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

2013-05-25 12:54:15 来源: artspy艺术眼 作者:陈颖编译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1976年出生于冰岛雷克雅未克,他身兼冰岛古典音乐家、歌手、装置及行为表演艺术家、画家、雕塑家、电视录像制作人等多重身份。他是冰岛Trabant乐队的创始成员,曾在2009年代表冰岛参加威尼斯双年展,成为该国在威尼斯双年展上最年轻的艺术家代表(当时他33岁)。利用音乐、歌词等进行创作,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行为表演与影像以有趣的方式处理了我们对神话、文化历史以及身份的认识。正如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所说的那样:“冰岛有一段1000多年的历史,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其曾经的存在,但始终有关于这种说法的故事、诗歌和传说。而我的表演作品在很大程度上也以故事的形式存在。”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视觉丰富的影像作品则结合了幽默而且通常充满了感情的音乐,它们能同时激发出愉悦与焦躁、幽默与真诚、多愁善感与怀疑等矛盾的情感。

The Opera,2001

 

The Opera,2001

 

The Opera,2001


The Opera,2001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The Opera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xOTY0.html

“很久之前有一座充满了凄凉之美的岛屿,这座小岛兼具火山与冰川,奇特的冒着热泡的湖泊以及沸腾的喷泉;有时候太阳一直会亮到深夜,有时候却终日都是黑暗。这座像是被施以了魔法的岛屿是一个名叫Ragnar的男孩的家。和许多同龄的小孩一样,Ragnar喜欢想象自己长大后会干什么:比如一支乐队的主唱,身穿明亮盔甲的骑士,一位吟游诗人或者甚至是穿着黑衣、拿着一把闪亮的长柄大镰刀的死神。他会对其他的小朋友讲到关于死神的事,尽管这会让他显得怪怪的,但他似乎并不在意。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身体也慢慢长大了,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依然是一个小孩。所以他从不相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他只是不停地在被人们废弃了的屋子里创造魔法王国,穿上定制的服装,扮演那些来自他想象的世界中的角色,画画和做音乐。”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童话故事,但它与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情况完全相符。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长大后成为了冰岛的一位流行歌手,有着自己的乐队Trabant。他同样凭借表演作品“The Opera”(2001)(这是他在雷克雅未克艺术学院的毕业作品,他在一个小房间里打造了一个洛可可式的剧院,并且在里面连续表演了十天)、“Death and the Children”(2002)(这是一件视频作品,在其中,参加夏令营的小孩在一个美丽的夏日里在墓地中邂逅了死亡,然后他们坦然地讨论了它。这是一次偶发事件,场景并不是孩子们表演出来的)、“The Great Unrest”(2005)(他在其中打扮成了维京人的样子,在乡下某间被遗弃了的剧院里唱了一整个星期的蓝调歌曲)等被人们认可为是一位行为艺术家。

Death and the Children,2002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Death and the Children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yMDM2.html

 

Death and the Children,2002

 

Death and the Children,2002

The Great Unrest,2005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The Great Unrest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xNDk2.html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The Great Unrest,2005

创作于2004年的作品“Og my god”是一场长一小时的行为表演作品。三个女孩坐在一堆火焰的旁边,我们可以从扬声器里听到正在咆哮的风声。一只可怕的怪物出现了,女孩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她们尖叫着,而火焰在这个时候熄灭了。10秒钟后火光再次亮起,而相同的场景也开始再次上演——女孩们坐在火堆旁,怪物出现,女孩们尖叫着逃跑,火光熄灭…同样创作于2004年的行为表演“Satan is real”持续了两个小时。在其中,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带着一把吉他走进了一个花园里。他的助手在花园中的一个小坑洞旁站着等他,随后艺术家跳进了这个洞里。于是他的助手开始铲土来填这个洞,直到泥土到达艺术家的腰部。这时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便开始反复唱诵一首蓝调歌曲,歌词是:“撒旦是真实的,他正在为我效劳。”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与Gabriella Fridriksdottir合作的表演“An ode to Bubbi Mortein”(2004)长达八分钟。在其中,这两位艺术家穿着尼龙丝袜,脚上还踩着面包。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唱着以冰岛摇滚明星Bubbi Morteins的作品为基础的歌曲,而Gabriella Fridriksdottir则躺在地板上,手拿一把旧的小提琴“发狂”。整个场景充斥着完全失控的情感,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还大声唱着:“我的女孩疯了,就像一只翅膀被折断了的乌鸦。”

