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新媒体档案 > 视频艺术之父——白南准

视频艺术之父——白南准

2013-04-18 15:24 来源: artda.cn艺术档案 作者:artda


白南准(Nam June Paik)

白南准 Nam June Paik(1932-2006)国际著名影像艺术家,世界级大师, Video艺术之父、现代艺术大师,激浪派大师,多媒体艺术家。美籍韩裔艺术家白南准这位“视频艺术之父”最初的职业竟然是音乐家和作曲家。

跨越国界,不断创新的白南准

生于1932年韩国首尔的白南准,1950年赴日本东京大学学习音乐,对现代作曲家荀伯格(Arnold Schonberg)尤感兴趣,1956年到了德国,继续学习西方古典音乐及现代音乐,1958年在德国认识了对他影响极大的美国前卫音乐家凯吉(John Cage),1964年定居纽约,似乎非常自然的参与了当时与前卫音乐有密切关系的激流派(Fluxus)活动中。这个展览有一部分,是以录像、照片、和声音记录陈述作者的早期活动及创作,许多就是与激流派有关的行动及表演。另外也特别展现中提琴家摩尔门(Charlotte Moorman)与白南准长期合作的关系和白南准拍摄的单频录像作品。这些记录不禁让我们想起在60年代时发芽或蓬勃的各种新艺术形式:激流派、偶发艺术、行动艺术、观念艺术及表演艺术;白南准能沉浸于这样一个充满实验、挑战的创作环境里,与一群新世代的前卫艺术家共同开创新的艺术,致力于媒体运用于艺术的可能性。

1956年新力公司上市的手提式录像摄影机是影响白南准最大的科技发明。它易于携带的方便性,将录制的场域延展至摄影棚外,影像不须经冲洗的实时性显现,给予艺术家掌控画面呈现的自主权。白南准接触到这个新型的科技时,就像他面对电视、电子科技时,能精确、充分地运用了它们的功能、检验它们的社会意义、评估它们的文化价值。他将媒体运用于艺术上的观念、具前瞻性的视野,以及创作的成就早已经在艺术史上建立了其开创的地位;他持续地研究运用最新科技的精神,也不断地为当代艺术注入新的力量;而其跨文化、无国界的背景(韩国、日本、德国、美国),也正可能是未来全球艺术文化发展的代表。 

艺术家作品

1963年,白南准成为用电视机来表现艺术的第一人。他的作品将艺术、媒体、技术、流行文化和先锋派艺术结合在一起,影响着当代艺术、视频和电视。

白南准是亚洲向世界输出的第一位国际级明星。他被称为录象艺术的创造者。当然,电影和电视此时早已有了,但只是作为娱乐的手段。音乐家出身的韩国人白南准第一个运用早已实践了多年的当代艺术思想来改造活动的影象。如今,录像艺术也早就被广泛运用。韩国为了纪念他对当代艺术的贡献,专门创立白南准美术馆。下次去韩国旅行,便多了一项游历的项目哟。
受到全世界景仰的韩国艺术家是谁?似乎听到了指挥郑明勋、女中音曹秀美、芭蕾舞演员姜秀珍、小提琴演奏家郑京和的名字。但更多的人把影像艺术家白南准视为韩国最伟大的艺术家。因为,与其他人在自己的艺术领域取得世界瞩目的成就相比,白南准是创造艺术新形式的鼻祖。

从艺术影响来看,白南准的艺术知名度和曾经来华展出的劳伸伯格不相上下,但在高技术化艺术这一领域,白南准的艺术贡献则远远大于劳伸伯格,尽管劳氏也在60年代大力提倡艺术家与科学家的合作,建立“艺术与技术协会”这样全美性网络,所以在这方面劳申伯格更多的是位社会活动家,而白南准则以大量的作品提供了新技术与新艺术观念相统一的成功经验,留下许多经典作品,并影响到80、90年代的国际艺术发展。

白南准1932年生于首尔,幼年随父母避难到香港,后来作为难民又流落到日本。1956年,他在东京大学完成了音乐,艺术史和哲学的学业。毕业时,完成了一篇关于阿诺德·勋伯格的学士论文。因为受到日本唯西方化的音乐教育,白南淮对西方古典音乐充满迷恋,为了学到正宗的西方音乐,他毕业后,旋即来到德国的慕尼黑大学进修音乐史和创作。并于1958年遇到了来讲学的美国前卫音乐家约翰·凯奇,从此他的艺术生涯发生了突变。

1958年,白南淮在德国的塔姆斯塔特举办的新音乐讲习班上,遇到了前来讲课的约翰·凯奇。事先,他在自己的日本和德国导师那里听说过这位著名的美国前卫音乐家,知通这位大师对亚洲禅学思想很感兴趣,并试图将禅宗思想引入音乐创作。白南淮当时对凯奇还持有怀疑态度。后来,他这样描写自己戏剧性的变化。

