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艺术品的交易VS艺术品的购买与出售

艺术品的交易VS艺术品的购买与出售

2013-02-28 23:09 来源: Art Market Monitor 作者:Kenny Schachter(陈颖编译)


George Segal为Robert与Ethel Scull夫妇绘制的肖像画

在如今全球宏大的经济环境下——从其它投资方式中只能得到较低利率和糟糕的回报——艺术已经迅速地被投资级别的资产阶级广泛认可,演变成了这个充满了经济不确定性、甚至近乎于歇斯底里的世界中一个安全的庇护所。随着近日几幅画作获得的巨大价值,艺术市场已经发展成了成熟的商品市场。虽然正好处于深度而持续的经济衰退中心,但艺术品交易却仍被记录下了取得的巨大的回报。这是一件好事(对那些热爱艺术的人来说),如今艺术品的观众数量呈指数级增长的部分原因便是媒体与作品价格。

人们现在开始渴望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公平、健康、生机勃勃的交易:它至少应该类似于某个透明的论坛。如今的艺术品已经不仅仅是被出售和被购买了,它还拥有了一个成熟的商品市场的所有属性——高容量,活跃于公共论坛中,同时还伴随有可信赖的定价历史的现成资源。如果像一亿至两亿美元这样的数字都无法在头条新闻中发出刺耳的声音(事实是它们的确能),那么我们也不会对杰夫·昆斯(Jeff Koons)的某件作品能卖到多少钱、或是达明安·赫斯特的市场为什么下降了30%这样感兴趣了。

安迪·沃霍尔预见到了这一切,他在一个适度的系列作品中就利用了这种陈旧的绘画的观念,用工业规模的生产来放大它。用达明安·赫斯特的话来说:“工厂不仅仅生产狗食,它们还生产法拉利。”安迪·沃霍尔将艺术看作是一种资本生成的来源,它还带有被用作一种交易手段的能力,但这位艺术家却没能活着看到自己想法的实现——至少没有看到如今的这个水平。安迪·沃霍尔在世时自己的作品拍卖纪录是38.5万美元,而仅仅在23年后的2009年,同一件作品的成交额就达到了4376.25万美元。唯一一件比落后于时代还要糟糕的事便是太过领先。

人们一直在抱怨当代艺术的生产过剩及毫无限制的供给,但是他们却不懂能够维持长期增长的真实市场并不需要较少的作品,也不需要有创新和独创性的作品,反倒是更多相同的作品能够满足需求。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了品牌效应和随众心理的世界中,每个人都想得到他或她的伙伴所拥有的东西,一些很容易就能看出其价值的东西。

与艺术品在如绅士般的一对一交易,以及早年基本上毫无趣味、只有专业人士会参加的拍卖会中被购买和出售的传统的脱离要追溯到一些重大事件里,它们扩大了市场以包含入当代艺术,提升了在公众中的形象以利用不断攀升的价格来吸引更多的观众。艺术从秘密地收藏演变成了在财经媒体的八卦版被大肆报道。而后来,艺术品交易也变成了某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像是效仿了投资银行业务的那种自相残杀的方式:一大笔钱之后必然伴随着某种“嗜血成性”的欲望。

第一件促使艺术市场转变为如今这个成熟的平台的事件是1973年时50件原本属于Robert与Ethel Scull夫妇的当代艺术作品的拍卖(Robert与Ethel Scull夫妇以其对波普及极简主义艺术的收藏而闻名)。但他们并没有因为自己做出了明智投资的远见而受到赞扬,反而遭到了艺术家和批评家的严厉批判;在拍卖开始之前还有人聚集到苏富比外进行抗议,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还谴责其牟取不正当利益、缺乏忠诚。 据说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在拍卖会后还冲上去打了Robert Scull,但这样的挑衅丝毫没有阻碍这股冲力。

另一个重要的转折点是苏富比拍卖行在1997年5月举行的拍卖会——其中有一批当代艺术作品被心脏病学家Bernado Nadal-Ginard博士买走。Bernado Nadal-Ginard博士在1994年时因挪用波士顿儿童心脏基金会的资金而被美国地方法院定罪。对这样一个盗用儿童心脏手术专款的人,我只能委婉地说他是一个非常有决心的收藏家,但是他的行为很快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引导效果——新兴艺术家新创作的作品被视为高风险的夜场拍卖中一份可行的“营养品”。这样的作品在之前原本只适合较低端的日场拍卖,但在巨大的成功之后(不论这样的成功是好是坏),这道闸门在对什么可以形成昂贵并因此值得渴望的艺术品的界定的膨胀中打开了。

据Judd Tully在1997年《Artnet》的一篇文章中报道称:“作品在目前达到的价格——比如Barney的作品‘Transexualis(Decline)’(1991),估价10万至15万美元,成交价34.35万美元;Whiteread的作品‘Untitled(Double Amber Bed)’(1991),估价3万至4万美元,成交价16.75万美元;Kiki Smith的作品‘ Pee Body’(1992),估价6万至8万美元,成交价23.35万美元——不仅创下了某些艺术家在拍卖行的个人作品成交记录,并且还将这些艺术家新星带到了热门、一流的领域。”

由诸如俄罗斯、中东及中国等新兴市场引导的艺术市场的真正全球化则是另一个导致当代艺术快速走向市场最前线的因素,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它还将市场本身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水平。诸如高古轩画廊这样的多国分画廊模式,再加上拍卖行的扩张——从在全球范围内创办分行,到推出私人契约转让和初级市场展览等——以及几乎每个月都有的艺术博览会,这一切都在帮助艺术世界打造其站在一种新的投资类别的最前沿时的新秩序。艺术品目前正像股份或是煤炭一样被交易着,这个事实界定了一个艺术品应该如何理解和交易的新时代。

上一篇:香港巴塞尔艺术展..    下一篇:Artprice发布的全..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