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老栗书房 > 2007年文字选 > 竹林七贤时尚版

竹林七贤时尚版

2008-09-04 23:05 来源: 中国艺术档案网 作者:artda


竹林七贤时尚版

竹林七贤在中国,虽不象三国、水浒的英雄好汉那样家喻户晓,但为历代文人所尊崇。或许因为两种英雄和他们流传的模式各不相同,三国和水浒尤其是三国英雄,走的是世俗化渠道,关帝庙和关公戏在中国民间,可能比任何宗教和戏剧曲目更普及,所以如此,我以为重要的是一个“义”字,因为,在侠客、商贾乃至街坊邻居的各种民间关系中,“义”可能是最重要的平衡杠杆。而竹林七贤以“雅”的文本形式,历来被文人所重视,因为,文人忧患的是“天下”,面对的是统治集团,而不是民间关系,所以在乎“风骨”和“气节”。从这个角度说,竹林七贤在文人的心中,有点类似于三国英雄在老百姓心中的位置。

也许,三国英雄和竹林七贤后来的形象,一直是一种演绎和再创造,从《三国志》到《三国演义》,再到民间戏曲和关帝庙,其中演绎的性质也是明显的。关帝庙中被膜拜的关帝,大概已不是历史人物的蜀国大将关云长,而成为义薄云天的道德符号了。竹林七贤被冠以竹林七贤的名号,可能就不是七贤自己的宣言,而是稍后文人所为,因为竹林七贤不见魏晋之际的文献,而始见文献《魏氏春秋》,也是七转八拐,从《三国志-魏志-王粲传》所附《嵇康传》的裴松注解而来。而且七贤到底是哪几个人,是七个还是十个,向来说法也不尽相同。而历代文人认同七贤,多半象陈寅恪先生说的,套用了孔夫子“贤者七人” 的句子,在乎与孔夫子搭上了界。从这个角度说,“竹林七贤”的冠名,以及被历代文人重提,要的就是它“精神符号”的性质,这也是一种艺术形象的创造。
  
七贤都好老庄,尚清谈,《魏记》说他们:“皆豪尚虚无,轻蔑礼法,纵酒昏酣,遗落世事。”《世说新语-任诞篇》也说他们:“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尽管他们七个人的遭遇和志趣不尽相同,阮咸、王戎、向秀和山涛后来都当了官,而且山涛因升迁让嵇康顶替自己原来的位置,被嵇康严辞拒绝,才有那封慷慨激昂的《与山巨源绝交书》,今天依然让我们读得回肠荡气。他们所以为历代文人尊崇,就是学者们大多认同的“风骨”。《晋书》卷49《阮籍传》称:“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寥寥数笔,勾出了严酷和血腥的时代风貌。所以,魏晋易代之际,有良知的士人,面对社会动荡和统治集团的腐败专权,洁身自好,不与险恶而龌龊的官场为伍,尤其借酒消愁,旷达不羁,以发泄内心对“天下”的忧虑和苦闷,以及追求个性和自由放任的人格,才是历代文人引为楷模的原因。据记载,东晋顾恺之、陆探微等人就曾怀着崇敬的心情画过竹林七贤,1960年江苏南京南朝墓葬出土的《竹林七贤和荣启期》砖印模画,更是把“七贤”和荣启期画在一起,而荣启期是春秋时代的名士,把不同时期的名士放在一起,是把他们都作为“风骨”“气节”的精神符号来崇尚,在意一种不合作的态度、独立人格,以及洒脱倜傥的生存状态。所以我以为,七贤是作为一个整体的精神符号被沿用,就象关云长变成关帝爷,史实反而不重要了。

