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LuckyPDF艺术小组

LuckyPDF艺术小组

2012-06-10 17:45:32 来源: artspy艺术眼 作者:陈颖编译


LuckyPDF艺术小组

LuckyPDF艺术小组创立于2008年,由艺术家詹姆斯·厄里(James Early)、约翰·希尔(John Hill)、奥利·霍根(Ollie Hogan)以及尤里·帕蒂森(Yuri Pattison)组成,以伦敦东南部的Peckham为创作基地。值得一提的是,四位成员全都出生于1986年;除了艺术家之外,他们还兼具电视制作者的身份,创作了一系列以展示其他艺术家作品为特色的网络视频项目——这其中大部分的作品都是由来自伦敦、与他们年龄差不多的艺术家创作的视频艺术及表演艺术作品。这些类似于超现实电视节目的东西通过LuckyPDF的个人网站、视频分享网站Vimeo、Facebook以及Twitter在网络上传播。自创立以来,LuckyPDF在伦敦艺术圈迅速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他们则逐渐将自己定位为对社会文化进行了颇具当代性解读的艺术小组。LuckyPDF曾参加过在各大画廊和美术馆举办的展览以及双年展——这其中包括了泰特现代美术馆、2011年威尼斯双年展Internet Pavilion以及同年的Frieze艺博会Projects单元。

由约翰·希尔(John Hill)与奥利·霍根(Ollie Hogan)创立于2008年,LuckyPDF在Peckham的一个社区中心举办了他们的第一场展览,特别呈现了他们的朋友——同时也是后来LuckyPDF的成员之一詹姆斯·厄里(James Early)的作品。詹姆斯·厄里(James Early)与尤里·帕蒂森(Yuri Pattison)是在2010年时加入的,当时的LuckyPDF正在Peckham的Auto Italia South East进行一次驻留项目。与许多艺术小组不同,这四位艺术家并不是在艺术学校里相互结识的,而是通过对新艺术媒介的共同兴趣认识的——奥利·霍根(Ollie Hogan)在温布尔顿上学,约翰·希尔(John Hill)在坎伯威尔上学,詹姆斯·厄里(James Early)在切尔西上学,尤里·帕蒂森(Yuri Pattison)在金史密斯学院。

在谈到界定他们自己与其他艺术家的区别时,詹姆斯·厄里(James Early)称传统上对艺术家与策展人的定义“已经过时了”,因为现在的策展人扮演着一种越来越富有创造力的角色。“在艺术家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上存在一个典型的思维转变,”他说。“这种转变开始于策展人的‘授权’,然后模糊了艺术界里的各种角色。”

“网络正在发生变化,而那些创作模式与它们给社会带来的影响也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网络的确是一个特别优秀的、能够将表演带给更广泛的观众的平台。这和电视的失去是一样新鲜的。因此即使它的形式有一些老旧,但它所用到的方式却是在这之前所不存在的。”

LuckyPDF TV

[视频]Auto Italia LIVE Episode 2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A0MjIxNDY4.html

Auto Italia LIVE Episode 2

2010年,LuckyPDF与创立于2007年、由艺术家运营的非营利艺术空间Auto Italia South East合作带来项目“LuckyPDF TV”。该项目由一组通过网络进行在线直播活动的艺术家参加,每周六下午5点开始,一直持续了5个星期。这个项目激发起了人们对伦敦所提供的当代视觉文化的紧密性的渴望与怀念。组成了该项目的每一件作品都处理了一种低保真度的图像美学,带有来自电视、数字媒介与创造性实践中那些能够辨认出来的意象。整个项目融合了后流行与后观念主义的态度,同时还包含进了网络技术;可以说它与法国策展人兼艺术评论家Nicolas Bourriaud的“变现代(Altermodern)”理论相符合。此外,“LuckyPDF TV”还是众多画廊空间被艺术家用来进行媒体制作、思考“新”、“旧”媒体定义的场地的实例之一;它和其它类似的活动一样,通过社交媒介反映了我们当前的能力,制作并且分享了内容,参与到了一种DIY的文化创作与传播过程之中。

[视频] Auto Italia LIVE Episode 3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A0MjgxNTA4.html

