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美术馆 > 范迪安:美术馆应凭社会效益获取资助

范迪安:美术馆应凭社会效益获取资助

2013-04-27 10:57 来源: 中国文化报 作者:高素娜


范迪安

近十几年来,中国的美术馆建设突飞猛进,政府、民间、企业纷纷投资,不仅立项快、建设快,而且相互影响快,以至美术馆遍地开花。但是,美术馆的落成并不等于合格,从建设到合格再到丰富的馆藏与浓郁的人文氛围,美术馆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我国的美术馆要想上升为世界知名美术馆,要想在世界范围内发出自己的声音、传播中国文化,也还需要有更深厚的积累和优良的品质。现阶段,我们的美术馆还有哪些不足?还需要进行怎样的文化建设?与世界先进的美术馆相比还存在哪些差距?日前,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就上述问题接受了本刊的专访。

记者:您经常参与西方美术馆的交流和协作,他们是如何看待我们的美术作品和美术馆的?

范迪安:在我国,博物馆主要保存古代艺术作品,美术馆主要保存近现代美术作品,因此,我国的美术馆建设承担着重要的文化责任,具有保存20世纪以来不同类型美术作品的功能。
中国社会在近100多年来经历了沧桑巨变,可以说,20世纪的中国优秀文艺作品都是中国社会变迁和民族发展的历史见证,尤其是美术作品这种以视觉方式呈现的历史形象。同样,中国美术在近100多年来也经历了中西文化的碰撞和交流,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文化冲击,所以一大批艺术家都是在这样的文化情境中建构自己的文化和艺术特征。但实际上,在西方学界的眼中,他们是“看不见”20世纪的中国美术或东方艺术的,因为他们认为20世纪是西方文化主导的世纪,是现代主义全胜的世纪,因此在这种文化普世观念的影响下,他们对西方以外的艺术创造和价值评价非常有限,他们有一些文化盲点,也有一些文化误区和惯性思维,从中西观众对毕加索和齐白石的认识差异,就可以知道中西文化的逆差。所以,我们的文化影响力和辐射力还远远不够,还需要我们把自己的文化建设好,需要美术馆把更多的具有民族文化气息的作品传播出去。

记者:中国美术馆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呢?

范迪安:中国美术馆以前接待的临时性展览比较多,近几年已经有意识地减少了这种展览,并不断推出不同主题的藏品展,有些藏品展还形成了相对比较长期的固定陈列和专题陈列。事实证明,这种自主策划的藏品展效果非常好,比如“搜尽奇峰——中国美术馆藏20世纪山水画精品陈列展”“群珍荟萃——全国十大美术馆藏精品展”和“留学到苏联”等,平均日参观量达数千人,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所以我们要让更多的藏品与公众见面。
美术馆建设一定要把藏品资源和学术智力结合起来,更多地讲究策划,讲究藏品的展览、展示,使观众既有内容可看,又有情境可感,令展览丰富起来。

记者:您曾谈到,我国新建成的美术馆有一些因为不规范而无法使用,有一些因为没有足够费用而无法开展各种公共活动、处于闲置状态,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如何解决?

范迪安:确实有很多新建成的美术馆不合格。一方面体现在美术馆的建筑设计上,由于主管单位和设计师对美术馆的功能要求不清楚,以致设计上出现了很多不合理的地方,比如空间结构、采光、通风等都存在缺陷。很多美术馆的展厅设有大量天窗,而天窗的光线又不便控制,导致阳光直接照射在作品上,对展品十分不利。也有一些美术馆的大堂远远多于展厅的空间,还有一些美术馆的展厅形状、大小都相同,这就使得布展时的机动性非常差。上述问题导致美术馆既不利于作品保护、也不利于服务公众。另一方面体现在美术馆的定位和功能发挥上,比如部分城市建设美术馆似乎只是“为了建而建”,至于美术馆如何才算合格,怎样定位,应该收藏什么、展示什么并不明确。很多美术馆只是让公众看到了作品,却没有配套的公共服务。这说明主管部门一是投入不足,二是缺乏规范标准,三是美术馆建成后没有进行合理的规划,以致无法保障其良性运营和长期发挥作用。
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在于,各级政府首先要具备文化意识,要把文化建设纳入到社会建设的框架中,对文化基础设施建设和长期效用加大投入,千万不能以工程意识、业绩意识做“短板”的事情,而应着眼于文化设施的长效发展。如果政府建好美术馆后却不给其长期的固定收藏费用、策展费用和开展各种公共教育活动的费用,那美术馆就只能徒有空壳,这样的文化设施就不能发挥作用,建了也是纯属浪费。

记者:与西方的美术馆相比,我们还存在哪些不足呢?

范迪安:最不足的有两个方面,一是政府投入总量不足,包括专业投入,艺术品收藏投入,藏品的研究、保护投入等;二是对美术馆、博物馆缺少科学的评估方法,虽然文化部在2010年出台了《全国重点美术馆评估标准及办法》,对美术馆的综合管理、基础设施、建筑环境、藏品资源、公共教育和文化服务等各个方面进行综合评估,但这个评估还是较为笼统的,没有细化。比如美术馆、博物馆是否受公众欢迎,每年的公众参观数量,社会反应如何等均无硬性考核指标。西方国家每年在确定对美术馆的资金投入时,会参看上一年的观众数量,这一点是值得中国学习的。我们的美术馆主管部门也应该从公众、媒体、业界等几个方面形成聚焦,对美术馆所产生效益来进行评估,由此来决定对美术馆的资助。同时,美术馆也要积极与社会互动,吸引社会资金投入,以谋求更大和更快速的发展。西方美术馆的社会资助占很重要的部分,包括美术馆艺术产业的回报也是很重要的财政来源。我们在这方面不仅缺乏活力,也很缺乏经验,两方面都不够。

从历史上看,西方的博物馆、美术馆经历了一个很漫长的现代历程,有200多年的历史,如卢浮宫今年已经220岁了。中国的博物馆、美术馆发展很快,迅速实现了西方美术馆和博物馆的通行做法,并在短时间内吸收了他们的经验和优长。但我们的发展时间毕竟很短,与国际著名艺术博物馆的专业水平相比,我们在经营管理方面还缺乏一条充满内在活力的方式方法,包括机制,这是比较大的问题,管理模式还有待定型,有待政策进一步扶持。同时,美术馆从业人员的队伍素质也不够高,能力不够强,内部各环节的协调常常出现间隙,这也是需要我们改进和加强的。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这才是我称之为..    下一篇: MOCA前总策展人P..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