洪磊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拍摄的《竹林七贤》,是用时尚的视角来转换竹林七贤的故事。尤其用时装女模特扮演七贤,看似荒唐,细看颇有深意。当然,越剧等剧种至今沿用女演男角,也是习以为常的事情。洪磊的朋友唐炜是中国时装表演界的先锋人物,得此便利条件,洪磊选择了在国际T形台走红的模特扮演七贤,成为此作品最大的看头:现存“砖印模画”,七贤都是坐姿,本来是饮酒清谈嘛。但洪磊的“时尚版”,除了弹琴的嵇康,都让模特采用站姿,模特嘛,走台和摆POSE,要的就是站姿,才显示出模特的时尚美丽,才突出一种“舞台感”,这正是洪磊要的感觉,而且,无论哪一个模特扮演七贤中的哪一个,都脱不掉模特自己的一些特征,就是说她都会与时尚有某种关联。同时,在七贤的角色与模特之间形成的那种似是而非的感觉,才构成作品的言外之意。洪磊特意在扮演七贤模特的服装、头饰、脸部化妆上,着意在国际流行款式和时装表演――如意大利加里亚诺之后的怪异化妆走台秀,与中国古代服饰、七贤性格之间找出一种相互隐喻的关系,甚至,连服饰面料也全部采用国际时装界时髦的法国和意大利面料来制作,突出了三宅一生式的布料褶皱质感,和现代混纺特有的金属般亮丽感,格外加强了舞台化和时尚气息。
 
我们先看模特和她们扮演的角色:
陈娟红,扮演抚琴者嵇康。陈娟红被誉为中国从T形台走向世界的第一人,多次获得国际国内大奖,至今引领中国模特活跃在T形台上,是中国模特界的大姐大。嵇康是七贤的主心骨,宁打铁为生,也不当官,言与行最能体现“风骨”与“气节”,三十九岁就被司马氏集团杀害,临刑前依然泰然自若地弹奏了一曲《广陵散》,乐曲流传至今,文名亦盛。陈娟红的嵇康,面带愠色,由于模特手、臂、腿的修长超出常人许多,使弹琴的动作,无论如何都会过于凸现,以及服饰特意加长,会让大面积布料的炫丽,与陈娟红骨感修长的胳膊、腿和手指的动态产生一种相互衬托的感觉。考证说王戎“与康居山阳二十年,未尝见其喜愠之色。”虽然陈娟红面带愠色,但以她的稳重,在所有模特中,最显嵇康之“风骨”相。

朱琳,扮演阮籍。朱琳曾获2004年全国职业模特大赛总决赛十佳。一出场就被国际名牌ARMANI看重,成为意大利T形台上深受欢迎的模特。据《晋书-阮籍传》记载,曹爽辅政时,曾召阮籍为参军,阮籍以身体有病为藉口,坚辞不就。司马懿秉持朝政后,阮籍又被迫出来做官,但因“属魏晋之际,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籍由是不与世事,遂酣饮为常。”而且,在嵇康被杀的第二年,阮籍就病死了。阮籍在七贤里文名最大,著名的《咏怀》八十二首,借古讽今,隐喻情怀,诗风格外“悲愤哀怨,隐晦曲折”。站立在嵇康身后的是朱琳的阮籍,面部后期制作时做成青白眼,据说阮籍看朋友用青眼,对不喜欢的人就用白眼。头饰特意以卷曲的头发盖面,突出了哀伤感。在人物动态上,洪磊强调用没有任何动作来加强阮籍内心的苦闷和内向个性,但朱琳不自觉单腿着力的站姿,使人物动态产生意外的“模特效果”。

