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评论档案 > 细拣“弃物”入画来——张鉴墙展览序

细拣“弃物”入画来——张鉴墙展览序

2008-09-05 06:37:56 来源: 中国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细拣“弃物”入画来

张鉴墙的这五个系列的小画和小雕塑,是他近几年尽心创作的作品。这些作品以写实主义的方式,选择了“被丢弃”的人、物、风景入画,表达了他对人生的忧伤感觉。

1980年代以来,中国写实主义的发展,在脱掉革命外衣之后,以陈丹青和四川伤痕写实主义的小、苦、旧情绪,作为反叛革命现实主义的开端,逐渐在艺术界衍化出一种乡土风情的风格,并固定成一种模式沿续至今。1980年代中期,以学院教师为基本创作队伍,产生并固定了一种古典主义风格。1990年代初以来,方力钧、刘小东、刘炜、宋永红等艺术家,以生活中偶然、无聊甚至恶心的片断入画,开创了一种新的写实主义模式,就一种生存感觉的意义上,我曾经以“泼皮”“玩世”命名,从语言上的意义看,我把它看做与中国的传统意象和比、兴模式有一种关联。在近几年的发展中,这类艺术样式已经蔚为大观,多以写实主义方式,一反传统写实主义典型环境、典型人物、美好物品和风景入画的原则,凡是日常生活中触动艺术家的人、物、场景、风景各种“题材”,皆可入画,似乎越是传统写实主义中不能入画的“东西”,越是被艺术家作为选择的对象,如废墟,垃圾场,怪模怪样的人物和表情等等,艺术家心、眼所及,几乎无禁区了。

张鉴墙画的宋伟,是宋伟得了精神病之后尤其是醉酒的样子和表情,看得让人心酸。宋伟曾经是北京的餐饮业大颚,1989年因为赞助《中国现代艺术展》和收藏中国当代艺术的早期作品,闻名于艺术界。九十年代初去了美国,九十年代中期回国时,已经是疯疯癫癫的了,后流落宋庄,时而清醒,时而疯话连篇,唯酗酒是他最日常的生活内容,事实上,宋伟也是这个社会的被遗弃者。丢弃的烟盒用黑白来处理,细看可以联想到烟盒起初金光闪闪的样子,香烟在中国可不是一般消费品,吸什么烟,几乎可以成为身份的标志,所以中国的香烟越造越豪华,越造越昂贵,包装越来越富丽堂皇。当烟盒如今成了弃物时,往日的富丽堂皇已经不再,正可谓“憔悴如今谁领略,飘零已是无颜色(陆游)”。丢弃的烟头做成雕塑,如此放大,有超写实主义的语言意味,可以联想的意象因素也加强了,豪华的香烟和烟头,让人生发花和落花之感慨。那些复制的上访信件,发出地址几乎涉及到所有中国的省份,而信件内容,更是可以让观众细细看,其情可悯。看了这些石沉大海被丢弃的永远不可能有回答的信件,顿生无奈和悲凉。另外以垃圾场作为风景入画,自然也是一种对生存环境的比喻和感触。

张鉴墙有良好的写实功底,同时在做这些作品时,又发展出一些独特的技巧,如用油画模仿出信件的各种笔迹――马克笔,钢笔,乃至血书的笔迹等等。只要应感而画,一定会突破学院写实主义的技法模式,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独特技巧。绘画只有进入最后一层的语言因素――画面处理的技巧独特性,才算真正的独特。

栗宪庭2008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