Og my god,2004

Og my god,2004

Og my god,2004

Og my god,2004

Satan is real,2004

An ode to Bubbi Mortein,2004

An ode to Bubbi Mortein,2004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在一个戏剧性的家庭中长大,这可以解释舞台与服装设计的元素给他的作品带来的影响。正如冰岛有时会出现的极昼与极夜现象,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行为表演通常也会延续数日或者数周,这促使他的作品成为一种浓缩的耐力试验,从而与纯粹的戏剧化相分离。他创作于2006年的作品“Sorrow Conquers Happiness”起初是在安特卫普Museum van Hedendaagse Kunst 进行的一场现场表演:在其中,系着白领结、穿着白色燕尾服的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在爵士三人乐队和警察合唱团的伴随下,反复唱着“悲伤战胜了快乐(Sorrow Conquers Happiness)”的歌词。这一持续了很长时间的表演被摄像机拍摄了下来,之后在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于法兰克福Adler画廊举办的同名展览中循环播放。

Sorrow Conquers Happiness,2006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Sorrow Conquers Happiness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wODQw.html

创作于2007年的作品“Folksong”是一场持续了10天的表演。每天六个小时,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都会站在他搭建起来的充满了秋天的树木与落日的生动场景里,向观众大声唱出他的心声。这件作品是欧洲人对美国的一种真实坦率的呈现,充满了来自不同文化产品中的陈词滥调。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穿着酒会晚装,装备着一把亮红色的吉他和大功率的扩音器,反复表演着来自一首未知但却特别熟悉的曲子里的一段。同样创作于2007年的作品“Weltschmerz”向德国古典美学中的重要术语“世界苦恼(eltschmerz)”及其伴随的极端的浪漫主义与表现主义表达了敬意。这样的情绪在重金属音乐中也有所呈现;因而在这件作品里,一位低音吉他手站在一个被取名为“eltschmerz”的临时小棚里演奏着一段孤单的曲调。

Folksong,2007

Folksong,2007

Folksong,2007

Folksong,2007

Folksong,2007

Weltschmerz,2007

Weltschmerz,2007

Weltschmerz,2007

 

 

2009年,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带着作品“The End – Venice”参加了第53届威尼斯双年展,并且成为了最年轻的、代表冰岛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艺术家。这件作品与他之后的大部分作品相似,都试图表现出既有趣而又令人振奋、既狡猾而又诚实的状态。这件持续了整整六个月的表演作品呈现了这位艺术家与他的模特的生动画面:作品在Palazzo Michiel dal Brusà进行,它是临近里亚尔托、位于大运河上的一座14世纪的豪华宫殿;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将整个宫殿改造成了一间临时的工作室,每天都以大运河为背景为他摆着各种不同姿势的年轻模特画下肖像画。这名模特是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同为艺术家的朋友Pall Haukur Bjornsson,他会抽烟、喝酒,并且只穿着一条泳裤。整个表演最后产生了144幅大小不一的肖像画,它们暗示了多样化的艺术时期,并且涉及到了各种各样的绘画风格。它们占据了一种介于自主与暗示之间的模糊的状态;而且尽管它们具备基础、古怪的能量,但它们仍然表现出了一种特定的缺失感——在知道这些画作在一个更大的艺术项目里所扮演的角色后,观众自然而然地会将其视为一个不可繁殖的整体中的材料碎片。这次表演折射了当代艺术自身的兴衰起伏——或前进后退,或摇摆不定;它有效地“表演”出了那些充满了不确定性、矛盾情绪和偶然性的情况,而这些情况对如今艺术品的创作与欣赏也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此外,这件作品还阐明了一种特定的、能够理解使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艺术实践独树一帜的创意行为的方式,而这种方式起源于冰岛的历史和文化。正如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解释的那样:“你开车穿过冰岛,每一座山、每一座农场都有一个故事与之相联。这就是我的行为表演的真相。我不相信‘你必须获得作品才能拥有它’这样的说法。它应该是以故事的姿态存在的。”这些画作2010年时在纽约Luhring Augustine画廊展出。

The End – Venice,2009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The End - Venic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wMjk2.html

The End – Venice,2009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The End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wMzY4.html