倪明曦,扮演酒徒刘伶。倪明曦是中国最具人气的模特之一,是2004年法国时尚周LAVIN发布会的开场模特,也是首位在法国时尚周走开场的华裔模特。刘伶,魏末当过参军一类的官,晋武帝时因强调无为而治被黜免,反对司马氏的黑暗统治和虚伪礼教,为避免政治迫害,嗜酒佯狂,任性放浪。最有名的记载是说他“常乘鹿车,揣一壶酒,使人荷锸随之,云:‘死便掘地以埋’”。七贤中,我以为刘伶带给历代文人的影响最大,“刘伶醉”成为一种姿态,多为历代文人诗词提及。刘伶也成为泼皮、“消极”不合作态度的符号人物,《世说新语-任诞篇》说:“刘伶恒纵酒放达,或脱衣裸形在屋中,人见讥之。伶曰:我以天地为栋宇,屋室为裤衣,诸君何为入我裤中?”倪明曦的刘伶,高举酒碗,动作夸张,服饰强调垂感,拍摄时,倪明曦身体不自觉略微侧对摄像机,身材线条自然突出,也属意外“模特效果”。

李君,扮演山涛。李君事业稳定,在竞争激烈淘汰迅速的模特界,始终活跃在T形台上,是她气质成熟、稳定的标志。山涛在七贤中年纪最长,与嵇康、阮籍交往最早,《晋书-山涛传》说山涛“性好老庄,每隐身自诲。与嵇康、吕安善。后遇阮籍,便为竹林之游,着忘言之契。”看来在他“隐身自晦”时,与嵇康同道,但40岁后出仕,投靠司马师,历任马氏政权的高官。据说嵇康尽管写了与山涛的绝交书,嵇康临终还是把孩子托付给山涛,还说他不怕得罪皇帝,极力举荐“罪臣”嵇康的儿子出来当官,尽管被嵇康痛斥,依然记挂老友,人性远比历史记载复杂得多。李君的山涛,服饰参考顾恺之《洛神赋图卷》和阎立本《历代帝王图》随行官员的服饰,动态似有向外走动之意,闪亮的纯黑布料,稳健中有活跃的光色感觉,可以和李君之于山涛的稳健相类比。在七个模特中,李君正侧面的造型,尤显模特身材大S曲线的美感。

李芳,扮演向秀。李芳是1998年新丝路奖中国超级模特大赛十佳之一,平时性情温和,但一上T形台就象换了一个人,舞台感觉极好,为国际时装界欢迎,现在巴黎发展。向秀与嵇康交往时间最早,辞官后曾和嵇康一起打铁为生。在著名学者王晓毅对竹林七贤的研究中,说向秀于“嵇康被害之后,在强大的政治暴力面前,向秀不得不结束‘隐士’生活,出来做官,成为最后一个向政治强权妥协投降的竹林名士。在回家准备赴任的途中,向秀有意绕道去了嵇康故居,创作了千古绝唱的《思旧赋》,在那躲躲闪闪的文字后面,可以感到魏末凛冽的政治严寒与向秀近乎心死的悲哀。”现存最早的《庄子注》,为向秀始著,郭象续著。在我的感觉里,向秀既不是嵇康那样的慷慨悲歌之士,也不象阮籍那样的苦闷内向,更不似刘伶那样的癫狂之士,官也不象山涛做的那样大,那样得心应手。也许属于比较温和正常的那种性格。李芳的向秀,帽子和服饰参考汉俑的造型,头和上半身趋大,下半身细小,表情木纳,动作呆板,强调一种雕塑的感觉。


丁琳,扮演阮咸。丁琳是模特界的新秀,刚出现在T形台上,就被国际时装界的大师们启用。阮咸为阮籍的侄子,与他的叔叔并称为“大小阮”。为人旷放,不拘礼法,精通音律,制作并善于弹奏类似“琵琶”的一种乐器,此乐器以“阮”命名,至今仍在使用。阮咸入晋曾为散骑侍郎,但不为司马炎所重。丁琳的阮咸,一脸迷惘中带着忧伤的表情,作弹阮状,身体动态和服饰有汉俑感觉。

