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艺术北京的五大质疑

艺术北京的五大质疑

2008-10-04 18:19 来源: 中国证券报 作者:artda


 

今年的艺术北京和往年相比受到了更多的外部因素干扰。除了世界范围内经济环境的恶化,上海当代、上海艺术博览会以及上海双年展在同一时间段的集体亮相,将艺术市场的焦点从文化中心拉向了商业中心。艺术创作落后于北京的上海,希望借助一系列的艺术博览会,吸引收藏市场目光的同时,“确立艺术品交易中心的地位”成为上海重磅推出三大艺术展会最显而易见的“企图心”。而作为内地较早推出画廊博览会模式的艺术北京,在这个秋季是否可以凭借一己之力,确保北京的交易中心不被撼动,同时又在面对春天“CIGE中艺博”的挑战时,从容应对来自各方的质疑?

 
质疑一:为什么远离国际化?
  9月5日开幕的艺术北京,共有86家国内外画廊和机构参加,与去年的104家相比少了18家。其中境外画廊为30家,约占总参展画廊的34%,而该比例在去年的艺术北京约为40%,6个百分点的境外画廊流失于2008年的艺术北京,使得一些以“参加画廊的国际比例”为博览会评判标准之一的参展商和评论人士感到不满,特别是对比了春季“CIGE中艺博”期间境外画廊比例高达80%,更是让一些人对此次艺术北京的品质提出了质疑。
     一家连续参加三届艺术北京的画廊负责人向记者介绍说,第一届艺术北京(当时名为‘首届画廊博览会’)在农展馆举办的时候,自己的画廊明显处于境外画廊的包围中,当时好评如潮,可到了2008年情况有了180度的变化,境外画廊越来越少,而且往往是去年参展的国外画廊,到了第二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相比之下,CIGE倒是每次都会强调自己国外画廊的比例。在这家画廊看来,境外画廊的高调参与标志着博览会国际化的水准。他向记者说,也许明年会离开艺术北京去CIGE一探究竟。而还有一家画廊表示,如果艺术北京的国际面孔越来越少,就好比将整个798换了个场地,没有新意。
  对于博览会市场要求国际化的呼声,艺术北京主办方负责人董梦阳却认为自己有意识慢慢远离国际化,建立本土基础是一种再明智不过的选择。他认为中国目前的艺术市场并不是一个完善而成熟的市场,因此中国本土的博览会不能像欧美已经十分成型的博览会那样具有明显的商业性质,而是除了商业,还兼有对艺术的宣传、教育以及画廊之间的交流作用。这样,对于境外画廊来说,其单纯追求商业利益的目的可能就达不到满足。董梦阳说,第一届画廊博览会,作为主办方的工作组也曾邀请世界顶级画廊高古轩来参加,但是由于中国本土的艺术教育处于低级阶段,藏家并不了解该画廊在世界艺术市场中所占的举足轻重地位,更是对其所带作品不甚了解,在这种状况下,高古轩只能以零成交扫兴归国。到了第二届,别说高古轩不会再来,就连董梦阳领导的筹备组也不好意思再邀请其参加。所以,董梦阳的观点是,艺术北京最终会走上国际化之路,但现在还远不是时候,只有培育好本土藏家、艺术家、画廊市场,同时提高博览会服务水准,国际化才会应运而生。董梦阳同时还强调,艺术北京也是一个商业机构,即没有像上海当代那样大手笔的投入,也没有双年展等政府背景的支持,在生存的前提下,也需要将本土市场夯实后,才能投入人力、物力冲击国际市场。
  同时,记者在走访的过程中也发现,对艺术博览会的国际化品质提出质疑的主要是一些参展画廊和并没有购买作品的参观者。前者出于自身利益考虑,认为跻身于国外画廊如林的博览会中,无形中也能提高自身画廊的层次。而后者由于并不是买家,并不关乎自身利益,猎奇心促使这部分人群希望看到更多本土以外的艺术形式。
  
