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Artprice2011艺术市场趋势报告

Artprice2011艺术市场趋势报告

2012-03-14 11:28 来源: 东方视觉 作者:


据艺术市场信息方面的全球领先者Artpric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Thierry Ehrmann称,“虽然当前老牌经济强国逐步衰退,但金砖五国的发展日益昌盛。金砖五国的成员: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和南非经济实力的上升态势比发达国家更加迅猛,并且中国的强劲势态已经完全改变了艺术市场的地域结构。”此外,在新加坡,北京和香港,政治家们已经意识到艺术在他们的国家或者城市巨大的经济潜力,政府也极力支持重大的艺术文化活动,其中包括当代艺术展等。除了中国的艺术品拍卖成交量上涨49%以外,其他亚洲国家的表现也非常活跃:比如新加坡(上涨22%)和印度尼西亚(上涨39%)。这一增长主要来自于财大气粗的艺术品收藏家数量上升和艺术投资金额的井喷。事实上,亚洲市场已经成为全球最高端的市场。例如,在亚洲拍卖成交的作品中有12.1%的作品成交价在10万至100万美元之间,而其他四大洲的这个比例只有2.2%。作为亚洲乃至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的霸主,中国的冲击力和独立性一样让人叹为观止。正是在这片土地上,众多拍卖纪录被一次次刷新(2011年,中国的百万美元级别作品达774件,美国为426件,英国为377件),而大部分拍卖是在北京和香港完成。尽管佳士得和苏富比在香港的拍卖占据了中国很大一部分的成交量,但是还是无法动摇她全球市场霸主的地位。

艺术品价格演变

2000年以100美元为基础

 

2011年底,全球艺术品拍卖成交量比2010年上涨21%,但成交额方面却不见进展。相比2010年,现代艺术成交12亿美元,战后艺术3.72亿美元,当代艺术2.91亿美元,古代艺术1.24亿美元及十九世纪作品4300万美元。此外,强烈的购买欲成为带动成交量的第一大要素。今年较之2010年,更多的油画,雕塑,摄影,绘画和木版画作品被成功拍卖。在中国古代和现代艺术大师作品价值爆炸性上涨的支撑下,绘画作品终于找到了与其匹配的高贵血统,年成交额同比增加13.18亿美元。

2011年美术类艺术拍卖总额

按国家分布

 

Artprice每年向世界各地6300多家媒体及重要新闻机构发布6种语言翻译的最新的艺术市场趋势报告。Artprice根据4500家拍卖行的630万个拍卖结果统筹48页的“2011年艺术市场趋势报告”通过对宏观经济和微观经济的分析,加深对公共拍卖市场年度改革的理解。这份报告根据Artprice新闻机构Art-Marketinsight及我们的计量部门所做的统筹也包括艺术排行榜,比如根据成交额排列的500大艺术家和年度100大拍卖成绩。

拒绝危机的高端市场

如今全球债务危机取代次贷危机,2011年经济状况在希腊,意大利,西班牙和英国欧债危机,欧盟货币不稳定,美国公债趋于衰落的大背景下一片灰暗。标准普尔公司对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的下调打破禁忌,并且终结了美国1945年以来的模式。债务危机和经济紧缩政策引发了灾难性的后果。下半年,欧洲文化产业的衰退原因主要是由于文化预算和补贴的削减所致,比如英国从2010年到2011年9月的开支减少30%。

当然这种萧条的经济环境也从侧面影响了艺术市场。很多欧洲的画廊不得不转移阵地。全球方面,艺术市场买家经历了一场由金融指数暴跌引起的信任危机。7月底至9月底,标准普尔500指数大幅暴跌(7月21日到8月22日下17%,9月下跌5%),而Artprice的艺术市场信心指数(AMCI)自2009年第一季度以来第一次跌破零点。

对于经济发展的担忧限制了艺术市场的购买信心。这种焦虑的负面心态只需一剂强劲的市场兴奋剂就可将阴霾一扫而空,而10月艺术市场信心的回归得益于两大当代艺术展的成功(伦敦Frieze艺术博览会和巴黎Fiac艺术博览会),当然还包括下半年全球艺术品拍卖的惊人成绩。

