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大史记 > 艺术思潮 > 全球化:一段当代艺术的历史

全球化:一段当代艺术的历史

2011-12-13 11:33 来源: 今艺术 作者:沉伯丞


 

史帝芬森 Michael Stevenson|繁荣的泉源The fountain of prosperity 摄影/陈俊宇

走进ZKM时偌大建筑裡静謐的气氛与稀少的人影,一时间很难让人察觉,这裡正举办着一场企图与视野宏大的展览。儘管没有双年展的浩大声势与媒体宣传,这场展览却用了五年的时间进行理论上的準备与铺陈。而其试图呈显、阐明的毋寧是一个当代艺术世界的歷史。跨越了传统地域、民族的艺术概念,当代艺术世界一方面因市场机制另一方面又伴随着乌托邦的想像,随着国际双年展及大型国际展览蔓延至全球的各个角落。

2006年,ZKM在贝尔廷(Hans Belting)及怀柏(Peter Weibel)的带领下,啟动了名為「全球艺术与美术馆」(Global Art and the Museum,简称GAM)的研究计画,整个计画包含了研究、座谈并出版叁本探讨全球化艺术议题的专书,本次的展览则是此计画的最新页。透过数据统计、访谈、作品乃至於艺术教育计画以及驻村计画,整个展览以科学实验性的态度,尝试去界定当代艺术世界讨论的明确空间以及切关旨要的问题,并藉以找出切入当代艺术世界研究的适切入口。

派苏奇Leila Pazooki|荣耀的瞬间Glory moment 摄影/陈俊宇

从今年9月17号开始至明年的2月5号,展览「全球当代:1989年以后的艺术世界」(The Global Contemporary Art Worlds After 1989),让「全球化艺术世界」从某种感觉、言说乃至於个人经验谈,转化為扎实的艺术现象及歷史研究。

松墨尔和米诺奴Christa Sommerer & Laurent Mignonneau|作品的价值The value of art 摄影/陈俊宇

从1989年开始的歷史

相较於其他以作品传达策展概念的大型国际展览,ZKM的这个展览无疑的有着浓厚学究的气质。缺少深具修辞技巧的策展论述;没有引人注目的视觉设计,整个展览的起点仅仅是一张纪事年表,平实的近乎无趣的罗列着1989年全球所发生的种种事件,然则这无趣年表的纪事却透露出那一年的事件对「全球」歷史起点的重要意义。

那一年美国发射了第一个全球定位系统(GPS)的人造卫星、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出版了《歷史的终结与最后一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柏林围墙倒塌、东德、捷克以及罗马尼亚共產政府倒台;布希(George HW Bush)与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协议东西冷战结束、Tim Berners-Lee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开发出日后将深刻影响全球的全球网路协定(WWW)、美国政府将世界文化中心(House of World Cultures)作為献礼在柏林成立……。年表上的大事纪,让观者清楚看见一个新的全球性世界正在兴起。正是透过对这些歷史事件的辩证,让研究者将1989年视為全球化时代的元年。

相应於上述全球化现象的重大艺术事件则是同年於巴黎庞毕度艺术中心(Centre Georges Pompidou)所举办的展览「大地魔术师」(Magiciens de la terre)。根据该展览的策展人马尔丹(Jean-Hubert Martin)的说法,其尝试着透过对传统方法论架构的鬆解,促成传统上以西方世界為核心的艺术范畴及实践方法的去中心化。在这个展览中,50%的参展艺术家来自於所谓「核心」的西方国家,而另一半则让给了非洲、拉丁美洲乃至於亚洲等「边缘」地带。从这个展览开始,「全球艺术开始取代「世界艺术」成為专门用来指称那从未在过往的艺术论述中所提及的当代艺术生產。

洛扎诺–亨默Rafael Lozano-Hemmer|请清空你的口袋Please empty your pocket 摄影/陈俊宇

双年展与拍卖行;艺术世界的乌托邦与现实

如果我们很难相信展览会以纪事年表作為第一件展品,那麼或许更难令人置信的是,展览的前面五个主题竟然全部是与作品无关的档案与文件,叫人猛一看时禁不住想说:「怎麼会有这麼无趣的展览」。

如果说,展览的策画本身有着科学实验性的尝试意图,那麼这个实验裡或许也包含着测量观者观看大堆头资料与档案的耐性。鉅细靡遗的文件资料、地图与统计图表,以顽固而硬派的姿态迫使观者去逐一审视自1989年以后艺术机制所发生的种种。从各地美术馆其成立目的以及性质的转变到拍卖行在全球各地的市场策略与结果,乃至於双年展的全球空间分布及成立时间,无不完整而细腻的呈现在观者眼前无论喜欢与否相较於「体验」、「欣赏」与「互动」;在这个展览中「阅读性」绝对是佔据着优先的位置。而正是在这种精密的资料积累与分析中,展览透过文件与资料显像了一个全球化艺术世界的形成过程。

仔细分析这些视觉上无趣且庞杂的资料,可以发现其投射出的乃是当代全球化机制裡的二元性质,一方面全球化似乎应允了一个四海一家的乌托邦;另一方面全球化似乎又全然的是透过国际金融资本流动所的缔造的结果。如果说乌托邦显像了某种社会主义的理想,那麼展示文件中的《第叁文本》 (游移的身体与认同THIRD TEXT)以及各地的双年展便似乎是全球化其理想性格的显影;而另一方面相对於左派的乌托邦綺想,全球化的缔造似乎又与国际金融资本流动及市场开发有关,相应於此的展示资料则是国际大型拍卖行的全球市场策略、国际艺术博览会的相继兴起以及全球艺术市场的市值统计。

