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档案 > 艺术财经 > 探析当代艺术品定价难题

探析当代艺术品定价难题

2011-12-04 15:24 来源: 收藏投资导刊 作者:李荣坤


 

    随着当代艺术市场的迅猛发展,一些跟不上节奏的因素逐渐被逼出水面,艺术品的定价问题就是其中之一。定价是艺术市场的基础性问题,也是一个关键性问题,它已经被业内的很多人士提上议事日程,并呼吁在中国应及时制定并建立良好的艺术品定价体系,因为定价中存在的问题,已成为艺术品市场发展的羁绊。

  艺术品定价包含的因素很多,简单来说,因为买方和卖方包括社会环境的不同,都有可能产生不同的定价标准。熟知艺术市场的人肯定了解,一个艺术家的同一件作品被不同的拍卖行(画廊)代理,在不同的时间出售,会出现不同的成交价,进而影响其定价。那么,“定价”到底是否有根据可依?

  北京艺融民生艺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首席专家龚继遂表示,通常艺术品的定价单位是以作品的尺幅来计算的,而艺术家的学历、作品展出的历史记录、受到艺术评论的关注度、被哪些画廊代理等因素,更是综合形成了当代艺术品的定价标准。

  一二级市场的定价共存关系

  当代艺术品的定价由两大系统组成:第一市场系统以画廊为主,第二市场系统以拍卖为主,这两个市场之间存在一定的联动性。

  画廊为主导

  画廊在艺术品市场中起着基础性的开拓作用,其地位和意义可见一斑。它相当于市场的土壤,其肥沃与否,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整个艺术市场的生命力和是否能长期繁荣,所以艺术品的定价应以画廊为主导。画廊作为第一市场的特性,它们会竭尽全力寻找合适的艺术家和作品,在第一市场中推广艺术家的作品,并发掘藏家群体。画廊本身的定位、交易状况和声誉有所不同,尤其是它们代理的艺术家的资历及艺术品质量各有高低,所以在第一市场中艺术品的定价也是层次分明。还有一种情况,如果画廊代理的艺术家的作品在第二市场中有拍卖记录,其定价则会参考其作品拍卖的成交记录。

  中央美术学院的赵力(微博)教授,多年来致力于艺术市场的研究,他向记者介绍,画廊是专业的中间机构,它相对独立于买家和卖家之间,通过自己的专业性在基本定价的基础上协调双方价格,尽量促成交易,这有利于形成相对合理的定价。“对于画廊而言,其代理的年轻艺术家作品是由低向高的递进过程,并在不断的推广中与市场接轨,建立相应的藏家群体。”

  Boers-Li画廊的负责人皮力更是以实战经验,解释了艺术家作品的定价由来:“我们是按照艺术家职业生涯的发展状况来定价,起初艺术家有自己作品定价的市场史,我们在这个价格的基础上,计算出一个定价的系数,之后再根据艺术家的展览情况、创作质量等,对其作品的定价进行相应的涨幅调整。”当被问及藏家的反映时,皮力说,藏家当然愿意看到自己持有的艺术家作品不断涨价,当然作为画廊要及时与客户沟通,为购买者讲解作品调价的详细依据,通过画廊的专业讲解,客户都会理解。

  如果说画廊的基本功能是销售艺术家的作品,第一市场在很大程度上属于试错阶段,那么把很多作品放到一起集合呈现,让市场来定价,其主要的一种呈现形态就是艺术博览会,即是市场的一个试错行为。

  提到当代艺术的定价现状,艺术北京的执行总监董梦阳(微博)感叹:“与国外相比,严格来说,现在中国的艺术品市场还没有建立一套完善的行业标准,虚高现象比较多,艺术家作品的定价都在参照周围的艺术家,周围的艺术家还在参考周围艺术家的定价,这是一个不确定的悬空状态。只有当画廊业逐渐规范后,才可以抑制艺术品市场定价中的‘乱象’。”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教育的问题。”董梦阳一针见血,“目前,我们还没有完整的美术馆体系和完好的艺术教育体系。所以,当我们在谈论一个很专业的市场话题时,殊不知我们的基础环节还很薄弱和落后。我们需要在‘软件’上下工夫,如艺术教育的跟进,引入国外先进的画廊机制等。当然,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也正是因为我们操作上的不规范,国内就很少有画廊能进入巴塞尔那样专业、高水准的博览会。”可见,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当代艺术还是囿于自己的内循环中。“我们期待画廊业的壮大,这样才有强势话语权,对不规范的现象做出制裁。”

