是在安特卫普Museum van Hedendaagse Kunst 进行的一场现场表演:在其中,系着白领结、穿着白色燕尾服的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在爵士三人乐队和警察合唱团的伴随下,反复唱着“悲伤战胜了快乐(Sorrow Conquers Happiness)”的歌词。这一持续了很长时间的表演被摄像机拍摄了下来,之后在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于法兰克福Adler画廊举办的同名展览中循环播放。

Sorrow Conquers Happiness,2006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Sorrow Conquers Happiness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wODQw.html

创作于2007年的作品“Folksong”是一场持续了10天的表演。每天六个小时,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都会站在他搭建起来的充满了秋天的树木与落日的生动场景里,向观众大声唱出他的心声。这件作品是欧洲人对美国的一种真实坦率的呈现,充满了来自不同文化产品中的陈词滥调。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穿着酒会晚装,装备着一把亮红色的吉他和大功率的扩音器,反复表演着来自一首未知但却特别熟悉的曲子里的一段。同样创作于2007年的作品“Weltschmerz”向德国古典美学中的重要术语“世界苦恼(eltschmerz)”及其伴随的极端的浪漫主义与表现主义表达了敬意。这样的情绪在重金属音乐中也有所呈现;因而在这件作品里,一位低音吉他手站在一个被取名为“eltschmerz”的临时小棚里演奏着一段孤单的曲调。

Folksong,2007

Folksong,2007

Folksong,2007

Folksong,2007

Folksong,2007

Weltschmerz,2007

Weltschmerz,2007

Weltschmerz,2007

 

 1  2 [下一页]
上一篇:奚建军(Xi Jianj..    下一篇:李铭盛(Li Mings..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