质疑二:为什么没有准入制?
  今年春季参加了德国卡尔斯鲁厄艺术博览会并收获颇丰的BB画廊,从德国归来后乘胜追击,按负责人吕敏的想法,因为CIGE中艺博和艺术北京各自占据了春秋两个黄金时段,从时间安排上并不冲突,因此她计划分别参加。但意想不到的是,在德国受到追捧的BB画廊,却被CIGE拒之门外。“他们甚至没有给我一个明确的拒绝理由,只是说不合适。”具有东北人直爽性格的吕敏对CIGE给出的解释感到异常愤怒。与此同时,曾经连续两年参加CIGE的一家瑞士画廊也没有通过今春CIGE的申请,记者正好在艺术北京遇到了该画廊负责人,在谈到这一“受挫事件”时,他立即提高了音量,他说当自己委托中国同事咨询为什么被拒绝时,CIGE表示今年重点只邀请亚洲画廊。“就连巴塞尔,只要第一年入选后,之后都能相对容易参加。我们连续参加了两届CIGE,却莫名其妙地被拒绝了。而且他们根本给不出具体的评判标准。这不能令人信服。”
  CIGE今春突然将一些老面孔拒之门外,使得中国博览会长期以来“招商难”的买方市场变脸为对“客户”开始“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卖方市场。虽然没有形成文字的明确规定,“准入制”已经被博览会列入日程,并渐露端倪。
  针对CIGE开始为自己的展会设立门槛,一些分析人士认为, CIGE “准入制”的初步推行,虽然有时令人感到是一场“秀”,但也不失为一场聪明的“秀”。环铁美术馆馆长孙小娟就向记者表示说,CIGE负责人王一涵在竞争激烈的博览会市场中适时地运用了准入制,是个非常“讨巧”的做法。但她同时也认为,令画廊没有明确感到“准入制”的艺术北京,由于不受CIGE所选画廊地区比例限制,立足本土,从而更加真实地反映了中国内地的艺术市场现状。
  以学术见长的北京站台中国画廊是第一次参加艺术北京,负责人孙宁向记者介绍说,由于先前致力于画廊的学术定位,所以从来没有参加过任何国内外的博览会。这次在董梦阳的邀请下,抱着了解的心态来参加。然而来后才略感后悔。“因为参展的其他画廊大多是商业画廊,和我们一样的学术画廊,比如皮力的U空间,维他命画廊,还有黄燎原的现在画廊,没有一家参加,所以我们显得孤单而另类。”孙宁说,如果艺术北京能有一个“准入制”,将画廊水平有所限定就好了。
  其实,据记者向组委会了解到,艺术北京并不是没有“准入制”,在处理申请画廊的过程中,艺术北京也曾陆陆续续筛选掉50多家报名的画廊。既然也有自己的标准,为什么不像CIGE那样人尽皆知?原来,首先艺术北京并没有将“准入制”作为一个招商的噱头引起人们广泛的关注,其次,和CIGE一样,艺术北京的“准入制”也没有形成具体的文字条例,对画廊的筛选,大多还是靠主办方的主观评判。这样,没有文字对标准的具体客观描述,CIGE和艺术北京的“准入制”都存在着明显的主观意志。
  董梦阳向记者介绍说,艺术北京对画廊的筛选标准并不在于画廊的成立年限,因为中国出现画廊本来就是近几年的事情。而是看中画廊是否具有代理机制。董梦阳说,中国画廊的代理机制还非常不完善。艺术北京很难从众多画廊中选出真正符合代理机制要求的画廊。董梦阳说,因为代理机制的不完善,造成此次艺术北京预展刚一拉开帷幕便出现艺术家发现假画的问题。“那天晚上,曾梵志在一家画廊发现一幅自己作品的赝品,拉着我去看,后来,我们强烈要求该画廊将这幅作品取下。”董梦阳认为,此次假画事件归根到底在于中国画廊代理机制的混乱。“一位艺术家的作品不是专门由一家画廊代理,而是可以同时出现在多家画廊中,所以,即便我们知道香格纳是曾梵志的代理方,但如果其作品出现在其他画廊中,我们当时也认为可能是通过别的渠道进入该画廊的。所以在曾梵志本人没有提出异议前,艺术北京并没有对该幅作品特别留意。虽然事件的责任方在画廊,但董梦阳还是认为艺术北京的工作没有做到足够细致。他说,如果中国健全了画廊代理机制,不同艺术家的作品就会固定地出现在不同画廊中,这样,类似此次的“假画事件”就可以杜绝。而艺术北京的“准入制”便是推动具有代理机制的画廊不断发展。董梦阳说,艺术北京很快也将考虑将“准入制”列出明文条例,令筛选工作“有据可依”。
 