正当欧洲经济学家分析发展弊端和研究欧元联盟崩溃的原因时,艺术市场全面开花,其中也包括欧洲市场。同时,纽约依旧是艺术品交易的主要城市,特别是当代艺术作品,美元的持续下滑吸引了众多欧洲和亚洲的买家。

 

债务危机加上金融市场的动荡让投资家们心灰意冷,转而投向被誉为投资避风港的艺术市场。

年度新纪录

尽管西方经济危机阴霾不散,但2011年的艺术市场表现异常出色,年成交总额高达115.7亿美元,比2010年高出20亿美元,也成为近十年中表现最好的一年。此次的增长不仅仅限于中国市场(相比2010年增长49%),而是全球市场,包括欧洲市场。事实上,诸多欧洲拍卖强国的成交额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英国上涨24%(2011年成交总额22.4亿美元,2010年为18.1亿美元),法国上涨9%(2011年成交总额5.21亿美元,2010年为4.78亿美元)及德国上涨23%(2011年成交总额2.139亿美元,2010年为1.74亿美元)。在全球五大艺术品拍卖市场,仅有美国以27.2亿美元年成交总额同比下降3%。2011年,高端市场一片繁荣景象。超过1675件作品成交额跨越百万美元门槛(其中59件作品超过千万美元),同比增长32%,而相比十年前更是猛增493%!中国以成交774件百万美元级别作品毫无疑问地占据榜首位置。仅仅是在香港,百万级别作品的成交数量就是整个欧元区的两倍!市场昌盛的另一个迹象便是:除了首次拍卖的艺术家,2011年共有超过12400名艺术家虏获了拍卖新纪录。

统治力

2011年的拍卖成绩展现了中国在艺术市场的统治力,亚洲收藏家雄厚的经济实力将艺术品提升到其他市场望尘莫及的价格水平。中国蝉联第二年荣登全球艺术品拍卖市场冠军宝座,而中国市场交易量仅占全球交易量的10.8%,不及美国的15%和法国的16%。如今,中国的艺术品交易量和英国相差无几,但是中国的成交额却是英国的两倍之多(中国:47.9亿美元,英国:22.4亿美元)。

随着中国占据41.4%的全球成交额之势,共有6位中国艺术家进入全球十大最昂贵艺术家之列2,并有5座城市荣膺全球十大最佳拍卖城市排行榜,中国也霸占了美国市场的部分份额,2011年美国的年成交额为27.2亿美元,全球成交额份额从2010年的29.5%下降为23.5%。英国以22.4亿美元和19.3%的成交额份额稳坐第三,而位于第四的法国(5.21亿美元)面对日益高端的市场显得力不从心。法国艺术市场成交额在成交量上涨的大背景下仅占全球市场的4.5%,2010年为5%。法国的拍卖中心巴黎被香港这个高端艺术市场拉开距离,退居第五,而上海紧随其后。

拍卖行方面,佳士得和苏富比这两家行业巨头分享了全球近一半的交易量。他们的成功主要集中在纽约和伦敦市场,而香港已经成为他们艺术品拍卖的第三大市场3。我们可以说伦敦和纽约还保留着他们强劲的气场和活力,但是他们的市场份额正在一点点流失,不是因为他们拍卖量有所减少,而是亚洲拍卖行的快速崛起。2011年,佳士得和苏富比的成交额总和占全球拍卖成交额的47%,但与新千年伊始超过73%的市场份额相比,拍卖双雄无法避免走下坡路的事实。

美术类艺术拍卖总额

以半年为期限分布(2000年到2011年)

 

