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这才是我称之为艺术的东西”:新美术馆推出群展“NYC 1993”

“这才是我称之为艺术的东西”:新美术馆推出群展“NYC 1993”

2013-04-27 11:14:58 来源: Dailyserving 作者:Elspeth Walker(陈颖编译)


 

群展“NYC 1993:Experimental Jet Set,Trash and No Star”是新美术馆为纽约当代艺术的近期历史开办的“速成班”。这场展览将1993年定位为大规模文化变迁的一个信号:展览的主题是发生在那一年的各种事件不可撤销地将文化指导向了它在2013年呈现出来的状态。“NYC 1993”似乎正与我们当前持续回顾过去以寻找现在应如何行动的线索相关。并不是说1993年只是简单地将我们“推向”未来,而是说一种始终如一的、对从过去挑选出优秀的作品以表现其合理的痴迷为我们的现在赋予了特征。

“NYC 1993”呈现了一份结构复杂的作品目录:类似于高级与低级的纽约艺术的精选集。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的参展艺术家占据了新美术馆的每一层,作品甚至蔓延到了侧面的楼梯井。展出作品很显然可以被称为是优秀的,我们应该已经明白了这一点;值得去思考的是它们为什么会被选择出来。正如展览目录所说明的那样,展出作品要么是在1993年时受到了广泛的欢迎,要么是在之后变得声名远扬的艺术家创作于那一年的作品。

“NYC 1993”专注于环境。它将作品从其初始的定位移走,然后以复合信息分组的方式将它们布置到当代博物馆的框架中。大部分作品都附有关于其来源和历史的信息牌。在感觉像是由“优秀艺术品”组成的迷宫中穿行,我开始顶着不能“全面地”思考作品的压力专注于去阅读每一条信息。我不能只从美学的角度去思考作品,这样会错过一些东西。对“错过某些东西”的担心一直贯穿在整个展览之中,因为展览选择了各种各样的文化部分以服务于对“1993年”到底意味着什么的整体画面的勾勒——或者至少也是一个经过了净化的画面。

“NYC 1993”中的许多内容原本都进行过深入的文化切割。谢丽尔·多尼根(Cheryl Donegan)的视频短片“Head”描绘了艺术家性感地从一个亮绿色水壶的洞中舔舐牛奶,然后将牛奶吐到她工作室粉红色的墙面上的画面。在这件作品旁边展出的是卢茨·巴切尔(Lutz Bacher)的“My Penis”,它是一段循环播放的、剪辑自William Kennedy Smith的强奸案审讯中的影像。这些集中的颠覆行为与展馆的白墙形成了对比。尽管它们的内容仍然保持完整,但这些影像却因为沦入了陈旧的遗留物的领域中而给人一种被审查过的感觉。新美术馆的环境将给人以冲击的可能性排除在外,从而也排除了进行颠覆性地阐释的可能性。

附参展艺术家名单:
Janine Antoni
Ida Applebroog
Art Club 2000
Lutz Bacher
Alex Bag
Matthew Barney
Sadie Benning
Lina Bertucci
Nayland Blake
Gregg Bordowitz
Kathe Burkhart
Peter Cain
Larry Clark(with Lisa Bowman,Martin Kippenberger,and Sally Webster)
Patricia Cronin
John Currin
Jessica Diamond
Devon Dikeou
Cheryl Donegan
Mary Beth Edelson
Nicole Eisenman
Andrea Fraser
Coco Fusco
Robert Gober
Nan Goldin
Felix Gonzalez-Torres
Renée Green
Michael Joaquin Grey with Randolph Huff
Peter Halley
Ann Hamilton
David Hammons
Rachel Harrison
Todd Haynes
Derek Jarman
Mike Kelley
Karen Kilimnik
Byron Kim
Jutta Koether
Alix Lambert
Sean Landers
Annie Leibovitz
Zoe Leonard
Glenn Ligon
Sarah Lucas
Kerry James Marshall
Daniel Joseph Martinez
Paul McCarthy
Marlene McCarty and Donald
Moffett for Bureau, NY
Suzanne McClelland
John Miller
Frank Moore
Christian Philipp Müller
Cady Noland
Kristin Oppenheim
Gabriel Orozco
Pepón Osorio
Elizabeth Peyton
Jack Pierson
Steven Pippin
Charles Ray
Jason Rhoades
Julia Scher
Andres Serrano
Cindy Sherman
Gary Simmons
Lorna Simpson
Kiki Smith
Rudolf Stingel
Lily van der Stokker
The Thing
Wolfgang Tillmans
Rirkrit Tiravanija
Nari Ward
Gillian Wearing
Jack Whitten
Hannah Wilke
Sue Williams
Andrea Zittel