质疑三:买气为什么不如上届?
  一年前,记者曾在2007艺术北京中了解到很多画廊的成交状况喜人,几天博览会过后,展位上挂着的作品很多都已标注了“幸福的红点”(表明已经售出)。可是,今年的艺术北京,却大多成绩平平,一些画廊展期接近尾声,带来的作品依然无人问津。
  除了经济环境以及上海对买气的吸纳,还有哪些因素导致了2008艺术北京买气的下滑?
  来自加利福尼亚的舒阳画廊(Art Young Project)在去年2007艺术北京中,售出了约合人民币100多万元的作品。而今年当记者在距离展会结束仅剩一天的时候发现,该画廊依然“颗粒无收”。舒阳画廊负责人Grace Yang分析认为,此次博览会在藏家邀请方面略显薄弱。特别是在VIP卡的制作方面,“我自己有一些海内外的藏家,但主办方对VIP卡控制太紧,导致我没有办法将卡寄给藏家,邀请他们过来。”不过,作为美国比较成熟的画廊,舒阳画廊对交易的多少看得并不很重。“因为今年整个态势都不好,艺术品市场也进入了盘整期,所以我们参加艺术北京的时候就有预期,知道会是这种状况。我们希望市场好的时候大家都能分得利益,市场不好的时候,画廊和博览会能够一起面对、克服。”Grace Yang表示,明年他们还将继续参加艺术北京。“由于画廊在中国没有空间,因此如果每年在同一个博览会中出现,就会给我们的藏家和代理艺术家很大信心。”同时她还认为,画廊既然对整个经济形势和博览会情况有了判断和预期,就会在参展前做好“预案”,最大程度地规避“风险”。因此,此次艺术北京,舒阳画廊带来了一些价格不高的版画作品,另外,影像、雕塑等门类也成为其培养新藏家群的利益增长点。
  除了主办方的某些客观因素,藏家认为导致买气下挫最直接的因素来自作品本身。一位从上海赶来的藏家向记者抱怨说,转遍整个展区,买不到一幅令其心动的作品。有分析人士指出,“这不是博览会的问题,艺术北京做的一届比一届专业,场地也一届比一届舒适。问题主要出在画廊本身。画廊代理的艺术家作品太过强调商品性,一段时间之后就会导致消费疲倦。”来自德国的一位藏家也向记者表示,此次中国之行令其失望,看到很多类似的作品。“德国就不一样,我们的艺术家不喜欢模仿别人,都是特立独行的。”他说,第一代中国人画“微笑”,世界会很喜欢,第二代中国人还画“微笑”,世界可能也还可以接受,但是如果第三代人继续画“微笑”,那么世界就不再认同了。
  不过,也有人认为画廊和艺术家正经历着新一轮的洗牌,艺术最终还是会回归到学术价值中去。而目前充斥博览会的雷同作品,只是这个过程必须经历的阶段。
  虽然,今年的买气不敌往年,但人气却不惧市场的调整,竹节攀升。记者从主办方了解到,艺术北京共印制了3万多张对外门票,很早便售罄。特别是在5号晚上的预展现场,受奥运安全限制,所有观众必须依次通过安检。队伍排满了艺术北京门前的广场,很多人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得以入内,但均无怨言。“公众对艺术品的需求越来越强烈,这个市场的群众基础正不断壮大。”
 