近几年亚洲强国经济和文化的快速发展造成了市场统治力的重新分配。二十世纪末,欧美对于全球艺术市场的主导建立在上百年的传统上,包括艺术珍藏和当代艺术家作品的收藏。而当时的亚洲,特别是中国还没有形成像现在这样对艺术品求贤若渴的环境,这确实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真实写照。正是在这段时间,中国拍卖行开始拍卖绘画和雕塑作品。中国嘉德在1994年首次开业(首场绘画和雕塑作品拍卖)。如今,凭借9.018亿美元的年成交额1和7.79%的市场份额一举成为全球第三大拍卖行,而它的作品交易量非常有限(只占到全球交易量的2%)。北京中国嘉德拍卖行因2011年的最佳拍卖成绩而声名鹊起。2011年5月22日,齐白石的作品在中国嘉德以3.7亿元人民币(折合5720万美元)成交,而估价为8800万人民币(Eagle Standing on Pine Tree; Four-Character Coupletin Seal Script)。齐白石正是在这里成就了中国现代艺术家的新纪录。

在北京,和中国嘉德所抗衡的拍卖行包括全球排名第四的保利国际(2011年成交总额9.016亿美元),全球排名第五的北京匡时(2.98亿美元,占全球成交量2.58%)及位列菲利普斯拍卖行之后排名第七的北京瀚海。如今,北京以31.7亿美元的年成交额及全球成交总额27%的表现掌控着全球市场的脉搏动向。纽约和伦敦以3.8亿美元的劣势分列二三位2,而香港则以7.96亿美元,近7%的全球艺术品拍卖成交总额升到第四。

苏富比面对佳士得(2011年成交总额3.41亿美元),亚洲艺术拍卖行,雷莎蒂拍卖行,中国画和艺术拍卖行,淳浩拍卖有限公司和Sanobocho艺术拍卖行的重重夹击下,在香港拍卖界脱颖而出(2011年成交总额超4.05亿美元)。

除了北京,香港已经成为全亚洲最受艺术市场买家青睐的拍卖城市。这座港口城市对于艺术品交易来说拥有太多优势,包括可以免除进出口关税,以及绝对保密的银行工作,这也让香港比北京及上海拥有更自由的规章条例,另外她特有的地理位置能够快速扩散到整个东南亚地区为澳大利亚,韩国,台湾和日本的收藏家提供便利。西方知名画廊纷纷到香港抢占一席之地:高古轩画廊在2011年年初以达明安·赫斯特的展览宣布进军香港市场;马凌画廊也选择在香港开设他的第一间画廊,之后陆续迎来了白立方画廊及Emmanuel Perrotin画廊,Artprice也在香港开设了第一家办事处。

而除了北京和香港以外,中国的另外三大城市也进入全球十大最佳拍卖城市之列:上海(2011年成交总额3.74亿美元),杭州(1.85亿美元)和济南(1.16亿美元)。

现代艺术:市场的主心骨

现代艺术是全球艺术市场的心脏。这个领域的艺术品拍卖成交量最大(现代艺术成交量是古代艺术成交量的10倍),成交额也最多。2011年是近十年中现代艺术作品拍卖最好的一年,市场需求量空前庞大(超过16.4万件作品成交,创下近十年的新纪录),60.67亿美元的成交总额也非常惊人,占据全球艺术品拍卖52.4%的成交额。这个成绩同比2010年还高出12.18亿美元!

但中国却是个特例。作为古代艺术和战后艺术拍卖市场的王者,她在现代艺术领域同样一马当先。如今,中国已经占据了现代艺术市场近一半的成交额。中国现代艺术作品价值的暴涨是引发这场革命的主因。全球十大最昂贵的艺术家榜单中,排名前两位的都是来自中国的艺术大师,而他们在拍卖行的成绩比安迪·沃霍尔和巴勃罗·毕加索高出数千万美元。此外,中国现代艺术的瑰宝一直留在中国,流转于北京和香港的拍卖行,并缔造一个个拍卖神话。

像齐白石,张大千和徐悲鸿这些艺术大师,他们的优秀作品成交价远远高于1000万美元大关。作为第一位跻身十大最昂贵艺术家排行榜的中国艺术家(2009年),齐白石在2011年以5720万美元的艺术单品成交价傲视全球拍卖市场。而张大千在2011年的成交总额高达5.5亿美元,虽然没有单品成交价进入前十,但是5.5亿美元还是刷新了全球艺术家年成交总额的新纪录!今年张大千的最佳拍卖成绩来自于5月31日成交的Lotus and Mandarin Ducks,成交价为2180万美元(香港苏富比)。