[视频]NYC 1993 at the New Museum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TM0NDgxNjY0.html

凯伦·基里姆尼克(Karen Kilimnik)的影像作品“Heathers”在新美术馆某楼梯井的一个小显示器上播出。她拍摄了一部电视机,重录了1988年关于青少年文化与社会反抗的另类电影《Heathers》,并对电影的原始镜头进行了慢放、定格和倒带等处理。凯伦·基里姆尼克(Karen Kilimnik)毫无理由地重做了这部电影中某些情感最充沛的时刻。在这件作品的对面,导演托德·海恩斯(Todd Haynes)为电影《Safe》收集的原始图像资料被放在了一个基座上以便观众能够迅速地翻阅。这部电影现在已经无迹可寻了。我们被以某个时刻为中心的图像渗透了:而这个时刻也得到了浪漫化、装饰和创造。这些资料图片(废弃的加油站,沙漠上的落日等等)使电影本身的艺术产品具备了代表其缺席的主体的意义。

Pepon Osorio, "The Scene of the Crime (Whose Crime?)," Detail, 1993

新美术馆首层的一面墙全被三星电视机占据了,电视上循环播放着一系列事件活动的影像,它们强调了文化在1993年所产生的发展。“NYC 1993”将它所有的关注点都放在了1993那些重要的“时刻”上,它似乎更与对历史的再现而非历史本身有关。周围都是文化记忆的提醒物,它们提供了一种我们可以沉浸在其中的情感上的回应,同样个人对过去的记忆也与社会上的一些重大事件结合在了一起。我们会感到一种个人确认感,就好像某些历史重量能够被赋予我们对“曾经发生过什么”和“将来的生活里还将发生什么”的集体幻想一样。

Alex Bag, "Untitled (Spring 94)," 1993

格雷格(Gregg Bordowitz)的实验性自传“Fast Trip,Long Drop”记录了艺术家与艾滋病的战斗,它很好地示范了这种对个人历史的重新处理是如何让人们不再感觉到被简单地跨越到一种得到了许可的政治立场中的。格雷格(Gregg Bordowitz)描述了他对处于一种活着但同时又慢慢死去的状态中、而且这一状态至今为止还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视和指责着的绝望。在一篇采访里,他提到了一个他曾经有过的愤怒的幻想:找来一个妓女,然后让她也感染上艾滋。格雷格(Gregg Bordowitz)绝望地解释说:“我需要感觉到我的幻想仍然还具有力量。如果我们的幻想不再是引人注目的,那么我们就被遗弃了。”格雷格(Gregg Bordowitz)的视频忏悔是这场展览中为数不多的标记了这种个人对历史的制造对日常生存来说是多么的不可或缺的作品之一。

Matthew Barney, "Drawing Restraint 7," 1993

“NYC 1993”持续受到了过去的影子的影响。怀旧本身也被一种必要的主题的突变界定着。通过这场展览展出的综合的艺术作品,各种各样的珍贵时刻得到了扩展,然后被塞进了一个新的过去中:这样的过去从来没有被真实地体验过。的确存在过去,但是我们渴望重新收集和加以修饰的过去却从来都不存在。与其渴望那些我们有过的过去,我们更宁愿期待一种我们记住了的过去。“NYC 1993”给了这个神秘的空间以“特权”,对它进行了粉饰以便我们在盲目崇拜与集体的重新想象之间能够更加顺利地移动。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