The End – Venice,2009

The End – Venice,2009

The End – Venice,2009

The End – Venice,2009

The End – Venice,2009

The End – Venice,2009

The End – Venice,2009

The End – Venice,2010

The End – Venice,2010

The End – Venice,2010

The End – Venice,2010

这一说法会让人联想到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拍摄于2010年的影像作品“The Man”。故事的理念、对时间和地点的神秘的协调与一种特殊的力量在这件作品里发生了共鸣。事实上,这件作品进一步阐明了那些过去与现在、个人与社会、审美与体验的交错,它们对艺术家不断发展的作品产生了影响。“The Man”的主人公是非裔美国蓝调音乐家Pinetop Perkins(Pinetop Perkin在2011年去世,享年97岁)。镜头中的Pinetop Perkins弹着婉转曲折的曲子,他的身后是一片能让人产生的回忆的农田,而他的面前站着一位手拿摄像机的白人艺术家——音乐与表演、时间与历史全都模糊不清地交织在了一起。有趣的是,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镜头如此自然以致于观众只有在之后的回忆中才会想起整个场面最基本的错误:在荒草丛生的田野里立着一架立式钢琴和麦克风;Pinetop Perkins缓慢但又坚决地走上了这个茂盛的“舞台”,不远处是被遗弃了的农舍,头顶的天空上还牵着数根电线。巧妙安排与真实性、编排与偶然性似乎毫不费力地融合在了一起。由此产生了一种体验性的插曲,一次在短暂的时刻里与某个人的邂逅,它非常个人化,但又完全令人信服。

The Man,2010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The Man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E4MDgw.html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在2011年Performa行为艺术双年展上带来了长达12小时的表演作品“Bliss”。在其中,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穿上了巴洛克式的服装,反复唱诵了莫扎特作于1786年的歌剧《费加罗的婚礼》(The Marriage of Figaro)的高潮部分。在这里,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将歌剧的场景与“耐力艺术”的戏剧性结合到了一起——这两个不同的学科在如今注意力缺乏的文化中几乎不会由于其打动人心的能力而被人们所知——呈现了一次一点都不无聊的表演。有人认为也许“Bliss”是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对早期作品“The Opera”(2001)进行的一次改良,展示了他对费加罗最后令人高兴的行为的关注——在歌剧的那一段里,费加罗伯爵请求他的妻子原谅自己的傲慢,而他的妻子在陈述了自己比他更加善良之后也最终原谅了他。在对这个愉快时刻的不断重复中,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打击了演员们脸上的得意洋洋以将观众吸收到他荒诞的现实之中,另外他还通过这件作品模糊了戏剧与生活之间的区别(虽然持续时间是短暂的)。

Bliss,2011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Bliss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E4NzA4.html 

Bliss,2011

 

Bliss,2011

 

Bliss,2011

2012年5月,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受邀在当时还未完全开放的苏黎世Migros博物馆里表演了舒伯特的作品《致音乐》(An Die Musik)。《致音乐》是一首古典抒情歌曲,歌词则是舒伯特的诗人朋友Franz von Schober谱写的;它将艺术赞美为一处庇护所,能使人们暂时回避日常生活中的压力与琐事,也许还能回避存在物的平庸与世俗的“灰白”。 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和其他来自冰岛的歌剧歌手用不同步的演唱将自己的声音填满了Migros博物馆,产生了一种斯托克豪森式的听觉体验。

An Die Musik,2012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An Die Musik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Y5MDUy.html


The Visitors,2013

[视频]Ragnar Kjartansson - The Visitors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UxNDIxNjI0.html

今年3月份,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影像装置“The Visitors”在Luhring Augustine画廊展出。它由九张屏幕组成,每一张都装有独立的扬声器,并且被布置在两个略有些不起眼的位置。其中八张屏幕分别呈现了一位音乐人的画面——比如吉他手、班卓琴琴师、大提琴演奏家等等——而另一张屏幕则呈现了一间大房子的一条走廊的场景,乐器演奏家、歌手等各种各样的人物都在走廊里聚集。拍摄“The Visitors”的大宅位于位于哈德逊山谷,它在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之前的作品里就曾“出过镜”:比如创作于2007年的“Blossoming Trees Performance”,记录了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在这间房子里“扮演”一位风景画师而度过的两天。对观众耐心的“考验”仅仅是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 Kjartansson)的创作策略的一个方面。通过扩张那些临时事物,他同时还尝试着重新组织我们对叙述的感觉。“The Visitors”长达64分钟,记录了众音乐人对同一支曲子的演奏。在观看作品20分钟之后,观众要么会加入到这种体验中,要么就会变得烦躁然后离开。如果你留下来继续观看,那么你会发现除了那些唱歌和弹奏需要的动作之外,每一位音乐人在演奏过程中几乎都保持不动,而很快你就会意识到哪怕是他们最细微的动作、来自他们内心的最轻微的变化。每一张屏幕都呈现了一个精心设计的生动的场面:雕塑、绘画、印花织物以及家庭氛围浓郁的小摆设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如画的场景。场景的安静、演奏歌曲如挽歌一般的节奏以及它不断重复的歌词将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典型的隐性、不引人注意的部分——演奏者之间的视觉空间,唱出来的歌词与乐器声之间的听觉空间。而作为观众,我们发现自己也置身于其中而不仅仅是置身于一场表演里了。随着我们作为观看者的状态逐渐被侵蚀,我们会发现自己不再是普通的观众——我们成了游客。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The Visitors,2013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