除了中国艺术大师,巴勃罗·毕加索,古斯塔夫·克里姆特,埃贡·席勒,克劳德·莫奈,莫里斯·德·弗拉曼克和萨尔瓦多·达利都在今年创造了不错的现代艺术拍卖成绩。

巴勃罗·毕加索描绘情妇玛丽·特雷丝·沃尔特的小尺寸画作(65,5 x 51 厘米)La Lecture在2月8日超越1200万到1800万英镑的估价,最终以2250万英镑成交(折合3620万美元,苏富比)。这个成绩也成就了毕加索的年度最佳拍卖,并且荣登全球拍卖排行榜第七的位子。翌日,萨尔瓦多·达利的Etude pour 'Le miel estplus doux que le sang'在佳士得以360万英镑(折合580万美元)打破了个人拍卖纪录。这幅创作于1926年至1927年之间的小尺寸画作(37.7 x 46.1厘米)拥有四两拨千斤的魔力,将达利大师妄想和批判的中心概念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这个成绩打破了2010年5月Spectre du soir sur la plage(1935年)在苏富比所创下的500万美元拍卖纪录。而就在纪录被打破的两天后,2011年2月10日,苏富比将Portraitde Paul Eluard (1929年,33x25厘米)推上了1200万英镑(近1930万美元)的顶峰,而估价仅为350万到500万英镑。其他的纪录还包括皮埃尔·博纳尔自诩最成功作品的Terrasse à Vernon,2月9日在佳士得以640万英镑(1030万美元)成交,将估价翻了一倍。

 

过分乐观,拍卖双雄在五月的纽约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专场拍卖上高估了市场的消化力。5月3日,苏富比的成交总额(不含佣金)仅有1.49亿美元,低于最低估价。翌日,佳士得紧随其后,成交总额为1.36亿美元,未能达到1.62亿美元的最低估价,而最高估价达2.77亿美元。佳士得5月4日的拍卖成绩还不到2010年同期印象派和现代艺术专场拍卖成交额的一半(2.96亿美元)。但此次不乏出彩的拍卖成绩:Paul Gauguin以1000万美元(Jeune Tahitienne,5月3日,苏富比)刷新了个人雕塑作品最佳拍卖成绩,而Maurice de Vlaminck也收获了2000万美元的拍卖纪录。他的黄褐色基调作品Paysage de Banlieue(1905)成交价比前纪录(Les pêcheursà Nanterre,940万欧元,巴黎Loudmer拍卖行,1990年3月25日)高出足足900万美元。另外一件成交价高于估价的作品是:亨利·马蒂斯的La Fenêtre ouverte,成交价为1400万美元(估价在800到1200万美元,5月4日)。6月,埃贡·席勒罕见的城市风景画Häuser mit bunter wäsche (Vordatdt II) (Houses with laundry Suburb II)以2200万英镑成交(苏富比,6月22日),折合3560万美元,并成为6月伦敦各大拍卖会上的最佳成绩。

但并不是所有的拍品都能如愿售出,其中更包括大师级的杰作。来自Beyeler画廊的克劳德·莫奈Nymphéas系列作品成为6月21日佳士得拍卖之夜的重头戏,但在令人望而却步的3000万至4000万英镑估价面前,惨遭流派。诚然,2008年,Bassin aux Nymphéas曾创下3650万英镑的高价(折合7180万美元),但值得关注的是,这个高于最高估价1200万英镑的惊人成交价是在市场鼎盛的大背景下诞生的。此外,佳士得2010年6月23日所推出的估价在1700万到2400万英镑的Nymphéas也遭遇滑铁卢。