我带着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去听他的音乐,令我感到好奇的是,美国人怎样对待东方的遗产。但在音乐会进行当中,我的态
度发生了改变,到音乐会结束时,我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

白南准惊讶地发现,他在听凯奇音乐时所获得的无聊感与他听禅学讲座时的感受一样,诸如“空”的概念等。白南准从凯奇的音乐中获得对西方音乐的革命性启发。他要放弃多年的唯西方化教育所培植的对古典音乐诚惶诚恐,顶礼膜拜的心态。这似乎有点奇怪,一位受东方思想影响的美国前卫音乐家却让一位饱学西方古典音乐的韩国人认识到自身文化遗产的潜力,从而和西方前卫艺术家一起反叛西方传统经典,重塑当代艺术新视觉,这其实正是文化交流与互渗所迸发出的灵感的火花。
凯奇音乐理论中的“偶发性”和“非确定性”给白南准很大影响,其次这本身也是白南准的个人天偏好。在认识凯奇之前,他的德国音乐老师沃尔夫纲·福特纳就推荐白南准到位于科隆的电子音乐工作室,因为他发现白南准对杂音和声音的组合

很着迷。而站在常规化的作曲的角度讲,这种声音无法解释和谱成曲子,正如用绘画的特征与美学思想去解释电影中的蒙太奇效果一样,费力不讨好。由赫伯特·埃默特建立的电子音乐工作室在50年代是重要的实验音乐中心,它吸引了欧洲大批年青的作曲家。这个设在科隆的音乐工作室装备了各种可以合成声音和音乐的电子设备,主要探索种种电子音乐的可解性,而且强调作家之间的协作。白南准来到这个音乐工作室后,便了解到欧洲当代艺术的多样性。从而逐步动摇了对西方经典音乐盲目崇拜的态度。接触到凯奇的革命性音乐之后,他认识到有必要放弃他以前的音乐教育所形成的保守观念。

1959年,白南准完成了他的革命性的“行动音乐”《向约翰·凯奇致敬》。在音乐的演奏过程中,他摔鸡蛋,打碎玻璃,砸毁乐器。这些行动并不是为了讨人喜欢而是刺激和震撼观/听众,同时区别于凯奇的”解放声音”的努力,消除和混淆音乐与表演之间的界限。1961年,白南准受斯托克豪森之邀,参加了在科隆大教堂剧院的演出《原创》。当时评论界已将白南准的“行动音乐”创作学术定位为“文化恐怖主义“。作为《原创》中唯一出场的表演者,白南准演出了《单纯》、《禅之头》等作品,斯托克豪森在日记中生动地记下白南准表演的情景:”他(白南准)平静的地走上舞台,但他的动作象内电一样让在场的观众感到震惊,他将满把的黄豆撤向空中,豆子又掉到观众席上,引起阵阵骚动和嘘声。他又用纸把自己的脸裹起来,然后轻轻地将纸揉皱,又隔着纸揉自己 眼睛,直到眼泪将纸溽湿弄破,他突然大叫一声,将纸扔到观众席。

白南准以音乐家的身份登上舞台,但他的表演彻底打破了观众的期待。有论者认为,白南准在50年代末的“行动音乐”和当时在视觉艺术领域里红极一时的行动绘画有一定联系。然而,行动绘画在60年代初便迅速衰弱下去,而掺有各种杂音的实验音乐则在电子技术的支持下演变成传遍全世界的电子流行音乐。但白南准的“行动音乐”所具有的强烈视觉效果使他向视觉艺术界靠拢,从而加入了当代在欧美盛极一时的激浪艺术家阵营。在参加《原创》的表演时,白南准认识了专门推介年青的实验艺术家作品的画廊老板罗夫·加林。在以后的两年多时间内,白南准和罗夫·加林一直在准备在画廊举办“行动音乐”个人演示会的可能性。同时,白南准则秘密地研究将电视引入艺术实验。作为一名电子音乐家,他整日和导线、仪表、放大器、示波仪打交道,他逐渐培养起对电子声音和图像的

互动产生强烈的兴趣,他预感到打破不同学科和艺术领域之间的某种新艺术潜在力量,从而他躲到一个少人知晓的阁楼内,在技术人员的支持下,做起了“解构电视和其图像”的实验游戏·在罗夫·加林的支持下,白南准的第一次个展于1963年3月在加林本人的别墅内展出。这是一个十分另类的展览,不仅展览场地使用了包括花园,顶楼和厨房在内的所有空间,而且许多作品象是电子仪器或装置,既有声音,又有形象,而且艺术家还邀请听观众积极的参与,动手触摸作品,更为特殊的是,经过艺术家改造后的电视机第一次被当作艺术的材料和媒介摆在观众面前。