Auto Italia LIVE Episode 3

“LuckyPDF TV”中的节目见证了艺术家们对一系列媒介与艺术风格的复制与再混合,以此来证实了这两种主题错综复杂的关系,并且引发人们去质疑由于大众传媒通讯的出现,它们到底能够保持多么的独特。在每一个章节中,参与的成员都会扮演不同的角色来表现不同的场景和情节。在这种混合物中,没有什么东西是多余出来的;影像艺术、行为表演、诗歌朗诵、舞蹈、即兴表演、反文化抗议以及制度性批判全都通过一种能够代表所有这些事物的形式的使用被模仿嘲弄了。

项目的第一个章节通过一系列对艺术家访问进行了轻微模仿的东西建立起了整个大前提。之后的章节则分别将重点放在了特定的节目风格上,例如以南岸秀(South Bank Show)的风格表现出来的不自然、不切实际的产物,以及由一个奥普拉似的歌剧演员呈现的一场访谈节目等等。 

Auto Italia LIVE

Auto Italia LIVE

Auto Italia LIVE

Auto Italia LIVE

Auto Italia LIVE

Auto Italia LIVE

Auto Italia LIVE

Auto Italia LIVE

Auto Italia LIVE

为2011 Frieze Projects创作项目

[视频]Episode 1 From Frieze Art Fair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A0MzM0Mjg0.html

Episode 1 From Frieze Art Fair

“LuckyPDF TV”的一系列活动成为了他们在2011年Frieze艺博会Projects单元创作的项目的原型。2011年,Frieze主办方邀请LuckyPDF在艺博会举办期间的每一天都创作一个现场电视节目,这成为了那一届艺博会中最受人们期待的委任作品。在为Frieze艺博会准备作品时,LuckyPDF在由SPACE(由布里奇特·瑞利等人在1968年时建立的公司,以帮助贫困的年轻艺术家找到合适的工作室为目的)买下的一座巨大的工业建筑里做了短暂的驻留。一半用作生产“套房”、一半用作雕塑工作室,LuckyPDF所在的空间包括了两个由他们的两位艺术家朋友搭建起来的不同的舞台:其中一个带有倒塌的科斯林式圆柱和基座,以及一个装饰有奥运五环的壁炉;另一个则由木材和玻璃搭建而成,看起来充满了现代主义气息。“我们之所以选择这样一种形式是因为它允许我们在同一时间完成许多不同的事情,” 约翰·希尔(John Hill)表示,“而且你也能获得一种人们都熟悉、可以将一切事物集中在一起的形式。因此我们为各种识别信号——甚至是为参展者构思的理念是遵循指南电视的惯例的,但这些也只是运用到了人们可以创作东西的空间里。” 打破界限、搅乱艺术圈里传统的关系是LuckyPDF创作的关键理念之一。“在这里,艺术家没有了他们通常所拥有的那种对一个项目的控制权;同样的,策展人与各个机构也不需要和我们掌握同样多的控制权,” 约翰·希尔(John Hill)解释说。“Frieze Projects的策展人Sarah McCrory非常相信我们的计划。”

在接下来的四天中,LuckyPDF每天都会于下午4点在展会举办场地一个定制的工作室里创造一些值得纪念的时刻。首先带来的表演是摔跤。“以伦敦为创作基地的艺术家保罗·西蒙·理查兹(Paul Simon Richards)带来了摔跤运动员Tiny Iron与Rage来‘一决胜负’,” 詹姆斯·厄里(James Early)介绍说。“这足以让每个人都提心吊胆,对那些在这场艺博会上有展位的经销商来说也是让他们感到惊恐的一件事。Tiny Iron重约200磅,如此庞大的身躯在布置了价值数百万英镑的艺术作品的区域里闲逛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望而生畏的场景。”另一场表演是对1971年一个ESP实验的重建(当时的实验是由迷幻摇滚乐队The Grateful Dead引导的):他们要求观众用心灵感应式的方式将一幅鸟儿的图像投射给位于5个不同位置的“接收者”。在Frieze艺博会上重建这个实验的是日本乐队Bo Ningen,而观众则需要将图像“传送”给加州艺术家佩特拉·科特赖特(Petra Cortright);这位艺术家在“接收”到图片后则会在Photoshop中画下她所看到的东西。“这个实验在70年代时的效果并不怎么样,现在却收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其他两位表演者分别是搞笑地混合了嘻哈明星与艺术评论员的身份为一体的Hennessy Youngman以及媒体艺术家杰里米·贝利(Jeremy Bailey)。“他们都是行为表演艺术家,同时也是YouTube上的红人,” 约翰·希尔(John Hill)说。“而且他们都对单一的表演者与广大的观众之间的关系感兴趣。