  “中国的当代艺术存在更多的是历史价值,优秀艺术家精品代表作的价位还会再高,艺术品定价慢慢会在层次上有细分。”董梦阳说。

  拍卖是参考

  近年来,二级市场拍卖中一浪高过一浪的“天价”艺术品的出现,使很多人对此画上问号,它“天价”的价值体现在哪里?赵力给出理由:除了大家所普遍认同的艺术价值以外,艺术品的价位直接受市场供求关系的影响,作品的稀缺性和极强的流动性使人们过于集中地进行选购,致使竞购人群增多。而拍卖这种竞价机制也有利于抬高艺术品的成交价,最终得以“天价”落槌。

  龚继遂以尤伦斯的专场拍卖为例,更细化地阐释了天价的由来。“首先,艺术家本人的明星效应很重要,不仅如此,还必须是艺术家的精品代表作(受到美术史的肯定,在传播媒介中被反复提及)。其次,拍卖行自身的品牌效应很重要。拍卖行的招商能力有所不同,形成各自不同的客户群落。地处香港的苏富比(微博),有来自境内外不同地域,及文化和行业背景不同的藏家积极竞标,买家之间难以形成彼此的协调和让价现象,避免了买家的攻守同盟,公平竞价保障了拍卖行的利益,这是尤伦斯专场得以成功的重要条件之一。第三,拍卖品的收藏者身份很重要,正如尤伦斯夫妇让藏品多了一重人文故事一样,是艺术品价值的重要体现。”

  对于拍卖行来说,它们会针对不同的艺术品采取不同的定价策略,那些雅俗共赏、流动性强、受到买家市场或舆论广泛关注的拍品,拍卖行通常会低标高卖,这样会吸引更多的买家来竞标。如2008年5月在香港佳士得拍卖的《面具系列 1996 NO.6》,其估价是1500万港币,而实际成交价是7000万港币,充分体现了低标高卖的优势。龚继遂提到:“过高的定价让藏家望而却步,低标反而不会造成低卖的结果,因为拍卖本身在进行中会有一个纠错机制。”而对于曲高和寡、买家稀少的拍品,由于缺少积极的竞购人参与,低标高卖显然就不适用。

  第一市场要与第二市场保持距离

  国外的艺术品定价是金字塔形,他们的美术品在第一阶段是被当作装饰品而不是投资品出售,投资品就意味着需要不断增值。龚继遂坦言,艺术品的性质本身就决定了它是个小概率的行业,即大部分受过专业训练的美院毕业生都难以进入美术史记载,也不会形成有效的市场销售,形成第二市场。大部分被画廊选中的艺术家在以后多数也难以名垂青史,其作品不会成为有社会流通性的收藏品。这好比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如果以投资的标准拿来衡量的话,大部分画廊的投资注定是无效投资。

  现在的问题是一级市场中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普遍定价过高,在几乎所有画廊里初级阶段的艺术品都被定义为潜在的投资品。而中国二级市场又相对发达,一级市场在二级市场的挤压下步履维艰,更造成了人们一味把二级市场当作推广标准,进而造成大量的虚假成交,使二级市场的成交价带动一级市场的打折销售,无异于拔苗助长。显然,这种运作背离了自然生长的规律,从长远来看,无益于艺术生态的发展。

  一级市场应该是二级市场的基础,它应该是常规性定价,以实促虚,不能以虚促实。要坚持画廊平价平卖的定价原则。二级市场的偶然性价格不能成为一级市场的指标。龚继遂表示,一级市场的定价不能随着二级市场的偶然价格而与狼共舞。

  揭秘未来当代艺术品定价

  艺术品在金融领域被定义为另类投资,这正好与其他投资板块的收益、风险、政策形成互补。尤其是在国内投资渠道和领域有限的状况下,资金从房地产等领域中撤离后,开始寻找新的转移点。这就像流水效应,一部分的水被堵,它就会流向另一方,自然涨起来,艺术品市场就是其中可能涨起来的一方。

  随着介入艺术品市场的模式越来越多元化,全国各地更多的文化产权交易所在如火如荼地筹建中,艺术基金也以各种资金重组的方式流到了艺术品市场,受到这些金融因素的影响,艺术品涨价的总趋势会越来越高。龚继遂指出,现在艺术品价格受到国内稳健的货币政策和国外的金融危机等因素的影响,但世界经济和宏观经济的影响不会马上波及到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自信。

  古代的艺术品在真伪鉴别上存在不确定性,是一个不可持续的资源,随着新买家的进入,艺术品市场中产生了很多盲目的投资行为,有博傻现象。相比来看,当代艺术板块在真伪上可以有保障,所以很大一部分的艺术资金都倾向于当代艺术,并给与更多的关注。

  随着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的不断健全,包括来自更多人的关注和努力,我们有理由相信,当代艺术品定价也最终会成为被打通的脉络,以促进艺术品市场的整体健康发展。

上一篇:董冰峰:95%或5% ..    下一篇:首尔拍卖于香港举..

相关主题:

网友评论