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美术馆 > 民营美术馆:空前繁荣 目标未明

民营美术馆:空前繁荣 目标未明

2012-01-03 11:54 来源: 人民日报 作者:徐紅梅


今日美術館2號館內景

  许多年来,它在非规范化的市场中成长,它甚至没有一个规范的名字:民营美术馆?私立美术馆?还是民办美术馆?从诞生之日起便踉跄前行的它们,却是中国现代美术馆建设的弄潮儿。它们没有沾染过多的商业习气,而是磨练得愈发有艺术个性和社会担当。无论已经倒下的,还是依然耸立的,民营美术馆都在为中国现代美术馆事业贡献着开拓之功。

  近期,随着公立美术馆免费开放和改扩建的热潮迭起,民营美术馆如何应对“免费开放”和随之加剧的生存压力,这一问题引起社会关注。同时,这一新举措关乎美术馆事业的健康发展和繁荣壮大,更关乎民营美术馆是否能够更好地提供多样的文化服务。

  锐气与坚守

  挑战美术馆评价标准

  从1991年第一家民办公助的民营美术馆炎黄艺术馆开馆,到现如今民营美术馆如雕塑般林立在城区之中,中国的民营美术馆之路已走过20个年头。

  20年中,民营美术馆可谓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这种摸索几起几落,始终坚韧地穿行在社会的转型和时代的浪潮中。上世纪80年代末,画家黄胄在发扬民族艺术的理想中为创办炎黄艺术馆殚精竭虑,从1991年建成开馆到此后的债务累累,再到2007年与中国民生银行达成捐助托管合作协议,炎黄艺术馆磨难几多。90年代末,沈阳东宇美术馆、天津泰达美术馆、成都上河美术馆等,以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关注,掀起了第一波民营美术馆建设热潮,从开张之初的先锋姿态,到一年后的疲软、两年间的纷纷倒闭,让人清楚地认识到,作为美术馆,完全依靠单一的企业投资管理的生存之道不可行。

  新世纪之初,从北京今日美术馆、上海当代艺术馆、上海证大现代艺术馆等机构的兴建,到部分民营美术馆向非营利公益机构的转型,第二波美术馆热潮渐渐显露出国际化的视野,也开启了对馆长负责制等国外现代美术馆管理运营模式的借鉴。近年来,上海外滩美术馆、民生现代美术馆、苏州本色美术馆等机构的成立或开馆,掀起了更为猛烈的美术馆建设热潮,国外基金和金融机构的介入,与国外美术馆等机构日益频繁的交流,为民营美术馆的发展注入了更为强劲的动力。民营美术馆在北京、上海、南京三地渐成鼎立之势,业内影响力稳步提升。

  纷纷落成,相继倒下,又卷土重来,带着一股青春的气息和锐气,民营美术馆已然成长为不容忽视的新生力量,挑战着传统美术馆的建设和评价标准,冲击着原有的美术馆体制与格局。

  独立和定位

  关乎存亡的关键

  美术馆是一个“烧钱”的文化机构。不过,对于今天的许多民营美术馆来说,资金已经不再是主要障碍,如何让习惯讲效益的企业懂得投资运作一个非营利的公益事业,才是最难平衡的问题。“运营者和企业之间如何进行沟通,是操作民营美术馆最大的难点所在。”具有逾20年美术馆、博物馆从业经验的上海外滩美术馆馆长赖香伶坦言。

  在投资资本的制约下,民营美术馆很难保持学术的独立性。如今,业界达成这样的共识:民营美术馆必须脱离投资的控制,获得独立的非营利公益机构的社会身份,才能争取更多的政府支持,吸引更多的捐助,也才能保持学术的独立性。许多民营美术馆研究了国外私立美术馆管理模式,并结合各自的特点,形成多种筹资方式。比如,一些民营美术馆采用政府参与、企业买单的模式;一些美术馆部分资金来自企业,其余的资金来自社会,尽可能地避免企业对学术的干扰。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运营方式在变味。今日美术馆创意总监陆蓉之认为,独立策展人概念在中国过度膨胀,一个展览的主角应该是艺术家,而不是策展人。现在,中国很多策展人一边策展一边卖画,违反了职业操守,“我们应该成立美术馆协会或者联盟,作为规范行业道德操守的仲裁机构。”陆蓉之说。

  此外,产业化道路容易冲淡民营美术馆的公益色彩。公益是否意味着必须免费开放?今日美术馆馆长张子康认为,免费开放有助于全社会对美术馆的公益价值形成共识,但部分美术馆没有灵活的资金来源,可以采取自愿买票的政策,在票面上注明对公民支持社会公益性事业的感谢,这样也有助于培养民众的公益意识。

  更需警醒的是,绝大多数民营美术馆都把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作为展示和收藏重点,却缺乏相关学术研究和发展定位,也不重视对当代艺术文献的收集和整理,更忽视了对地域文化的关注。美术馆应有史学意识。“每一个美术馆都应该根据自身的地理位置、文化土壤、学术团队和其他特定的条件,决定自身的形态。毕竟中国需要的是多层面的文化,而不是那么多重复定位的美术馆。”张子康说。

  责任和担当

  傲然并世的根本

  如今,绝大多数民营美术馆无论是外型还是在运营方面,都更像古根海姆、MOMA等西方现代美术馆,与庄重的开山鼻祖炎黄艺术馆截然不同。在面目雷同的城市建筑物中,民营美术馆或许是最为独特的那一座。常常以旧厂房或废弃的建筑改造的它们,或许不美丽,甚至有些狰狞,却绝对让人印象深刻,它们更像巨大的雕塑作品而不是建筑物。这些美术馆开始转型为既有学术功能又兼备娱乐的场所。这正是现代美术馆的魅力之一。

  当前多数民营美术馆的展陈是当代艺术作品。对于这些当代艺术展,许多观众直言“看不懂”。这或许是当代艺术创作的问题所在,然而,民营美术馆是否应对这些年轻艺术家的创作,进行必要的甄选和引导?比如判断他们是在严肃的创作,还是在哗众取宠;比如引导他们的创作避免沉于物欲和冥想;比如探讨怎样带给观众艺术的享受和思考,而不仅仅是满足人们对当代艺术的好奇心等等。民营美术馆应该放眼四野,正视中国架上绘画与多媒体等当代艺术多元进发的态势,赋予自己所在的城市以创造力和文化气息,才能让自己拥有更强大的生命力。

  当精神消费成为一种时尚、一种人的生存所需被现代人追逐,当代艺术创作与美术馆、美术馆与社会需求之间呈现出一种更为活跃的供求关系。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何炬星认为,民营美术馆的身份特征不仅仅是相对于公立美术馆而言,也不仅仅是资本所有制的问题,更不是所谓“国有美术馆体系的补充”,它的生命力在于这个时代赋予了它从来没有过的强烈的社会需求,赋予了它创造性地构建自主表达和价值判断体系的历史机遇,赋予了它在广阔的历史和国际视野中呈现出先进文化力量的可能性,它在国家未来的文化建设中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繁荣史无前例,目标却远未清晰。期待一座建筑可以改变一个城市,期待这个建筑是一座非凡而不失厚重的美术馆。

上一篇:王春辰:Moma的策..    下一篇:费大为:充分尊重..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