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人物档案 > 艺术家库 > 国外 > 汉斯-彼得·费尔德曼(Hans-Peter Feldmann)

汉斯-彼得·费尔德曼(Hans-Peter Feldmann)

2011-12-11 11:18 来源: artspy艺术眼 作者:胡畔编译


Hans-Peter Feldmann

汉斯-彼得·费尔德曼1941年生于德国希尔登,是德国的视觉艺术家。费尔德曼的艺术创作方法是收集,排序和重现。他重要的展览众多,包括in 1972 and 1977年参加documenta5和6文献展,1995年参与由小汉斯(Hans Ulrich Obrist)策展的在Serpentine画廊的展览,以及2003与2009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他还出版了多部书籍和画册,最新并最受关注的出版物即是与小汉斯的采访集子《Interview zusammen mit Hans Ulrich Obrist》。

与小汉斯的采访集子《Interview zusammen mit Hans Ulrich Obrist》

费尔德曼在上世纪60年代,于奥地利林茨大学艺术与工业设计学院学习绘画。他在1968年开始工作,出版了小型的手制书籍。后来这成为了他工作的一个印记。这些仅仅被标注为“图”或者“图片”的小书涵盖了一个或者多个复制品——妇女的膝盖,鞋子,椅子,影视明星,等等。它们从它们原本的形式中剥离出来,也没有任何注释。

费尔德曼在当代艺术家的行列中,可以算是观念艺术运动的实践者。他对于收集,排序以及重现的一个目标是业余的拍立得作品,以及打印出来的照片,玩具,以及琐碎的艺术作品。费尔德曼将它们重现在书籍、明信片、海报或者其他介质中。

费尔德曼成长在一个缺乏图片的战后德国的世界中。基于这一原因,他在日常生活中只能偶然见到少量的图片,对于他来说这些都是观看另一个世界的窗口。这些图片让他为之着迷,于是他开始收集它们:他将这些图片都剪下来然后将它们贴到相簿里,这样的习惯延续到了今天。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当他在开始自己的艺术事业时,他会用大量的照片来填充自己画作的背景;这同样也能够解释,在后来他为什么热衷于制作带有卡纸板封面、并在其上印上各种重复图案的小巧而又简单的书本。同时,费尔德曼也开始以剧照的形式,收集一些生活中琐碎的片段。

All the Clothes of a Woman,1973-2002

All the Clothes of a Woman,1973-2002

All the Clothes of a Woman,1973-2002

这些作品从上世纪70年代的早期开始,包括70幅快照的作品《All the Clothes of a Woman and four Time Series》。其中包括比如,展示一组共36张的快照,主体是一排船只沿着河流移动。一位妇女站在对面擦窗户,或是两个女孩儿在游泳池旁边穿衣服。另一个系列《Photographs Taken From Hotel Room Windows While Traveling》则包含了108长没有名字和描述的快照,这些照片有的照的是楼,有的是街道,还有停车场(一如他其他的系列)。《11 Left Shoes》展示的是11只从303画廊借来的职员的鞋子,他们在地上排成一排。《Que Sera》则是手写的歌词。《Bed With Photograph》所表现的是一个酒店的一个房间,里面有一个睡在床上的女人,一个小桌,还有一张装裱起来的照片,里面的女人穿着豹纹印花裤。


Photographs Taken From Hotel Room Windows While Traveling,1975-1999

Photographs Taken From Hotel Room Windows While Traveling,1975-1999

Photographs Taken From Hotel Room Windows While Traveling,1975-1999

11 Left Shoes,2000

Que Sera,2000

费尔德曼关于摄影的论文也许有一种更奇特的对于书本介质的暗示。他的《Secret Picturebook》是一本既厚重,又密集地印刷的书,在给人很学术的大部头的同时,却在里面插入了穿着性感内衣的女人的图片。这也很明显地表现了艺术家对高级文化的嘲弄。另一本书《1967-1993 Die Toten》则集结了在当代德国历史上在报纸上出现的一些亡者,他们死于暴力、恐怖袭击及其他。费尔德曼把它们进行了重制。

《Secret Picturebook》

《1967-1993 Die Toten》

100 Years

从日常生活的图像中取得灵感,经过缜密思考后形成装置的作品,使得费尔德曼最为人所熟知。在2004年-2005年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P.S.1中展出的《100 Years》展览,是101张从8岁到100岁的人的照片。对于费尔德曼来说,这就是一种面对时间流逝的方式;而对于观众们来说,这一系列画作就像是个体记忆与集体记忆之间的一条纽带,提醒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时光的流逝。当我们在观看这些作品时,我们也会不可避免地将自己带入其中——就好像我们已经经过了100年,这就是我们整个的人生。而在2008年的国际摄影中心,他放置了100张报纸的首页,这些报纸铺满了整个房间——从纽约,巴黎,迪拜,悉尼,首尔到其他地方,不一而足。这些报纸都是2001年9月12日出版的。

100 Years

最能够体现费尔德曼的精神世界的作品,大概要属他的最新装置作品“Shadow Play”了。当我们进入到这一空间时,我们能够看到其尽头的那面墙上布满了忽远忽近的、给人以深刻印象的影子。在远端的墙壁和观众之间的部分,放置了正在旋转的桌子,桌子上摆满了玩偶和一些便宜的物品,光从这些东西的后方打过去,以此来产生影子。尽管这样的小把戏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仍然能够产生不可思议的效果。费尔德曼说:“它们实际上都只是一堆毫无用处的东西,但是在某一刻,它们在我们的脑海里形成了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那就是墙上的影子。”这样的影子将我们带回到我们的童年,在那个时候,任何一个图像都能够成为我们窥探另一个世界的途径。正如菲尔德曼所说的那样:“艺术是一种过程,一种印象,一种感觉。但它绝不会是一件真正的物品。”

费尔德曼在2008年艺术巴塞尔的Art Unlimited单元中展出的《Shadow Play》。

费尔德曼在2008年艺术巴塞尔的Art Unlimited单元中展出的《Shadow Play》。

费尔德曼在2008年艺术巴塞尔的Art Unlimited单元中展出的《Shadow Play》。

费尔德曼在2008年艺术巴塞尔的Art Unlimited单元中展出的《Shadow Play》。

费尔德曼在2008年艺术巴塞尔的Art Unlimited单元中展出的《Shadow Play》。

费尔德曼在2008年艺术巴塞尔的Art Unlimited单元中展出的《Shadow Play》。

费尔德曼在2008年艺术巴塞尔的Art Unlimited单元中展出的《Shadow Play》。

费尔德曼在2008年艺术巴塞尔的Art Unlimited单元中展出的《Shadow Play》。

费尔德曼目前被伦敦的Simon Lee画廊,巴黎的Galerie Martine Aboucaya和纽约的303画廊代理。

上一篇:Christian Falsna..    下一篇:沃尔夫冈·莱普(..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