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异尚”——看陈卉作品一点感想

“异尚”——看陈卉作品一点感想

2008-09-16 21:41:42 来源: 中国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异尚”
——看陈卉作品一点感想

“异尚”是我瞎造的一个词,是想表达我自己对这类生活状态的感觉,前十多年,还是我常常到国外去的时候,印象特别深的是年轻人,尤其是十几岁到二十岁之间的年轻人,“怪异”的打扮常常令我惊奇,那时朋友告诉我一个英文词叫TRENDY,说是有点另类和怪异时髦的意思。那时候我就想起八十年代初,中国曾经流行过喇叭裤,媒体上还曾经争论过一阵子,虽然说争论,可贬斥穿喇叭裤的意见还是居多。那时我虽然三十多岁了,但还是喜欢二十啷当岁的年轻人穿喇叭裤的样子,自己还买了一条喇叭不太夸张的裤子来穿呢。我想从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整整三十年,中国人衣服的色彩几乎除了蓝就是灰,样式除了列宁装、军装几乎就是中山装了(外国人管中山装叫毛装)!一个新时代的到来,首先从服装等日常生活领域开始突破,首先从敏感而不满现状的年轻人开始,用实际——乃至搞怪的行动突破既有的模式,为大规模的社会变革充当了先锋的角色,即使矫枉过正也是可以理解的。所以年轻人率先穿起喇叭裤,突破死板单调的服装模式,自然而然。后来,我在国外旅游,就有意识地到年轻人的聚集区去看,纽约、伦敦那些街的名字我都记不起来了,可那些年轻人的装束,至今依然历历在目,其中,东京的原宿那几条街给我印象尤其深,满大街自组乐队演唱的,跳舞的,此起彼伏,店铺里买的各种小玩意儿五光十色不说,就连来逛街的孩子们,都打扮得千奇百怪的,我想,几乎每一个人都是来秀个性和秀奇异的。

我不是研究时尚的专家,不敢妄说时尚,但在我的眼里,这和时尚不一样,所谓时尚FASHION,是自上而下的时尚,它的背后是一整套各个层面的专家和巨大金钱支撑的机制,是现代消费社会一整套成熟的运作模式,它引领着社会的消费潮流,它同时也是一个隐形的、巨大的、无孔不入的钱如何成倍地生钱的“现代机器”!而我说的“异尚”,指的是一种年轻人自发的、民间的、没有利益目的的、自下而下的,自己哄着自己玩地发泄着自己的情感,这个过程会自然形成某种“流行形象的标识”,这种流行标识,会与时尚、流行影视剧中的某种因素——服装、打扮、人物形象等等发生一种挪用、滑稽模仿、恶搞等关系,乃至各种文化符号——只要合情适时地出现在年轻人的视野里,都可能会被好玩地挪用。
 
陈卉的画,我感觉就是用自己眼睛看到并表达着自己的“异尚”感觉,或者说她作为年轻人同时也在自己的作品里创造着“异尚”。这些画通过人的形象、体型、发型、装束等方面表达和创造了她的“异尚”。其中形象的创造尤其出色,一反时尚媒体充斥的大美人形象,塑造出一种带点怪异的反叛形象:大多数单眼皮小眼睛,两眼的距离偏远——相学说两眼距离远智商低,但这些小眼睛的眼神都被陈卉画得极有特点——极具定力的眼神充满自信、怀疑、无所畏惧。我尤其喜欢那幅《小Q》的形象,脸型小而无肉,颧骨高而坚实,下巴短而尖尖,突出了那张小且薄的嘴,仿佛她的话一出口就尖酸刻薄得让你没有面子。尤其那双充满怀疑和逼视的目光,坚定而自信,有着能看透每一个观者心思的那种犀利。陈卉在《小Q》这个“丑丫头”的“薄命面相”上,配以如此不同寻常的五官,让反时尚美人和反福相传统有了明确的“异尚”内涵。陈卉在其他形象的塑造上,尽管不如《小Q》精彩,但意向很明确,尤其眼睛的塑造不同凡响。当然在国际时尚T形台上,前若干年也开始启用有点另类的“丑模特”,但那毕竟是T形台走秀——突出的依然是“衣服”而不是“人”。所以,陈卉作品对表情的刻画,就成为不可替代“人”的“异尚”。尤其是,不管T形台上模特有多另类多怪异,但模特还是模特,在身材的选择上,不可能走太远。相比,陈卉在这批作品中对于人物体型的塑造上,一反时尚的模特体型——女人们既无凹凸有致的曲线,男人也没有倒三角形的伟岸,都是些小乳房大肚腩的臃肿体型,或者为时尚所不推崇的有点丑的体型。而且动作多突出其夸张、搞笑和诙谐的感觉。

服装——在这里应该说是装束,也是陈卉这些作品的重头戏。发型——不管是“爆炸式”、 “乱草式”,还是“狮子头”和“烟花烫”;不管是染成黄色、紫色,还是红色和桔黄色;唯怪异和不同寻常才尽显“异尚”的取向。服装虽挪用时尚的一些因素,但显得廉价和怪异,色彩艳俗且花里胡哨。尤其服装的特别之处,是对日常服装和演出服装的混淆和似是而非的处理,或者说,这种装束本身就是“异尚”的重点——自己哄着自己玩,既消费时尚又消费自己,表现出网络时代青年人的那种游移于现实和虚拟之间,游移于人生的戏剧化和日常生活之间的感觉,这是一种新的现实感——对现代社会的既游戏其中又无可奈何的生存感觉。

写实的技艺是陈卉作品的主要特征,笔触细腻且冷静,造型尤其脸部和裸露身体部分的造型倾向严谨的方式。但这不是经典意义上的写实主义,陈卉有意避开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的创作方法,常常把人物的背景画成一种倾向的颜色,或者把人物背景画成类似布景类似某名画中的风景,或者干脆把人物装进类似盒子的空间里,都是她有意地把她塑造的人物从人物的现实环境中抽离出来,放到一个虚拟和戏剧化的空间里,目标是烘托她创造的人物——她心中这个年代的青年人形象。从陈卉作品中,我们可以感觉到她对她作品中的人物充满了带点诙谐的爱意和真诚,因为她也年轻,她或许在想象中打扮着自己,并且和她的画中人一起在这个年代里嬉戏。


栗宪庭2008-9-16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