古代艺术的最佳表现

古代艺术市场价值在两年内翻了一倍。古代艺术市场一向是西方艺术家的天下,而如今这个市场的鼎盛与否取决于中国艺术市场的表现。中国其实已经主导了古代艺术拍卖市场(他的市场份额最为密集),2011年的古代艺术拍卖成交总额超7.04亿美元,英国为2.48亿美元,美国1.28亿美元,法国4600万美元。除了现代艺术大师齐白石先生,今年的最佳拍卖成绩属于古代艺术大师王蒙。他的水墨画作品Zhi Chuan moving to Mountain 2011年6月4日在北京保利国际以3.5亿人民币成交,折合5400万美元。这位中国元朝时期的艺术家坐上全球最昂贵的古代艺术家第二把交椅,仅次于皮埃尔·保尔·布罗卡1,并且超越了2009年12月8日起稳坐排行榜第二的拉斐尔巨作Head of a Muse (4270万美元,伦敦佳士得)。

王蒙之后,弗朗西斯科·瓜尔迪的威尼斯风景画 Venice, a View of the RialtoBridge, Looking North虏获今年古代艺术市场的第二大拍卖成绩。作品体现了画家炉火纯青的绘画技巧,将其独特的风格演绎得淋漓尽致,苏富比对这件作品的介绍达32页之多,成交价也在1500万到2500万英镑的估价之间。这件7月6日拍卖会的第73号拍品最终以2380万英镑,折合3820万美元成交,并且尘封了1989年的前纪录(Vue de la Giudecca et du Zattere à Venise,890万英镑,苏富比).2011年古代艺术家排行榜的探花,乔治·斯坦布斯凭借作品Gimcrack onNewmarket Heath, with a trainer, jockey and stable lad的2000万英镑成交价(折合3215万美元,佳士得,2011年7月5日)将前纪录翻了一倍。这幅结构复杂,浸润在一片虚光中的作品刻画了十八世纪最成功的赛马之一Gimcrack(36战28胜),而这件作品占据了古代艺术大师和英国绘画作品专场拍卖会(4300万英镑,42件拍品,2011年7月5日,佳士得)近一半的成交额。

占据全球艺术拍卖市场成交总额10%以上的古代艺术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其中西方市场日益枯竭,而亚洲市场日渐饱满。为填补这一空缺,欧美各大拍卖行转而主攻当代艺术拍卖市场,而当代艺术市场的效益明显好于古代艺术市场(2011年古代艺术市场成交总额上升至11.98亿美元,而当代艺术市场成交总额为12.61亿美元)。

 

当代艺术

当代艺术品在十年间成交量翻了三倍之多。2011年,全球共有4.1万件当代艺术作品被拍卖,这个数字也刷新了年成交量的纪录,年成交总额达12.6亿美元,而2001年时仅为8770万美元。当代艺术品的拍卖顺风顺水,它的价格也非常平易近人,62%的作品成交价在5000美元以下。当代艺术作品价值水涨船高,而高端市场也成为日益重要的元素之一。2011年共有超过1879件当代艺术作品成交价在10万美元以上,比2010年多出500件。

随着年成交总额5.4亿美元的辉煌成绩,今年,中国击溃美国(2011年成交总额3.1亿美元)称雄当代艺术拍卖市场。2011年上半年,北京超越香港,紧随纽约之后历史性地第一次跻身当代艺术拍卖的全球第三大市场。下半年的拍卖成绩巩固了艺术市场的走势:中国成为全球当代艺术拍卖量最大的国家,市场供求表现堪称完美。香港和北京凭借比西方市场更低的流拍率成为当代艺术市场真正的冠军(北京市场的当代艺术品流拍率为21.3%,香港为21.8%,而纽约和伦敦分别高达25.8%和34.8%)。

全球最昂贵的艺术家中,曾梵志,张晓刚,陈逸飞和周春芽做出了和美国艺术大师让·米切尔·巴斯奎特,杰夫·昆斯以及理查德·普林斯相抗衡的架势,而收藏家们在2011年4月3日尤伦斯的第一场拍卖会上尽赏这些艺术家的风采。比利时商业巨头及收藏家盖伊·尤伦斯先生的个人收藏专场拍卖会无疑是年度热点之一。而苏富比也因此成就了其在香港拍卖历史上最出彩的一季。这家美国拍卖巨头4月在香港的成交总额达1.679亿美元(成交705件作品),其中4667.9万美元(不含佣金)来自尤伦斯拍卖的104次落锤(105件拍品!)。而喻红,宋永红,谢南星,王兴伟,关伟,刘炜,耿建翌,余友涵和张培力分别刷新了个人拍卖纪录。此次拍卖的重头戏无疑是张晓刚的三联画作品Forever lasting Love (1988),成交价高达7000万港币,折合900万美元,这是中国当代艺术家的拍卖新纪录。900万美元也打破了曾梵志作品 Mask series 1996 No.6 860万美元的前纪录(6700万港币,香港佳士得,2008年5月24日)。高品质的作品不仅吸引着亚洲收藏家,外国买家同样对此趋之若鹜。