展览包括音乐和电视两个主题。第一个主题由四架被拆散然后又重新组装起来的钢琴和两架唱机及唱片组成,名为《混乱接触》的装置作品,以及由各种可发声的物体所组成的《声音体》,另外还有位于别墅内具体房间的声音视觉装置,例如,在注满水的浴池内装上一个人形模特。第二个主题由安置在一个居室内的11架黑白电视机组成,电视机象是随便地搁到地板上,没有任何方向和序列感,但所有的电视屏幕均在播出同样的节目。但节目很难看清,因为屏幕上的图像被压缩成平行线状,象是受到强烈的干拢。白南准将这件作品称为《禅之电视》。这种对电子图像的偶发效果的强调显然是约翰·凯奇偶发音乐观念的延伸。这个在30多年前显得十分前卫的艺术展被当时保守的评论家指责为“新达主义的幼稚园”和“好玩的市场”。但在今天,这一展览被认为是视频艺术史上的里程碑,同时也奠定了白南准作为视频艺术之父的艺术史地位。对当代艺术的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先锋艺术家意识到利用科学技术的发展所带的便利条件和设备的重要性,在技术进步的平台上,不断将艺术推向时代的前沿。这一认识在21世纪初的中国知识精英界产生广泛回声,由清华大学主办的艺术与科学研究会和展览,尽管不少论者和艺术家的认识仍停留在以艺术的形式图解科学原理的初级水平上。但人们毕竟看到这一思考艺术的新维度。

60 年代初,白南准参加了欧洲激浪艺术家群体的音乐会,诗朗诵会和街头表演,同时,他结识了美国激浪艺术家迪克·希金斯等人,这使白南准来到纽约,并加入了以乔治·麦修纳斯为中心的纽约激浪艺术家群体。白南准注意到,纽约人对新技术新产品和创新意识的包容程度这远远大于欧洲的城市,这使他有充足的物质和技术条件,在电视装置的基础上,做新的艺术探索。

1965年,他得到了一架当时还很稀罕的便携式摄像机,他高兴得象得到新奇玩具的孩子,拿到纽约的大街上乱拍一通,其中拍到了正在纽约公园大道的罗马教皇的几个镜头。晚上拿到纽约艺术家经常聚会的咖啡厅放映。这被后来的一些学者认为是第一件视频艺术作品。在另外一些作品中,白南准利用磁石的磁化作用,刻意扭曲电视屏幕上的形象或者用编辑机按自己的意图改变电视画面。这样,他不仅通过解构和重组电视机的硬件来完成电视雕塑装置,同时又改变电视机的图像输出,将图像与电视装置(雕塑)结合起来,从而创造出视频装(video installation)这一在当时技术含量最高的艺术形式。在以后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白南准一直努力探索video艺术的发展空间,从而成为当代举足轻重的艺术家,作品被世界各大艺术博物馆广泛收藏。1988年汉城奥运会时,他应组委会的委托,专门创作了最大的电视装置,由1000余台电视机组成 20米高的电视塔。白南准终于以自己的艺术回报了他的父老乡亲,艺术家本人也出尽了风头,火红了一把。

白南准作为第一位闯入国际当代艺术大师级宝座的亚洲人,他的艺术实践的确能给人许多启发。翻开任何一本欧美版的现当代艺术史,名载史册的均是青一色的欧美白人,白南准拥有怎样的艺术天分,从而跻身于这样的艺术前沿呢?
首先,白南准是一位杰出的跨文化牧游者,他总是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中工作,兼有东西方特征的思维方式。他的艺术启蒙来自于战后初建时期的日本,50年代末,又来到战后欧洲的艺术中心德国,活跃在杜塞多夫,科隆,墨尼黑等城市。60年代初,他又转战大西洋两岸,在欧美的文化艺术中心不断穿梭。定居纽约后,持继在世界各地举办展览,在四十年的艺术生涯中,他的艺术总是赶在时代潮流的前沿。这种跨文化牧游者的经验,使他在越来越明显的全球化过程中,获得了某种居高临下的自信和超逸。