有趣的是,或许是担心这些资料的视觉呈现方式吓跑了观者,又或许為了呼应促成全球化现象的重要元素:全球网路的连结。ZKM特别在其环形投影的空间裡,以科幻般的动态视觉效果,呈现着上述相关的资料,於是那流窜於全球各地的一道道光线象徵了艺术家游牧的身影,乍然显现的光点暗示着一个新的策展概念与双年展的诞生。曲折上升的线条标示着每年各地艺术市场的市值起伏。望着这些在全球地图上游走的流动光影与数据、人名,观者开始体验到这个展览的视觉吸引力,而展览也将引领观者走向作品,走向艺术家们对全球化当代艺术的想像与呈现。

瑞克斯叁人组Raqs Media Collectiv|擒纵系统Escapement 复合媒材 2009 Courtesy Raqs Media Collective und Frithstreet Gallery, London

游移的身体与认同

对应於一个全球化的当代艺术世界,「游牧」或许是一个精準描述艺术家活动状态的。游走於全球各地大型国际展览的艺术家,时差、海关乃至於四海為家的身体状态,或许同时也投射在作品中,而这类的作品也标誌出了全球化前后期身体经验与感知的差异性。

如果说,游牧成為艺术家的活动实态,那麼海关的X光检验或许就成為了越界时的必然身体经验,艺术家洛扎诺–亨默(Rafael Lozano-Hemmer)的作品《请清空你的口袋》(Please Empty Your Pocket)模拟过海关时的X光机,以互动的方式邀请观者将随身的物品放在持续移动的屏幕上,当物品通过扫描时,将会自动的被摄影并伴随其他随身物件(先前眾观者所放置的物件)一起投影在空白的屏幕上,观看间再次体验身体检查的经验。与跨国旅行对应的则是身体跨时区所產生的时差,由印度媒体艺术创作团队「瑞克斯叁人组」(Raqs Media Collective)所创作的作品《擒纵系统》(Escapement)以机械时鐘其内部主要构造的擒纵系统為名,在时鐘的刻度上刻画着每一种心情状态,在不同城市的时差裡,指针指向了不同的心情状态,艺术家传达的或许不仅仅是个人的心情时差,也包含了对各城市居民其心情气质的差异刻划。对於四处栖身的感觉,或许再没有比一个帐篷更精準的描绘了,吉洛佛依(Thierry Geoffroy)的作品《双年展专家迷你回顾》(Biennalist Mini Retrospective)以一个写满宣言的帐篷,配上各种媒体的照片及访谈录像,将艺术家筑双年展而居的现象,幽默而詼谐的呈现在观者眼前。

《第叁文本》的展示文件。(摄影/陈俊宇)

所谓市场与经济

到底是艺术家都很讨厌艺术市场机制与资本主义经济呢?还是做為体制批判者乃是艺术家的基本姿态?无论前者抑或后者,可以确定的是面对艺术市场与资本主义,艺术家总是不约而同地以嘲弄的姿态进行揶揄。

派苏奇(Leila Pazooki)的作品《荣耀的瞬间》(Glory moment)以霓虹灯管写下了诸如峇厘岛的达利、印度的毕卡索……等等以西方知名艺术家為名的称号,既心酸又揶揄的显现了非西方艺术家其在主流市场机制中的无奈以及称号背后的西方文化资本霸权心态。相较於派苏奇的非西方艺术家姿态与自嘲,扬可夫斯基(Christian Jankowski)的作品《艺术市场频道》(Kunstmarkt TV)则毫无遮掩的将当代艺术市场的炒作与浮夸,大大地讽刺了一番。相较於前面二位艺术家的自嘲与挖苦,松墨尔和米诺奴(Christa Sommerer & Laurent Mignonneau)的作品《作品的价值》(The value of art)则以认真的姿态告诉观者,凝视作品的时间,决定了你与作品的关係以及作品对你的价值。

相对於前面叁位艺术家将焦点放在艺术市场及作品价值的探讨上,史帝芬森(Michael Stevenson)的作品《繁荣的泉源》(The fountain of prosperity),则将整体经济系统换置為一组偌大的机械装置,象徵货币的水流在不同的部门(税后所得、国家税收、储蓄)中川流,却又持续的在各经济部门中渗漏,无力的马达难以為继的回收着流至低点的水,财富在经济循环间一点一点的流失,接近空转的抽水马达声,似乎吐露着这个经济系统的致命错误与难以為继。

或许贝尔廷与麦克安祖(Clare McAndrew)的访谈,最适合说明全球化其前及其后的演变。当身為艺术史及艺术理论大师的贝尔廷请教经济学家麦克安祖,如何透过经济学的概念与技巧观察与分析当代艺术市场时,似乎也暗示了过往那為艺术而艺术的时代已不在復返。在网际网路的连结下,艺术与金融看似悖反却又紧密的缠结一起。

上一篇:“北方艺术群体”..    下一篇:90年代中国美术的..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