乔琪,扮演王戎。乔琪是模特新秀,长相有日本古典舞台剧角色的美感,所以极为日本时装界欢迎,曾在日本发展。王戎与七贤交游时,还只是个少年,记载说他“幼颖悟,神采秀彻,善清谈,”可能因为聪明伶俐,反应快,经常说些让大人们想不到,或者有趣而别开锋机的话题,而成为竹林清谈中的活跃因素。但当竹林七贤死的死,散的散,他也长大成熟,入晋后成为司马氏集团的心腹,长期为侍中﹑吏部尚书﹑司徒等高官。记载说他功名心盛,为人鄙吝。乔琪的王戎,一脸稚嫩的表情,一副中国戏曲中小生式的打扮,手持丝质团扇,潇洒飘逸。道具团扇让我们看到洪磊特意精工制造的传统把玩的器具,尺寸比古代团扇夸大,红木框,丝质面,内绣《世说新语》选句。

七贤时尚版,舞台气氛的营造很重要,画面制造出一个沼泽地的环境,氤氳环绕的远山,缥缈而孤立。月晕和鱼鳞般的云彩布满天空,预示着第二天大风将至。以染成虚假绿色的七根竹子,代表竹林,也隐喻七贤,零落而萧疏。漆成恶俗蓝色的假山石,铜制的枯枝假梅花,以及把嵇康的古琴染成粉紫色,使象征文人气息的器物和摆件,形成一种虚假、恶俗和矫揉造作的感觉,像今天城市里到处堆积的虚假景观。地上的血迹,死的蛇,露出的水洼。把时装模特制造的时尚气氛,置于一派危机四伏的景象之中,成为重新解读竹林七贤的点睛之笔。

七贤脸部化妆的头象系列,是另一“点睛之笔”。七贤脸部化妆,总体上参考中国戏曲脸谱的化妆法,眼部突出红色,但是又不象戏曲化妆那样,用金碧辉煌的头饰和脸部化妆相呼应,突出一种整体的华丽效果,而七贤眼部的红色化妆,在没有了华丽头饰的衬托之后,红眼圈化妆在白色脸部底色上,就显出一种恐怖和不详之感。刘伶嗜酒佯狂,应该是历史上第一个“HI者”,脸部用似“火”的图案来象征。山涛内心复杂,化妆成倒眉,坏的感觉中夹杂着忧伤。正面的向秀头像,着意在干干净净的儒生扮相上。阮咸的化妆,眼睛下面点了两个点,有种神秘。王戎突出其漂亮和一种捉摸不定的感觉。这些头像系列照片,都使用了洪磊照片、装置作品惯用的悬挂和放置苍蝇的手法,增添一点恶心的调味品,这是一种态度,不是针对七贤,不是针对模特,是对消费时代的一种心理表达。这些头像大多在脸部都有出血的化妆,或头顶,或眼角,或耳朵,或嘴角,那是七贤心理的血,也是借用七贤隐喻艺术家自己,乃至当代所有敏感者的心灵之血。

恶搞是这个时代世界性风气,尤其成为网络上表达个人意见的一种方式,这种方式源于当代,而 “扮演摆拍”的摄影媒介成为一种艺术方式,在1980-90年代,风靡当代艺术界,著名的有辛迪•舍曼,和杰夫•沃尔。中国当代艺术在90年代中期以来,多人涉足此种媒介和方式,赵半狄、洪磊、王庆松、伊德尔等人都是佼佼者。时尚界受其影响,开始使用这种方式,这里附上1995年10月《George》杂志创刊号的封面,Cindy Crawford(辛迪•克劳馥)被化妆成George Washington(乔治华盛顿)的模样,也是用时装模特扮演历史人物,使该杂志一炮打响,但滑稽有余,意味不足。不是所有恶搞都有意思,区别在能否更独特,更深入把一个时间段的独立心理表达出来,洪磊的《竹林七贤》时尚版,重新演绎七贤,针对的是消费社会,还有待每一个生活在消费社会里的观众继续解读。

栗宪庭  2007,1,22于常州-无锡
            

上一篇:独立电影基金序言    下一篇:刘港顺作品题解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