许多Frieze Projects的委员误解了LuckyPDF的行为,误以为他们是公开质疑了商业与各大艺博会所“炫耀”的艺术之间让人感到不安的联系。而事实上LuckyPDF回避了这种方式,他们表示:“我们只是将焦点放在了我们想要去做的事情上,而不是试图去批判这场艺博会,也不是尝试去改变观众批判艺博会的实践。”

 

获得首届Samsung Art+ Prize

TV,Ruth Beale on set, 2011

Samsung Art+ Prize是2012年启动的英国首个数字媒体艺术奖项,着重奖励那些受科学技术启发的当代艺术家。LuckyPDF艺术小组则凭借他们的作品获得首届Samsung Art+ Prize。在当初被该奖项提名时,小组成员约翰·希尔(John Hill)就阐释了他们在当前这个艺术界里所处于的一种受到限制的状态——这在艺博会等级分明的环境下尤其显著——“我们从来没有举办过一次个展,也从来没有卖出过任何一件作品。我们仍然在尝试弄清楚一直坚持这种创作风格是否是正确的事。与那些和我们不同龄的艺术家——其中还包括了我们之前的导师——一同提名这个奖项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不过我得承认它的奖金的确非常可观。” 

 

 

 

Dazed & Confused驻留项目

2012年3月,Dazed Digital邀请LuckyPDF参加了一个活动并且为他们定下了这样一个任务:从LuckyPDF以数字化为基础的概念本身出发,将其“转译”为一本杂志的形式。Dazed Digital为该艺术小组提供了驻留的场所,在这里,他们举办了一系列的展览,与不同的艺术家合力创作了适应于不同问题的特定场域的作品。

在谈到这一驻留项目的逐步进化时,詹姆斯·厄里(James Early)曾介绍说:“我们并没有给出一种新闻一样的形式,反而对内容如何独立自主地融入到一本杂志中更加感兴趣,而这其中最明显的一些例子便是广告——它与一本杂志的风格和观点有相当密切的联系,但从本质上来说又是独立于其外的。我们建立起了一些观众可以使用的体系。我们将所有作品的受众都定位为每一个人,无论如何我们对一起学习总是更感兴趣。因此我们选择了我们认为彼此能够相互学习到最多的东西的三位艺术家——安杰洛(Angelo Plessas)、丹尼尔(Daniel Swan)以及霍利·怀特(Holly White),我们询问了他们关于他们‘梦想中’的展览的问题,在与我们进行了交流之后,他们就开始为这些想象中的展览创作广告。”至于自己如何将以数字化为基础的概念转变成一种印刷出版物的形式,詹姆斯·厄里(James Early)则表示:“社交网络为我们认识现实生活/网络(In Real Lif / offline,简称IRL)的相互作用模式对于与人们进行有意义的联系是多么重要提供了很大的帮助。这个驻留项目就处理了这个理念。我们熟知这三位艺术家,而这些想象出来的展览就利用了观念与实体空间相遇的那些点,就像网络一样。” 

by Holly White

by Holly White

by Angelo Plessas

by Daniel Swan

by Daniel Swan

“School of Global Art”

LuckyPDF在2012年的Fierce艺术节上带来了他们全新的艺术项目“School of Global Art”,“这是一所具有革命性的、形式翻新了的函授学校,教授新媒体艺术方面的课程”。LuckyPDF邀请来了Cadence Kinsey、亚历克斯·安德鲁斯(Alex Andrews)等在本届Fierce艺术节上讲课,为研究网络文化、身份、未来以数字形式展出艺术品的可能性等四个不同方面的新兴学者们提供了平台。