中国当代艺术家的上升空间还很大,因为张晓刚距离近十年最出色的四大在世艺术家还有很大的差距:卢西安·弗洛伊德(Benefits Supervisor Sleeping,3000万美元,2008年5月13日,纽约佳士得),贾斯培尔·琼斯(Flag,2550万美元,2010年5月11日,纽约佳士得),杰夫·昆斯(Balloon Flower (Magenta),2290万美元,2008年6月30日,伦敦佳士得)和格哈德·里希特。

格哈德·里希特在2011年10月14日迎来了新的个人拍卖纪录,佳士得对他的作品Kerze (Candle)估价在600万到900万英镑之间。但令人惊讶的是,最终这件作品的成交价为930万英镑,折合1460万美元。而同一时间在伦敦泰特现代美术馆的里希特作品回顾展(Gerhard Richter: Panorama,2011年10月6日至2012年1月8日)大大刺激了此次拍卖。正是由于这次非比寻常的拍卖成绩,格哈德·里希特稳坐十大艺术家第八的位子。

 

当代艺术市场的另一个典范:10月12日至14日,23件达米安·赫斯特的作品进入拍卖行进行拍卖。最终只有三件作品遭到流拍,而最优秀的作品都找到了新的主人。今年这位年轻英国艺术家典范的最佳拍卖成绩来自作品Dantrolene,最终成交价为95万英镑(150万美元,6月29日,苏富比)。可以说,达米安·赫斯特的作品更像是2009件市场萎缩期间的晴雨表:他的作品拍卖成交总额比2008年登峰时期萎缩14倍。2006年至2008年艺术品买家的狂热造就了他2008年多达65个百万级别作品的诞生,而2009年这个数字骤降到了2个,而2011年为9个。

结构转变:互联网时代的艺术市场

如今,随着全球27亿网民及预计到2012年1亿新网民的涌入,传统的实物拍卖系统正在一步步地被在线拍卖所取代。许多拍卖行(包括海菲尔,萨伏隆,佳士得和苏富比)在几年前就开始发展他们的在线交易平台。佳士得也宣布2010年至2011年,在线拍卖量同比上涨29%。

在线拍卖无疑已经形成一种风尚,甚至是百万美元级别作品领域。

另外,艺术市场和其他市场一样,追求最快速的途径,最实惠的价格和最丰富的流动性,这也帮助买家在参考诸多评论后找到最合适的价格,当然,还有价格和指数方面最全面最透明的讯息。

而2011年7月20日法令的实施从根本上改变了全球艺术市场的整体结构。事实上,就像推翻拍卖估价人在法国近500年的垄断一样,这项法令的实施让Artprice在长达12年的等待之后开启了在线远程拍卖的道路。至此,所有艺术拍卖品爱好者将拥有更广阔和更丰富的选择面,从而释放了知名拍卖行的所有能量。总之,来自法国的Artprice以在线拍卖经纪商的身份,已于2012年1月18日开始为买家,业内人士,收藏家,经销商和画廊主提供来自全球各地的数千件作品进行拍卖。Artprice开启这项服务的第一天就已经有5000件作品进行拍卖,并且是在传统意义上比较沉寂的时段,市场在冬歇期被唤醒。

在市场开放的诸多优势下,Artprice收取的佣金相比传统拍卖行要低得多,成交价1.5万美元以上的拍品只收取5%的佣金。超低佣金的吸引力也正在加速市场的改变,在不久的将来,有一半以上的艺术品交易会在网上完成。

上一篇:还活着的当代艺术..    下一篇:2011年度全球艺术..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