其次,白南准是一位跨学科的艺术探索者,他最初在东京接受西方古典音乐和哲学的训练,他不满足于这种二传手式的西方文化,而来到古典音乐的故乡德国学习原汁原味的欧洲文化传统。而到德国后,才发现,他所崇尚的古典音乐正在受到年青艺术力量的强大挑战,接触到凯奇那具有禅学色彩的音乐之后,他开始创作实验音乐和行为表演,同时,介入席卷欧美的激浪艺术运动。以电视为中心的大众传媒兴起后,他既而对电视前发了浓厚的兴致。他和工程师和技术人员合作,自己也不断学习电子、光学、机械等方面的知识,自创电视装置和视频装置两种新技术化艺术形式。60年代末,当动态艺术(kinetic art)盛行时,他又参加过许多动态艺术展。电脑技术日益成熟后,他又利用数字化里像技术来整合电视图像传输系统。白南准一直对不同学科和新技术新鲜事物抱有积极而开放的态度,努力学习,并掌握它,使新的技术成果迅速转化为艺术的资源和媒介,不断提高艺术创新能力,这是他一直给在艺术前沿的重要原因。

第三,白南准的艺术实践完全打破了国家,民族和文化的界限。在他的作品中,观众感受最深的是艺术家把握新艺术能力和智慧,艺术家对现实世界的客观观照和深知洞见,是以艺术的方式对工业化技术化、传媒化、商业化、和信息化社会的直接参与,而不是回避。在他的作品中,你几乎看不到所谓东方与西方,传统与现代及民族性,国家主义的陈醉滥调,他的作品与当代人对当代社会最直接而又真切的感受发生联系,所以他的作品属于当代的国际化的和艺术家个人的创造和对社会与艺术资源的整合,这是当代艺术的本质体现。

白南准的成功还体现了国际化和地球村发展的进程中的文化互渗现象,即在这种信息化的高技术社会,任何精神,物质和技术均已转化为人类共同的遗产,这也是一些学者所讨论的文化多元论的后现代社会特征。只有抛弃固有的成见,才能真正拥抱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白南准是这一信念的成功实践者,总是不断超越文化藩篱。如果白南准当初借着西方精英对“禅”的迷恋而装神弄鬼,倒腾和贩买些东方中密主义玄学,如风水呀,萨满拉,老庄道什么的,或许能迷惑洋人们一阵子,但决不会有今日的白南准。

当代视频艺术之父——白南准

文︱刘燕

白南准(1932-2006)出生于韩国首尔,1950年赴日本东京大学学习音乐。毕业后,他为了追求正宗的西方音乐,又前往德国慕尼黑大学进修音乐史和创作。在此期间,白南准遇到前来讲学的美国前卫音乐家约翰·凯奇,他从凯奇的音乐中获得对西方音乐的革命性启发,凯奇音乐理论中的“偶发性”和“非确定性”对白南准的艺术生涯产生了决定性影响,由此,他放弃了多年来对西方古典音乐的崇拜心态。1959年,白南准完成了他革命性的“行动音乐”《向约翰·凯奇致敬》,同时区别于凯奇在”解放声音”的努力,消除和混淆音乐与表演之间的界限。白南准以音乐家的身份登上“舞台”,但他的表演彻底打破了观众的期待。“行动音乐”所具有的强烈视觉效果,使他加入到当代欧美盛极一时的“激浪”艺术家阵营。

此后,白南准对电子音响和图像互动产生强烈兴趣,他预感到打破不同学科和艺术领域之间的某种新艺术的潜在力量。上世纪60年代初,白南准在电视装置的基础上进行新的探索,他的作品将艺术、媒体、技术、流行文化和先锋派艺术结合在一起,开始对当代视频艺术产生影响。白南准的首次个展于1963年在一栋别墅内展出,这次展览使他成为用电视机进行艺术表现的第一人。他不仅通过解构和重组电视机的硬件来完成电视雕塑装置作品,同时也改变了电视机的图像输出,将图像与电视装置结合起来。经过他改造的电视机第一次被当做艺术的材料和媒介展现在观众面前,从而创造出“视频装置”这一在当时技术含量最高的艺术形式。这次展览被认为是视频艺术史上的里程碑,同时也奠定了白南准作为当代视频艺术之父的历史地位。

白南准是第一位进入国际当代艺术大师级层面的亚洲人。首先,他是一位杰出的跨文化艺术家,总是在不同文化背景中工作,拥有东西方特征的思维方式;其次,白南准是一位跨学科的艺术探索者,从日本到德国,他为了学习正宗的欧洲文化传统,此后又开始尝试实验音乐和行为表演的创作,同时,也加入席卷欧美的“激浪”艺术运动,并开创电视装置和视频装置的新形式;第三,白南准的艺术打破了国家、民族和文化的界限,他的作品属于当代国际化和艺术家个人对社会与艺术资源的整合,这正是当代艺术的本质体现。白南准以大量作品提供了新技术与新艺术观念相结合的成功经验,留下许多经典作品,并对世界当代艺术的发展产生深远影响。

 

【声明】以上内容只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artda.cn艺术档案网的价值判断。

上一篇:“化身世外2”AV@..    下一篇:内心世界,喜剧,..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