Cadence Kinsey谈到了网络艺术在1994至2001年期间的发展史,富有表现力地将我们的注意力放到了数字展览不断变化的境况以及“真实”与“虚拟”王国之间的动态上。她的演讲将艺术家的角色指定为了“机会的代理人”,暗示艺术家也许能够“具象化”网络并且以新的方式去使用它的特性,由此将它的商业用途发展到公共领域之中。

亚历克斯·安德鲁斯(Alex Andrews)认真地讲述了“可爱的动物图片的政治经济学(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Cute Animal Pictures)”。根据他的说法来看,作为全球最大、最有利可图的“个人档案馆”——即Facebook——的用户,我们理应因我们的“网上劳动”获得报酬。他这些诱人的想法来自于资本主义的道德标准。他为这种“不公正的”劳动交换的难题推荐了几个解决方案:1)用错误的信息“毒害”像Facebook这样的网站;2)数字破坏;3)提出夸张的需求……

最后一个演讲者杰西·达林(Jesse Darling)曾学习过表演和舞蹈,但她现在却是以艺术家的身份出现在这场艺术节上的。她以强调自己并不是一个学者作为演讲的开始,不过她之后的想法最多只能与之前的两位齐平。她把Facebook比作了宜家,比较了两者有组织、有秩序的工作模式,暗示每间公司的成功都在于帮助我们从异常丰富的信息——即过度饱和的生活方式中幸存下来。作为一个表演者,她将“空间”与“框架”理解成了每个人都需要占据的东西,然后对其进行控制以便让他们的世界及其周围的世界变得有意义。按照杰西·达林(Jesse Darling)的看法,我们应该更有策略地使用Facebook,用图像、状态以及评论等将我们的“完美生活”打造成一场表演。 

邀请真人秀电视明星评价展览

[视频]Chloe Sims for LuckyPDF's School of Global Art
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A0NDQ1OTI0.html

Chloe Sims for LuckyPDF's School of Global Art

“Remote Control”是2012年5月初在伦敦当代艺术中心举办的一场探索了电视给当代文化带来的巨大影响的群展。这场展览同时还标志了融合了各种谈论会、活动与表演为一体的直播节目Television Delivers People的开始。

在Television Delivers People中,LuckyPDF宣布他们已经为其最新项目“School of Global Art”设立起了一个“注册入学点”:一部带有剪辑艺术式图像与电脑合成的画外音解说的宣传视频重复地在大礼堂中播放,而有意愿加入其中的未来的学生则可以在这里递交他们的个人信息以换取学习资格和一些以示欢迎的文章。LuckyPDF并未公布自己将如何如何使用这些“学生”的资料,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小组曾经以黄页式出版物的形式出版了“Lucky Pages”(2011),其上附带了Lucky Pages完整的Email及Facebook的联系人名单。

以不仅仅是挖掘流行文化的时代精神、同时也探索当代艺术界本身的文化的思潮而闻名,LuckyPDF的艺术学校进入到了正在进行的和多位艺术家的对话之中,并且拥有了开设课程甚至是高等学习机构的可能性。在“Remote Control”群展开幕的当晚,来自真人秀《埃塞克斯是唯一的生活方式》中的Chloe Sims与LuckyPDF的影片摄制组一起参观了这场展览。Chloe Sims以其整形外科手术、给自己6岁的女儿买黑莓手机、为自己举办一场婚礼(尽管并不是真正地结婚)而“闻名”,她对当代艺术的想法并不太为人所知。然而在“Remote Control”群展的开幕式上,LuckyPDF的成员鼓励她对这场展览进行评价,分享出她对当代艺术的看法。“Chloe Sims通常偏爱于传统的艺术形式与创作技艺,比如说画作,”成员詹姆斯·厄里(James Early)说。“Chloe Sims非常认同她出席这场展览实际上是创造了一个舞台、而我们——艺术界——也被牵连到了这个表演性的空间中这个想法。

James Early and Chloe Sims

  

网友评论

共 0 评 >>  我要留言
您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