质疑四:是否应该带有个人气质?
  董梦阳———豪爽、专业、大气,浑身上下充满一种不服输的冲劲,他主持下的艺术北京,场地空旷、舒畅,气氛和谐,具有了博览会的优秀特质。王一涵———美丽、精致。她策划下的CIGE中艺博就重视细节,高雅不俗。是否,博览会真的应该带有组织者强烈的个人气质?主要负责人个人化的色彩怎样在博览会中避免?
  第一次参加艺术北京的德国“Gallery Kasten”画廊负责人Friedrich W.Kasten博士向记者介绍说,艺术北京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学习。“它太有个人性格了。”Friedrich说,也许主办方的负责人是位男士,所以很多地方显得“大而化之”,不够精细。“挡板的白色是贴上去而不是刷上去的;射灯上落满了灰尘,安放的位置也不够仔细。另外,虽然主办方也邀请了很多媒体对博览会进行采访,但画廊不能及时看到对自己的报道。这点显得不够细心。”Friedrich向记者介绍说,德国博览会中,主办方每天都会把前一天媒体对博览会中各个细节包括画廊、艺术家的采访内容,从网络、报纸上搜罗下来,打印成册,早上分发给各个参展画廊,使他们及时了解到媒体对博览会的宣传。高兹提醒说,“德国有画廊联盟组织,每三个月聚会一次。主要的议题就是世界各地的博览会,如果一个人说不好,第二个人也说不好,那么这个博览会就真不好了”。香港精艺轩画廊负责人姚守一也认为艺术北京不能只强调整个博览会的宣传,也需要细心地加强对每个参展画廊的报道。
  董梦阳却并不完全认同艺术北京带有自己的性格色彩。他说,一个博览会要想办的专业,必须有配套的专业团队,“国外两三个人就能办好一个博览会,是因为与各个环节配套的公司非常健全,但在国内这样的公司正在发展中,所以很多事情免不了需要我们亲力亲为,也许正是这样令外界觉得博览会中具有负责人的特有气质。”董梦阳说,今年我们已经聘用了一些配套公司,比如公关公司、展览公司等等,越多启用专业配套公司,博览会就会做得越专业,个人气质就越不明显。“但这需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董梦阳说。
质疑五:赞助商给艺术带来什么?
  今年艺术北京,除了大众汽车、民生银行等原有赞助商外,Philippe Charriol Foundation也步入赞助行列,成为艺术北京中影像单元的特别赞助商,记者从Charriol方面了解到,Philippe Charriol Foundation对艺术北京影像专题的赞助将是长期稳定的。而大众汽车除了原有的赞助方式外,此次还借奥运的东风,在艺术北京推出“为奥运添彩版画展”,并在展览结束后向奥组委捐赠一套版画作品。将一贯的“资金”参与方式更深层地衍化为艺术形式的融入。另外,董梦阳还向记者透露,除了这些长期赞助商外,奔驰汽车、爱马仕、人寿保险等品牌也纷纷向艺术北京伸出了橄榄枝,目前合作正在进一步的商谈中。
      众多商业品牌的参与,令董梦阳喜形于色。他说,资金的注入有利于艺术北京更快的发展。“中国不是一个真正购销两旺的市场。所以我们需要用媒体的方式来做艺术博览会。媒体需要广告商提供刊物的印刷、人员工资等费用,博览会同样需要赞助商提供支持。有了赞助商的参与,艺术博览会就不需要靠卖展位和门票生存。依借他们的资金,艺术北京可以最大限度地为参展商服务,吸引更好的画廊参加。”董梦阳介绍说,在赞助商的支持下,今年艺术北京的展位费有所降低,6乘6米的展位约在6万元人民币左右。而 “影像北京”部分由于影像整体市场并不好,艺术北京更是给出了20%的展位优惠。董梦阳说“这些商业品牌认识到艺术北京在中国艺术界的地位,认为凭借艺术北京可以为其提供必要的宣传。而艺术北京通过他们的支持可以走出这段艰难的道路,之后我们会有自身的造血能力。”
  不过,随着与奔驰的深入洽谈,董梦阳有时也会遇到取舍的难题,“大众和奔驰统属汽车领域,孰轻孰重很难抉择。”不过,董梦阳计划将他的艺术北京衍生出很多品牌,“将来不仅有影像北京,还会有设计北京等,也许一年四季每个季度一个,这样大众和奔驰都能参与。”据了解,董梦阳原计划在2009年,将艺术北京分为春秋两季,春天以当代艺术为主,秋天以影像为主。但鉴于今年2008艺术北京中“影像专场”反映出影像市场并不乐观,董梦阳决定明年影像部分依然放在当代艺术中,并在春季举行。而秋季,董梦阳则准备策划一场以素描、版画、写实等为主的经典专场。
  针对商业模式涉及艺术领域,在市场普遍“叫好”的同时也有一些人对此表示担忧,“商业的染指很难保证艺术的纯粹性。”但市场人士认为,只要选择有实力并有资助艺术经验的品牌,艺术创作受到限制的情况就会避免。
       2008年的艺术北京,买气不如往届,人气却越来越好,面对艺术界不同领域提出的五大质疑,是一笑而过,还是努力改进,也许在2009年春天到来的时候,我们就将看到答案。 

来源:中国证券报《收藏投资导刊》 毕武英

上一篇:朱其:双年展主题..    下一篇:卢杰:理想主义不..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